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紅樓春

人氣連載都市异能 紅樓春 ptt-第八百五十八章 小蜜桃推薦

小說推薦 – 紅樓春 – 红楼春 “先生,弟子今日前来,就是想问问,那支龙雀到底会在谁的手里?无论如何,都应该在有数的人手里才是。” 贾蔷压低声音,眉头紧皱问道。 林如海目光深沉的看着贾蔷道:“蔷儿以为,会是谁?你可是在怀疑哪个?” 贾蔷沉吟稍许,似是有些难以启齿,不过在林如海目光的注视下,缓缓道:“先生,你觉得,凤藻宫那边……对劲么?” 以林如海之城府,听闻此言都不禁豁然色变,双目陡然锋利起来的看着贾蔷,道:“你怎会往那边去想?难道查出了甚么?” 贾蔷却摇头道:“未曾,弟子在那些有数的人里,做逆向排除法。因为第一个排除的就是凤藻宫,所以就先假定是她。这一假定,再感觉就不对了……现在回想,从一开始就不大对。” 林如海沉声道:“因为,逼婚于你,另几番有人想伏杀玉儿?” 贾蔷皱着眉头点了点头,又道:“不仅如此。还有就是,李耀、李时之倒台,其中固然有我一些手笔,可许多事明显有人在背后以极高明的手段操持着。李耀如是,李时就更不用说了,惨不忍睹。其实这两个还在其次,真正让弟子迷惑的,是太上皇之驾崩!” 林如海目光隐隐骇然,轻声道:“你是怀疑,先帝活着时,龙雀就到了凤藻宫手里?你觉得可能么?” 贾蔷迟疑道:“先帝身边大太监魏五至今下落不明,魏五很可能和先帝驾崩有关。可魏五多半就是龙雀的头目,以龙雀这二年展现出的缜密手段来看,没道理让太上皇如此容易被暗算,除非出现内鬼,而且还是天大的内鬼!弟子怀疑,这个魏五恐怕在先帝生前就反叛了!” 这等但凡传出去丁点就会引起滔天风波的话,让林如海眉头愈发紧皱,他缓缓道:“就因为这些,你就怀疑上了凤藻宫?” 致命武力之新世 贾蔷摇头道:“还有二事。其一,便是才发生不久的云氏风波。这件风波里,皇后娘娘表现出的手段,着实太弱了,这太不正常了。以皇后娘娘先前展露出的智慧和手段来看,一万个云氏加起来都不是她的对手。可她仍将自己弄的那样凄然狼狈,所为何事?” 林如海若有所思道:“其二呢?” 贾蔷缓缓道:“其二就是,皇后娘娘贤惠的忒过了些。” 林如海连连摇头道:“岂有此理?这等莫须有之论证,如何能说得过去?岂非荒谬?” 贾蔷却道:“先生,这些且不论,只说果真论起五位皇子里哪个好被算计,不提李暄,李景当数第一罢?为何背后黑手不先算计李景?废掉嫡长元出的李景,剩下几个才更会打出狗脑子来!还有,戴权那几个义子,实则都有直接接触到天子的机会,若想行不忍言之事,绝对有大机会得逞。可为何从没有过?” 林如海看着贾蔷,见其眼神愈发锋利,轻声道:“你以为,若果真是那位,她想做甚么?” 贾蔷闻言缓缓摇头,皱眉道:“多半,还是想让李景,或是李暄上位罢……” 林如海叹道:“即便果真如此,你查下去,准备拆穿她?” 贾蔷闻言一滞…… 林如海提醒道:“无论如何,在所有人眼里,你都是皇后爱屋及乌,宠若亲子的外臣,连我都听说过,皇后娘娘认你作义子的谣传……” 贾蔷不解的看向林如海,迟疑道:“先生,您之意是……” 林如海摇头道:“为师甚么意思也没有,不管背后是谁,你该清查的,都要继续清查下去。应该能查出越来越多的问题和人,但多半无法查出真正背后是谁,若是你猜的那位,就更不可能查出来。 且皇上原本也没指望你能查出背后之人,而是让你将宫里和京城清扫一遍,不能让龙雀再这样肆无忌惮下去。 所以,你莫要再想立奇功。背后之人不是凤藻宫那位,你查出来后就能轻动了?万一,是西南街那边的那位,你就能动他? 蔷儿,但凡有可能,都不要将路走绝! 这非和光同尘、同流合污,是朝堂之上的存身之道!” 西南街那边,是宁郡王李皙的王府。 在大部分儒臣眼中,此子乃先帝元子元孙的嫡出地位,倒比当今天子更有资格继承大统…… 对上他,就连隆安帝都要给几分薄面,早晚是要晋亲王的。 贾蔷对上他,绝不比对上皇子轻松。 贾蔷则敏锐道:“先生怀疑之人,原来是他?” 林如海摇头淡淡道:“谈不上怀疑,且我能想到的,皇上没道理想不到,所以必然早有防备。如今既然没见着怎样,那就说明没有问题。蔷儿,此等密事,靠猜是不能定夺的。唯有下辣手打击铲除,但又要控制好分寸。 你也莫要过于高看龙雀的威胁,皇上将它挑于明面之后,其实对于社稷之害,已经没那么可怕了。见不得光之物,一旦暴露于烈日之下,便不过如此罢。” 贾蔷明白林如海之意,对于龙雀,以控制其危害为主,最好的法子,就是尽力斩杀。 至于谁在背后操刀,反倒并不重要。 对于国事而言,是非黑白公理正义重要么? 其实并不重要。 甚么才是最重要的? 对国事有利,不会产生大的动荡,维持社稷稳固,才是最重要的。 即便龙雀果真在凤藻宫,也只是涉及到皇位之更迭,只是夺嫡之争! 甚至太上皇暴毙,还是一件对国朝有利的大事。 贾蔷恍惚间,陡然睁大眼看向林如海。 难道,他这位智谋通神的先生,认可了他的猜测? 龙雀果真有可能在凤藻宫?! 他只是寻着逆向思维进行反思,对他而言,最不可能的人是哪个,其中皇后排名第一! 但如今想来,真有这般可能。 至于皇后是如何得到龙雀的,暂且搁置不理…… “蔷儿,不要自寻烦恼,能斩断龙雀,便是大功一件。至于背后到底是哪位,真查了出来未必是好事。许多事,过上三五年,许也就明了了。但到那时,也未必重要了。” […]

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小說 紅樓春 txt-第八百五十一章 吾愛吾師,吾更愛真理讀書

小說推薦 – 紅樓春 – 红楼春 布政坊,林府。 清竹园。 黛玉刚落脚,梅姨娘闻讯赶来稀奇笑道:“怎这早晚回来?我听婆子回来说,贾家那园子修的跟神仙府邸一般,蔷哥儿又专门给你置办了一座绣楼闺阁。我前儿还和老爷说呢,总不能在园子里出阁罢?” 黛玉红着脸嗔了梅姨娘一眼,道:“等弟弟妹妹出生了,姨娘仔细我欺负他(她)!” 梅姨娘气笑道:“都说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姑娘如今都让蔷哥儿教唆坏了!” 黛玉哼了声,撇嘴道:“他能教我?” 她才是他的先生哩! 人生若只如初见…… 呸! 梅姨娘亦是锦绣心思,一眼就看出不对劲来,目光看向紫鹃,笑道:“这是吵嘴了?不能呀。蔷哥儿将姑娘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心怕摔了,他舍得和你吵嘴,惹你生气?” 紫鹃笑道:“并不是,是因为……” “不许说!” 黛玉打断紫鹃之言,瞪她一眼后,同梅姨娘道:“没甚么,就是想家来陪姨娘几天。” 梅姨娘笑道:“好啊!回来几天也好,过些时日再想回来,就不便宜了……” 黛玉哪里服气,道:“多咱想回多咱就回!” 梅姨娘大笑起来,道:“旁人这样想是空想,姑娘这样想倒没差。蔷哥儿那样疼你,你自是想回就回。” 黛玉虽嘴硬,可到底也想寻个人倾诉,梅姨娘是当初她娘贾敏认可之人,算得上是极亲近的了,因此没忍住又拐了回来道:“姨娘今儿别提他了,烦也烦死了!” 梅姨娘关心道:“可是蔷哥儿做了甚么坏事,招惹到你了?” 梅姨娘一猜就猜到女人方面了,只是不敢问的明白…… 黛玉抿了抿薄唇,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最后吐露实情:“他和恪和郡王用了两阙词,去丰乐楼梳笼了一个花魁……” 梅姨娘闻言登时变了脸色,皱眉道:“怎会这般……不应该啊,老爷说过,蔷哥儿最是洁身自好,从不在外胡混。” 贾蔷洁身自好…… 这话让一旁的紫鹃差点笑出声来。 这边娘俩儿正说着体己话,忽见雪雁急匆匆的闯了进来,还大口喘息着,道:“姑……姑娘,国公爷,国公爷来了……” 黛玉闻言星星点点的眼眸中闪过一抹亮色,随即却沉着俏脸啐道:“他来做甚么?告诉他,夜了,爹爹又未回来,不便见他,让他回去罢。往后,多咱爹爹在家,他多咱再来。” 梅姨娘和紫鹃微笑颔首,雪雁却跺脚道:“哎呀姑娘快别说了,快去看看罢,国公爷一身都是血,脸也煞白,来了要了盅茶吃,吃了一口,茶盅里都红了……”说到最后吓的都哭了起来。 黛玉都懵了,这才想起先前玲珑之言,皇子似乎都要坏事了,贾蔷又岂能无恙? 她哆哆嗦嗦的站起身来,一言不发的急促往外行去。 …… 月华如洗,夜清明。 阵阵悠扬的笛声从忠林堂内传出…… 黛玉听闻此声,原本惊恐慌乱的心一下就安稳了许多。 她亦通些乐理,听的出笛声中气十足…… 回头看了雪雁一眼,狐疑这蹄子是不是反叛了? 不过还是往里面去了…… 一进门,就看到贾蔷蓬头垢面,一身血污,倚在窗边,横着竹笛吹着那曲《前世今生》…… 得闻开门声方止,回过头来满脸惊喜笑道:“咦?林妹妹果真回来了?怎回来了?” 黛玉眼圈到底又红了,上前数步靠近,仔细瞧了几番后,方咬牙道:“怎弄成这个模样?”难掩心疼。 贾蔷放下竹笛,恼火道:“都怪五皇子李暄!” 黛玉道:“又关别人甚么事?” 贾蔷叹息一声道:“近来宫里云妃有了身孕,就开始跳脱起来,跑到皇后娘娘跟前作死不说,云家人还跑到尹家去闹腾……” 黛玉眼睛都睁圆了,震惊道:“怎么可能?” 贾蔷摇头道:“谁都觉着不可能,可人家就是这样做了。都说君子欺之以方,如今人家是欺之以贤。就是觉得皇后娘娘贤明好说话,所以想借这次有天家血脉的机会,出出风头。” 见黛玉仍不信,贾蔷压低声音道:“外面都说皇后娘娘亲自抚育的五位皇子都是废物,前面还有观圣孙之谣传,如今云妃生的这个,极有可能是皇储……总之,很复杂棘手,也很混乱。李暄因为知道皇后娘娘心情不好,就想寻些诗词来哄他娘高兴。” 黛玉忽地冷笑一声道:“他还用去旁处寻诗?你不是很会写么?” 贾蔷纳罕道:“这是甚么道理?旁人不知我的根底,妹妹难道不知?除了四处搜罗来的一些诗词外,我自己又能写出甚么来?” 黛玉闻言心里转了几圈,决定暂且按下不表,道:“你接着说。” 贾蔷似乎觉得有些奇怪,看了黛玉一眼后继续道:“也不知尹浩从哪得来的信儿,说丰乐楼来了一位极善诗词的女子,今岁都二十五了,因所托非人,如今又重落风尘。此人的际遇,和诗词本领,颇有些前朝易安居士之风采。当然,比是万万比不上的,但能挨着一丝边儿,那也是极了不得了。我原不愿去那等地方,不落忍,也十分憎恶进去厮混的男子。可耐不住李暄苦苦相求,就只能跟着走一遭。用了从旁处得来的两阙词上楼后,球攮……西瓜个鸡毛的,没想到碰到云家人了。 那伙子居然也盯上了那位月仙子,被截胡了自然不甘,我们又用的化名,结果这忘八就动起手来。我当然不惧,三两下就把他们打趴在地,捶了个半死。可丰乐楼的忘八管事们着实可恨,竟陆续叫来了长安县、刑部、巡捕五营最后连立威营都来了,要下杀手。 我虽英雄盖世,却也只能护着被打的半死的李暄杀出重围,直到五成兵马司赶到。 […]

精华都市言情 紅樓春 愛下-第八百五十章 壞透了的林丫頭!分享

小說推薦 – 紅樓春 – 红楼春 恪和郡王府。 李暄洗漱尽后,回至内堂见贾蔷已经跑路,登时破口大骂。 尹后见着好笑道:“就分开这么一会儿,就气成这样?” 邱氏在一旁笑道:“母后说的太在理了,老天爷,也没见过这么爱往一起凑的爷们儿。偏偏凑在一起,又是你骂我一句,我捶你一下。不知内情的,还不知编排成甚么呢。” 李暄斜眼看着邱氏,道:“你知道个……”感觉到尹后目光陡转锋利,“屁”字咽下,转口道:“你知道甚么?我是有账还没同他算明白呢!” 邱氏笑道:“甚么账?莫非他欠了爷的银子?母后在这,请母后给爷做主。” 腹黑夫君欠收拾 小丸子 還 珠 格格 第 二 部 神武至尊 李暄懒得搭理这婆娘,正要开口,却见有昭容匆匆进来,禀道:“娘娘、王爷,恪荣郡王来了,要见娘娘和王爷。” 李暄皱眉道:“他来做甚么?” 虽是同父手足,自家兄弟,可是看看老大,再看看老四,呵。 这会儿黄花菜都凉了才来。 尹后笑了笑,道:“还不去迎进来?说甚么混帐话。” 李暄也知道礼孝当头,弟弟对哥哥同样也得敬着,不然就是罪过。 他心里无比艳羡贾蔷在贾家的做派,哥哥……鸡毛哥哥,连大爷祖宗都一并干,那才叫爷们儿! 可惜,他不敢…… …… “哟,四哥,稀客啊!快进快进,弟弟可想死你啦!” 李暄满脸堆笑的迎进前厅,哈哈笑道。 李时却晦气着一张脸,皱眉道:“五儿,哥哥怎么得罪你了,拿这一套对付自家哥哥?” 李暄眨了眨眼,笑道:“四哥别多心,弟弟是真想你了。他娘的,有人把咱们弟兄当成废物,把弟弟欺负惨了,喊着要诛我满门呢。都道上阵父子兵,打虎亲兄弟。这受人欺负了,可不就特别想四哥你?大哥为了帮弟弟续命,已经被父皇圈了,如今就指望四哥你拉弟弟一把了!” 李时闻言脸色难看的厉害,咬牙道:“那起子不知死活的混账!小五你且等着,哥哥绝不放过他们!对了,母后何在?我去请个安。” 李暄笑道:“四哥里面请!” …… “儿臣给母后请安!” 王府后堂,李时跪地请安。 尹后满面含笑道:“快起来,自家骨肉,这么外道做什么。” 李时起来后,尹后却皱眉道:“怎憔悴成这个模样?”顿了顿又道:“可是因为那劳什子钱庄?” 李时闻言眼泪都下来了,惨然道:“皆因儿臣无能,沦为笑柄。每日宗室勋贵追问讥讽,不堪烦扰,茶饭难安,夜不能寐。更累得歹人**,累得母后贤名,五弟遭难。儿臣愧对母后,愧对五弟,儿臣罪该万死!” 说罢,跪地大恸。 邱氏离去,弟妹不好目睹大伯哭成这样…… 尹后美眸中闪过一抹异色,同李暄道:“还不快扶起你四哥?” 李暄忙上前搀扶,李时起身后,尹后温声道:“四皇儿可见是当局者迷。你道你接手内务府钱庄时,你父皇就没想到今日?皇上自一孤王至今日之圣君,什么没见识过?皇上便是有意安排你接手这个钱庄,也遇见你会遭受挫折的。” 别说李时了,李暄都有些懵了…… 尹后微笑道:“想不通?” 李时艰难道:“母后,您是说,父皇是为了……磨砺儿臣?” 尹后颔首笑道:“温暖的花厅里是养不出万年松的,鲤鱼不越龙门,又岂能化身真龙?便是寻常百姓人家,也知道玉不琢不成器之理,何况你父皇?一个内务府钱庄,原是不存在的东西,拿这个来给你磨砺,便是败了,只要你能学到甚么,明白甚么,就值得!可惜,你现在还不是很明白。” 李时闻言,大为动容,激动道:“母后,儿臣,儿臣多谢母后指点!” 尹后摇头笑道:“你虽非我生,可在襁褓里就为本宫所养,一点点看着长大的,又与本宫亲生有何分别?只是近来本宫也在自省,是不是真的教导无方?你们兄弟几个,只你是争气的,其他几个……也难怪如今都道本宫徒有虚名,误人子弟。” 李时、李暄闻言齐齐变色,跪地惊愧道:“儿臣无能,累及母后贤明,罪该万死!” 尹后笑着叫起后,道:“万幸成器的这个非本宫亲生,不然本宫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四皇儿且好生办差,母后这点体面,都指望你了。看看你大哥,再看看小五儿,一天到晚都办的什么事?五儿荒唐惫赖人尽皆知,不提也罢。你大哥……或许是个好兄长,可他竟然能做出私自劫掠文武大臣泄私愤的地步,这会儿你父皇的御案上,想来已经堆满了弹劾他的折子。你父皇圈了他,也是为了保护他。至于废不废爵,且看到底多少人弹劾他罢……” 李时闻言登时色变,厉声道:“谁敢声言废大哥,儿臣必与他不共戴天!生在天家,有如此兄长,岂非儿臣们的造化?大哥能护儿臣这些兄弟,谁敢害儿臣大哥,可先来废了儿臣!便是父皇当面,儿臣也是此言!!” 尹后俏脸上满是欣慰,道:“有你们这样的手足在,即便被废了,本宫百年后,也不忧其处境生死了。” […]

寓意深刻都市异能 紅樓春 txt-第八百四十九章 某人好自爲之閲讀

小說推薦 – 紅樓春 – 红楼春 皇城,大明宫。 养心殿。 隆安帝回宫后,第一时间就是下旨封锁宫禁,不准任何人将消息传至储秀宫。 最了解他的,确实仍是尹后。 尹后太清楚这位枕边人了,所谓荣宠,终不过是一时的。 甚么儿女情长,又如何能及万里江山之重? 金枝琉璃 温晓风 封锁了储秀宫,切断云氏与外界的联络,直到诞下婴孩。 招惹出这么多麻烦的云妃,命运也就注定了…… 办妥此事,隆安帝便和诸军机谈起今日事来。 今日其颜面扫地,尤其是贾蔷那一阙词,嘲讽意味十足。 不过身为天子,在贾蔷还有大用时,隆安帝并不会急于治罪,这点胸襟抱负他还是有的。 他是经历过夺嫡苦熬出来的帝王,不会意气用事。 但是,他仍要确定,军机阁臣会不会与他坦诚…… “今日之事,诸卿如何看待?” 隆安帝淡淡问道。 诸军机皱起眉头来,似未想到隆安帝仍有此问。 沉吟稍许,竟是林如海率先开口缓缓道:“今日事,半真半假。” 隆安帝眉尖一扬,道:“怎么说?” 林如海道:“丰乐楼之事,虽有合理解释,但未免过于巧合。且五皇子所受之伤,也有些蹊跷。用力过了…… 但,云氏之嚣张,皆为真。这些事,是安排不出来的。” 韩彬沉声道:“宫闱斗争,从来不只在内,亦在外。古来如此,没甚么好说的。” 隆安帝提醒了声:“这群混帐,将朕与诸卿,乃至整个朝廷都顽弄于股掌之上,韩卿,怎会没甚好说的?” 韩彬摇头道:“皇上,非臣袒护哪个,只是宫闱之争,原是如此,借力打力。相比于景初年间夺嫡之惨烈,如今这些手段,如同儿戏。” 贾蔷他们挖下的这坑,如何能瞒得过这几位人间最顶尖人物? 或许短时间内没甚证据,可他们需要证据么? 隆安帝愤懑道:“元辅说的轻巧,那阙《木兰辞》一出,朕又成甚么了?” 张谷呵呵笑道:“皇上、皇后乃古今明君贤后之典范。自太宗与长孙皇后之后,便以皇上和当今皇后为历代帝后之表率。这阙词,又和皇上何干?再者,皇上纵有思量,也不过是为了社稷之重思量,和儿女情长没有半点干系。若连这些都看不透,也不过是些愚人,皇上又何必理会?皇上是甚么样的天子,春秋青史,自有交代。” 隆安帝闻言,心里憋闷的怒气总算舒展了些,长叹道:“爱卿所言甚是!朕之思量,皆在江山社稷之重,而非儿女情长。偏贾蔷那个混帐,写这么首词来恶心朕,其心可诛!!” 林如海缓缓道:“皇上,既然贾蔷如今官拜海师衙门大都督,如今海师处于草创阶段,自该去沿海之地督军。五城兵马司都指挥一职,他就如同儿戏,上任二年,加起来点卯不到二十天。若连海师衙门也如此,就着实恣意了些。” 一旁李晗笑道:“你这先生加岳父老泰山还真是心狠,贾蔷折腾数年,大半家业都在京城,林相一竿子将他打到外洋之地,是不是忒狠了些?” 林如海呵呵道:“这海师衙门之职,还是子升你提的建议。” 李晗拱手笑道:“罢罢,是仆之过。不过,那也只是权宜之计。贾蔷之才,不在其心心念念之海外,而在治财之道。虽陶朱公、桑弘羊复生也不过如此罢?林相,知道你心疼弟子佳婿,只是有这小子在,仆等当真能轻快不少。天降此才,难道不正是为了辅佐圣君推行新政,开辟盛世的?你一竿子打到万里之外……最高兴的除了贾蔷外,就是见不得新政大行之辈。还望林相以社稷为重,以大局为重啊!” 张谷亦是呵呵笑道:“也不是说离了他就推行不得新政了,只是有些时候,贾蔷的点子还是能起到奇效的。林相,内务府钱庄一事,仆要与你请罪。事实证明,是仆等错了,而且是大错特错!” 说着,张谷、李晗、左骧等一并与林如海深揖一礼。 林如海忙还礼道:“这叫甚么话?内务府钱庄何等体量?比户部国库还丰厚。这样重大之衙门,原就不可能交给几个惫赖年轻人去掌控。瞧瞧他们整日里都干的甚么事?将内务府钱庄收回,吾亦是赞成的,干系着实太过重大。至于眼下之困厄……朝廷再想想法子罢。非仆意气用事,只是连吾亦摸不准,果真让贾蔷重新接手,他会不会同意。即便同意了,又会和五皇子闹出甚么乱子来……唉,也是头疼。皇上和娘娘,着实有些宠溺过了。” 隆安帝气笑道:“倒成了朕的过错了?” 宗室诸王、皇亲国戚和武勋亲贵们都不是傻子,内务府钱庄现在是甚么成色,他们能看不见? 毕生乃至数代人之家业投了进去,换回来这个鸟毛玩意儿,谁肯愿意? 这就是个巨雷! 眼下还未炸,是因为还未到分红的时间,但早晚会到。 到那时拿不出银子来,这些人闹将起来,绝不是小事。 关键,还是朝廷一方理亏。 但即便如此,眼下林如海也不会松口,让贾蔷重回内务府。 当初着实可恨,且,若无绝对的保证,林如海可以预料的到,下一次摘桃,不过是时间早晚罢了。 时停499年 毕竟贾蔷在内务府画的那张大饼,着实太过诱人。 他自然明白大局为重的道理,只是更明白大恩如仇,大功为罪。 内务府钱庄果然经营成贾蔷当初勾勒的模样,操持天下银财,更甚户部。 […]

人氣連載都市小說 紅樓春 ptt-第八百四十八章 我是世間最美的情郎相伴

小說推薦 – 紅樓春 – 红楼春 “你们两个胆大包天的混帐,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损伤孝之始也的道理也不通?” 待贾蔷重回王府内堂后,尹后红着眼咬牙恨声啐责道。 贾蔷和李暄嘿嘿乐,见尹后落下泪来,方道:“娘娘,若非云家着实恶心人,臣等也不会出此下策。其实区区一个云家不值当如此,主要是云妃怀有龙种。四皇子抢了王爷和臣的内务府钱庄,结果弄的一塌糊涂,成了烂摊子,人望大失。又有观圣孙之谣传,如今各方都对云妃腹内龙种另眼相看。 其实本也无事,到底生男生女都两说,更何况还要几十年的光景…… 偏他云家自作聪明多事,欺到娘娘和尹家头上,不教他们知道点厉害,往后岂非阿猫阿狗都敢跳出来生事? 就是要将此辈一棍子打死,打到再无人敢轻犯凤威,才是最省事的。 臣付出点代价,不算甚么?” 李暄斜着眼看着贾蔷,语气不善道:“爷出力又流血,你倒会表功?你付出个鸟毛代价,让爷出血,尹浩那傻货也楞楞的挨了几下狠的,就你打人打的欢实,皮都没蹭破点,你也有脸和爷抢功?”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金/点币等你拿! 贾蔷忍笑道:“哪的话……不过王爷最好别急着抢功,还有一天大之麻烦等着你呢。” 李暄狐疑道:“还有甚么麻烦?” 贾蔷提醒道:“等宝郡王回过头来,不会轻饶了你的。” 咔嚓! 李暄脸上的骚气凝结住了,看着尹后结巴道:“母后,大哥……大哥又做了甚么?” 尹后绝美的俏脸上浮现出复杂神色,叹息一声道:“你大哥将长安县令、刑部侍郎还有步军统领衙门的忠勤伯杨华,立威营主将吴兴侯杨通都押到王府外,原是一个时辰不未醒来,就斩一人给你续命。一直不醒,就斩尽杀绝。军机大臣来劝也劝不得,惹得你父皇大怒,派绣衣卫将他拿至景阳宫圈起来读书去了……” 李暄闻言眼睛都红了,怒道:“岂有这等道理?那些球攮的难道不该杀?就会拿我们出气,干脆拿绳子来都勒死,让云氏那贱人去生!” “住口!” 尹后怒喝一声,沉声道:“这是你能说的话?”又见李暄心如刀绞的落泪,尹后语气缓和了许多,劝道:“不要怪你父皇,他是以社稷为重……你也莫要以为云氏上蹿下跳,就有多受宠。等血脉降生之后,你就知道你父皇是甚么人了……他是明君,是圣君,又岂是李隆基之流可比?女人对他而言,永远不过点缀之物,不可能同江山社稷并论的。” 李暄难过道:“原以为父皇和其他天子不同,未曾想,终究还是一般。” 贾蔷在一旁劝道:“说句公道话,已经算不错的了。皇上没有为了培养储君,刻意挑拨皇子厮杀夺嫡,已经算仁君了。” “你懂个屁!” 李暄对他吼道:“那母后和我又算甚么?爷倒不在意,可母后呢?你那首词写的何止是月仙子,连母后也一并写进去了!” 骊山语罢清宵半,泪雨零铃终不怨。 何如薄幸锦衣郎,比翼连枝当日愿。 杨贵妃至少到死也不曾怨恨过李隆基,作为一个丈夫,隆安帝还不如唐明皇! 尹后沉默稍许,嗔笑道:“胡说八道!这等话让你父皇听了去,你还要活不要活?好了,别说赌气话了,又不是孩子。你父皇果真成了李隆基,那母后也活不了许久。不过……” 尹后美眸看向贾蔷,笑容有些明媚,道:“真未想到,你这孩子竟还有这等诗才。” 贾蔷被尹后看的居然脸皮有些发热,干笑了声,道:“娘娘凤眸如炬,看出了臣为数不多的长处……” “看你这浪样!爷呸!” 李暄在一旁怒推了他一把,啐骂道。 贾蔷也不恼,反而挑了挑眉头,不掩得意的笑了起来。 尹后在上面见着忍俊不禁的“噗嗤”一笑,似一抹极艳桃花之盛开。 她待贾蔷,若说起初还只是怀着功利利用之心,到后来,就慢慢喜欢上了,如今,又与自家孩子有何分别? 不仅她,尹家那边太夫人亦是如此。 贾蔷平日里也不怎么露面,可米面柴油鱼肉蛋炭,冬时棉纱皮裘夏日丝绸细布,许多不起眼的东西,也不值当多少银子,却处处想着尹家。 从小事做起,做到了细处。 而关键时候,更是从不含糊,为她挺身而出。 如这样的孩子,谁又会不喜欢? 贾蔷每每会给人惊喜,才华一处处展现,却又从不轻狂焦躁。 有些小坏心思,但大礼大节从不亏欠。 这样的少年郎,着实让人想要亲近…… “好了,此事到此为止,本宫也承你们的情了。往后莫要说出有怨望之言,皇儿如此,贾蔷更要如此。今日皇上对你们两个,已经百般容忍了。尤其是贾蔷,你那首词,着实有些冒犯。皇上能容你,除了你先生还有几位大学士维护的体面外,皇上对你也确实是另眼相待了。换一个人,这般冷嘲热讽,断无好结果!” 尹后面带凛然之色警告道,这也是林如海今日再三为隆安帝找台阶下的缘由。 贾蔷默然的点了点头,李暄也嘿嘿笑道:“将那起子敢欺负母后的阿物拾掇干净后,儿臣和贾蔷素来规矩,既不与人结仇,也不与人搅和。父皇跟前,自然更加老实本分。” 尹后微笑道:“你们还不与人结仇?这一次多少人的脑袋因你们而落地?这等事,终究要少为之,除非你自身足够强硬,否则早晚会遭反噬。” 这算得上是金玉良言了,贾蔷躬身领受,李暄却仍不在意…… 尹后看在眼里,暗自摇头,同李暄道:“去好生洗漱一番,再去看看邱氏和孩子罢。方才大人孩子都唬坏了……贾蔷也去,一身血迹像甚么?” 贾蔷笑道:“臣就不去了,回家再换罢。” 尹后嗔笑道:“快去!这幅模样招摇回家,一路上还不知要有多少谣言,你当是好事?” 贾蔷哈哈笑道:“便是不这样,云家国舅爷暴打五皇子的威风消息,此刻也早已漫天飞了。云家自然死的不能再死,王爷的名声也……” […]

精华都市言情 《紅樓春》-第八百四十七章 人生若只如初見鑒賞

小說推薦 – 紅樓春 – 红楼春 恪和郡王府。 看着浑身被血浸泡过一样的李暄,昏迷不醒的躺在床榻上,再看看如泪人一般坐在那一言不发的尹后。 隆安帝整个人都快要炸开了! 他看着太医寒声问道:“恪和郡王如何了?” 一共两拨太医,尹后带来一拨,隆安帝又亲自带来一拨…… 太医面色凝重答道:“回皇上,王爷脉象有些虚弱,概因失血过多所致。另外,始终未能醒来,许是因为头部受了重创,着实有几分凶险……” 头部受伤后昏迷不醒,放在贾蔷前世在三甲医院里照着CT都未必能查明原因,更何况当下? 太医又是从来最谨慎的,一分病也得说出十分效果来,所以不管谁带来的太医,此刻都不会有别的说辞。 “朕不想听这些,朕只知道,朕的皇儿非福薄之人。不该有事,也绝不会有事。记着,但凡李暄有丁点闪失,朕不会放过任何人!” 隆安帝咬紧牙关,一个字一个字的蹦出来一句话后,太医的衣襟已经被汗打湿。 一直未开口的尹后忽然道:“皇上,五儿让贾蔷送他回来时,曾吩咐过一言……” “他说甚么?” 隆安帝心中百味繁杂,愧怒之极,看着尹后问道。 尹后道:“他说,送他回府,不必请太医,他承受不起。” 隆安帝脸色陡然涌现出一抹血红色,双目如刀的看了尹后一眼后,转身阔步出了内间。 身后,传来尹后痛彻心扉的哭声,还有王妃邱氏抱着女儿的啼哭声…… …… “贾蔷!!!” 隆安帝回至王府前厅后,看着跪在堂中的贾蔷,暴怒喝道:“说,今天到底怎么回事?你又在搞甚么鬼名堂?但凡有一句虚言,朕扒了你的皮!!” 贾蔷身上也都是血,跪在那,并未因隆安帝之震怒而诚惶诚恐,低着头沉声道:“因知道皇后娘娘近来凤体欠安,王爷说要寻些名堂让娘娘高兴高兴。今日王爷又与臣还有尹浩说起此事,正巧得闻十年前名动京城的女词仙玲珑回京了,王爷说娘娘最好诗词,所以王爷与臣、尹浩三人就前往丰乐楼。 因不敢失了朝廷体统,所以以化名前去。也非以金银权势入内,是臣写了阙词,得了应允方入内。从始至终,臣三人都未和那些人蒙过面,甚至都不认得他们。待到臣得闻玲珑旧事,又写了阙词,得了与月仙子见面的机会后,正要去见,那些人就踹门而入,张口就骂,要臣等让出名额来。 臣等自然不肯,这些人就动手……” 隆安帝厉声道:“你在糊弄哪个?以你的身手,可汗都斩得,还会让那起子混帐伤人?” 贾蔷顿了顿后,漠然道:“他们自然伤不得,纵然王爷起初冲的急了些,也只是流了些鼻血,并无甚事。可是,臣今日也算开了眼了!长安县衙,刑部,步军统领衙门,五城兵马司,立威营……竟然轮番出动,要为国舅爷出头!” “甚么国舅爷?贾蔷,你在浑说甚么?” 御史大夫韩琮面如铁锅,沉声喝道。 贾蔷惨笑一声,道:“人家说的明白,如今皇子都是废物,宫里云妃生了皇子,即刻册封太子,云珍便为国舅,必要诛我等满门。我等初不知此人,待其报了家门后,我和王爷就要走人,连那劳什子月仙子也不去见了,让给他们。可仍不放过,居然叫来了立威营,要下杀手!这些事,闻者众多,但凡有一句假话,我岂能瞒得过! 呵,真是了不得,真是了不得……不说王爷,便是我,堂堂因军功所封之国公,居然还不如人家一个国舅爷! 云妃还没生下皇子呢!! 就已经跋扈至此……调动立威营。 大开眼界…… 皇上,臣告退!” 贾蔷说罢,叩首之后,竟然不顾隆安帝和诸军机仍在堂上,转身离去。 看着隆安帝站在那愤怒到发抖,韩彬等人却都沉着脸不言,摆明了是要让隆安帝杀人,林如海思量稍许,出列道:“皇上,今日事,或许并非如贾蔷、尹浩所言那样严重……”弟子主攻伐,先生就该缓和一下了。 “林大人!” 不等林如海说完,韩琮就沉声打断道:“这等为君分忧解难的话,就不必说了。” 林如海摇头道:“并非只是为君分忧,也非为我那弟子弥补后患……”说着,又继续同隆安帝道:“方才臣已经仔细问过,长安县衙的衙役和刑部的官差都是真的,步军统领衙门和五城兵马司原就有维护安定之责,至于立威营的那十来个士卒,原不过是为一校尉私自带出,不能怪罪整个立威营。或有治军不严之罪,但也谈不上云珍私调京营这样骇人听闻的程度。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阴阳天师 饨宝 且三人若是早些亮明身份,断不至到这个地步。” 隆安帝闻言,心里好受了许多,点了点头,问身旁中官道:“云珍等人何在?” 中官道:“皆被下了诏狱,不过这些人情况都不怎么好,多已残废,宁国公下了重手。” “打死活该!” 隆安帝怒喝一句后,同韩彬道:“由此可见,新法仍未大行,便是在这京畿之地,都未彻底贯彻下去。” 韩彬未开口,韩琮就硬邦邦道:“皇上,即便新法大行天下,这等事也是防不胜防的,只能发现一起,重罚一起。要从重,从狠的来罚!贾蔷有一句话说的很对,真是开了眼了!!云珍是何官何职?凭甚么就能调动长安县衙、刑部、步军巡捕五营,凭甚么就能调来立威营?便是国舅爷田傅,也未嚣张跋扈到这个地步!云家这是想干甚么?当汉之大将军不成?大燕,容不下这等外戚!” 张谷也好奇:“甚么时候,皇妃的哥哥能自称国舅爷了?皇储之事,连臣等阁臣都不敢妄言,云家就已经定好了?” 林如海看隆安帝气的几欲吐血,心中一叹后,劝张谷道:“不过是场面戏言,公瑾何必如此……” 一直未开口的韩彬终于开口了,却是指责林如海道:“如海,你这人最大的问题,就是过于心慈手软!外戚之患,无论怎么小心都不为过!何况皇上春秋鼎盛,云妃能有龙脉,那贾妃也可有、宋妃也可有,大可不必为了一个云妃,就投鼠忌器,远不到那个地步! 皇上,云珍当斩!今日所有擅动公器者,一律皆斩! […]

扣人心弦的玄幻小說 紅樓春-第八百四十六章 送爺回府,別叫太醫,爺用不起讀書

小說推薦 – 紅樓春 – 红楼春 “你完了!” 李暄幸灾乐祸的说道。 尹浩深有同感,点了点头。 家里有好诗词的女人,而且还不是一般的喜爱。 结果贾蔷拿这样一阙连他们读着都惊艳的诗词,去哄一青楼女子,这不是作死又是甚么?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此事闹大后,绝难瞒过家里,贾蔷必吃不了兜着走! 贾蔷冷笑道:“这是吴凤良写的,又不是我贾蔷!” 李暄、尹浩都笑骂起来,贾蔷小声叮嘱道:“一会儿都惨一些,最好见点血。王爷,看你的了!” 前面婢女还在好奇,这都“中标”了,怎还不急着去见月仙子,反倒在此嘀嘀咕咕? 正纳罕间,菊字间包间的门“砰”的一声被踹开。 贾蔷、李暄、尹浩三人对视一眼后,贾蔷与李暄使了个眼色:请开始你的表演。 李暄瞪了他一眼后,心里却觉得着实有趣刺激,转过头来破口大骂道:“瞎了眼的狗东西,你娘亲没教你孝敬乃翁?” 来人脸都青了,他们自忖身份何其高贵,几个青州来的土包子,居然敢如此辱骂羞辱他们,还是在丰乐楼这等佳丽遍地的地方。 颜面何存? “好球攮的!哪里钻出来的野种,以为这里是你们乡下,随你他娘的撒野不成?给爷自己掌嘴!” 进来之人,先看衣裳再看人,一眼瞧出三人衣着寒酸,愈发震怒。 李暄生生气笑道:“好忘八,爷还没见过比你更有种的!你娘怀你的时候,遇到熊瞎子了罢?不然也没这样大胆的道理。” 尹浩也喝道:“嘴巴放干净点!不请自入,着实无礼!” 来人陆续往里进,加上别的包间的过来凑热闹,一会儿就进来了一二十人。 听闻尹浩之言,引得哄堂大笑。 贾蔷冷眼旁观,见进来多人,竟无一认出三人来,心里暗松了口气。 想想也是,衙内圈子也是分等级的。 最顶级的那一波,今晚肯定不会前来。 一个醮夫再嫁年过二十五高龄的女子,哪怕有月仙子美名,他们也丢不起这个人。 年过十八的,怎么好下手? 他们可不是传说中癖好奇怪的某位国公…… 而实际上,下面的圈子,也很少能见到顶级衙内圈的人。 贾蔷自不用多言,从不和那些人搅和在一起。 李暄就更不用提了,宗室里都是特立独行不与人来往的一个怪胎。 至于尹浩,尹家素来低调,他连化名都不用。 即便此刻有人曾远远目睹过三人的模样,可也绝想不到眼前衣着普通寒酸的人,会是那三个顶尖人物。 容华似瑾 当兄弟不香吗 韩觉兽 既然如此,那就更好办了…… “跪下磕头!不然今儿个不把你们卵子捏出来,爷就不是李二郎!” 最先踹门的那位阴狠说道。 立刻有捧哏的在一旁介绍道:“这位是刑部右侍郎的侄儿,也是长安县令吴大人的小舅子……” 李暄骂道:“你就是刑部侍郎他爷爷,长安县令他祖宗,也不能不请自入,球攮的混帐!” 李二郎当即就要发作,被一旁一个锦衣年轻人劝住,笑道:“二郎,且等等。” 说罢,看向贾蔷三人,审视了番后,眼中闪过一抹疑惑,却也只是一闪而逝,随即笑道:“你们不是都中人士,许多门道不清楚,只当这是青州,一时鲁莽,约束不住野性,倒也能理解。给你们一个机会,把月仙子的名额让出来,再给李二郎磕头赔个不是,今儿这桩事就算了了。不然,挨一顿打是轻,扒了你们这身青衿,滚出京城都是等闲。至于能不能回到家,就要看你们的造化了。敢辱骂刑部侍郎,长安县令……呵呵,今儿你祖宗来了也保不住你。” 这话李暄听了喜欢! “好野牛肏的,敢情这朝廷都是你家开的。天子脚下,还有你这样的狂徒大放厥词?” 李暄可劲儿的吸引火力,趾高气扬道:“除了我们兄弟,今儿还有谁配见月仙子?” 众人再次哄堂大笑,只道土包子就是土包子,蛤蟆眼里不知天高地厚。 云珍缓缓走出来,阴森道:“你看我配不配?” 旁边众人围绕着他,倒颇有几分核心大佬的气势。 孰料李暄看着他却摇头道:“你哪位?就这也有脸往外站……家里没镜子,总会撒尿罢?” […]

熱門連載言情小說 紅樓春 線上看-第八百四十二章 昏招看書

小說推薦 – 紅樓春 – 红楼春 养心殿。 李时跪在地上,面上难掩沮丧。 隆安帝审视的看着这个四子,原本早就判处“死”刑之人,但在其扭转对新政的态度,开始鼎力支持后,隆安帝改观许多。 难得看到要强的四子委屈颓丧到这个地步,隆安帝身为人父,心中还是有些不忍的。 不过,他更明白,玉不琢不成器的道理。 不在皇子时期将心性打磨狠了,雕琢如坚石,成为天子后,只能是个无能昏君,累及江山。 “你觉得委屈?” “林如海不帮你,你以为他是存了私心,有意为难你,让你难堪?” “你以为,林如海是在帮贾蔷出头?” 李时下意识的就想否定,说些冠冕堂皇之言,不过抬起头来,看着隆安帝森然的目光,到嘴边的话突然卡住了,缓缓点了点头。 隆安帝面色微缓,冷哼一声道:“知道不欺君,倒也还有些可救之余地。朕告诉你,林爱卿或许有些私心,但他终究是以公忠之心为主。自朕登基始,户部就开始追缴亏空,始终未有进展。直到林爱卿入京,用贾蔷的那些刁钻法子,才收回来三成。这二年来,户部从未放松过对亏空的追缴。如今还未收回一半,内务府一旦借钱,开了这个头,莫说欠的收不回来,还会立刻出现更多亏空。 且未防止天子挥霍无度,国库里的银子,又怎么可能随意往内库中搬?你也是熟读史书的,此例能随意放开么?果真林如海今日借银子给你,不到傍晚,御史台弹劾他的折子就能盖满朕的御案。” 李时不是想不到这些,只是不愿去想。 大道理谁人不知? 可世人皆知至理,又有几人能过好一生? 尤其是涉及到自己的重大利益时…… 李时垂头道:“儿臣并非恨林相,只怪儿臣自己无能,不能为父皇分忧解难。内务府钱庄交到儿臣手里,却搞成了眼下这等烂摊子,儿臣恨不能罢免了自己……” 隆安帝闻言,眼中真正难掩失望。 哪怕,李时求他将贾蔷强调回内务府钱庄,也不会比说出这句话来更让他失望和愤怒。 身为观政皇子,即使将烂摊子甩出去,让臣子去担当,也比退缩当忘八强! 都市异能之元素师 梦亦凡 隆安帝心中暴怒,却强压怒意道:“依你之意,是想将内务府钱庄交出来?” 李时惭愧道:“父皇,儿臣着实不通商贾之道,无聚财之术。再者,贾蔷将利钱定的太高,儿臣寻了好些人,包括经营钱庄的一些晋商,都到这比印子钱还高的息钱,着实荒诞……” 隆安帝淡淡道:“你擅长商贾聚财之术,可以寻人来办。只要肯给官位,还怕招不到贤才?内务府钱庄至今立下各级官员三百二十五人,都是干甚么吃的?觉得分红息钱太高,你可以降下来些。内务府钱庄好好的交给你,若不办出些名堂来就推出去,你让天下如何看你?” 李时面红耳赤道:“父皇,除非能寻到一大笔银子,否则这原就是空架子一个……” 若说隆安六年李时最后悔之事,就是接了这个号称有股本一亿两银子的大肥肉。 原以为吃进嘴里后,将彻底抵定他储君的位置,结果现在却成了烂在手上的臭豆腐,甩都甩不掉。 那些宗室王公大爷们,见天儿去他府上溜达,那等怀疑的目光,看的他着实恶心。 李时开始怀疑,这所谓的内务府钱庄,压根儿就是贾蔷给他设的一个死局! “你先去办,果真办不下来,朕自会让人接手。” 隆安帝没有答允李时的请求,沉声说罢不再看他。 闹事的勋贵还少,主要是宗室。 如今正值直隶新政要紧之时,先稳住宗室,等直隶各项新法推行下去后,再和他们慢慢周旋就是。 等李时神色黯然的退下后,隆安帝看向戴权问道:“京城清流写书编排贾蔷者,果真是那几家的子侄,背后又是李时?” 戴权躬身道:“倒也没十成的证据表明,就是四皇子所为……”见隆安帝目光如刀的看过来,又忙道:“不过的确有些干系……” 那就足够了。 他为天子,还要去寻证据不成? 只是这个老四,胸中格局着实不成器到混帐的地步! “皇上……” 忽地,见一内侍入内,跪地禀报道:“云妃娘娘刚又吐狠了,甚么都吃不下。” 隆安帝闻言,面色一黑,喝道:“没用的狗奴才!御膳房是干甚么吃的?” 这个孩子出生,若是儿子,隆安帝决定亲自养在身边…… 内侍磕头道:“皇上息怒!皇上息怒!” 眼见隆安帝龙颜大怒,内侍忙又道:“皇上,云妃娘娘也并非甚么都不想吃,只是娘娘想吃的,眼下宫中着实没有……” 隆安帝闻言皱眉,眼下他虽宠爱云妃,却不愿看到她恃宠而骄。 他不是唐明皇,也见不得荔枝笑。 戴权代问道:“娘娘也吃甚么?” 内侍道:“原也不是甚么稀奇物儿,娘娘想吃些新鲜的黄瓜,说是那股子清新味道,许能压住恶吐。宫中老供奉也说了,娘娘也吃甚么就吃甚么。可是,如今宫中没有啊……外面倒是有,也派人去买了,只是都不甚新鲜,娘娘难以下咽。” 戴权奇道:“内务府御茶膳房有专门的温汤监,里面就种有才是,怎会没有?” […]

火熱連載都市小說 紅樓春笔趣-第八百四十一章 這一對師徒,着實該殺!相伴

小說推薦 – 紅樓春 – 红楼春 “干吗去栊翠庵啊?” 大观园内,贾蔷推着贾母散散心、放放风,也好刷一刷孝名,未想老太太竟提出去栊翠庵看梅花。 贾母笑道:“这你就不通了,她们修行的人,没事常常修理花草,所以比别处越发好看些。历来佛门多盛木,以作菩提。” “啧啧啧!” 贾蔷笑道:“要不把玉皇庙拾掇拾掇,你老住进去多瞧瞧?” 贾母闻言差点没吐血,这圈了几个还不够,连她也要圈去佛堂礼佛不成! “国公爷!!” 鸳鸯见贾母老脸都气白了,忙嗔怪了声。 贾蔷哈哈笑道:“又不是不让出来,就是每月多一个清静处罢了。果真忌讳这个,不愿去也成,咱们走罢,不来这佛庵寺庙了。” 说着,要推贾母离开。 贾母却回过味来,道:“你说的在理,那就收拾出一处来,得闲我过来住一二天就是。今儿个,先去这栊翠庵里坐坐罢。蔷哥儿,你莫非又在弄甚么鬼?这里可是侍奉菩萨的地方……” “诶!” 贾蔷忙摆手道:“天地良心,我又岂是浑来之人?我和宝玉可不同……” 贾母啐笑道:“呸!宝玉不在这里,倒还拿他说嘴!” 这会儿栊翠庵里守门婆子已经听得动静,禀告了妙玉。 妙玉忙命开门,亲自迎了出来。 只是妙目第一眼看到的就是贾蔷那张俊秀的不像话的脸,俏脸登时红了起来。 贾母:“……” 她回头看向贾蔷,无言质问:这又怎么说? 贾蔷叹息一声,目光忧郁望天道:“曾因酒醉鞭名马,生怕情多累美人。老太太,你不知我的苦……” “呸!” 贾母被这厮气的啐道:“你仔细着,我如今老了,也管不得你,回头我让玉儿来管你!” 贾蔷哂然一笑,对面妙玉仿佛亦被这厮的无耻所震惊,怔怔的看着他。 是何等的风流,才能说出这样的诗来…… 不过,到底还是大户人家出身的女孩子,礼数不缺,请贾母往里面去坐。 入正堂,菩萨相前,贾蔷、鸳鸯搀扶着贾母下了轮椅,于蒲团上跪下,缓缓叩首。 妙玉送上香来,贾蔷代敬,自妙玉手中接过时,唯有触碰,沁凉柔软…… 佛像敬罢,妙玉请贾母往禅堂安坐,问起了妙玉的家世来…… 妙玉垂着眼帘相答,自云幼时出家,后因无意中被苏州知府所见,以势相欺,迫其还俗。 万幸其师不屈于强权,又有故旧相助,方带其远走京城,避开此劫。 贾母闻言恼道:“好个不要脸的混帐官!迫出家人还俗,他打的甚么心思,能瞒得过世人,难道还能瞒得过菩萨?” 说着又问贾蔷道:“这样的官,你也不管?” 贾蔷笑了笑,道:“苏州知府叫朱聪罢?因采生折割案,早被拿下治罪了。” 妙玉闻言,与贾蔷合十见礼,道:“多谢国公爷。岫烟与我说过采生一案,国公爷为无辜苍生讨公道,不惜惩处族亲故交,悯苍生孤幼,日后必有大福祉。” 鸳鸯好笑道:“都国公爷了,还要多大的福祉?” 贾蔷看着鸳鸯的俏脸笑道:“人家言下之意,说我会有许多娇妻美妾,多子多福。” 鸳鸯不意这位大爷在佛庵里也敢调戏她,羞的满面通红,嗔了声:“都国公爷了,还是如此!” 说着,同贾母告状道:“老太太不知,昨儿国公爷可是作了两首好诗呢!” 对面妙玉的脸已经红的见不得人了,低着头借口去请茶转身出去了。 在贾蔷怒视中,鸳鸯俏皮的冲他一皱鼻子,将昨儿个他的两首大作诵了遍。 这年月,诗词和前世的流行歌曲一般招人喜欢,流传开来自然也快。 贾母听罢,看着贾蔷气笑道:“你真真是没治了,人家是出家人!!” 虽大家子多是馋嘴的猫,且贾蔷也算不得色令智昏之辈,可连出家人也调戏,就忒过了些。 贾蔷解释了番,二作非起所为,纯属好人被污蔑,只是贾母看着也不怎么信。 便是旁人所作,当着妙玉念出,其心也是当诛的…… 超级地府司机 倔强的小绵羊 凤囚仙 不过对这些事,贾母也不过点到为止说了几句顽笑罢了。 富贵到了贾蔷这个地步,许多事也就不算甚么了。 […]

優秀都市小說 紅樓春討論-第八百四十章 小丑竟是我自己……熱推

小說推薦 – 紅樓春 – 红楼春 “哟!这是说甚么呢,还怪热闹……” 本想偷偷溜走,奈何黛玉眼尖,一个眼神望了过来,贾蔷这位斩可汗的当红新国公,就嘴角咧开,模样谦卑的过来问候道。 见此,诸姊妹们毫不留情的取笑起来。 黛玉抿嘴一笑,没好气嗔他一眼。 或许,之所以愿意纵容他浑来,就是因为在她面前,他始终如当初那个少年。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未曾因官爵身份的变更而改变过…… 这一点,所有女孩子都羡慕,又觉得理应如此。 宝钗站在二人身后不远处,也不无好笑的看着他。 三姝立身相近,正对贾蔷。 只见一人着桃花云雾烟罗衫、翡翠烟罗绮云裙,披一身大红羽纱面白狐皮里鹤氅。 一人着云雁细锦衣、散花如意云烟裙,披着织锦镶毛斗篷。 后面一人着藕丝琵琶衿上裳,披一件莲青斗纹锦上添花洋线番羓丝的鹤氅。 或清丽无双,或淡若云烟又不失尊贵,或端方大气…… “嘿嘿嘿……” 贾蔷打量了三人稍许后,乐出声来,这辈子值了。 三人都俏脸发热,或明或暗的啐了口后,黛玉横觑贾蔷道:“蔷哥儿,家里有事就去劳烦郡主,郡主心里可是恼了……” 听至此,尹子瑜眉尖轻轻扬了扬,却保持微笑不变,以她对黛玉的认知,这并不是个茶女…… 果然,就听到黛玉的目的:“你想赔不是,就得出一首好诗好词才行!” 听闻此言,原本刻意让出些距离的贾家姊妹们纷纷围上前来。 恰巧,栊翠庵也开了庵门,妙玉和邢岫烟走出,与众人见了礼。 尹子瑜初见邢岫烟就心生好感,黛玉与她介绍后,微笑颔首。 妙玉沉默不言就显得有些刻意孤傲了,不过以尹子瑜的胸襟,也不过一笑了之。 当然,也有些惊讶这带发修行的姑子的美艳,也多瞄了贾蔷两眼…… 听到周围姊妹们起哄,贾蔷看了眼始作俑者黛玉,黛玉偏着螓首,星眸无辜的看着他眨了眨眼,又灿然一笑。 贾蔷笑道:“这样,我诵一首西南雪域高原上,一位僧王的诗如何?雪域的诗词,和中原不同,却别有一番意趣。” 众人自然感兴趣,不过湘云却是个促狭的,笑道:“一首怎么成?得两首才行!一首送给郡主,一首送给林姐姐,这才公平!” 贾蔷回头看她,道:“来你过来,我来数数你的牙,多的那颗拔了,才更公平!” 众人惊笑,贾蔷回头看向黛玉,黛玉笑而不语,目光让人自己领会…… 贾蔷干咳了声,道:“两首就两首,先吟第一首,且听着……” “那一天,我闭目在香雾经殿中, 蓦然听见你诵经中的真言; 那一月,我摇动所有的经筒, 不为超度,只为触摸你的指尖; 那一年,磕长头匍匐在山路, 不为觐见,只为贴着你的温暖; 那一世,转山转水转佛塔, 不为修来世,只为途中与你相见。” 时已午后,梅花林中朵朵梅花娇艳,日头被乌云遮住,竟有细碎雪花飘落…… 多是知人事起相思的年岁,一众女儿家为这初听粗浅,可再一揣摩就韵味无穷的雪域诗,纷纷痴了。 过了好一阵,众女孩子才缓缓回醒过来,心中多无限感慨,向往…… 黛玉眸眼中星星点点,看着贾蔷道:“还有一首呢?” 贾蔷轻声微笑道: “自恐多情损梵行, 入山又恐别倾城。 世间安得双全法, 不负如来不负卿。” 原以为,这首大杀器会赢得满堂彩。 不想最先有动静的却是妙玉,这姑子俏脸滚烫成晕,杏眼中眸光剧烈闪动,连呼吸都急促不稳,不知是恼还是恨,瞪了贾蔷一眼后,扭头回了栊翠庵。 显然已是破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