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漱夢實

優秀都市小說 我在古代日本當劍豪 愛下-第364章 “你站在我的最佳攻擊範圍了”【5600字】

小說推薦 – 我在古代日本當劍豪 – 我在古代日本当剑豪 “你这里有喝的东西吗?”瞬太郎扫视了下房间,“我有些渴了。” 活色生香 “那里有一些水。”风铃太夫朝不远处的另一张桌案努了努嘴,“想喝的话,就拿去喝吧。” “你这里就没有除了水之外的其他饮品了吗?” “当然没有了。”风铃太夫一副理直气壮的模样,“我可是花魁耶,想喝什么,想吃什么,只要拍拍手就能让人送上来,哪需要在房间内放置吃的、喝的?” “你若是想喝茶的话,我让阿吉、阿野她们送上来。” “那算了。”瞬太郎摆了摆手,“现在大晚上的,就不劳烦你的秃给我泡茶了。” “那你就喝点水,将就一下吧。”风铃太夫走到那张桌案边,拿起放置在这张桌案上的水,然后将其递给了瞬太郎。 “今天怎么突然有兴致来找我玩了?”风铃太夫一边将水递给瞬太郎,一边反问道。 “没什么特别的理由,就只是突然想到似乎有一阵子没来看过你了,所以就来看你了。” 就在瞬太郎“咕咚咕咚”地往嘴中灌着风铃太夫递来的水时,风铃太夫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轻声说道: “我今夜在走去扬屋的时候,又看到你们不知火里的那个谁了,就那个每天晚上都来吉原玩乐的家伙。” “极太郎?”瞬太郎问。 “对,就是那个人。” “那家伙可真讨厌。” “极太郎怎么了?”瞬太郎的双眼微微一眯,“他在你进行‘花魁道中’的时候,冲撞你了吗?” “他在知道我和你是朋友的情况下,哪有那个胆子得罪我。”风铃太夫发出几声嗤笑,“那个极太郎的酒品、性格很差。只要稍有不顺心,就非打及骂。” “已经有不少吉原的女孩都被他给弄哭、弄伤过。” “其中还包括几名我见梅屋的女孩。” “你日后有机会,替我好好警告他一下吧。” “让他日后收着点他那粗暴的性格。” “……我知道了。”瞬太郎轻轻地点了点头,“我之后会告诫他小心一点的。” “对于极太郎,阿常你倒不必太过担心。” “为了不让极太郎他在吉原里乱来,我使了点小手段来监视他。” “他在吉原中的一举一动,我都了如指掌。” “只要他胆敢在吉原里做出任何过分的行为,即使不用你跟我报告,我都会好好地教训他。” “你们不知火里真是自由呢。”风铃太夫的语气中多了几分嘲讽之色,“竟然连吉原这种地方都能自由进出。” “其实也就我们四天王有那个权力、财力可以自由进出而已。其他的忍者可没法在忍村中自由进出。” “四天王怎么说也是在不知火里中,地位仅次于炎魔的存在,在吉原中自由进出——这点小小的权力我们还是有的。” “最近你们不知火里有没有发生什么有趣的事情啊?”风铃太夫打了个大大的哈欠。 “你什么时候对不知火里的事情这么感兴趣了?” 美人 記 “我才不会对你们那个破忍村的事情感兴趣呢,只是见你难得来一趟,所以找些你能答得上来的话题跟你稍微聊聊而已。” 清茶如温 莫天天 “我们不知火里最近所发生的有趣的事情吗……”瞬太郎沉思了一会,“还真有。” “就在2天前,炎魔他终于被征夷大将军给封为‘旗本’了。” “不再是没有任何身份的白身,而是有‘旗本’头衔的幕府直臣,炎魔他这2日可开心了。” “一直都一副笑容灿烂的模样。” “炎魔他那笑容满面的模样就像一块放久了、都起皱了的橘子皮。阿常,你能想象到那是怎样的一种样子吗?” “啊,我懂我懂。”风铃太夫点了点头,“那种脸上皱纹很多的人,一笑起来就满脸褶子,就跟一块起皱了的橘子皮一样。” 说到这,风铃太夫顿了顿,然后面带几根黑线地反问道: “这事哪里有趣了?” “有趣的点不在这里。”瞬太郎嘴角一翘,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为了成为幕府的直臣、给自己讨个上得了台面的身份,炎魔他自率领不知火里的所有人来到江户后,就一直在宴请各路高官,讨好着这些高官。” “我曾陪炎魔他去跟某几位高官喝过几杯。” “平常在我们面前总是一副神气模样的炎魔,在那些高官面前只能乖乖地摆着谄媚的笑,像条乖巧的小狗一样。” “拥有无双忍术的绝世忍者,为了功名利禄不得不对着这些连剑可能都握不稳的人低声下气。” “你不觉得这很有趣吗?” “这哪里有趣了?”风铃太夫没好气地说道。 […]

寓意深刻都市异能 我在古代日本當劍豪 愛下-第362章 “緒方老兄要去做遊女嗎?”【7300字】看書

小說推薦 – 我在古代日本當劍豪 – 我在古代日本当剑豪 江户,绪方等人所居住的旅馆。 呼——! 回到旅店的牧村和浅井一把将他们这帮男人所居住的那大房间的纸拉门给拉开。 在将门拉开后,二人赫然瞧见浅井正在榻榻米上呆坐着,至于间宫则不知所踪。 “浅井。”牧村问,“间宫呢?” “间宫他刚刚去小解了。”浅井淡淡道。 “主公和绪方老兄他们呢?” “他们还没回来。” “那也就是说现在只有咱们4个回旅店了吗……”牧村一边嘟囔着,一边随意地找了个地儿盘膝坐下。 “啊……好累……”岛田发出低低的抱怨后,也直接大大咧咧地在榻榻米上坐下。 岛田的屁股刚挨到脚下的榻榻米,坐在岛田身前的浅井便突然挑了下眉: “嗯?岛田,你腰间怎么多了一柄胁差啊?你多出来的那柄胁差是怎么回事?” 此时此刻,岛田左腰间竟插着3柄刀——1柄打刀与2柄胁差。 “啊?哦,这个啊。” 岛田将腰间的其中一柄胁差解下。 “是我今天买来的。” “今天买来的?” 岛田一五一十地将这把刀的来历告知给了浅井。 据岛田所说——这柄胁差是他今日随同牧村外出收集情报时,偶然路过了一间当铺,然后在那间当铺内买来的。 这柄胁差当时就摆在这当铺的柜台上,岛田一眼就相中了这柄胁差,而且价格也并不是很贵,唯一的缺点就是刀镡和刀刃明显不配,刀镡的洞口比刀茎要小上一些。 但岛田在权衡再三后,觉得刀镡和刀刃不配只是一个瑕不掩瑜的小问题,于是将这柄胁差买了回来。 浅井现在恰好正处于无事可干、闲得慌的状态。 得知岛田腰间的这柄胁差是他新买来的刀后,浅井的兴致大起,让岛田把他买来的这柄新刀抽出来,大家一起品鉴一下。 同样也是不知接下来该干什么的岛田欣然同意了浅井的这个建议,把胁差递给了浅井。 而浅井刚从岛田的手中接过这柄胁差,房间的大门便再次被拉开。 此次拉开房门的,是小解归来的间宫。 见间宫回来了,浅井立马说道: “间宫,你回来地正好。鉴刀这种事,还得由你来啊。” “什么鉴刀?”间宫一头雾水。 浅井等人用尽量简略的语句向间宫解释都发生何事了。 “哦哦!岛田买的新刀吗?”间宫扬了扬眉,脸上也浮现出了淡淡的感兴趣之色,“那就一起来看看吧,恰好能打发些时间。” 说罢,间宫盘膝坐在了浅井的身前。 在间宫于榻榻米上坐定后,浅井将岛田的这柄胁差递给了间宫。 间宫刚将岛田的这柄胁差接过手,一旁的岛田便疑惑道: “嗯?间宫前辈,你原来还会鉴刀吗?” 间宫刚想启唇说些什么时,牧村便抢先一步用戏谑的语气说道: “岛田,你去年才刚加入我们,所以对葫芦屋的方方面面还不像我们这样熟悉。” “等你在葫芦屋待久后,你就能发现——很难碰到间宫他不会的事情。” 对于牧村的这句玩笑,间宫一笑置之。 从浅井的手中接过这柄胁差后,间宫并没有急着将刀拔出,而是先把刀放置于膝前的榻榻米上,然后从怀里抽出一条手帕。 “有没有人身上有带着手帕或是纸张的?”间宫朝身前的牧村3人问道,“借我一下。” “我有手帕。”间宫的话音刚落,浅井便点了点头,然后从自个的怀里抽出一条手帕,递给间宫。 “谢谢。待会你们记得不要说话,呼吸也要放轻一下,不要让唾沫喷到刀刃上了。” 因为已经回到旅店内的缘故,所以已不需要再做伪装,在回到房间之前,间宫的鼻梁上就已重新架好了他的眼镜。 这般叮嘱了牧村3人一句后,间宫先是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镜,然后将他自个的那条手帕叠成四四方方的方形,将其置于唇下,用牙齿咬住。 用手帕堵住自己的嘴后,间宫才把胁差从鞘中拔出,接着用熟练的手法把用来固定刀柄与刀条的目钉取住。 随后将刀柄、刀镡、刀条这些部件全部分离出来。 因为刀镡的尺寸不合的缘故,间宫费了好大一番力气才把刀镡取下。 将这柄胁差的各个部件分离后,间宫用浅井借给他的那条手帕抓住刀刃底部的刀茎,将这柄胁差的刀条提起,开始认真地上下查看刀条的各个部位。 武士刀的刀条可以粗略地分成2个部位:下方那套于刀鞘中的刀茎,以及上方的刀刃。 […]

熱門都市言情小說 我在古代日本當劍豪 愛下-第356章 女劍豪·瓜生秀【7200字】相伴

小說推薦 – 我在古代日本當劍豪 – 我在古代日本当剑豪 ——吉原里同心? 从隔壁那桌客人那听到这一陌生的名词后,绪方偏转过头,朝寿司店的门口望去。 刚才撩开门帘,进入寿司店的人,是一名身材极其娇小的女孩。 据绪方的目测,这女子的身高换算成现代地球的单位后,大概只有1米43左右——身高比琳都要矮上一些。 还算姣好的面容,带着一股英气。 非常年轻,年纪大概也才20岁不到。 明明是女孩,却穿着男人的衣服。 和服、袴、羽织、足袋、草鞋全数穿得整整齐齐。 不知为何,这女孩上身的那件深蓝色的羽织是反过来穿的。 值得一提的是,这女孩的腰间插着柄木刀。 她腰间的这柄木刀和一般的木刀相比要短上一些——这样的长度倒适合她这种身高的人。 这名身着男装、腰间插着柄木刀的女孩刚进入到寿司店内,便立即吸引了寿司店内所有人员的目光。 对于周围投射过来的好奇目光,女孩一副熟视无睹的模样。 因个子矮小的缘故,女孩艰难地踮起脚尖、伸长着脖子,移动视线在寿司店内扫了一圈,似乎是在寻找着什么。 最终——女孩的目光定格在了坐于绪方的不远处、嗓门特大特吵的那4人身上。 视线定格在那4人身上后,女孩便将踮起的脚放平,扶着腰间的木刀缓步朝那4人走去。 那4人望着朝他们这儿走来的女孩,一脸疑惑。 “终于找到你们了。” 来到那4人的跟前后,女孩便用不带任何感情色彩在内的冰冷语气说着。 “我是吉原四郎兵卫会所的瓜生秀。” 女孩主动报出了家门。 从这女孩的口中听到“吉原”这个词汇后,这4人脸上的神色纷纷一变。 穿越陆依萍 在自报完家门后,女孩——也就是瓜生秀接着用平静的语气说道: “你们4个前天晚上到吉原的梅园屋玩乐。” “玩乐完后声称要回家拿钱。” “梅园屋派人跟着你们4个回家拿钱。” “而你们4个胆大包天,在回家的半途中,打昏了梅园屋派来跟着你们去拿钱的人,然后逃之夭夭。” “你们4个真是让我好找啊。” “还钱吧。” “你们4人前天晚上在梅园屋的花费,再加上打伤梅园屋的伙计的医药费,总计15两。” “乖乖付钱的话,我就放你们一马。” 瓜生的这番话,似乎并没能给这4人带来什么震慑。 在瓜生的话音落下后,这4人或是发出冷笑,或是露出不屑的神色。 “我们没钱!走开,走开!”这4人中的其中一人朝瓜生摆着手,那动作像是在驱赶什么害虫一般。 “……你们4个给我知耻一点吧。” 瓜生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黑下来。 “你们知不知道你们这种欠账不还的行为,意味着什么?” “你们所欠的这些钱,将会记到那些被你们点名的女孩们的账上。” “也就是说,你们所欠的这15两,将会记进那晚被你们所点名的那4名女孩的帐中。” “为了还钱,她们在吉原工作的时间将会不得不再次延长。” “做出这种卑劣的行为,你们真的好意思吗?” “如果你们没钱还的话,就只能请跟我去一趟我们吉原的四郎兵卫会所了。” “我们有足够的工作,让你们可以慢慢偿还欠款……” 瓜生的话还没说完,那4人中的那名离瓜生最近的青年便大喝了一声: 在高校升级刷怪 勤奋的奶牛 “吵死了!我们没钱!也不会跟你去什么四郎兵卫会所!” “那些游女怎么样,关我们什么事!” “让那些游女们在吉原中的工作时间延长,那不是一件好事吗?” […]

超棒的都市言情小說 我在古代日本當劍豪 ptt-第344章 平原、山脈、峽谷、瀑布、雨水讀書

小說推薦 – 我在古代日本當劍豪 – 我在古代日本当剑豪 曾经的我少年轻狂,独自踏上旅程,却迷了路。 当我遇到人的时候,我才觉得自己是最充实的。 人,便是人的喜悦。 ******* ******* 今夜是个晴天。 月亮高悬,从窗外洒下的晕黄月光,在绪方和阿町二人的肌肤上映出青白色的光芒。 然而,就在刚才,阿町伸手将旁边的窗户给关上。 月光被遮蔽,房间重归一片漆黑。 …… 1875我来自未 堂皇的荒 …… “……阿逸。” “怎么了?” “你的耳朵好凉啊……” “嗯……这算是我天生的吧……我的耳朵一直都比其他人要凉一些。很难热起来。” “真的是凉凉的呢……” “喂……你是狗吗?别咬我耳朵啊。” “阿逸你的耳朵是凉的……但脸却很烫呢。” “你不也是吗……” …… …… 暖风与暖风撞作一团。 2股暖风相撞,一瞬间传来犹如喷薄岩浆般的炽热。 这2团的暖风不论是风的温度,还是风的强度,都不断地加深着。 风与风撞作一团、较着劲的同时,也分享着彼此的温度。将自身的温度导向对方。 …… …… 虽然这是一场1对1的战斗,在数量上处于完全对等的状态,所以绪方对这场战斗充满了信心。 …… …… “你为什么要睡在这柜子上面啊……?躺在上面感觉怪怪的……你不害怕自己睡着睡着、从上面滚下来吗?” “我还真没害怕过自己会从上面翻下来……阿町,你害怕吗?” “嗯……有点……我还从没试过睡在柜子上面呢……” 错来的天生缘分( 水云阁 “……放心吧,我会一直抱着你,不会让你掉下去的。” …… …… 自来到这江户时代以来,绪方打的每一场战斗,基本都是以一打多。 广濑藩的刺杀松平源内之战、蝶岛的与幕府军和妖僧的战斗、前不久的二条城天守阁之战,这些统统都是以一打多的艰难战斗。 论体力,绪方还是很有自信的。 所以绪方坚信着自己今晚肯定也能成功打赢这场与阿町的单挑。 …… …… “我们会不会吵到琳他们呢?” “应该不会吧,在我印象中,他们的房间离我们这儿很远。” “不过还是有可能会让他们听到声音的吧?” “那就只能让他们忍让一下了。” […]

扣人心弦的小說 我在古代日本當劍豪笔趣-第336章 風魔與操鏈術推薦

小說推薦 – 我在古代日本當劍豪 – 我在古代日本当剑豪 京都,风魔的家,柴房。 “就差……一点点了……” 平太郎的脸上此时浮现出狂喜之色。 被风魔擒住、并被绪方用刀鞘抽昏后,因为暂时没有想到要怎么处理这个俘虏,风魔便顺手把平太郎也给带回了家、关押进自家柴房内。 在被关入柴房内的这3天内,平太郎无时无刻不想着如何从这柴房内脱逃而出。 平太郎整个人像个蚕宝宝一般,被牢牢捆在一根木柱上。 算是不幸中的万幸吧——在被带到这柴房内、被捆上这根木柱前,平太郎曾短暂地醒了过来。 虽然在醒过来后,又被风魔给重新打昏了,但他赶在被风魔重新打昏之前,抓了一块还算尖锐的小石头并将其藏在了自个的衣袖内。 这3天下来,平太郎一直都在用着自己偷偷藏起来的这块小石头孜孜不倦地割着把他捆在木柱上的这厚厚麻绳。 经过了3天的不懈努力,平太郎总算看到了胜利的曙光。 距离麻绳的断裂,就只差一点点了。 发现麻绳就快要断裂后,平太郎感到身上的劲更足了些,开始更加卖力地用这块小石子切割麻绳。 又过去了小半个时辰的时间后,绑在平太郎身上的麻绳终于应声而断。 成功将身上的麻绳切断后,平太郎急忙将捆在自个身上的这厚厚麻绳扯开、然后粗暴地扔到了一旁。 “嘶……好痛……” 为了发泄自己被困3天的郁闷,平太郎扔麻绳的动作粗暴了些,所以不小心扯到了自己身上和脸上的伤,疼得让平太郎不由得发出痛呼。 他身上的伤都是风魔弄的,而脸上的伤则是拜绪方所赐。 当时,绪方用刀鞘将他抽昏时,将他嘴中的几颗牙齿都给直接打飞。 此时此刻,平太郎的半边脸颊仍旧高高肿起,其模样看上去好不滑稽。 “该死的……!”平太郎的眼中闪过仇恨的目光。 他乃不知火里的上忍之一。 在等级制度森严的不知火里内,身为上忍的他不仅是不知火里的高端战力之一,同时在不知火里内也享受着超然的地位。 宠妻入骨:豪少眷恋666天 何曾试过如此屈辱的战败? 在成功挣脱身上的麻绳、恢复自由身后,在平太郎的脑海中冒出来的第一个想法就是——报仇雪恨。 然而报仇雪恨的这一想法刚自平太郎的脑海中冒出,平太郎便迅速将自己的这一想法按熄。 3天前,那老头是如何不费吹灰之力地将他和他另外的3名同伴给打倒的那一幕幕,仍深深地刻在平太郎的脑海深处。 光是回想着3天前的这一幕幕,平太郎就不由得打了个寒颤。 ——先逃命吧! 在心中朝自己这般说道后,平太郎不再做任何的犹豫,悄悄地摸到了柴房的房门边,拉开柴房的房门朝外望去。 外面——没有任何的人。 风魔的宅邸是那种独栋式的民房。两层式的木屋外有一圈木制的低矮围墙,这圈围墙刚好圈住了一块小小的院子。 风魔家的柴房和水井就刚好设于这小小的院子内。 在整个京都,只有两种地方有这种独栋式的民房。 一种地方是有钱人们的居住地。 另一种地方就是那种鸟不拉屎、你请人过去住都可能没人去住的偏僻地方。 只有在这种偏僻的、没有什么人居住的地方,才有足够的空间建一间“独栋”式民房。 除了这2种地方,其余地方的民房因为地少人多的缘故,都是“长屋”式民房。 确认外头无人后,平太郎将柴房的门口缓缓拉出一个刚好足够他穿过的门缝,然后灵巧地顺着这个门缝滑出柴房。 因为风魔就没认真给他做过饭,他这3天一直都处于半饥不饱的状态,身上的伤也没有经过良好的处理,但即使是在身体状态相当不好的状态下,平太郎的脚步仍旧灵活有力。 虽然只有一门之隔,但柴房外的空气让平太郎感到格外地舒适。 官枭 贪婪地深吸了一口气后,平太郎开始朝不远处的低矮围墙奔去。 望着这面离他越来越近的低矮围墙,平太郎眼中的火热之色渐渐冒起。 他隐约看到——自由就在那面围墙的后面。 然而……就在他离围墙大概还有近一半的距离时,他的身后陡然响起了一道他现在最不想听的声音。 “喂,不知火里的忍者,你要去哪?” 听到这道声音,平太郎的身子猛地僵在了原地。 冷汗开始自平太郎的额头处冒出。 转动着僵硬的脖颈向后望去——手中正抓着一只碗和一条抹布的风魔正站在他的身后。 […]

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說 我在古代日本當劍豪 txt-第323章 將京都炸飛!展示

小說推薦 – 我在古代日本當劍豪 – 我在古代日本当剑豪 “首先——第一个问题,你们是谁?”待光头的气喘匀了,可以正常地说话后,牧村朝光头抛出了第一个问题。 光头缓缓开了口,自称他所属的组织名为“掘墓人”。 “掘墓人”这一名称,是他们的首领——龙之介起的。 而他本是浪人,于一年前被龙之介招募进“掘墓人”中。 “从昨晚持续至今的那‘45人被杀案’,是你们‘掘墓人’的手笔吗?” “是……” “你们为什么要伪装成绪方一刀斋?你们是有心嫁祸给绪方一刀斋吗?” “不……不是的,我们并非有心要嫁祸给绪方一刀斋……对我们来说,我们伪装成谁都没有所谓……我们的目的只是伪装成一个稍微有些名气的罪犯,借此来更好地引走官府的注意力并给后续的计划做准备而已……” “龙之介大人他的体型、脸型刚好和绪方一刀斋较相似,绪方一刀斋也刚好是一个颇有名气的人,于是龙之介大人就伪装成了绪方一刀斋,开始在京都四处杀人……” “伪装成绪方的人,是你们的首领啊……”牧村不知为何,缓缓皱紧了眉头,“也就是说——你们只打算随意地伪装成一名有名气的罪犯来犯案,只是伪装的对象恰好就是绪方一刀斋,对吗?” “没错……” “怪不得你们的那首领在杀人时,都故意挑在有目击者的地方杀人,也从不遮脸。”一旁的长谷川此时轻声道,“原来你们的目的从一开始就是要让官府的人迅速注意到是‘绪方一刀斋’正在四处杀人……” “……我有个问题。”从刚才开始就一直没有说话的绪方说道,“既然是你们的首领伪装成了‘绪方一刀斋’,那你们的首领是怎么伪装的?他是因为和绪方一刀斋长得很像,还是因为他拥有着面具之类的玩意?” “我不清楚……我只知道是龙之介大人他亲自负责伪装成‘绪方一刀斋’,至于他到底是怎么伪装的,我不清楚……” 听完光头的解释后,绪方无奈地心中长叹了口气。 这一刻,绪方的心情很复杂。 这帮人并非是和他有仇,只是打算随意伪装成某个有名气的罪犯而已…… 然后就十分凑巧地决定选择伪装成他…… 绪方现在的心情很复杂……相当复杂…… “那为什么被杀的这45人中,有大半都是六大剑馆的弟子?”牧村追问道。 “因为……这是计划的一部分……” 光头将他们的计划缓缓道来。 原来——他们先是派出他们“掘墓人”中的大半成员混进京都,分别加入六大剑馆中。 据光头所说——他们目前约有百名左右的同伴混在了六大剑馆中,成为了六大剑馆近些日子的新弟子。 在安排同伴们混进六大剑馆的同时,他们绑架了在六大剑馆中最有势力、话语权最重的玄学馆的稻叶馆主的妻女。 于昨天晚上,龙之介开始伪装成绪方开始在京都市内四处杀人,着重斩杀六大剑馆的那些老弟子。 因为六大剑馆中已经混进了不少“掘墓人”的成员,因此掌握六大剑馆中的那些老弟子的动向简直不要太容易。 之所以着重斩杀六大剑馆的老弟子,只是为了制造一个可以让‘六大剑馆动员弟子们满城搜捕罪犯’的理由而已。 待伪装成绪方一刀斋的龙之介斩杀了足够多的人后,就以稻叶馆主的妻女为要挟,要求稻叶馆主主动出来做出号召,号召六大剑馆都动员起各自的弟子去协助官府抓捕罪犯。 45名被害人中有大半的人都是他们六大剑馆的弟子,因此六大剑馆的弟子们外出追捕罪犯的理由简直不要太充分。 不论是六大剑馆中的自己人,还是外人,都不会觉得六大剑馆这决意协助官府抓捕罪犯的行为有什么好奇怪的。 反而还会有不少人觉得六大剑馆的人有血性,为六大剑馆的人叫好。 这样一来,他们那些混进了六大剑馆的同伴,就有充足的理由在京都的各处大摇大摆地走来走去。 也就是说——他们的这一连串连环计,只为了一个目的:让他们的那些混进六大剑馆中的同伴们有充足的理由在京都各处大摇大摆地走。 “……那么。” 牧村一边说着,一边缓步走到房间的角落处,拎起放置在房间角落处的一块方形物体。 “这是什么东西?” 牧村将他手中的那方形物体摆在了光头的眼前。 “这、这是……”望着牧村手中的这方形物体,光头支支吾吾着。 望着在那犹豫着、迟迟吐不出半个字句的光头,牧村的脸上浮现出一抹冷笑。 “你不说,我说。这是爆弹对吧?” 牧村的话音落下,光头的脸上立即布满了震惊之色,朝牧村投去错愕的目光。 “你、你怎么会知道这是爆弹……”光头结结巴巴地说着。 “爆弹……?爆弹是什么?”阿町疑惑道。 不仅仅是阿町在从牧村的口中听到“爆弹”这个词汇后满面疑惑,长谷川和岛田现在也是满脸困惑。 唯有绪方一脸平静。 “你们知道火炮的开花弹吗?”牧村反问道。 “当然知道。”阿町不假思索地说道。 “那么你可以把我手中的这爆弹理解成不需要火炮来将其射出的开花弹。” “先将这火绳点燃。” […]

火熱都市异能 《我在古代日本當劍豪》-第315章 武士們的潛規則(下)【今天有1萬2千字更新】分享

小說推薦 – 我在古代日本當劍豪 – 我在古代日本当剑豪 “秽多又怎么了?武士又怎么了?” 对于阿部的请离,顺六像是没有听到一般。 顺六用力锤了一下左腰间的两柄刀。 “屈服于权贵,不伸张正义,这还能称作是武士吗?!你这样还对得起武士道吗?” 听到顺六的这句话,阿部先是稍稍一愣。 随后,哈哈大笑了起来。 笑到眼泪都流了出来,这副模样像极了是听到了有趣的笑话似的。 顺六和牧村都不知道阿部到底在笑什么,只怔怔地看着阿部。 直到阿部笑累了,他才缓缓站起身来。 “牧村弥八,国枝顺六。你们两个对‘武士’的理解似乎有些偏差啊。” 阿部的嘴角勾起一个嘲讽的弧度。 “我们武士的天职……就是去保护权贵。” “不论是日本最高的权贵——大树公,还是各地普通的世家,都是我们的保护对象。” “你们两个难道没有弄懂武士道的核心理念是什么吗?” “武士道的核心理念,就是‘不惜一切代价地保护权贵’。” 阿部的话音落下,顺六的表情变得呆滞。 过了半晌,脸上重新恢复神采的顺六咬紧牙关,脸胀得通红。 就在顺六刚想再对阿部咆哮着什么时,房间的纸拉门被一把拉开。 “牧村!国枝!你们两个在干什么?!” “神山大人……”牧村呢喃道。 拉门入内之人,正是将他们二人从三王子街那个泥潭中拯救出来、并让他们成为了梦寐以求的武士的恩人——神山越之助。 “快给我出去!”神山喝道。 “可是!”顺六喊道,“酒井任四郎……” 顺六的话还没说完,神山便抢先一步说道: “酒井任四郎的拿秽多试刀的案件就这么了了!谁都不许再提此案!” 神山的这句话,令牧村和顺六双双愣在原地。 “……神山大人。”顺六攥紧了自然垂下的双拳,“你也和阿部大人一样吗……觉得武士就是要优先保护权贵……!” “……顺六。”神山面无表情地说道,“你要明白……在我们武士的世界中,有些事情你不得不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有些事情你甚至都得装作看不见。” “……”顺六没有回应神山的这句话。 只埋着头,大步地离开…… 而牧村在看了看神山、又看了看顺六后,快步地追上了顺六的背影…… …… …… “牧村!牧村!起床了!” “牧村前辈!请醒醒!” 两道熟悉至极的呼喊,将牧村从梦境中拉出。 眼前的画面破碎、化为一片黑暗。 从梦境中抽身而出的牧村猛地睁开双眼。 睁开双眼后,首先映入眼帘的,是那根根将他封锁在牢笼内的木栏。 在那木栏之后站着3人。 其中2人是对牧村来说熟悉至极的浅井与岛田。 另外一人较为眼生,在仔细打量了一番后,牧村也认出了此人——正是火付盗贼改的长官长谷川平藏。 3人正站在牢门之外,岛田的手中还抓着他的那柄大太刀。 牧村还没来记得出声询问他们是怎么来到这的,长谷川便抢先一步说道: “起来吧。我们是来带你出去的。” 说罢,长谷川从怀里掏出一串钥匙,打开了牧村牢房的大门。 “我就知道你们会来救我。”牧村咧嘴笑了下,“就以主公她的性格,她怎么可能会让自己的部下蒙受不白之冤。” “不过你们救我的方式比我想象中的要温和很多啊。” “我还以为你们肯定会以一副杀得浑身是血的模样站在我的面前呢。” “我们的原计划,其实就是劫狱。”浅井道,“但因为有了长谷川平藏的帮助,我们省了不少的力气。” […]

優秀都市异能 我在古代日本當劍豪討論-第305章 叛忍·阿町鑒賞

小說推薦 – 我在古代日本當劍豪 – 我在古代日本当剑豪 “应该已经把那个近藤给甩掉了吧……”阿町朝后张望了几眼。 “应该吧。”随口应了一句后,绪方一边调匀着自己的呼吸,一边掏出了他的地图确认着他们的位置。 “……快到了,阿町,我们走吧。” 将地图重新塞回进怀里后,绪方张望起了周围。 “……这里就是‘烧毁区’吗……” 绪方现在有种进入了另一个世界的感觉。 截止到大概3分钟之前,他还能看到漂亮的房屋、在街道上行走的路人们。 而现在,绪方只看到一片片断壁残垣。 到处都是烧得焦黑的木料,到处都是已不成形状的废墟。有些瓦片和砖墙被烧成青黑色,仿佛大火刚刚被雨水浇灭后不久。 就在这时挂起了一阵风,断裂的墙壁则呜呜有声,用自己独特的方式表达着受到火刑的痛苦。 放眼望去,没看到一块完好的墙壁、没看到一个活人。 光用眼睛来看,绪方都感受得出来2年前那场将京都8成建筑物烧成废墟的天明是何等可怕。 “……真惨啊。”站在绪方身侧的阿町轻声感慨道。 “……阿町,走吧。” …… …… 绪方和阿町并肩在无人的街道小跑着。 一直小跑了好一阵,二人才终于看到了活人。 首先出现在绪方和阿町视野范围内的活人,是一对正瑟缩在一块被烧成漆黑色的砖墙后面的女人。 这女人一老一少,二人的五官有些相似,应该是对母女。 在绪方和阿町从这对母女的身前跑过时,这对母女立即用恐惧的目光打量着绪方和阿町。 绪方注意到——这对母女在看到他腰间的刀后,瞳孔中的恐惧之色似乎变得更浓郁了些。 渐渐的,二人看到了越来越多的居住在“烧毁区”内的住民们。 这些人无一例外,其穿着和精神面貌都和居住在秽原的那些人没有什么两样。 即使没有人跟绪方解释,绪方也猜得出来这些居住在“烧毁区”内的居民们都是怎么回事——曾经住在这里的居民们。 刚才风魔也跟二人说过了:幕府近些年来的财政状况并不佳,所以并没有太多的经费拨给京都府赈灾,因此直到现在京都还有大片地区没能得到重建。 大片地区没能得到重建,便意味着——还有很多人处于一种无家可归的状态。 “……是我的错觉吗?”阿町此时突然出声朝绪方问道,“我怎么总感觉这帮人似乎很怕我们的样子……” “……不,不是很怕我们。”绪方轻声道,“我感觉他们似乎是在害怕我腰间的刀……他们在害怕武士。” “京都的武士们曾经对他们做过什么很可怕的事情吗?” “谁知道……” …… …… 二人循着风魔在地图上画的路线一路奔去,终于来到风魔给他们画的路线的最终端——一栋同样遭受过大火摧残的3层小楼。 虽说这栋小楼也遭受过天明大火的摧残,但房屋的整体状况较良好,还保持着小楼的模样,没有塌没有倒,只是房屋的外表成焦黑色。 绪方和阿町躲在离这栋小楼较远的某处,不断张望着这座小楼。 “……应该就是这里了。”阿町一边说着,一边解下了背在身后的线膛枪,开始以熟练的手法往这杆线膛枪内填充弹丸。 “阿町,你留在外面。”绪方一边说着,一边将腰间的大释天向上提了提,“我一个人进去就可以了。” “你一个人进去吗?” “嗯。你就留在外面帮我警戒吧。” “我知道了。”没多做思考的阿町点了点头,然后抬起头环视着四周。 “周围没有什么高处呢……就用那棵树凑合凑合吧。嗯?阿逸,干嘛用这种眼神看着我?” “我还以为我让你留守在外面,会让你感到不悦呢。”绪方用半开玩笑的语气这般说道。 “别傻了。我不知道有没有跟你说过我的格言。” 阿町冲绪方露出狡黠的笑容。 “我的格言就是——去做最适合自己去做的事情,把适合他人去做的事情留给他人。” “就以我的那近战水平,陪你进去也只会给你添麻烦而已。” “所以乖乖地留在外面用这杆‘十六夜’给你警戒才是最适合我去做的事情。” 说罢,阿町扬了扬她手中的那杆线膛枪。 “十六夜?” […]

人氣連載都市小說 我在古代日本當劍豪 愛下-第303章 緒方VS近藤內藏助展示

小說推薦 – 我在古代日本當劍豪 – 我在古代日本当剑豪 就在绪方认真打量枪托上刻着的红色弯月时,一道大喝突然从绪方的身后响起: “喂!你这家伙道歉时,就不能诚恳……喂!你们这2个家伙在干什么?!” 这声大喝让绪方和阿町二人的眉毛纷纷一挑。 循声望去——只见一名青年正气喘吁吁地站在巷口处。 “这不是今天碰上的那个近藤内藏助吗……”阿町用只有自己和绪方才能听清的音量低声嘟囔道。 阿町一眼就认出了此人便是他们于今日离开千学馆后偶然结识到的那个近藤内藏助。 最初 進化 就在绪方刚想出声询问近藤为何会来此时—— “本来只是想追过来,让你道歉地更诚恳些的……” 近藤沉声道。 “没想到竟然看到了不得了的画面啊……那人是你们两个杀的吗?” 一个口中不断向外冒着鲜血的人倒在绪方和阿町的脚边——这样的画面,的确是很容易让人误会这是绪方和阿町所为。 “这人可不是我们杀的。”阿町急声道。 “你们的一面之词,让我很难相信啊。”近藤沉着脸说道,“抱歉了,二位,请跟我去一趟奉行所吧。” “有人疑似被他人所杀害——碰见这种事情,我可不能当作没有看见啊。” “抱歉啊。”绪方不假思索地说道,“我现在很忙,可不会陪你去什么奉行所。” “……这样啊。”近藤像是早就料到了绪方会这么说一般,面无表情地搭在了左腰间的打刀刀柄上,缓缓地将他的打刀抽出。 在摆出标准的中段架势的同时,近藤将刀身一转,将刀背冲着绪方。 “……阿町,你后退一点。” 绪方一边说着,一边用左手将左腰间的大释天向上提了提,然后一寸一寸地将大释天从鞘中拔出。 在将大释天从鞘中拔出的同时,绪方也将刀身一转,用刀背冲着近藤,并缓缓地将自个的呼吸调整为了“源之呼吸”。 【叮!使用“源之呼吸”,反射神经临时增加5点,专注度提升】 【目前反射神经值:14点】 【专注度提升】 随着系统音的落下,绪方瞬间感到心中的杂念变少了许多。 这便是升至高级后的“源之呼吸”的新能力:提升专注度。 “……仔细一想,这还是我上洛至今,第一次拔真刀呢。” 近藤此时突然说道。 “我此次上洛,便是为了检验我的自创剑术的威力,顺便进行自我修行。” “足下,我——可是很强的。” 说到这,近藤的脸上浮现出了几分得意。 “你现在还有机会回头、选择乖乖跟我去一趟奉行所。” 对于近藤的这建议,绪方充耳不闻,只默默得摆好了中段架势。 “……看来交涉失败了,那么——我上了!” 大喝一声后,近藤快步朝绪方奔来。 使用垫步接连躲过近藤的两招剑技后,绪方的眉毛微微一挑。 香取神道流算是绪方比较熟悉的流派之一了,毕竟以前在广濑藩的时候,没少和修行香取神道流的石川剑馆的弟子起冲突。 所以绪方一眼看出近藤所使用的剑术有那么几分香取神道流的影子。 但是却又和香取神道流有那么几分不同。 绪方想起今日白天的时候,近藤和他说过——他以香取神道流为基础,开发出了一套全新的剑术,只不过还未给他的这自创的新剑术取好名字。他此次背井离乡,为的便是检验他的这新剑术的实用性如何。 ——这就是近藤他所自创的新剑术吗…… 在心中这般暗道了一声后,绪方将双眼微微一眯,紧盯着近藤他那正朝他挥来的刀。 在近藤的刀距离绪方的胸膛还剩大概一个成人手臂般的距离时,绪方的双眼猛地圆睁,挥剑朝近藤的刀劈去。 铛! 随着一道震耳欲聋的金铁相击声响起,绪方的大释天与近藤的打刀重重地撞到了一起。 绪方所使用的剑技,正是无我二刀流的“刃反”。 两把刀的互撞——这场较量仅过了一瞬便分出了胜负。 “唔……”近藤发出一声低低的痛呼,然后抱着被搪回来的刀后退数步。 刚才在用垫步躲开近藤的头几招时,绪方就已经注意到了:近藤虽然身材偏壮实,但却意外的是那种偏向技巧型的剑客,而非那种力量型的剑客。 […]

火熱都市小说 我在古代日本當劍豪笔趣-第298章 六大劍館的圍剿相伴

小說推薦 – 我在古代日本當劍豪 – 我在古代日本当剑豪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绪方一刀斋。”因心轻声道,“在这里喝会茶吧。很快就会帮你整理出一个能让你躲藏的地方。” “绪方老兄。”牧村道,“你就跟他去吧。先藏起来、避过现在的风头再说。” “……嗯。那你们2个接下来打算怎么办?” “当然是去兑现和神山大人的诺言,去帮他深查这杀人案咯。”牧村微微一笑,“我其实和神山大人一样——我也觉得目前搅得京都鸡犬不宁的这杀人案没有表面上看起来的那么简单。” “策划了这杀人案的幕后黑手,极有可能另有所谋……唉,只希望是我和神山大人的直觉出错了吧。” “岛田,我们走!” “是!” …… …… 牧村和岛田离开后,绪方跪坐在矮桌的另一侧,与因心相对而坐。 虽然因心给绪方泡了一杯茶,但绪方却没有去喝。 “你是不是在疑惑——我是谁?”因心突然朝绪方问道。 绪方不作声,只点了点头。 “剑龙真不够意思啊。”因心轻笑了几声,“竟然也不介绍一下我。” “我叫因心居士。” 因心报出了一个显然不是真名、一听便知是假名或是什么绰号的名字。 “为了称呼方便,人们都叫我因心。” “姑且算是这秽原的管理者吧。” “绪方一刀斋你之后如果需要什么帮助的话,可以尽情来秽原找我哦。只要你给得出报酬,我能帮你做成任何我能做到的事情。” 说出这句话时,古怪的光芒在因心的眼瞳中闪烁。 “我会的。”绪方面无表情地回应道。 “因心大人。”就在这时,那名侏儒回来了,“已经准备妥当了。” “好。”因心轻轻地点了点头,“阿宫,你带绪方一刀斋过去吧。” “是!一刀斋大人,请跟我来。” …… …… 绪方默默跟在侏儒的后面。 惊奇地发现——这侏儒似乎是正将他往秽原外带。 离开秽原、穿过遍布污水与垃圾的小巷,绪方重新回到了那到处弥漫着淫靡气息的岛原。 来到岛原后,侏儒的脚步仍不停息,朝一栋位于秽原入口处的游女屋径直走去。 这座游女屋屋门外的招牌写着大大的两个汉字:吉屋。 跟着侏儒进到吉屋后,绪方赫然看到一名似乎是这吉屋的老鸨的中年妇女正站在门后,似乎是在等待着侏儒和绪方。 见着侏儒和绪方后,这名老鸨立即喜笑颜开了起来。 “他就交给你们了。”淡淡地留下这一句话后,侏儒便直接转身离开。 “没问题!武士大人,请跟我来吧!” 绪方不明就里地跟着老鸨往吉屋的二楼走去。 老鸨驾轻就熟地将绪方领到了二楼的一座房间。 在老鸨拉开这房间的纸拉门、随同着老鸨进到这房间后,绪方直接愣在了原地。 因为房间内,一名游女打扮的女子正恭敬地跪坐在房间的中央。 在见着绪方进来后,这名跪坐在地的游女立即俯身,朝绪方行了一标准至极的礼。 …… …… 京都,风魔的宅邸。 “风魔大人!” 阿町来不及慢悠悠地敲门,直接一把拉开了风魔宅邸的房门。 “是小町啊……” 风魔慢腾腾地从客厅闪身而出。 对于阿町会再次来到他宅邸一事,风魔似乎并不感到吃惊。 “风魔大人!出事情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