Tag Archives: 齙牙兔子

有口皆碑的言情小說 魔君你又失憶了討論-第三百三十三章 藏了什麼東西閲讀

小說推薦 – 魔君你又失憶了 – 魔君你又失忆了 墨君羽急的牙齿都在打颤,说话也有些不利索,结结巴巴。 “久,久儿,这,这个,东西,我真的不知道,它不是我的,我真的没见过啊。” 墨大公子颤颤巍巍的抬起手指着那个肚兜,简直欲哭无泪。 “不是你的,怎么会在你的百宝袋里?难不成倒是我冤枉了你不成?”凰久儿黛眉怒对,嗓音也是更加冷凝,小脸上的怒意更是明显。 她知道墨君羽的为人,不可能会做出这么无耻龌龊之事。 但总归有这么个东西,解释她也是要的。 “不是,久儿,你听我解释。” 墨君羽急的想要抓住凰久儿的小手,但目光一触及那肚兜,好像见了什么丑东西似的,蓦地又将眼神给快速挪开,轻抬手臂,宽大的长袖挡住了俊容,也挡住了面前的丑东西,续道: “久儿,你给我点时间让我想想,我一定会想出这个……东西是怎么到我百宝袋里来的,如何?” “呵!给你时间毁尸灭迹,给你时间狡辩?还是给你时间,找个人跟你串通,将过错给推到别人身上?” 凰久儿的嗓音听着很冷,却不带丝毫情绪,这在墨君羽看来,更危险,久儿是真的生气了,心里顿时慌成一团。 但,只要他放下袖子,就可以看清某女因忍笑,憋的有些微红的脸颊,以及不断抽着的嘴角。黛眉下那双带笑的眸子更是明显,笑意凝在眼角,颇有几分戏谑,得意的韵味。 “久儿,我的为人,你难道还不清楚么,你觉得我是会做这种事的人吗?” “知人知面不知心啦,哎!”凰久儿老气横秋的叹息一声,遗憾摇头,“看来,还是我不够了解你。” 狂妃有约:殿下不可以 “久儿,你故意的。”墨君羽蓦地放下手,睁圆了双目,样子看着威严,但语气却是充满哀怨之色。 凰久儿脸上的戏谑之笑无所遁形,僵了片刻,扯了扯嘴角,居然开始耍赖,伸出纤纤玉指,往前轻指,“你,谁让你放下手的,快给我遮上。” “为何要遮上啊,我这张脸难道久儿不喜欢看了么?”墨君羽顺势抓住她的小手,微挑了挑眉,说着。 这一挑,风华尽显,令人目眩神迷,竟然又给她使美男计。 语毕,居然还微张着薄唇,将她伸出的那指向他,被他抓个正着的食指给含进嘴里温柔的轻吮? 他,他,他,这妖孽到底想要干嘛? 指尖那酥、麻的感觉令凰久儿心头一颤,身子也不由得跟着一阵战栗,居然有点受不住的感觉。 这是怎么回事? 用力往回扯了扯,却奈何被他抓得紧,“墨君羽,你干嘛?给我放手。” “久儿不喜欢?”某妖孽还疑惑的抬眸,不解的问。 “你,你不要想转移话题,刚刚我还看到你往身后偷偷藏了什么,你最好老实给交出来。” 凰久儿红着小脸,伸出另一只手,就往他身后探去。 墨君羽惊的连连往后退,也顺势的将她另一只手给抓住,然后用力的往身前一拉。 自然而然,凰久儿整个身子猛的扑进他怀里。 好巧不巧,也不知他是故意,还是有意,总之,两人就这样给吻上了。 凰久儿惊的连忙松开,怒目瞪着他,“墨君羽,你故意的。” “明明是久儿对我投怀送吻,怎么就是我故意的了。” “你就是故意的。”凰久儿磨着牙,将话说的铿锵有力。 这妖孽就是欲盖弥彰,想隐藏他很后见不得人的玩意。 哼,一定又是收的哪个女人的礼物,不想让她瞧见。 越是想隐藏,凰久儿就越是好奇。 一心想着怎么将墨君羽身后东西弄到手的她,俨然忽视了两人现在的姿势有多么的暧昧。 此时,她正跨坐在墨君羽大长腿上。双手被他钳制着,反于他的身后。 而她的小手,也正借着这个机会,在他身后不断摸索。 只是被他抓的紧,摸索了半天,也没摸到什么东西,只指尖轻轻碰到什么硬的东西,连什么材质都没摸出来。 眼睛也想越过他的肩膀往下瞧,这样一来,两人倒是贴的更加紧密,严丝合缝。 倒是苦了她身下的墨君羽,简直要被这个妖精给磨的全身都着了火。 “久儿,别动。”男人的嗓音沙哑低沉,似是在极力隐忍着什么。 “干嘛?你不给我看倒还有理了。”凰久儿撇嘴,一点也没发现身下的男人即将化身为狼的危险。 大侦探笔记 绯色塞纳河 “我给你看,你先给我下来。”墨君羽咬着牙,忍着。 不到万不得已,他还是不想,轻易的要了她。 他捧在手心里,最珍贵的女人,第一次,要留到他们成亲的那一天。 “早这么识相,不就好了嘛。”凰久儿感叹一声,麻溜的从他身上下来。 […]

超棒的都市小说 魔君你又失憶了 txt-第三百二十六章 不要離開我五熱推

小說推薦 – 魔君你又失憶了 – 魔君你又失忆了 墨白上前一步,脸上是跟墨夫人相似的表情,蔼声道,“儿子,我是你爹啊,你是不是也不记得爹啦?” 小孩闻声,缓缓的转过头去,依然是茫然的眼神望着墨白,片刻之后,眸光一暗,缓缓摇头。 朕本红颜 他什么都不记得了。 “那你还记不记得自己叫什么?”墨白试探。 小孩还是摇头。 居然什么都不记得,难道他真的是上天赐给他们的礼物? 墨白跟墨夫人对视一眼,皆在对方眼中看到了欣慰喜悦之色,只不过一晃而过,快的犹如白驹过隙,让人无法捕捉。 下一秒,视线一移,墨白陡然发现孩子腰间挂着一块玉佩,玉佩通体透亮,色泽莹润,一看就非凡品。 最重要的是,那玉佩上“君羽”二字,赫然间闪入他眼中。心念微动间,突然意识到这或许就是他之前的名字。 如此,就让他继续叫这个名字,加上他阖家的姓,便换作墨君羽吧。 “墨君羽?”小孩细细咀嚼这三个字,似是很满意,微微一点头,“我叫墨君羽,你们是我的爹爹跟娘亲。” “是的,儿子。你自小体弱,爹爹娘亲一直带你寻医求药,前些日子你病重,昏迷了好几天,这一醒来,竟然连爹爹娘亲都给忘了。” 马车内,墨夫人在跟墨君羽解释着他失忆的原因。 墨君羽体弱,那日在山洞内醒来,说了几句话就又睡过去。 墨白一众人,大雪过后,便离开了那片雪原。 颠覆传说 此时他们正赶往泽丰城,墨君羽睡了两日也在这时醒了过来。 “娘亲,我们现在是要去哪里?” 墨君羽掀起帘子往外瞧上一眼,小小的人儿,对这个世界充满了陌生感。但是脸上却有着与他年龄不符的淡定自若。 “儿子,我们现在要带你回家。” 一亿光年外的仙女座 树下野狐 墨夫人柔声回着,这个儿子真是越看越喜欢,那脸蛋真是嫩的能掐出水来,好像上去掐一把。 心里这样一想,手也就不由得伸出,掐上了墨君羽水嫩嫩的小脸蛋。 上帝之上 天星子 正看着外面风景的墨君羽,一个不察,突然被掐,皱着眉宇,眸华幽深,似有些不喜。 但也没有反抗,只老沉持重,一副小大人模样,开始说教,“娘亲,你放开,你是女人,我是男人,女人不可以随便掐男人。” “噗!”墨夫人一听就笑了,“儿子,我是你娘亲,况且,你现在还小,娘亲摸一下,不碍事。”说完,又再他小脸上掐了几下才放手。 “不行!”墨君羽眸华坚定。 “行了行了,娘亲会看着办的。”墨夫人怏怏摆手。 墨君羽小脸严肃,目光紧锁在墨夫人身上,好似在防备着她,又会突然动手,掐他一把。 戒备的小眼神,墨夫人又怎么会看不懂,慢慢掀眸,现出一抹幽怨的眼神,“儿子,你这么防备着娘亲,为娘好伤心。” 好不容易得了一个儿子,可是她还没有享受那种儿女承欢膝下的天伦之乐,就被她这个儿子给嫌弃了,真是可悲,可叹啦。 “娘亲,我……”墨君羽眸光一滞,似有些愧疚的垂下头。 他不知道别的孩子怎么跟自己娘亲相处,他只知他不喜跟人触碰,似乎刻进骨子里的不喜。 一时间沉默着,因为他也不知道接下来要说些什么。 半晌,又缓缓抬头,转了话题,“娘亲,你说家……是在哪里?” “我们的家在泽丰城,墨府。” “我以前,一直住在那里?” 墨夫人眸光微闪,沉默了一瞬,幽幽道,“不,你以前不住那里。” 墨君羽狐疑的望着她,等着她的下文。 “你自小体弱,一直养在别院,那里风水极佳,对你修养有益处。”这些理由是她跟墨白早就想好的说辞。 突然多了个儿子,带回去,免不了被人猜忌。 好在他们常年在外经商,回墨府的次数稀少,有个儿子也不足为奇。 但,也要名正言顺的给儿子一个地位,省的有些人说三道四,乱嚼舌根,讲些难听的话。 “呃。”墨君羽听闻似是了然的点头,没有多言。 来到墨府,一切都是陌生的。陌生的人,陌生的物,陌生的地方。 但他依然淡然面对,遇事处变不惊,行事光明磊落,笑看人生百态,静观花开花落花满天。 […]

熱門連載小說 魔君你又失憶了 txt-第兩百四十五章 參觀久兒的房間讀書

小說推薦 – 魔君你又失憶了 – 魔君你又失忆了 星儿也跟着坐下,拿过一个包子,埋头一口咬下,也没有回答他。 凰久儿:…奇了怪哉,一个两个都成哑巴了啊。 那段走过的年华 卷卷跟大虎坐在他们特制的餐桌上,卷卷拿起一根胡萝卜,鼻子一动,嗅了嗅胡萝卜的香味,两旁的胡须也跟着抖了抖。 闻言,宝石蓝眼睛转了转,低声沉呤,“昨天我好像看到莫空大师去了苏子陌房间。” 凰久儿不疑有他,淡淡的“哦”了一声。 大虎接过话,续道,“苏子陌昨天晚上好像喝醉了。” “哦。” 说话间,讨论的两主人公出现了。 苏子陌眉眼含笑,一脸春风得意,好像某种心愿达成后的满足。 他快步走进来,挑眉,心情很好的打招呼,“久儿姑娘,墨城主,早啊。”顿了一秒,又转头对着星儿,“星儿你也早啊。嗯,还有卷卷,大虎,你们也早啊。” 莫空大师慢了他几步,也进来了。 但是他那脸啊,丑的跟驴亲了一样。一声不吭的闷头坐下,随手拿起一个馒头,愤愤的一口咬下,那凶狠的样,好像咬的是某个人身上的肉。 凰久儿嘴角微抽,今日奇怪的人怎么这么多,也才一晚而已,外面的世界就变的奇奇怪怪了。 但是,下一秒的画风让她猝不及防。 只见,苏子陌拿过一个肉包子递给莫空大师。 他说,“空空啊,来吃个肉包子好好补补,肉包子才有营养哦。” 空空? “噗,咳咳。” 凰久儿喷了,被苏子陌惊人的称呼雷的无语死了。 有胆魄,居然敢叫神族活了几万年的白司神君这么幼稚的称呼,到底是不怕死,还是死不怕。 等着莫空大师将你一脚将你踹出去吧。 可是,意想不到的是,没有。 回忆晚安 时间的风 不仅没有,莫空大师还接过了他递过来的包子。 虽然接的不情愿,不乐意,眼神恨不得杀了他,但确实是该死的接过来了。 这算是默认了么? 凰久儿眨眼又眨眼,想要确认不是自己的幻觉。 眼睛没有说谎,不是幻觉。 那个肉包子确实在莫空大师手中,他还放下了原本的馒头,吃上了包子。 有猫 腻啊。 墨君羽眸色复杂,脸色怪异,瞧了一眼莫空大师,又望了一眼苏子陌,最终敛下长睫什么话都没有说。 一顿饭,大家吃的是心思各异。 饭桌上诡异的安静,除了苏子陌时不时的跳出一句空空,雷的凰久儿鸡皮疙瘩掉了又掉。 其他的都还算正常。 饭后,也是时候该带墨君羽进星若世界了。 莫空大师想了想,叮嘱道,“徒弟,为师就不陪你去了,你保重。” 苏子陌见状,也跟着道,“我也不陪你去了,我得陪空空。” 莫空大师老脸一红,甩袖离去。 苏子陌小跑着跟了上去,“空空,等我。” 凰久儿美目微抬,“莫空大师跟苏子陌不对劲。” 墨君羽拉过她的手,握在手心里,低低的“嗯”了一声,不带情绪。 “好了好了,你们两个别墨迹了,我们赶紧进去吧。”星儿忙不跌的催促。 墨君羽眸色微动,薄唇轻启,说出自己的疑惑,“你们说的那个妙音婵境,还有星若世界在哪里?我从未听说过人族有这种地方。” 昨日他就有这种疑惑,只是时间匆忙,没来的及问。 星儿将目光放到凰久儿身上,表示让她来说。 凰久儿缓缓的勾唇,清纯小脸上绽放一抹笑,笑意渐深,凝聚在眼尾,颇有一丝狡猾的意味。“你闭上眼睛,我就告诉你。” 墨君羽不知道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深深凝视着她,一瞬之后,乖乖依言,闭上了眼睛。 […]

寓意深刻都市言情小說 魔君你又失憶了討論-第一百七十八章 偷聽二分享

小說推薦 – 魔君你又失憶了 – 魔君你又失忆了 凰久儿没好气白了他一眼,撇着小嘴,语气不悦的说:“我看你是想转移话题,就是不想帮我,对不对?” 苏子陌赶忙解释,“唉,久儿姑娘我真的是看见了。我要是骗你我就是哈巴狗。” 凰久儿噗的一声笑了出来,刚刚的落寞似乎也消散了些许。 她甚至怀疑苏子陌这厮是故意的,想想他其实有时也是挺好的。 算了自己还是不要为难他好了。 就在凰久儿准备离开的时候,苏子陌却突然开口说道,“久儿姑娘,我答应帮你。” 凰久儿歪着头,不解的看着他。灵动的双眼清澈如一汪清泉,看着人的样子格外认真可爱。 苏子陌被她看的有些不好意思,摸着后脑勺,结结巴巴的解释,“其,其实,我一直挺想有一个妹妹的。” 凰久儿懂了,他这是将自己当妹妹看待。不过,“姐,我可是有五千多岁了,你确定把我当妹妹?”她毫不留情的打破了苏子陌心中美好的憧憬。 我在进化 剑和友人录 苏子陌:…果然,他太天真了,女人这种生物不好惹。 凰久儿话题一转,“对了,小娃娃呢?让他出来,我有事问他。” 苏子陌将令牌拎出来放在石桌上,丢给她一个“你自己看着办的眼神”。 凰久儿敲了敲令牌,径自开口,“小娃,魔族的人在人族地盘上,你是不是都感应的到?” 许久,都没有回应,一片静谧。 凰久儿拿起令牌,翻来覆去看了几眼,漫不经心的说道,“不知这令牌经不经的住火烤?” 苏子陌:…幸好他没有这样的妹妹。 又是一片死寂。 凰久儿心下明白,这家伙看来是不怕火烧了。她又云淡风轻的喃喃自语式的威胁,“不怕火,那怕不怕水?” 令令:…哼!太小看爷了,火都不怕怎么会怕水。 可是,随着他吐槽停止,凰久儿后面的话也落了音,“要不将你扔夜壶里试试?” 令令瞬间不淡定了,立刻出来跟她理论,“喂,知不知道尊老爱幼啊。我这么一副宝宝模样你居然都下的去手,真是恶毒。” 凰久儿轻飘飘的提醒他有多老,“十万多岁的宝宝,真是不多见。” 令令心虚,“我十万多岁,那你更应该尊敬我这个老人家。” 凰久儿毫不客气的反驳,“想要让人尊敬,就要有让人值得尊敬的地方。整天装嫩,累不累啊。” “我…”令令哑口无言,一屁股坐下,仰着头就是哇哇大哭。“哇哇哇,你这个女人欺负我。” 凰久儿扶额,真心觉得这不是辰叔叔所说的那个厉害又拉风的天机令。 一定是个冒牌的山寨货。 惹火99次:教授,宠我 苏子陌也是尴尬的将头转到吊一侧,表示这货跟他不是一伙的。 他跟令令相识也有五年多了,还真是没见过令令这么幼稚的一面。 平日在他面前总是以“爷”自称,说话也是牛气哄哄的,怎的在久儿姑娘面前就这么幼稚呢。 令令的哭声一声比一声大,凰久儿太阳穴突突直跳,她猛的一拍桌子,吓得令令脖子一缩,小身子一抖,哭声也随之嘎然而止。 他愣愣的看着凰久儿,仿佛被吓得不轻的样子,小肩膀一抖一抖,想哭又不敢哭。 凰久儿知道这个家伙是个戏精,她没有心软的冷冷说道,“回答我的问题,要不然就将你扔粪坑里去。” 令令将头一撇,嘟着嘴,“你这个女人这么凶干嘛,小心嫁不出去的。” “不劳您老费心,你只要赶紧回答我的问题就成。” 令令耷拉着脑袋,语气不怎么好,“如果是以前的话,十之八九是能感应的到。但是现在,人族灵气日渐稀薄,我感觉我的感应之力也没有以前那么强大了。” “原来是这样” “嗯,修为高深的魔族人是可以隐藏自己身上的魔族气息,想要感应他们,就不得不耗费更多的灵力。” “就像南宫翎,在人族影藏了这么多年,你居然都没发现。”凰久儿无情的给令令扎了一刀。 令令颓丧的低垂着头,闷闷不乐。 凰久儿问,“那有没有什么办法能让你恢复成以前那样。” 令令抬起头,“当然是灵气啦。” 只要他吸收足够的灵气,就又能恢复成以前威风凛凛的模样。 灵气吗? 凰久儿歪着头,一副天真模样,“星若世界里的灵气不行吗?” 令令也去过星若世界,如果行的话,他早该恢复了呀。 令令叹了口气,“哎,不行。” […]

非常不錯都市异能 魔君你又失憶了 愛下-第一百七十三章 捉迷藏熱推

小說推薦 – 魔君你又失憶了 – 魔君你又失忆了 凰久儿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干脆回到星若世界去找她的小伙伴玩耍。 卷卷跟大虎正在玩捉迷藏。大虎趴在地上,用两只前爪蒙住自己的眼睛。 卷卷则找到一堆小草丛,扭着毛绒绒的兔子屁股往里钻。等到头伸进草丛,它“吱”了一声,“我藏好了。” 凰久儿头顶一条黑线滑落,蠢兔子,屁股还露外面,藏个寂寞啊你。 再反观大虎,它昂着头,一蹦一跳的像只兔子,这里瞧一眼,“卷卷,你藏哪去了,我居然没发现你。”那里瞟一眼,“卷卷,你在这里吗?咦,没有啊。” 在兔子屁股面前停一下,偷看一眼,蹦着跑开。跑了一圈,又停到面前,咧嘴傻笑,跳着走远了。 如此来来回回,好几个轮回后,大虎假装才发现卷卷一样,惊讶的说道:“哇,卷卷,你居然是藏在这里,我现在才发现,你好棒哦。” 卷卷傲娇的扬着脖子,一副老子天下第一的神气样。 凰久儿看着两只这么有爱,心里一片柔软。 她带着微笑走过去,风扬起她的绿色袖带,舞动的弧度比翩飞的蝴蝶还要好看几分。 卷卷跟大虎看见凰久儿,兴奋的迎上去,围着她转圈圈。 “公主,你来了啊。我们一起来玩捉迷藏吧,我可会藏了,你保证找不到我。” “对啊,公主,卷卷真的很厉害,我都要找好久才能找到它。” 凰久儿扶额,跟它们玩捉迷藏,感觉会拉低自己的智商,还是算了。 这两只虽然有点蠢,但蠢有蠢的好处,容易满足,容易快乐。 反观自己,倒是没有它们这般豁达。 凰久儿笑着说,“卷卷,你不是说想出去玩吗?” “真的吗,公主,我真的可以跟你一起出去吗?”卷卷一听到说可以出去玩,兴奋的在原地直蹦哒。 而旁边的大虎神情却是有点黯然。 卷卷出去了,就只剩他一个了,好寂寞。 凰久儿察觉到了,她幽幽的叹了口气,可惜的说道,“大虎,你要是能便消一点的话,我倒是可以带你出去。” 大虎蓦地的抬起头,睁着圆圆的双眼,“公主,真的吗,只要我变小一点就可以跟你们一起出去?” 它希翼的看着凰久儿,直到看到她点头,激动的一蹦三尺高。额头上的祥云图案银光闪耀,竟比月亮的银晖还要耀眼三分。 凰久儿看着它的身子在一点一点慢慢缩小,变成正常老虎大小时候,她摇头,“不行,还得再小一点。” 大虎继续缩小身子,等只有大黄狗大小的时候,凰久儿还是感觉不满意,“再小一点吧。” 大虎牟足了劲,再接着缩小,最后变的跟猫咪一般大,凰久儿终于说:“可以了,如此甚好。” 大虎累趴了。 重生之炮灰女配要逆天 凰久儿将它跟卷卷一起抱在怀里,“嗯,这样才好,一手抱一个。” 卷卷跟大虎圆满了,幸福的泪流满面。 凰久儿从星若世界出来,发现她屋子里居然有一只传讯鸟,扑腾着它半透明的翅膀,在她房间里飞来飞去。 尖尖的鸟喙这儿啄啄,哪儿敲敲,好像在找你什么东西一样。 当凰久儿出现的那一刻,它停止了奇怪的动作,直直的飞过来。停到她面前。 卷卷抬起爪子,指着那只鸟,“公主,那只鸟在做什么?它看上去好笨的样子。” 凰久儿放下两只,随手一扬,那传讯鸟便化为一行字:尚品居酒楼一聚,小鱼儿。 居然是小鱼儿,他怎么会知道自己在墨府? 想到他的职业,凰久儿又释怀了。毕竟是收集情报的,这么点小事难不到他。 于是,她带着卷卷跟大虎来到了尚品居酒楼。 “姑娘,您要包间还是雅座?”店小二依然很热情。 凰久儿:“我是来找人的,请问风鹤楼楼主在那个包间?” 店小二恍然大悟,原来她就是墨管事吩咐的,有人来找风鹤楼楼主,就带她去在水一方包间。 “姑娘,请跟我来。” 在水一方包间里,墨君羽看着手里的银狐面具,嘴角缓缓的勾起一丝弧度。 他居然一直没想到利用他的另一个身份,这还得多亏了南宫静雅提醒他,才让他想起自己还是风鹤楼的楼主。 自从一年前,他将兄弟们召回来去迷林森林寻久儿之后,这些兄弟们便留在了泽丰城。 风鹤楼也顺势的成为了他夺城主之位的主力军。 万事两难全,代价就是他经营了几年的风鹤楼不得不消失。 想到等下,他终于可以和久儿见面了,内心是越来越激动,以至于坐立难安。 直到传来敲门声,他赶紧将面具带好,清了清嗓音,“进来。” 当他看到心心念念的人儿,自门外走进来,紧张的呼吸都是一窒。笼在袖中的双手,一时之间都不知该如何摆放才好。 […]

熱門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魔君你又失憶了討論-第一百六十二章 攻城推薦

小說推薦 – 魔君你又失憶了 – 魔君你又失忆了 兄弟们齐齐朝对面山峰瞧去,几十张美丑不一的脸上表情出奇的相似。 他们眼睛瞪的像铜铃,嘴巴张成鹅蛋型,下巴被拉长至脖子以下,哈喇子也从嘴角渗出。 不怪他们这么没出息的样子,实在是这样的奇景他们生平罕见。 对面山峰中一朵巨大的七彩莲灼灼生辉,那光芒耀眼夺目,仿佛从遥远的亘古横扫而来。 兄弟们感觉眼睛都要被这光芒刺瞎了,但是这样的盛况他们即使眼瞎也要一睹为快。 他们抬手虚挡住那光芒,半眯着眼睛一瞬不瞬的盯着那七彩莲。 只见那七彩莲拔地而起,缓缓的悬浮于空中,慢慢缩小,直至巴掌大大小。 凰久儿踏足于空中,伸出纤纤玉手,那七彩莲便落于她手中。白皙的玉手在七彩光芒的映照下,晶莹的仿佛透明。 七彩莲在她手中停留片刻后,便化为一道流光,没入她额间。 凰久儿用意念进入星若世界,仿佛看到一个缩小版的星若世界全貌。 她将意念放到逸婉居,看见大虎趴在地上睡觉,而卷卷在它身上跳来跳去,仿佛在跳弹簧。 心念一动,她悄咪咪的将意念又伸进了殇情崖破釜洞中。看见辰叔叔一如既往的黑衣白发,潇洒又优雅的喝着酒。 然后,彦辰似乎发现了有人在偷窥,眼神轻飘飘的朝凰久儿的方向睨了过来。 凰久儿心里咯噔一响,不好被发现了,正当她准备将自己的意念撤回的时候,彦辰轻轻一挥袖,破釜洞中的景物瞬间模糊起来,仿佛蒙上了一层厚厚的雾霾。 凰久儿:…辰叔叔,还真是小气。看一下又不会把你怎么着。用的着跟防贼似的防着她吗? 凰久儿讨了个没趣,瞬间沒了兴致。将意念撤了出来。翩然的身姿轻轻一动,已至河对岸。 她看着河岸边几十个仰着脖子,看着她的人,身形微窒了一下,就将他们抛之脑后。 姐闹出的动静这么大,有人好奇也是正常。不怪他们没见过世面,要怪就怪姐太优秀。 等凰久儿从他们头顶上的天空中飞的老远了,他们才反应过来。 “刚刚飞过去的是人吧?” “你眼瞎啊,不是人难道是飞鸡啊。” “不是,我的意思是从对面飞出来的人会不会是久儿姑娘?” 几十个人,后知后觉齐齐转身朝凰久儿的方向飞去。 “妈耶,终于有人飞出来了,好激动。” “哈哈哈!终于可以回家了。” “哇哇哇!我要去尚品居蹭饭吃,蹭酒喝。” “好久没吃过猪肉了,差点都忘了猪怎么走路了。” 几十个兄弟激动的泪流满面,追着凰久儿的身影。 凰久儿闲庭若步般欣赏脚下风景,这么多年沒出来了,甚是怀恋。 她眼角不经意的往后一瞥,看见身后远处乌泱泱的黑点,心说,难道她运气这么好,遇到鸟群往南飞?那她要不给它们让个道? 想了想,还是加快了速度。 …… 墨君羽为了夺城主之位,这一年来细心筹谋。 原护城将军李凉因贪赃枉法被人举报,而这举报之人是李凉得力副将刘烈。刘烈的真实身份乃是风鹤楼的兄弟。 墨君羽让刘烈将风鹤楼收集的有关于李凉贪赃枉法的证据,上交给泽丰城城主南宫翎。 南宫翎大怒,证据确凿,便下令将李凉斩首示众。而刘烈举报有功,便提升为护城将军。 如此,泽丰城护城的兵力实则早已握在了墨君羽手里。只待他带人攻下城主府,这一年的筹谋也算是圆满结束了。 今日,便是他决定功入城主府的日子。之所以选这个日子,是因为久儿离开他已经刚好一年整。 他希望在这个特殊的日子里,等他攻下泽丰城后久儿就会出现,然后他会告诉她,这是他送给她的礼物。 他让刘烈守住城门,不能让南宫诩有机会出去搬援兵。而他自己则带着风鹤楼的兄弟直接攻进城主府。 南宫翎一袭紫衣飘飘,立于城主府高高的门楼上,居高临下的看着下面不足一千人的队伍。 他露出一个极其讽刺的笑,“墨公子,你这是何意啊?” 墨君羽骑着马,只冷冷的回了他两个字,“杀你!” 南宫翎像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一样哈哈大笑起来,笑他不自量力,狂妄自大。 站在南宫翎身边的南宫静雅心情十分复杂,一个是她的父亲,一个是她想要嫁的男人,不管是谁,她都不希望有事。 她死死的揪着手中的帕子,不知一会动手她到底要帮谁。 南宫翎止住笑,大声喝道:“墨公子,你要是现在能收手,看在雅儿喜欢你的份上,我可以饶了你今日的大逆不道,并让你入赘城主府。要不然,你们一个也别想逃。” 南宫翎慷慨激昂的说辞,自认为已经十分仁慈,但谁又会听不出来这是想软禁墨君羽。 风鹤楼的兄弟自然听到出来其中的意思,心里直呼不要脸。 南宫静雅那种货色,怎么配的上他们楼主,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

cf0sr引人入胜的言情小說 魔君你又失憶了 線上看-第一百四十九章 尋人二推薦-gr1i4

小說推薦 – 魔君你又失憶了 – 魔君你又失忆了 墨林捂着肚子,仰着头哈哈大笑,“哈哈哈,公子你这个笑话太好笑了,哈哈哈,笑的我肚子都疼了。” 墨君羽沉着脸,只冷冷的瞥了他一眼。他现在无心跟墨林玩笑。找了这么久,连一点蛛丝马迹都没找到,他心急如焚的同时又升起一丝慌乱不安。 最强护美 鸳鸯镯突然损碎会不会是久儿出事了?他不敢去想。现在唯有尽快找到久儿的下落,才能使他那颗跳的杂乱无序的心平静下来。 他冷肃的吩咐墨林,“将风鹤楼的人全部召回来,挖地三尺也要将久儿给我找出来。” 停了笑的墨林,听着他家公子的吩咐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伸出小拇指挖了挖耳屎,难道耳屎太多堵住了。 将所有的人召回来,这还从未有过。要知道这样做,风鹤楼兄弟们的潜伏很有可能会暴露,对风鹤楼将是致命的打击。 看来这次事态真的非常严峻。 不,应该说他家公子为了女人什么事都干的出来。他要是一代帝王,一定是一个贪图美色的昏君,凰久儿就是蛊惑帝王的妖妃。 这个想法也只敢在墨林脑子里一闪而过,现在还不是脑补这些的时候。他赶紧给清风他们传消息。 …… 泽丰城某个四合院内,清风接收到墨林传来的消息,眸子里闪过一瞬间的震惊。 兹事体大,他还是去告诉齐叔的好。 他走进一个房间,房间一扇墙壁上有一排书架。他转动书架上的一个青花瓷瓶,咔咔咔,墙缓缓打开,他走了进去。 眼前是一条楼梯直通而下,尽头是一个宽阔无比的大厅。大厅里放了一张桌椅,其后就是一排排架子,架子纵横交错,好像一个迷宫。架子上放满了卷轴,每个卷轴上都有一个小牌子,牌子上是一串数字编号。 这个地方就是风鹤楼总部。 一老者坐在桌前,看着风鹤楼兄弟们传来的消息。 “齐叔!” 被称为齐叔的老者,抬起眸子。虽然这老者已是花甲之年,可是那双眸子却炯炯有神。 他看了一眼清风,“是不是楼主又有什么吩咐?” 清风十分平静的答,“楼主让我们将所有兄弟都召回来,去迷林森林寻人。” 楼主最近不知道在想什么,喜欢瞎折腾。他也不觉得稀奇了,毕竟连谋权篡位都能想到的人,再过分的吩咐都显得正常了。 齐叔放下卷轴,思索了一瞬,“既然楼主吩咐了,那你就赶紧将兄弟们召回来吧。” “是。” 清风退出来,兄弟四人组又凑到了一起。 南风闪着兴奋的眸子:“清风,楼主又吩咐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 清风:“其实也沒什么,就是叫所有兄弟都回来。” 明风眼珠瞪的像铜铃,“所有人?我没听错吧?” 难道他年纪轻轻耳朵就不好使了。“南风,快告诉我,我听到的不是真的。” 跟他同样震惊的南风,“別问我,我耳朵也不好使,快问无风。” 重生之名流商女 明风转头看向无风,“快告诉我,你耳朵也不好使对不对?” 无风摇头,“沒有啊,我今天才挖过耳屎,耳朵现在可灵光了。” 南风跟明风同时丟了个白眼给无风,真是沒默契,兄弟情没了。 清风打断他们,“好了,办正事要紧。我们赶紧走吧。” 南风边走边问,“清风,楼主让我们去干嘛?是不是要去逼宫,逼城主退位让贤?” 清风眼神“你想多了”看着他,轻飘飘的吐出两个字,“寻人。” 无限江山 夏日葵 异世携美逍遥 楼主就为了寻人将所有兄弟们都召回来,替那些远在它地的兄弟们心疼一秒钟。 “楼主要寻的是谁啊?”南风又忍不住问。 “凰久儿!” 南风:……也就只有久儿姑娘才能让楼主做出疯狂的事来。楼主谋权篡位不会也是为了久儿姑娘吧。 突然真相了的南风又忍不住将这话告诉了他的好兄弟们。 兄弟们得遇知音似的激动的看着他。 “南风,原来你也是这么认为的啊。” 山下 人家 […]

8b7ef好看的都市小說 《魔君你又失憶了》-第一百四十八章 尋人讀書-kg9b7

小說推薦 – 魔君你又失憶了 – 魔君你又失忆了 “妹妹说的是。”周彤心里直翻白眼。 这时,小紫过来了,她俯身在南宫静雅耳边低语几声。 南宫静雅眸色瞬间就亮了,但是她看了一眼对面的周彤,又闪过一抹急色。 想下逐客令,她自以为的素养又不允许她这么做。 好在,周彤也是个知趣的,识相的找了个理由,“妹妹,我出来也有些时候了,这就不叨扰你了,改日再来找妹妹玩啊。” “既然这样,我也不留姐姐了,姐姐慢走。” 等到周彤的身影看不见了,南宫静雅脸上的笑容瞬间被阴冷取代,偏了偏头,问道,“知不知道墨公子去哪里了?” “看方向似乎是出城了。” “快备马!” 冥婚正娶 九荀老人 南宫静雅抄着近路,在墨君羽即将到达城门的那一刻赶到,出现在他面前。 墨君羽冷眼看着横插出来,挡在他前面的人。 想也没想,毫不犹豫的一夹马腹,飞驰的骏马,竟腾空一跃,从南宫静雅头上飞过,稳稳的落到她身后,直奔城外。 白鼠与公主的奇幻之旅 爱喝果汁 南宫静雅被这一幕吓的浑身颤抖,死死的抱着马脖子,才勉强稳住斗如筛糠的身子,沒被摔下去。 那骏马从她头顶跃过去的压抑感,仿佛死神降临。让她从心底害怕,生怕那骏马,“啪”的一下在她头顶直直掉下来。那场景想想都十分美妙。 虽然她很想跟墨公子来个亲密接触,但这样的方式不是她希望的。 可是,还沒完。 謝 齊 人家 墨君羽过去了,墨林也不甘示弱。 同样的一幕又再次上演,别说周彤,就是路过的群众见了都不免捏一把冷汗。 那个女人是傻了吗,都不知道躲一下的。 她要是躲了,咱们可就见不着这么壮观的一幕咯,这马飞的好呀。 处在暴风雨中心的南宫静雅还没回过神来,就又见一匹马扬起了四蹄。 本就心神不稳的她,脚下一软,从踏蹬上滑落。整个人重心不稳,直直的从马背上摔个狗吃屎。 她那匹马似乎也受到了惊吓,不安的发出低低的嘶鸣声,四蹄也乱了节奏,在原地不停踩踏。 而它脚下的南宫静雅,躬着身,抱着头不停的躲闪。好像一只皮球,滚来滚去就是逃不出马的魔蹄。 小紫站在一旁急的团团转,她赶紧吩咐旁边的侍卫,“还愣着干嘛,赶紧想办法将小姐给弄出来啊?” 小姐要是被马踩死了,他们可都吃不了兜着走。 城主大人怪罪下来,谁来担这个责啊。 青春日历 陆艺辰 小紫心急如焚,侍卫也很为难。 一名侍卫跟另一名侍卫打着商量,“咱们这样…我一掌拍过去…然后你再……” 撒旦 總裁 別 愛 我 滚来滚去的南宫静雅:本小姐衣服都被马蹄撕碎了,你们倒是赶紧商量出对策来啊,再晚一点,她可就要果奔了。 终于商量完的两名侍卫,深吸一口气,掌中蓄力,朝着马肚子一拍… 马的五脏六腑被这一掌震碎,发出一声悲怆的嘶吼声后,“啪”重重摔倒在地。 另一名侍卫在马倒下之前,眼疾手快将南宫静雅拎了出来,像拎小狗一样,提着后衣领。 可是,南宫静雅那本就被撕得像块抹布的衣服,不堪她的重量,彻底从她身上脱离。 一抹红映入大家的眼帘。 哇!小姐的肚兜居然是红色的。 […]

j78k5好文筆的玄幻小說 魔君你又失憶了笔趣-第一百四十七章 妥協分享-wezhx

小說推薦 – 魔君你又失憶了 – 魔君你又失忆了 彦辰神色一如既往的平淡,盯着凰久儿瞧了许久,才幽幽的开口:“久儿,你就真那么喜欢那小子?” 那小子只不过比平常人长的好看了那么一丁点,其它的还真沒瞧出什么不同。 怎么就把久儿迷的七荤八素,连他的话都当成了耳旁风。 女大不中留,他到底是成全久儿,还是不成全? 不过,这小子的身份…… 凰久儿终于在彦辰脸上看到了一丝松动的迹象,心中有一丝窃喜,但她还是不敢大意。 番茄之最强神话 余打 可是,这要怎么回答才好呢? 直接说:是的,非常喜欢。会不会太不矜持? 矜持一点回答:其实还好啦,沒有太喜欢。是不是又太娇作? 凰久儿心里天人交战,这真的是她五千年来,最难回答的问题之一。 脑海里有个小人,不停的在这两个选项上跳来跳去。 最后… “辰叔叔,我认定他了,就绝不会变。” 凰久儿眼里的坚定似是早在彦辰的意料之中。 久儿的父母都是彼此专情专一之人,身为他们的女儿,要是个朝三暮四的花心女,他都要怀疑是不是当年她出生的时候神族的天地灵气被污染了,将她的基因也给毒坏了。 彦辰低笑一声,这一笑让凰久儿紧绷的心瞬间放松下来。 她知道这事怕是要成了,只是辰叔叔突然这么好说话,让她好不习惯啊。 难道她有受虐心理?啊不…辰叔叔对她一向都挺好,有求必应。 彦辰心里确实有所松动,只不过嘛,还是得给他们增加点难度。 众神们的游戏 就凭墨君羽那小子的身份,不使劲为难他,都对不起他的身份。 彦辰给凰久儿下了最后通碟,“久儿若是能在一年之内通过考验让星若世界认主。我就不会再管你跟他如何纠缠。但是这一年中你不能再跟那小子见面。” 凰久儿苦着脸,又是”一年”啊。这“一年”怎么总是跟自己过不去啊。 “辰叔叔,那我能……” “不能!”彦辰斩钉截铁的打断她。 想出去跟那小子通风报信,让他等一年? 想多了,他可是等着那小子不耐烦了,自动弃权的那一天。 凰久儿瞬间没脾气了,焉的跟霜打的茄子似的,无精打采。 她还想出去先跟墨君羽吱一声,问一问他愿不愿意等她一年。 他要是不愿意等,那自己也没必要奋斗了吧。 他要是愿意等,自己就咬咬牙,熬个夜,奋斗一年。 话说,她来这的最终目的不是为了墨君羽身上的封印吗,是谁将楼带歪的? 凰久儿抬起头悄咪咪的瞧了一眼彦辰,正好对上彦辰似笑非笑淡定眼。 “久儿,还有事吗?” 凰久儿心说,辰叔叔,您老怕不是健忘吧。是您让我来找您的啊。 可是,她有点怂。“辰叔叔,墨君羽身上的封印……” 凰久儿还没说完,彦辰就打断她,“你解不开的。” 凰久儿险些没被自己的口水噎死,辰叔叔你就不能让她把话说完?冷不丁的给她来这么一句。她当然知道自己解不开,所以才来找你的啊。 凰久儿又开启了所有女孩都必须掌握的撒娇模式,“辰叔叔……那你能不能告诉我到底怎么解啊?” 让辰叔叔亲自动手她不敢,她怕辰叔叔下手太重,将人给弄死。 “告诉你,也没用。你现在实力太差。” 凰久儿又焉了,辰叔叔这是在敲打她该好好修炼了。 好吧,她去也。 …… 誤 惹 妖孽 王爺 […]

hvk8i精彩都市言情小說 魔君你又失憶了 ptt-第一百三十六章 要走了-rrxak

小說推薦 – 魔君你又失憶了墨君羽终于回过神来,歪着头,满脸问号。 原谅他了?什么时候说的?他没听到,能不能申请再说一次。 凰久儿没好气的看着他,内心无比鄙视。 我想在城里安个家 整这么一出,居然还有心思发呆。 看他这样子也不需要自己原谅嘛,既然这样就如他所愿多跪一会得了。 她慢条斯理的走到桌子前,慢悠悠的给自己倒了杯水,又慵懒的靠在桌上,拖着腮,整暇以待的盯着墨君羽,一副看戏的模样。 墨大公子,请继续你的表演。 墨大公子心中忐忑。 久儿已经说了原谅他了,那他是不是可以起来了? 抬起腿作势就要站起来。 凰久儿眼风慵懒的斜斜睨着他:我让你起来了么? 墨君羽又将腿悻悻的放下,“久儿,我腿疼。” 凰久儿喝一口水,眯着眼,舒服的“啊”了一声,“我不疼。” 扎心一号,毫不留情的扎进墨君羽心房。 “久儿,我也口渴,想喝水。” 带着仙门混北欧 “想喝水,可以去找你那几个护卫。他们应该会很乐意的。” 扎心二号,再次捅刀而上。 “久儿,我生病还没好,我头疼。” “哼!你确实病还没好,要不然清早就不会发疯了。” 扎心三号,终于破土而出。 凰久儿愤愤的将头扭向另一边,本来这事她都已经释怀了,居然又提起。 墨君羽半垂下眼睑,遮住了眼里的愧疚与懊恼,动了动唇,感觉喉咙发涩的难受,“久儿,对不起,我……” “好了,你不要再说了。”凰久儿打断他。 既然说了原谅他,就不要再说这些了。 墨君羽感觉难受的要命,久儿连个道歉的机会都不给他么? “你起来吧。” 墨君羽:“久儿你不说清楚我就不起来。” 凰久儿一噎,翻了个白眼。 这个家伙居然还给她傲娇上了。 墨大公子,劝你见好就收,要不然一会下不了台,面子挂不住啊。 “墨君羽,我原谅你了,你起来吧。” 龍魔血帝 潑墨染青竹 墨君羽:“久儿你是真心的吗?”他不希望久儿只是同情他,他需要的是她的真心。 凰久儿太阳穴突突跳动,忍着最后一丝耐心,咬着后槽牙,一字一句的说:“墨君羽,你再作死,我可不会拦着你了啊。” 墨君羽见情况不妙,立马认怂,麻溜的站了起来,“我起来,久儿别生气。” 同情也是情,他不挑的。 他起身的动作看着自然潇洒,但是凰久儿还是发现有些微微的趔趄,虽然他自以为掩饰的极好。 狂攬星辰 不过凰久儿也没有拆穿他,既然他不想让人发现,那她就当作沒看到好了。 毕竟,墨大公子也是要面子的嘛。 飄花令 臥龍生 她指了指旁边的凳子,“坐下,我有话要跟你说。” 墨君羽默默坐下,幽深的眸子里有一丝落寞闪过。 终于要到这一天了么? 凰久儿倒了杯水,递给他。抿了抿唇,“墨君羽,我要回去了。” 墨君羽低头看着手中的水杯,杯中水清澈透明,倒映出一个丰神俊逸的男子面容,只是那男子眼中缱绻着浓浓的不舍。 喉咙里苦涩的发紧,他抬头将水一口喝下,却沒有冲散那抹苦涩,反而发散至全身。 他微扬着下巴,挑眉,勾唇,“好啊,我也要去。” “不行!”凰久儿坚决反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