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腳踝骨折

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说 大明流匪 ptt-第一千三百六十二章 尋找樑家車隊讀書

小說推薦 – 大明流匪 – 大明流匪 PS:感谢书友20181222204728205的打赏。 王云成对一旁的护卫说道:“去把副师正和林参谋请来。” 护卫从大帐内离去。 时间不长,两个身影健硕的汉子从账外走了进来。 “师正,听说刚才外情局的人来了,是不是大人那边传来了什么命令?”说话的是脚下踩着长靴走进来的林参谋。 随他一起进来的副师正于怀没有说话,只是看向王云成,心中同样好奇外情局的人送来了什么消息。 王云成说道:“来人是从宣府过来的,奉赵先生的命令,送来有关宣府梁家的消息。”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莫非是宣府本地的那个晋商梁家?”于怀接话说道,“我记得没错的话,这个梁家的主事之人应该是宣府商会的一名理事,似乎是叫梁嘉宾。” 第三战兵师来到张家口外的草原以后,粮草的就近从宣府解决,有时候也会与宣府商会的一些成员进行接触,对宣府的了解也开始变多。 梁嘉宾最为宣府商会的理事之一,第三战兵师的几名高级军官哪怕没见过本人,也听说过这个名字。 我的老公叫废柴 王云成点了点头,抬手把桌上的信递给了距离自己最近的林参谋,嘴里说道:“你们看看这封信函,是赵先生送来的。” 林参谋接过信函,放在眼前看了起来。 看完后,他又递给了一旁的于怀。 凤凰债 “这件事情就交给于副师正去做吧。”林参谋说道。 这时候,于怀也看完了信函里面的内容,便点头说道:“交给我没问题,我带一个千人队过去。” 信函上面的要求对于他们来说并不是什么大事。 王云成一摆手,说道:“这一次我亲自去,把你们找来,是希望我不在的时候,你们要盯紧咱们这里,尤其是要防备左翼蒙古那边。” “这么点事你一个师正出马,也太看得起梁家的人了,我看你还是留下坐镇吧!”林参谋说道。 神魄之乱世步伐 边上的于怀也道:“你一个统兵上万的师正去对付小小的梁家车队,简直是杀鸡用牛刀,太给梁家人的脸了。” “不用劝了,我意已决。”王云成对两个人说。 林参谋见状,知道劝不住,只好同意。 一旁的于怀却面露失望。 自打第三战兵营来到张家口外的草原上,除了正常练兵之外,在没有正经八百的打过一仗,顶多在周边打一打马匪。 然而,马匪规模最大也不过百十来号人,很多才几十人。 对第三战兵师来说,这点马匪还不够塞牙缝的,不到一个月,周边连马匪的踪迹都再也找不到了,想给第三战兵师的新兵来一场实战练兵都没机会。 王云成从座位上站起身,对一旁的护卫说道:“通知第一战兵营,让他们出一个千人队,随我执行任务。” “是。”护卫答应一声,转身跑出了大帐。 于怀走到一旁,拿起茶壶,往喝水的茶缸里倒了一杯白开水,双手递向王云成,一脸讨好的说道:“师正,这么一个小任务不值得你亲自出马,不如让给我,作为第三战兵师的副师正,要懂的为上级分担重任。” 虎字旗的团体与其他土匪团体或是朝廷的情况不一样。 在虎字旗,想要升职,除了文化课要过关外,还要有实实在在的功劳,没有功劳,就算哪天空下了某个位置,也以有功劳的人优先任职。 解决梁家车队不是什么多重要的任务,可蚊子再小也是肉,于怀觉得自己可以在争取一下。 王云成接过于怀递来的茶缸,笑眯眯的说道:“放心,等哪一天左翼蒙古来犯,一定给你领兵出战的机会。” 听到这话,于怀脸一苦。 这是给自己画了一张大饼,看不到吃不着。 不过,这也让他死心了,明白这次的任务落不到自己头上了。 队伍很快集合完毕。 王云成带上的兵甲,率领一个千人队的战兵离开了大营。 被他带离大营的战兵皆是步卒,只有少数一些骑兵作为哨骑,散开到四周。 虎字旗战兵的行军速度要强过明军,即便如此,也远远比不上骑兵行军的速度。 而梁家车队虽然有车有马,也有骑马的亲兵家丁在,可因为带着一车车的货物,赶路的速度同样不快,一天顶多走几十里路。 王云成并不知道梁家的车队具体在草原什么地方,但是他有外情局送来的信函,上面标注出了梁家车队离开边墩进入草原的地方。 有了这样一个位置做为标记,便能确定梁家进入草原的方向。 毕竟一支车队有不少人,所经过的路线必须有足够的水源才行。 这一片草原的地形地貌早就被虎字旗的人绘制成为地图,王云成只需要通过地图上面水源的位置,便可以推算出梁家车队所走的路线是什么。 王云成带着一个千人队的战兵行军速度远比梁家车队行进速度要快。 只过去五天,找了地图上标记的两个水源地,王云成派出去的哨骑便发现了大队车马行进过后留下的痕迹。 […]

人氣都市小说 大明流匪 線上看-第一千二百一十七章 合作讀書

小說推薦 – 大明流匪 – 大明流匪 “田兄,就算你想让我答应,也要先让我知道田兄背后那位大人物的身份,田兄你说是不是?”梁嘉宾侧头看向一旁的田生兰。 好奇到底是什么人,给了田生兰这么大底气,敢与虎字旗对着干。 “大同巡按御史裴鸿。” 田生兰看着梁嘉宾说出这么一句话。 听到这话的梁嘉宾眉头一皱,道:“田东主说笑了,刚刚的话就当我没听到,来,喝茶。” 在听到田生兰背后只是一个巡按御史的时候,梁嘉宾决定不掺和这趟浑水。 大同上一任巡按御史王心一都没有扳倒虎字旗,他不觉得大同这位刚上任的巡按御史能做到当初王心一都没有做到的事情。 “看来梁兄是不相信裴大人能够对付虎字旗了,没关系,因为想要对付虎字旗的不仅只有裴大人,还有大同的杨大人。”田生兰说道。 梁嘉宾一愣神,旋即问道:“杨大人?哪个杨大人?” “曾经的宣府总兵,如今的大同府总兵,杨总兵杨大人,梁兄不会连杨总兵都不记得了吧!”田生兰笑眯眯的说。 杨国柱在宣府任总兵多年,宣府的晋商,几乎所有人都与杨国柱打过交道。 “杨总兵我自然清楚,莫非杨总兵也要对付虎字旗?”梁嘉宾一脸惊诧。 心中吃惊万分,完全没想到对付虎字旗的人不仅有刚从京城来大同的巡按御史,还有杨国柱这位大同的副总兵。 一文一武,尤其是杨国柱,在边镇坐镇总兵多年,势力根深蒂固,远不是一个刚上任巡按御史能比得了的。 田生兰轻轻一点头,笑着说说道:“这次梁兄应该对我们有信心了吧!” “不够。”梁嘉宾摇了摇头,说道,“虎字旗生意做这么大,不仅买通了大同的官场,就连总督府那边也被虎字旗买通。” 坐镇宣府的总督,在大同宣府太原等处地位超然。 田生兰笑了笑,说道:“梁兄不用担心,裴大人和杨总兵背后还有人,要不然我怎么会说虎字旗这一次死定了!” “谁?” 一个杨国柱和大同巡按御史就已经让他吃惊万分了,梁嘉宾没想到这背后居然还有大人物。 田生兰伸出右手的食指朝天上指了指。 “你是说皇上?”梁嘉宾突然瞪大了眼睛。 这背后若真是当今皇上暗中所为,那么虎字旗确实定死了,虎字旗在大同宣府一带经营的根基再深,当今圣上一句话就能够连根拔起。 田生兰嘴角抽了抽。 没想到自己随便用手指往天上一指,梁嘉宾居然想到了宫里那位。 不过,他还是解释道:“当今圣上若想要对付虎字旗,还用得着你我这样的人吗?告诉你吧!是汪文言汪先生。” “汪文言!” 梁嘉宾小声念了一遍这个名字,只觉得有些耳熟,然而,仅一瞬间,他突然想到这个名字背后之人是谁了,当即脸色骤然大变,道:“你是说东林党的那位汪先生?” “不然梁兄你以为是谁?”田生兰见梁嘉宾已经明白汪文言这个名字意味着什么,也就不再去解释。 他相信,梁嘉宾知道这个名字后,自然会知道站在哪一边。 如今天下,谁不知道东林党势大,虽说阉党看似势头正足,可哪一天魏阉失去了圣宠,就是阉党轰然倒塌的一天。 至尊狂少 梁嘉宾心有戚戚的看着田生兰,说道:“怪不得田兄你要对付虎字旗,背后有了东林党撑腰,虎字旗覆灭是迟早得事情。” “这么说梁兄你是同意一起对付虎字旗了。”田生兰笑眯眯的说。 他这么边有东林党这么一个庞然大物,他相信梁嘉宾会做出明智的选择。 盛唐 魏学睿 “有东林党撑腰,对付虎字旗自然没有多大问题,可田兄想过没有,东林党可以不怕虎字旗,裴大人和杨大人也可以不怕虎字旗,可你我不一样,虎字旗可是敢杀人的,别忘了范永斗的下场。”梁嘉宾提醒道。 田生兰哼了哼,说道:“富贵险中求,梁兄不会以为什么风险都没有,就可以轻轻松松的成为宣府商会的会长吧!” “这……”梁嘉宾面露迟疑。 以田生兰背后的势力,虎字旗确实难以抗衡,所以他心动了,可虎字旗不是一般的商号,一个不好就会亮刀子,他不想成为东林党和虎字旗争斗过程中的牺牲品。 田生兰端起盖碗,喝了一口茶水,润了润嘴唇,又道:“相信梁兄你对虎字旗的根底应该了解,你要明白,将来清算起来,梁家难保不会背负一个通匪的罪名,若现在站过来,将来就是你清算其他人。” “一定要如此吗?”梁嘉宾心中乱成一团。 麻杆大量,他现在是两头怕。 田生兰盯着梁嘉宾的眼睛,说道:“要么陪着虎字旗一起死,要么和东林党站一起去对付虎字旗。” 奶爸圣骑士 沉入太平洋 “我,需要我做什么?”梁嘉宾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选择和田生兰对付虎字旗。 虎字旗覆灭是早晚的事情,他和梁家不可能陪着虎字旗一起死,所以只能下对付虎字旗一个选择。 田生兰见梁嘉宾同意对付虎字旗,眉头舒展,笑着说道:“梁兄这是最明智的选择,将来虎字旗覆灭的那一天,就是梁兄成为宣府商会会长的时候。” […]

e1cst非常不錯都市言情小說 大明流匪討論-第一千一百六十四章鑒賞-awypm

小說推薦 – 大明流匪 – 大明流匪 “虎字旗的刘东主已经答应支持俄木布洪为土默特大汗,以后虎字旗和咱们土默特部就是一家人了。”扎木合对哈尔巴拉说道。 听到这话的哈尔巴拉眉头皱了起来,疑惑的说道:“虎字旗的人会这么好心,愿意支持俄木布洪成为大汗。” 他不太相信扎木合的话。 虎字旗好不容易打败了他们土默特各部的兵马,成功占领了青城和大板升地,他不认为虎字旗会好心把到手的好处还给他们蒙古人。 二少爷的宠妻日常 “是真的。”扎木合说道,“这话是刘东主亲口说的,如今俄木布洪就在青城,只等各部的台吉一到,他就可以举行接任大汗的典礼,你若不信,可以去问大昭寺的大师,他们也可以证明。” 听到有大昭寺的僧人证明,哈尔巴拉相信了几分。 信黄教的他,不相信大昭寺的僧人会在这件事上做出欺骗的举动。 张三叉看着犹豫不定的哈尔巴拉说道:“哈尔巴拉台吉,你应该清楚,以你身边的这点人,是不可能逃走的,不如交出兵器,回青城参加俄木布洪继任大汗的典礼。” 听到这样近乎威胁一样的话语,哈尔巴拉知道对方说的没错。 纨绔足球经理 他们这么点人,根本不可能从虎字旗几万大军手中逃走。 想明白这些,他放下了心中最后一点戒备,对周围的蒙古甲骑说道:“你们也听到了,俄木布洪即将在青城继承汗位,现在听我命令,所有人丢掉手中的兵刃。” 一件件兵器被丢到了地上,骑弓,箭囊,还有一些长枪和弯刀。 絕世 很快,所有人的兵器都被丢在了脚下。 哈尔巴拉拿着手里的骑弓,犹豫了一下,随即看向张三叉,说道:“能不能放过素囊,让他也去青城参加俄木布洪继承汗位的典礼。” “不,素囊是谋害大汗的凶手,他不配参加俄木布洪继承汗位的典礼。”张三叉还没有说话,一旁的扎木合一脸激动的叫嚷着。 哈尔巴拉的目光看在张三叉的身上。 对于扎木合他直接无视掉,在这里能够做主的是虎字旗的人,而不是扎木合。 张三叉看了一眼地上还剩下一口气的素囊,摇了摇头,说道:“他没救了,以他现在的伤势,就算带他回青城,也会死在半路上。” 囚 婚 肚子上挨了一手铳,肚子里面的肠子已经被搅烂,这么重的伤势,哪怕他们虎字旗最好的军医官也救不回来。 热血时代 听到这话的哈尔巴拉知道素囊的下场已经注定,不管还能不能救,虎字旗的人都没打算让他活下去。 明白这些,他也不再央求虎字旗的人放过素囊,转而说道:“既然素囊没救了,能不能让我给他一个痛快,不管怎么说他身上流着黄金家族的血脉,也是俄木布洪的长辈。” 张三叉点了点头。 对于素囊是在死前受尽折磨,还是痛快的死去,对他来说都一样。 “我替素囊感谢你。”哈尔巴拉朝张三叉欠了欠身,随即拿出一根羽箭装在弓弦上,朝着素囊的要害射了过去。 嗖! 这么近的距离,一箭射中要害,垂死的素囊没怎么挣扎便没有了呼吸。 “呸!便宜他了。”扎木合朝素囊方向重重的啐了一口。 哈尔巴拉射杀完素囊,丢掉了手中的骑弓和箭矢,连带自己的弯刀也都丢到了地上。 “带走吧!”张三叉朝周围的战兵挥了挥手。 小小王妃驯王爷 包围这些蒙古甲骑的战兵走了上来,把哈尔巴拉和其他的蒙古人全都控制起来,押送到其他地方。 “扎木合将军,接下来还需要你继续劝说被俘的土默特台吉,让他们去青城参加俄木布洪继任汗位的典礼。”张三叉对一旁的扎木合说道。 扎木合点头说道:“张营正放心,各部早就决定支持俄木布洪继承汗位,素囊也只是以济农的身份暂代大汗的权力,现在俄木布洪台吉马上就要继承汗位,相信各部的台吉都会支持他。” “之前逃走了不少人,里面应该也有一部分台吉,也要通知到他们,让他们来青城参加俄木布洪继任汗位的典礼。”张三叉说道。 扎木合语气郑重的说道:“俄木布洪台吉继任汗位是草原上的大事,不仅我土默特各部台吉要来,其他部落的也会派人来参加典礼的。” 张三叉点点头。 有了扎木合随虎字旗大军劝降那些被俘的蒙古台吉,这让虎字旗大军对那些被俘的蒙古人接管十分顺利。 即便如此,也足足用了三天,才彻底接管了蒙古大营。 战败的蒙古人俘虏清点数目之后,便一批批的被押送走,送去不同的墩堡去修路,而搅和得牛羊牧群还有马群,数都数不过来。 蒙古人作战喜欢带上牧群,充做大军得军粮,现在这些东西都成了虎字旗的缴获。 缴获的牛羊虎字旗自己用不了这么多,便都送回到大明境内发卖掉,填补与土默特部一战的损失。 蒙古大营中的大火被扑灭,虎字旗大军重新设立的营地。 醫 見 […]

9ley7引人入胜的玄幻小說 大明流匪 txt-第一千一百六十一章 羅剎人的選擇看書-j9mtg

小說推薦 – 大明流匪“队长,对面的红毛夷派人过来了。”一旁有铁甲骑兵说道。 蛆蝇尸海剑 失落之节操君 屠沙抬头看过去。 只见前方一名身穿厚皮毛的金发红毛夷骑马走过来。 道武雄霸 屠沙朝身边的同伴做了个一个戒备的手势,然后催动战马往前走了几步。 “你们是虎字旗的人吗?” 靠近过来的红毛夷在屠沙十几步外的地方停了下来,嘴里熟练的说着蒙语。 屠沙瞅了一眼对方手中的火绳枪,警惕的说道:“你们是什么人?蒙古人请来的帮手?” “不要误会,我们并非是那些鞑靼人的帮手。”伊万诺夫摇头说道,“我们来自更遥远的北方,来这里,是为了和美丽富饶的明国做生意。” 说着,他把手里火绳枪上面的火绳掐灭,示意自己没有威胁。 屠沙面无表情的说道:“我不管你来自什么地方,也不管你来做什么,从现在开始,交出身上的兵器,下马接受我们看管,等弄清了你们的身份,自然会放了你们。” “不,不,不,我们不是你们的俘虏,我们是来和你们做生意的,赚金币,赚好多好多的金币。”伊万诺夫摇头拒绝了屠沙的要求,并再次说出自己来这里的目的。 屠沙单手举起自己的骑铳,对准伊万诺夫,说道:“我不是再和你们商量,这是命令,若你们不服从我的命令,那就是敌人,对于敌人,我从来不会手下留情。” 不管眼前这个红毛夷是来做什么的,他都准备先把人抓起来再说。 “你们太野蛮了,你们不能把我们当成鞑靼人那样对待,我们不是敌人,而是即将要一起合作的朋友”被铳口指着的伊万诺夫脸色难看,对眼前人的态度十分不满。 若不是看到周围穿这种黑色胸甲的骑兵太多,他早就出手给对方一个教训了。 “给你十个数的时间考虑,数过十个数后,若不交出你们的兵器下马投降,我会认为你们是敌人,以对待敌人的手段对付你们。”屠沙冷声说道。 对于眼前这支红毛夷的骑兵队伍,因为不像是蒙古人请来的帮手,他这才多说了几句,否则早就率队开始进攻。 战场周围的这一片草原都是铁甲骑兵营的骑兵,眼前这支只有几十骑的红毛夷队伍,对他来说并不具有威胁。 “伊万诺夫,怎么了?”库德里亚什等了半天都不见伊万诺夫回来,便催马走了过来。 屠沙看了来人一眼。 可惜对方嘴里叽里咕噜的话他一句也没有听懂。 “亲爱的库德里亚什,你来的正好。”伊万诺夫侧身对赶过来的库德里亚什说道,“这些人想要把咱们当作俘虏抓起来,简直比那些鞑靼人还要野蛮。” 隱婚嬌妻老公要玩我 王爷,你抱错人了 说着,他用手朝屠沙那边指了指。 听到这话,库德里亚什眉头一蹙,道:“他们不是鞑靼人?” “不,他们应该不是鞑靼人,你看他们身上的火铳,只有文明国度的人才会使用这些火器,我猜他们很有可能是对鞑靼人发动战争的那家叫虎字旗的商号。”伊万诺夫说道。 超級酷炫系統 早在来这里的路上,他们已经从草原上的鞑靼人口中得知一家叫虎字旗的商号正对鞑靼人的部落发动战争。 灯苑 眼前这些长相和装扮都不像鞑靼人的骑兵,自然被他认作是那家叫虎字旗商号的骑兵。 库德里亚什看向前方的屠沙,开口说道:“还请不要误会,我们是从遥远的北方走过来的商人,对于你们的战争,我们无意干涉,我们现在就离开。” 这一次,他说的是蒙语。 他们经常与鞑靼人接触,对蒙语十分的熟悉。 “我不管你们是从哪里来的,现在必须交出你们身上的兵器,随我去见营正。”屠沙看着库德里亚什说道。 对于这些闯入他们虎字旗与蒙古人的战场的红毛夷,他一个也不打算放走,准备全部抓起来交由他们营正来处置。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库德里亚什语气略显激动的说道:“我们是中立的,既不是鞑靼人,也不是你们的人,只是无意间闯入到这里,你们没有资格对我们进行缴械,我们更不是你们的俘虏。” “我不是在和你们商量,而是命令,现在,立刻,马上放下兵器。”屠沙语气强硬的说。 至于对方所说的无意间闯入战场的说法,他丝毫不信。 战场上炮声不断,隔着几里外都能听到,旁人遇到这种事情躲都来不及,根本不可能闯入战场。 轰隆隆!轰隆隆!轰隆隆! 马蹄声响起,一支上百人的骑兵队伍从远处赶过来,很快把罗刹国的这支几十人的队伍围在了中间。 “怎么回事,这么久还没有解决!”谭再旺脸色难看的对屠沙说。 屠沙回禀道:“大队长,这些红毛夷说他们是从北面过来的,想要去咱们大明做生意,属下觉得他们不像是蒙古人的帮手,正准备带回去交由营正处置。” 两个人用的汉话交流,这让不远处的伊万诺夫和库德里亚什听的是一头雾水,一句话都没有听懂。 谭再旺骑瞅了一眼伊万诺夫和库德里亚什,命令道:“抓起来全部带走。” 随着命令下达,周围的铁甲骑兵纷纷举起手中的骑铳,不适用骑铳的骑兵,也掏出了身上的短枪短斧拿在手里。 库德里亚什和伊万诺夫虽然听不懂汉话,但看的到包围他们的这些骑兵的动作。 “对方要动手了。” […]

a5y88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 大明流匪討論-第一千一百四十六章 所求之事鑒賞-3gl0f

小說推薦 – 大明流匪PS:感谢书友独孤逸少的打赏。 輪回妖道 “莫非卜石兔不是正常死亡,是被人害死的?”刘恒详做不知的露出一脸惊诧。 扎木合迟疑了一下,还是点了点头,说道:“一些人觊觎汗位已久,趁着我土默特部与虎字旗大战的机会,害死了我们大汗,并把大汗的死,说成是被刘东主的虎字旗所害。” 阴瑞 赵小卫 “可恶。”刘恒一巴掌拍在桌面上,一脸怒容道,“真是太过分了,害死自己的大汗不说,还把脏水泼在了我们虎字旗的头上,实在是可恨。” 一脸生气的模样,仿佛他真的才知道虎字旗受了冤屈,替人背了害死卜石兔的黑锅。 扎木合看到刘恒一脸气愤,反倒有些不好意思,便赔礼道:“刘东主还请息怒,这本事我土默特内部的事情,如今却牵扯到了虎字旗,实在是抱歉。” “扎木合将军不用道歉,这事本就和你没关系,是那个杀害你们大汗的那人过错。”刘恒大度的对扎木合说。 一旁的李树衡嘴角抽了抽,用力抿起了嘴。 无上修真 猫跃九霄 扎木合被刘恒的大度弄得有些感动,眼眶略显湿润的说道:“扎木合这次来,除了弄清楚大汗的死与虎字旗有无关系外,还有一事相求。” 说着,他站起身,朝刘恒深施一礼。 一旁的李树衡侧头看向刘恒。 这个时候,刘恒手指轻轻磕打桌面,多少猜出扎木合所求的事情是什么,但还是问道:“不知扎木合将军有什么事情还要求到虎字旗的头上?” 痞尊 “也不是什么大事,只希望刘东主能够看在我们大汗故去的份上,请让俄木布洪回去,为大汗祭拜,全了父子恩情。”扎木合祈求的目光看在刘恒身上。 想要把俄木布洪带走,他知道必须要有眼前这位刘东主的准许,不然他根本无法从青城带走俄木布洪。 至于强行带走的办法他连想都没有想过,不说俄木布洪身上还有伤,就算俄木布洪完好无损,以他和他带来的这几名甲骑,也无法在虎字旗几万大军的眼皮子底下带走俄木布洪。 刘恒早就猜到扎木合想要带走俄木布洪,不过,当他听到扎木合提出要带走俄木布洪的要求后,终究还是没有马上给扎木合答案。 “刘东主,你们汉人重孝道,你们明国的官员在父亲过世后,官员需要丁忧回家守孝,现如今我们大汗故去,扎木合希望刘东主能够放回俄木布洪,让他为我们大汗守孝。”扎木合用汉人的孝道逼迫刘恒放人。 这时候,李树衡站出来说道:“扎木合将军一路辛苦了,不如先去少点东西稍作休息,俄木布洪的事情等扎木合将军休息好后再商议。” 校園棄少回歸 “扎木合不累,也不需要休息,只希望刘东主能够念在俄木布洪对大汗一片孝心的份上,让他回去,继承汗位。”扎木合再次出言请求。 李树衡看向刘恒。 刘恒看着面前的扎木合,笑着说道:“扎木合将军不用站着,请坐,有什么话咱们坐下来说。” 他虚压了一下右手,示意扎木合坐下。 扎木合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依着刘恒的意思做回身后的板凳上。 “我可以放了俄木布洪。”待扎木合落座后,刘恒看着他说。 游戏真谛 流水白云 一旁的李树衡一蹙,连连给刘恒使眼色。 他明白刘恒为何会突然改了主意,但他是绝不希望俄木布洪回去的,一旦俄木布洪回到了部落中,再想抓回来就难了。 天生奇才 “扎木合在此谢过刘东主。”扎木合一脸激动的再次站起身,给刘恒行礼。 刘恒摆了摆手,说道:“先别急着谢,听我把话说完。” “刘东主尽管说,扎木合在这里听着。”扎木合语带轻快的说。 冷情殿下hold不住了 曹小姐的眸 对他来说,只要放回俄木布洪,刘恒提什么要求他都可以先答应下来,最重要的是先把俄木布洪带回去,继承汗位。 刘恒说道:“你们大汗是死于非命,而谋害你们大汗的人,还在你们中间,不知扎木合将军想过没有,若你现在带俄木布洪回去,又能否保证他不被害死?” “这……”扎木合迟疑了一下,旋即说道,“不会的,有我保护在俄木布洪身边,没有人能够害死他的。” 冷宮寵妃:殿下,我不嫁 夢雪依依 刘恒微微一摇头,说道:“我记得扎木合将军就是卜石兔身边的亲卫,可卜石兔还是被人杀害,而俄木布洪不过是个孩子,身上还有伤,想要害死他再容易不过了。” 扎木合张了张嘴,却无言反驳。 边上的李树衡听到刘恒这么说,暗中松了口气。 只要刘恒不是真的把俄木布洪放回去就好。 刘恒看着扎木合继续说道:“扎木合将军若是信我,就不要带俄木布洪回去,让俄木布洪留在青城,不仅可以帮他养伤,还能够消除一些人想要暗害他的危险。” “可俄木布洪是要回去继承汗位的。”扎木合皱着眉头说。 带不回去俄木布洪,汗位就只能被素囊暂代,暂代的时间一久,俄木布洪再想继承汗位就会变得困难重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