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悲催的空然

寓意深刻都市异能小說 重生之捉鬼續命 起點-0391 愛着愛着,愛出帕金森了推薦

小說推薦 – 重生之捉鬼續命 – 重生之捉鬼续命 俩人摇摇晃晃扛着刘空真往附近一家KTV赶去。 到了KTV,方胖子最近没少挣钱,上来点个五千多快钱套餐,啤酒,洋酒,果盘,水烟摆了一桌子。 方胖子把刘空真放到包房沙发,想着让他继续睡觉,自己则是打开一瓶啤酒坐在刘空真旁边,想借此机会好好让猴咂发泄发泄心中的火气。 这现在已经不仅仅是相亲失败的问题了。 猴咂从县城来松东,再到季春,出道第一战便碎了上中下三颗丹田,折碎以后可能抱元守一晋升大道的梦想。虽然这孩子从来没提过这事儿,但是我,于香肉丝,包括方胖子都对这孩子有着深深的愧疚。 以后猴咂大道能不能修复的责任自然在我。 以后猴咂能不能相亲成功的责任自然在肉丝。 方胖子想了想自己最适合干的事情就是陪猴咂吃好喝好玩好嫖好,剩下的他没有能力去补偿。所以今天不管猴咂想着怎么闹腾,方胖子必须为他兜底。让这孩子好好疯吧闹吧,把气出了还能好受一些。 猴咂眨着迷离的眼睛,点上一首自己年少无知岁月中最喜欢听的粤语歌曲。随后抽两口水烟,拿起一瓶啤酒,借助盎然的酒劲来宣泄负面情绪。 猴咂唱歌时的姿势相当有特点,他如同歌神张学友似的双腿撇成内八,没拿麦的左手掐成兰花指,表情宛如张宇上身口鼻共鸣一般悲伤着,用掺杂普通话,关外二人转口味的三十八级粤语完全不在调跟伴奏唱歌。 “无论怎得罪,你说我是负累,陪着我等于死去了无情趣,从前或现在当我是谁,你这一种伴侣~” 猴咂哭天抹泪,泪中带笑,让情绪融入歌词当中。 “前夜一起睡,你却没廉耻竟讲出口你怕受罪,完全忘记往日为何凌晨仍潮浪戏水。难道爱爱爱爱爱,我对爱情已死心,贪高兴狠心敷衍一下却逼真的亲吻~” 一首《酷爱》唱的那叫一个呼天抢地,撕心裂肺,呕心抽肠,黯然销魂,凄入脾肺,哀摧骨立。 听得一旁的胖子如坐针毡,如芒刺背,如鲠在喉。 “我们这结局太不堪,分不出真假的爱恨,无谓爱爱爱爱爱,太过动魄惊心~” 猴咂最后一个假音直接炸麦。 轰鸣声直接把躺在沙发快要死掉的刘空真给干酒醒了,以为是防空警报响了呢。四处乱窜最后扎进方胖子怀里,扯着嗓子在猴咂九九八十一难粤语歌声下冲方胖子吐槽着:“哎呦卧槽!这可真真儿是催命魔音啊!要是放在扫黄打黑之前,光凭这幅嗓子悟空小同志一个人能唱哭八个小姐,七个看场子的外加两个卖药儿的!小爷儿我就搞不懂了,爱爱爱爱是怎么能爱出帕金森的呢?!” “你可别瞎说话,削(xiao)你一顿好啊!?” 方胖子强忍着不吐出一口老血,这歌唱的忒不是人。 刘空真心有余悸从方胖子怀里抬头,眯着眼睛看着猴咂随DJ音乐摇头速度快堪比歼17的飞行速度,一时间很是感慨:“甭说别的,这小子都这样了,心态咋能不好的呢?” “唉!小孩没娘,说来话长啊!” 方胖子想解释什么,却还是化作一声怅然长叹。 “咋滴呢?这也是个孤鹅?” 刘空真用熟练的关外口音调侃着。 “你可别扯,给你一板砖好哇!?你连咱燚哥都能小看,你千万别小看悟空,这小子可邪门了。之前我们不是组团去季春市给你们报仇嘛!然后碰着事儿了,燚哥都差点折在季春!最后猴咂不知道从哪掏出一张符,然后噼里啪啦一顿闪电就给对面那个妖怪给劈死了!再然后他也跟个血人似的差点死咯,现在人活过来了,但就更疯疯癫癫了。” 方胖子把故事大概与刘空真说了一通,刘空真听完有些难以相信。这雷法现在虽然有人修,但真正能召唤出天雷的人少之又少。就算是有,也得是一派掌门。 “这么牛逼呢吗?!比我大天威法都牛逼呢吗?” “能不牛逼吗?就算你大威天龙都不一定有他厉害啊!” “切,小爷儿我还真就不信了!我过跟他掰扯两句,好好开导开导他,不就是个对象嘛,这玩意没有对象是能死还是咋滴?” “你可轻点嘚瑟。” “没问题啦,放心,小爷儿我很有办法!” 刘空真信心满满提溜个酒瓶子来到猴咂身边。 猴咂此时正失魂落魄唱着歌曲:“我吻过你的脸,都是乳液,隔离霜,bb霜,口红,腮红,一口吃了好多钱~” “嗨!爷儿们,咱儿能不能别唱了?” 刘空真听猴咂歌声,觉得头皮发麻。 猴咂和刘空真不算太熟,昨天刚见过面。关键是于香肉丝向他介绍过这是一位情场高手,所以猴咂对刘空真还是有点尊敬的:“咋了?空真大师!” “没事儿。” 刘空真顺手把音乐暂停,拉着猴咂的手,开始开导:“小爷儿我最近听说,您分手了?因为啥分手的啊?” “她家里有人不同意。” “谁不同意啊?你跟小爷儿我说,小爷儿我给你讲理去!” “她老公不同意!” “……” 能说会道的刘空真顿时沉默了。 这是哪儿门子姻缘啊!? 她老公不同意是什么鬼!? 幸好刘空真早些年混迹江湖没少见过家长里短的事儿,沉默两秒钟,缓过神来:“悟空小同志,咱儿不用想这么多,做好自己就是了,不能在一棵树上吊死啊!” 猴咂无动于衷,对麦克风清唱着:“我们还能不能,能不能再见面?我在尼玛坟头苦苦蹦了几千年~” “stop!秀儿你快别再秀了!” 刘空真在心里头直骂自己嘴欠,硬着头皮继续劝解猴咂:“咱儿咋说也算修道中人,对这件事理应看开一些!咱儿得多学习学习前辈先贤,您看看那庄周,自己媳妇死了还能坟头敲锣打鼓的唱歌呢!这是何等的豁达!生于尘,归于尘,拿得起自然要放得下。” […]

引人入胜的玄幻小說 《重生之捉鬼續命》-0386 無所不能的王上閲讀

小說推薦 – 重生之捉鬼續命 – 重生之捉鬼续命 我孤零零坐在沙发看电视对付过去一宿。 第二天一早,老姐为我做好早饭就上班去了。 我吃过早饭,换身衣服洗漱完等待剩下的哥几个聚齐。不到八点,刘空真和于香肉丝从隔壁屋来到我家,于香肉丝这次打扮没有之前离谱,穿着和刘空真是兄弟装的唐装,瞅着挺时尚的,毕竟俩人谁都不丑。猴咂在于香肉丝和刘空真强烈抗议要求下,也勉勉强强换上唐装。 早上八点二十,方胖子顶着黑眼圈赶回家。 人凑齐了,我们下楼打两辆车前往高铁站,急赶慢赶在最后十分钟检票时候成功登上动车。 这回换成于香肉丝坐在我旁边,于香肉丝把一方面袋零食放在小桌子上,主动递给我一瓶可乐:“哥,吃点吧,这可能是咱们最后一顿了!” “去去去。” 我接过可乐,对于“最后一顿”这个梗很是无奈。 “这次去奉沈是有接头的吧?” 于香肉丝把垃圾袋打开,开始嗑瓜子。 “对,但也不一定是敌是友呢。” 我喝口可乐,掐掐鼻梁骨:“其实我还真挺不愿意来奉沈的,总感觉这座城市天生跟我生辰八字对冲。还又尼玛不能不来,搞得我心情都不太美丽了。” “不要想那么多。” 于香肉丝拿他专用兰花指磕着瓜子:“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嘛,大不了咱们就当这次是度假了。我听说奉沈还有个道观挺有名的呢,到时候咱去玩玩。时间够的话,咱再去中街溜达溜达,给你买点衣服,你看看你这衣服都洗掉色了,也是真不知道你以前咋过日子的。” “以前你哥我就是一狼心狗肺的小人儿,能过啥好日子?” 我把靠椅挑向下一些,想再睡会:“别说以前了,过好现在就得了。昨天晚上没休息好,我再睡会,到地方你叫我。” “行,睡吧。” 于香肉丝找到自己之前住院看的韩剧,一边嗑瓜子一边不亦乐乎看韩剧,打发一路无聊的车程。 “嗯。” 龙武大帝 我闭上眼睛在心里呼叫系统妈妈:“系统妈妈,系统妈妈,系统妈妈!重要的事儿说三遍。” “宿主,你很鸡车唉!” 系统妈妈今个操着一口浓重偶像剧口音:“你要干什么你就说的啦,为什么要叫我的名字的啦?还有,今天我不叫系统妈妈,你可以叫我楚雨寻的啦。” “咋滴?你也出国了啊?用不用我领你去美特斯邦威买衣服啊?这玩意我都认识,以前也养过鱼塘。” 我东一句西一句与系统妈妈扯皮。 “没时间与你玩耍的啦~有什么事你就赶快说的呀~说完本楚雨寻还要去睡美容觉的呢~” 系统妈妈腔调直让我恶心:“你最近是不是有点偷懒啊!?我这都去奉沈了,按照你这操蛋性格来说不应该给我安排个任务啥的吗?为啥到现在连个动静都没有?” “啥子的啦?你要干啥子的啦?” 系统妈妈语气惊讶像是知道惊天大事。 “我要接任务呀!任务!” 我又强调一遍。 “啥子是任务的啦?我不跟你说了的吗?今天的我不是系统妈妈的啦,也不是喂的啦,我是楚雨寻的啦。主要是我今天分不清主谓宾的啦,所以这任务就没有办法发送给宿主的啦~” “沃特发?!这是什么鬼?” 分不清主谓宾就不能发任务的吗? 这么真实呢吗? “对呀对呀,所以就不能发了的呢~” 构建良性互动的党群关系:中国梦的力量源泉 “得了,那您歇着吧!” “好的啦~再见的啦~宿主的啦~” 我以为撩拨撩拨系统妈妈,系统妈妈就会发给我一个荡气回肠的任务。反正都来奉沈了不如有枣没枣先打打一杆子,有任务顺便就做了。 可惜系统妈妈臭不要脸玩这么一招。 这让我怀疑她是不是国外的系统,平时说中文其实都是靠翻译软件翻译的,今天翻译软件死机就不会翻译任务内容了。 真完蛋,不愧是残缺的系统。 现在既然楚雨寻系统妈妈不能发任务了,索性不再管她,靠好靠椅,闭目养神休养生息一会。 …… 车到站,于香肉丝把我叫醒,收拾收拾行李准备下车,可是刘空真突然暴躁死活不下车,说要直接坐这趟列车回他京城老家,死活不跟我们掺和奉沈的事儿。 上了贼船能让他走? 我们在列车员寻问情况中笑着解释刘空真有被迫害妄想症,并且于香肉丝掏出健康证和身份证等证件来证明刘空真是他手下员工,这才放我们抱刘空真下车。 奉沈北站位于奉沈市主要市辖区的沈水区,上次来奉沈走的就是这儿,导致于香肉丝吵吵着要去隔壁饮食广场吃顿饭,怀念怀念上次险些丧命的故事。 最后我们四个把他架起来抬走,走到北广场对面街区,找到一个不算有太多人往里走的胡同。我们四个放下于香肉丝,接着我掏出阳司令牌外放阴差气息同时感应这座城市里阴超所处在的方位。加起来一共三十个阴差,三俩成伙遍布奉沈市所有市辖区,其中离我最近的没有两百米远。 […]

好看的言情小說 重生之捉鬼續命討論-0352 各教雕像推薦

小說推薦 – 重生之捉鬼續命 – 重生之捉鬼续命 有危险? 没危险才怪了呢! 我捏了捏猴咂手指,示意让他安心。 猴咂点点头往后退一步,默不作声。 那郑臣令阴差拍完第二张照片后,不放过半寸土地的扫视上下左右,企图寻找到自己认识的文字。 他说过自己光在地府大牢里就关了三百多年。 没被关押之前,顶天了说能为地府效劳了七百多年。 加一起算总共一千年。 一千年以前是宋朝,宋朝那会子西北地区是归西夏管的,八竿子凑不着一块的事儿。 他能认识藏文才有鬼了呢! 阴差又不是万能的,让他写写小篆,写写瘦金体,整两句之乎者也,说不定他能棋无对手。 这些阴差当中也没有了解藏区文化和藏区文字的阴差,所以没了翻译软件,众阴差是一头雾水。 我冷眼旁观的看着热闹。 郑臣思索没多久便不再盯着藏文不放,继续领着我们一行人按照当初妖兽为了活命而所吐露的地图前进。 行走十分钟。 两侧墙壁又挖出来的小洞口,洞口中放着可以照亮周围环境的球体,类似夜明珠。 只不过颜色是幽绿幽绿的,更像坟地里的鬼火。 地面更是铺有接近破碎的地板,踩在上面总是“踏踏踏”作响,而且到了此处整个视野更加开阔,不再像之前那样狭隘,并排可以行走七个人。 臣哥仍然在最前面。 他后面跟着的则是他六个狗腿子阴差,女孩站在队伍中间,眼睛总是向四处瞄着,似乎在观察什么。剩下的拿着武器随时准备攻击突然出现的危险。 等走了好一会。 整个环境没有发生过变化,我走在我们四个人前头,猴咂在后头把于香肉丝二人夹在中间。 “蚩尤?” 臣哥看着自己身前像是被人手硬撅出来的洞口,洞口里有一尊雕像,这尊雕像长相顿时让臣哥惊呼出声。 “是蚩尤。” 充当阴差团队副手的女孩确认好后回复道。 阴差团队围成一个圈,把全部目光放在雕像上。 雕像刻画的惟妙惟肖,完全是按照传说中记载蚩尤形象来刻画的,传说中蚩尤面如牛首,背生双翅,身材魁梧有八只脚,三头六臂,铜头铁额。 这雕像高达三米。 且手中持一杆长矛。 臣哥单手摸摸雕像身体,从雕像身体表面带下一层灰送进口中仔细辨别其中因素:“啧……这里没有灵。” 雕像这种东西,尤其是传说中鬼神的雕像,如果长时间放在风水宝地或者受人敬仰供奉,又或者常年受到阴气,怨气等气体侵染的话,会产生“灵”。 有灵的雕像便不再是石头一块。 可以同人类一样,进行修炼从而得到成仙,只是过程会极其漫长,比如灵里头最牛逼的当属齐天大圣这个灵明石猴,是上古女娲补天时留下的七彩神石,受日月星辰精华孕养诞生石猴。 臣哥说没有灵,那就能证明这确实是死石头一块。 至少现在不会有危险,况且还有一个物品值得阴差团伙注意,因为蚩尤雕像脚下供放着香炉坛子,香炉坛子里插着将近十根烧到头的香,足以说明早些年这蚩尤雕像是有人供奉的。又能从这香的存放时间程度来看,已经至少几十年没有人插上新香了,供奉蚩尤雕像的人不知道去哪了,又有可能是死了。 “燚哥……这还真有蚩尤。” 我们四个刻意与阴差保持一段距离,但是在幽光和强光手电加持下得以看见蚩尤雕像。 “供蚩尤是啥意思?信杂了?” 我很是摸不着头脑,蚩尤放在上古时代那是能与九天玄女帮助的黄帝所抗衡,其九黎部落更是有八十一姓氏和八十一兄弟助蚩尤称霸。更有传说资料记载,来源于舜帝时期的巫术其实是九黎部落的产物,而蚩尤也可以被称为巫神或者巫族的上古大神。 古代市井社会各阶层中下九流中巫为第一,大神为第三,而且两个教派皆是原始宗教,相信万物有灵。 “不知道啊……” 于香肉丝也很懵逼。 “看这个样,一会别把太上老君供出来。” 方胖子适当性缓和一下压抑的氛围。 猴咂接过话茬:“那有太上老君,能不能有释迦摩尼啊?!一会把穆罕穆德和耶和华啥的都干出来,再整个什么安拉啊,什么地藏王菩萨啊,那绝对特么齐活了!” “这有太上老君!” 猴咂话音刚落,那边有个阴差看见第二尊雕像。 第二尊雕像与第一尊蚩尤雕像相隔不远,这第二尊雕像雕刻的是骑青牛,左手持书卷,右手持五明降鬼神,身穿八卦道袍的老者。面容刻画极为突出,鸟喙,隆鼻,秀眉长五寸,耳长七寸,额有三理上下彻,足有八卦。 且青牛脚下同样有个香炉坛子。 […]

wpsyr超棒的都市言情小說 重生之捉鬼續命 愛下-0329 人生哲學相伴-dddmi

小說推薦 – 重生之捉鬼續命 – 重生之捉鬼续命 “知道一点……” 赵火火对地府大牢了解的很片面:“我就知道仗势欺压冥鬼的,在阳间作乱的,跟妖兽和执嗔殿有勾结的判完罪后就被收押到那个,就在地府的地狱塔旁边……而且刑期都不短,最少的都得五百年。” 勾结妖兽? 勾结执嗔殿? 那这些阴差会不会跟这两个势力有勾结? 薄情首席:调包夫人难驯服 暮小小 十殿阎罗把他们放到阳间的含义是什么? 借着我手把这些罪不该死但理应处死的阴差,不留活口全部干死?那就有意思了。 “啪!” 老周恶狠狠打我后脑勺一下:“没看着你干爹啊?现在翅膀硬了,都不跟你干爹打招呼了是不?” “干爹好!干爹吉祥!” 我停止思考,和净身多年老太监似的对老周请安。 老周踢一脚方胖子,方胖子给他从沙发上让出个位置,他大大咧咧落座,接过方胖子给他递的烟,语言极其刺耳的说道:“咋滴?我听说你要去季春市作死去?你特么这是要励志作遍关外三省呗?!” “没有……没有……” 我哪敢跟他犟嘴:“就是手头有点事儿要办一下子。” “啊!” 老周可能最近瞅我比较心烦,所以侧头看看于香肉丝,语言再次极其刺耳:“小肉肉同志!你这是咋的了?咋还让人干成这个逼德行呢?走走路掉壕沟里去了?” 最才子 华西里 “出了点意外。” 于香肉丝知道老周心善嘴臭,也没过多解释。 “啊!” 老周随口答应一声,又转头看看新来的猴咂,语言再再次极其刺耳:“这小子谁啊!?你看他瘦的跟八十年代电线杆子似的!就这小体格子,小燚子你忍心带他出去作死吗?!这孩子不得让你一走一过就给忽悠死了啊!?” “他是于香肉丝的表弟,叫猴咂。” 方胖子为老周介绍一下子。 修仙挂机中 断剑沉心 老周是个啥样人。 我只能用时而虎逼,时而正经,时而暴躁来形容。 猴咂是个啥样人。 短短一天相处,从他表现来看是虎逼+中二病+智商癌+直男癌+沙雕晚期+一根筋。 这俩人同时有个共同性! 都在虎逼这个属性选项加足够多的属性点。 鱼的诅咒 俩虎逼见面肯定不能分为眼红,但是绝对会流传一段佳话……不对!是一段笑话。 猴咂在我和方胖子他俩说话的时候,就摆出个思考者雕像的造型,时间过去一个多钟头老姐她们回到家,他依然是思考者的造型,主要多出鼾声和一丢丢哈喇子。 关键老周上来这一嗓子,给猴咂整醒了! 猴咂睡眼惺忪眨巴眨巴略显淳朴的三角眼,寻找吵醒他声音来源处,碰巧和老周四目相对。 火花,我隐约听到火花迸溅声音。 “莎是比亚曾经在《金瓶梅》精装版里曾经说过,前世七百次的咔吧眼睛才还来这一生的在一起吹牛逼。我与燚哥情同手足,怎么能让他当吴老二忽悠呢?” 猴咂用他经典开场白叙述他的来历。 老周倍感此次棋逢对手,双手抱拳拱理,煞有其事问道:“你刚才说啥,那个逼说的?” 海贼之阳宏传奇 魂煌 “莎是比亚……” “那个逼?” “不是逼,是莎是比亚。” “这小子咋蔫吧坏呢?老问我啥是逼呀?我这么大岁数了,能教坏小孩吗?大叔告诉你,这个东西是女性的生殖器官,你就是从这里头出来的。不能用污秽的词语去形容她!她是伟大的!她是神圣不可侵犯的!” 老周絮絮叨叨说的相当来劲。 […]

jt1pc熱門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重生之捉鬼續命 ptt-0328 會有人記住我們嗎?分享-arel5

小說推薦 – 重生之捉鬼續命 – 重生之捉鬼续命 我脱下外套,给在场爷们各发一根香烟。 于香肉丝搬两个小板凳过来,我们围着茶几落座,我往烟灰缸里弹弹烟灰:“今天晚上咱们一起好好吃顿饭,然后明天咱就出发,苦日子就要来了。” “又又又是最后一顿呗?” 方胖子斜楞个眼睛准备时刻找茬。 我在古代日本当剑豪 漱梦实 猴咂眨巴眨巴单纯的大眼睛:“啥是最后一顿啊?” “咱们这个团伙的传统习俗。” 方胖子抽两口烟,就在阴如花即将要杀人的眼神中把烟按灭:“我给你讲嗷!你燚哥一有点啥事就要跟马上要死似的!高低得好好吃一顿断头饭。我给你数数,在松东我跟他吃过最后一顿,在奉沈我,你表哥,还有我周叔,三个人跟他们吃过最后一顿。这眼瞅着要去季春了,他又要吃最后一顿。咋滴?最后一顿饭吃遍关外三省呗?” 爆笑侠侣 凌淑芬 “去去去,不乐意跟你说话。” 我摆摆手不搭理方胖子,转头相当硬气吩咐老姐:“姐,你一会跟花花去下楼买点菜呗,咱今天还吃火锅,顺便联系一下干爹,把他也叫来!” “行!” 老姐知道我在哥们弟兄面前好面子,起身拉着阴如花的小手,出门下楼买菜。 等她俩一走,我这才喘口气:“我之前不是消失一顿时间嘛,其实想去了趟地府,跟秦广王喝了点酒。秦广王挺看得上我的,就给我封了个官当当。他也跟我说了一些情况,季春市这伙子阴差是从地府大牢里放出来的……他们杀野仙的目的可能就是为了寻找隐藏在关外三省的老龙脉。所以咱们这次去,不是单单为肉丝报仇。” “阴差找龙脉,要嘎哈啊?” 方胖子见我聊起正事,也不开玩笑了。 我就事论事继续往下说:“这伙子阴差路数不正,而且前段时间地府里头又跑出来个妖兽,彼岸花就是他带过来的。但是这个妖兽被地府的楚江王厉温给打成重伤了,现在翻不起啥大浪,可是听秦广王的意思,这伙子阴差暗地里跟妖兽勾结在了一块,想取得龙脉里的气运。” 唇 情 總裁 的 九 個 契約 我的灵异手札 “我还阳之后,第一件事就是把松东市的局面给彻底稳定下来了,所以现在松东市不会出啥大乱子。小打小闹也有鬼刹梁道长解决,咱们这次就放开手脚在季春大干一场。” “而且秦广王让我当阳司,就是想让我掌管整个关外三省的阴差势力,咱们就得就着这次机会,把他们打服了!打到以后看着咱们这帮人得特么跪地下叫爸爸!” 方胖子和于香肉丝互相对视一眼,没有说话。 反倒是猴咂突然开口:“装逼卖老,就地干倒!” “对对对!就是小猴咂这个思路。” 我点点头,很欣赏猴咂这股子冲劲儿。 星空战纪 光辉岁月 “燚哥,我有个问题。” 方胖子重新点燃一根烟:“你不管干啥我都同意,因为没有你,我特么早死八百遍了。但是这为地府卖命真的合适吗?咱死了可真就死了,别说死后上地下当大官去,那也不现实啊!” “那你什么意思?” 我挑挑眉没有多表达情绪。 豪门盛宠:首席男神不好惹 方胖子头一次鼓起勇气说出心里话:“哥,报仇可以……多余的事儿咱就别往里掺和了行不行?把该干跪下的干跪下!之后咱就回家,我把房子卖一卖,肉丝还能出点钱,咱就支起个生意啥的,消消停停的吧。其他多余的事……真跟咱们有关系吗?死了会有人记住我们吗?” 死了会有人记住我们吗? 这句话从他口中说出开,听到我心里,犹如被迫击炮在心头一顿狂轰乱炸一般。 不是方胖子变了! 他一个原本颠三倒四,无牵无挂的江湖浪子,现在有了能好好搭伴过日子的漂亮媳妇,有了能干正经生意的启动资金,甚至自己还练了两手剑法。 这些够他保护现在安于现状了! 狼王特警行动 辰润霖 那他怕了? 我敢肯定他没有怕。 […]

1bhpx熱門言情小說 《重生之捉鬼續命》-0327 能找到家的感覺讀書-ynouv

小說推薦 – 重生之捉鬼續命 – 重生之捉鬼续命 他这一句话把我心中酝酿好的传销忽悠人洗脑十八式给整不会了。 啥啊? 这可是人命关天的事儿啊! 沃特发?! 他就想着让我给他介绍个对象? 能不能再草率一点!? “啊哈哈哈……” 方胖子差点把大牙笑到肚子里给咽了:“哈哈哈……介绍对象这事儿可别找你燚哥了!那你燚哥是出了名的妻管严,连跟其他小姑娘说话的勇气都木有。这事儿你得找你方哥我,回头你方哥带你去夜店耍一耍,多花点儿钱,啥对象找不着啊?!” “这不是花钱的问题……” 这时候他表弟多多少少有点哽咽:“是我爸临终之前嘱咐我要找个对象,然后结婚……没想到我网恋八年的女朋友她老公不乐意,要不然凑合凑合就一起过日子了。” 这孩子吧…… 我就感觉他有点一根筋。 人家都结婚了,跟你过哪门子日子? 于香肉丝起身拍拍表弟肩膀:“等以后安定下来了,哥给你介绍介绍,回头要是真能成了,哥好好给你操办一下子,也算是光宗耀祖了。” “嘿嘿嘿……于肉老哥最好了” 表弟瞬间转哀为乐。 我适当在一旁插上一句话:“表弟啊!你这刚才名太长了!我也没记住,以后我管你叫啥啊?” “燚哥,你叫我猴咂就行。” 末世鬼手 “那行,那就叫你猴咂了。” 我确认好管他叫啥之后,转头看向于香肉丝:“我掐指一算就感觉你最近没闲着,明天咱就买车票去季春,你把你最近打探到的消息啥的,跟我说说吧。” “他们有一个阴差昨天死了。” 于香肉丝果真最近没闲着,估计是用钞能力打听不少消息:“他们一共有十二个阴差,昨天突然死了一个,还有最近他们虽然老在季春市待着,但是最近老隔三差五,躲人耳目,避开仙家,往延边跑,然后再从三道白河往长春山去,不知道想干啥。” “往长春山去?” 听他这么一说,我琢磨出点味儿了。 系统妈妈给我的任务线索照片正好是一座白雪皑皑的山峰,还有最为主要的整个关外三省最出名而且最神秘的就是这长春山,早些年更是有新闻报道说有外星人开UFO降落在长春山上,还有什么天池仙女啊! 也有传闻说过,长春山就是关外的一条龙脉。 再加上很多野仙和散仙,在龙江省的话,便在郊区开发不完善的二龙山上待着。在吉森省的话,就喜欢在长春山上待着。虽然这座山已经被开发为旅游景点了,但是实在架不住这座山风水好啊!适合野仙散仙修炼啊! 既然跟长春山挂钩的话。 那么必然是冲着龙脉去的。 我进行短暂思考后,揉揉鼻子又问道:“那现在那些阴差在哪呢?内外五行的老仙们没找他们报仇啊!?” “这几天没敢出季春市。” 于香肉丝挠挠头,说出一句我这辈子都意想不到的话:“他们在市.**大院不到两百米远的位置租了个房子,当王八成天在窝里眯着呢!” “啥玩楞?!在哪眯着呢?!” “在市.**大院旁边!!!” “这可真是会挑地方……” 我顿时沉默下来。 这帮阴差确实忒会挑地方了,不管是鬼怪还是野仙全部不敢在市.**附近嘚瑟。市.**代表的是啥?那是一个国家的权威,是国家的脸面。 华夏一年比一年强盛。 春日 宴 小說 国运早就不是风雨缥缈,忍气吞声,割地赔款的大清能相比的了!太清早特么亡了!要是放在战乱或者动荡的年代,这些家伙搞不准就敢在衙门这种地方嘚瑟嘚瑟。 放到现在? 十四亿人口聚集成的浩荡国运。 能把这些家伙活活镇压到死。 穿越异世公主 听朝云暮雨 国辉可比我这破阳司令牌厉害好几十倍。 当然,住在市.**附近的阴差们也不敢瞎嘚瑟,他们也是鬼,他们也害怕,但确实没有更好的选择了。 […]

qzfrq精品小說 重生之捉鬼續命 txt-0306 面見秦廣王鑒賞-svqyc

小說推薦 – 重生之捉鬼續命没想到司马同昭不给我发挥空间。 其实我有个隐藏绝活,那就扎女纸人,那会跟老周生活在一起的时候,就研究咋把纸人扎的更像人了。 导致殡仪用品商店生意曾一度爆棚。 咳咳咳……甚至有一些人买回去充当充气ww。 现在这一手绝活展现不出来了啊! 我也不清楚秦广王他老人家啥性格啊! 算了! 走一步看一步吧。 我上了车,帅哥阴差坐在主驾驶启动玛莎拉蒂。 车辆触感到是与阳间相同,连从引擎到纯皮沙发座椅模仿惟妙惟肖,丝毫不会产生不适感觉。 车行驶出停车场。 我仿佛置身阳间,街道有红绿灯,街边有来来往往的冥鬼,甚至街道两边还有商铺。 什么“好运来阴间菜”。 什么“刚好遇见你情趣宾馆”。 什么“隔壁老王零食专卖”。 什么“地方宏通鬼力有限公司”。 什么“一起来嚎吧贩量式KTV”。 什么“亿达影视购物广场”。 什么“酆都城建设银行钱庄”。 应有尽有,样样不落。 尋墓記 宛如置身阳间。 天边月亮彻底暗下来形如夜晚。 路边街灯明亮无比映射下来有的冥鬼有影子,有的冥鬼没有影子,穿插而过略显诡异。 这些娱乐场所虽然生意不能与阳间相同,但是并不缺少顾客,有男女鬼情侣开房的,有提大包小包从购物广场满载而归的,有三三两两走进KTV想放飞自我的。 特别引起我注意的是还有无营业执照的小商小贩在贩卖“老关外烤冷面”,“川蜀特色麻辣烫”,“关西大饼卷一切”和“叫了个鸡炸鸡”。 沃特发?! 这鬼还能吃东西呢嘛?! 古国归墟之西域异闻 我煞是不解问那帅哥阴差:“师兄……咱地府还有这些东西呢嘛?吃嘴里能有味儿吗?!况且我一路过来也没看着种庄稼和养动物的地方啊!” “地府很大,酆都城也很大。” 命中註定 尋香蹤 帅哥阴差遵守交通规则等红绿灯期间为我解释:“阳间最大的直辖市不是重市嘛!一个酆都城应该能抵得上十五个重市,包括周边县市。咱们现在的位置只是酆都城一角,你像那些往酆南酆北郊区走的,那边就有田地啥的供冥鬼种植以及生存。而且混着肉身就能吃东西,但是总体老说口感还是要照阳间差不多,毕竟咱们死了嘛!” “哦哦哦,这样啊……” 我转一下脑筋,稍微猥琐说道:“既然这些东西都有……那啥存在吗?!就是能那啥一下子的!” “哦哦哦!你说那啥啊!也有!” 帅哥阴差一副你懂得的表情:“有是有,但是数量不多,主要是受地府官方管控。像一些暗娼啊啥的,抓住是要判刑的,秦广王殿下不想让这些东西泛滥。” 防守之王 跟着我旋转 “那我懂了。” 我深以为然点点头。 帅哥阴差也很好说话,不刻板:“你要是想那啥的话,我现在可以领你去见识见识,反正也花不了多少新冥币,就当是为你接风洗尘了!” “可千万别!” 人家秦广王在等着我呢!我半路直接去嫖,好像不太好!万一人家急眼把我捶死,现在是我可是没有反抗之力啊!整不好就真葬身地府了! “说着玩的!说着玩的!” 帅哥阴差带着玩味坏笑两下,继续说道:“之前你可出是真出风头了啊!自从你那次女装直播之后,那咱酆都城内的青楼直接推出赵大炮同款制服!生意是一天比一天的好!你都快引领地府时尚了!” 哎? 他知道我身份的呢? 腹黑将门女 不能也是秦广王身边人吧!? 又或者说是又一个在阳间以鬼道成仙的大神?! 经过遇见钟馗这件事后,我脑袋很是混乱,所以直接把心中想法说出口:“师兄你不能也是在阳间成仙的吧……我刚从半步多碰上钟馗!” […]

88qvy精彩都市小说 重生之捉鬼續命討論-0295 自愈能力閲讀-nw3p7

小說推薦 – 重生之捉鬼續命屋顶似乎是听从我的召唤,出现一扇门,门开之后闪着刺眼的白光。而那些坟鬼彷佛不受白光影响,渴望欣喜直视那扇门,仿佛重新焕发生计。 在我念唱经文作用下,坟鬼们一个又一个起身飞进门中,他们临走之前全都向我点头致谢。 十分钟,我念唱完大部分经文。 地下室里的一百多个坟鬼走空了,只剩下那些桌椅板凳和摞在一起的骨灰盒象征他们存在过。 我停止念唱经文,没想着在他们去往地府的途中薅一把“羊毛”,毕竟现在恐惧值还算充足。 “叮!” 系统提示音响起。 系统妈妈欣慰宣布任务结束:“恭喜宿主完成此次阴差级别主线任务《无助与疯狂》,现在本系统妈妈将为宿主合算任务奖励,请稍等。” 《无助与疯狂》。 既然到此刻我依然没明白这个任务名称含义,无助的是我,还是这些坟鬼们?疯狂的是我,还是那在生死边缘徘徊挣扎的令魅嶒和一心想成地仙的罗大仙? 兴许在这次任务中,我不单纯是个破局的主角,更像是看着一幕幕走向结束的旁观者。 哪怕我没了一根手指头。 万幸,这次任务完成短暂时间内是不会有其他任务,我这条咸鱼终究能好好咸上几天了。 “这些骨灰盒怎么办?” 方胖子把我冥思苦想打断。 反正骨灰盒里头的鬼该走的都走了,剩下不会造成什么巨大影响,所以我必然懒得给人家擦屁股:“找那个雇主让他把这些骨灰盒搬出去,完事咱就再送他一句话,这房子能不住就别住了,对肾不好。” “行,我回头告诉人家。” 方胖子点点头,记下我的话。 老周怀疑我可能是大腿抽筋迟迟没有站起来,便搀扶着我往起起身:“事儿都解决了,天色也不晚了,那咱们就该回家了吧?” “临走之前,还有个事儿。” 我活动活动盘抽筋的大腿,想起更重要的事情:“你俩见着这房子里阴契吗?就是那种写着压多少年,多少地,多少钱的白条子。” “没有。” “我也没看见。” 俩人摇头表示没见到。 “那没事了,走吧。” 跟生死簿有关联的阴契都被收缴走了……会不会有其他阴谋诡计?又或者是这阴契其实令魅嶒“上面的领导”给放下来的? 可到底能去哪了呢?! 算了,不管了,反正系统妈妈没让我找这个东西。 我们三个人走出别墅,除去方胖子要用备用钥匙把门房锁好以外,我和老周没回头看。老周搀扶着我往前走,几次欲言又止才下定决心,心虚到放低身段说道:“大儿咂……你那有彼岸花种子吗?能给我一颗吗?” “你是想复活我干妈吧!” 我随手掏出小袋子,拿出一颗彼岸花种子递给老周,而后适当提醒道:“干爹,按理来说很多话我不应该说。但是今天趁这个机会,我就跟你说了吧。” “人死不能复生。” “毕竟你跟干妈已经阴阳两隔了。” “这样下去,你俩都不会有好结果不是?” 幻梦大世界 “而且这彼岸花凝聚出来的肉身有没有副作用不知道……万一出现点意外你真容易有生命危险。” 话说到这儿,我停下脚步,与苍老瘦弱且脸色蜡黄的老周对视:“可你真要想复活干妈的话……我可以帮你!咱们就去他妈的阴阳永隔!去他妈的天道!有什么狗屁因果,我这当儿子就替你抗了!” 太古蠻神 “小燚子,有你这句话我心就暖和多了。” 红颜乱世:异族公主倾天下 老周差点掉眼泪,如视珍宝把彼岸花种子紧紧攥在手中。他肩膀我干妈的魂魄此时冒出头来,张嘴说话没有声音,只能辨别口型,她像是在对我说,谢谢。 老周是我人生道路的领导人。 没有他,我说不定早死八百遍了! 甭提他两次舍命就我,就光说我叫他一声干爹,他想干什么我就必须帮助他! 况且,谁还没两个念想呢?! 等上了车,我抱着缩小版的三两和老周将将巴巴挤在副驾驶。车启动,我突然想到一个也没解决的问题! 在火车站碰见的赠予我阴差证的那个男孩鬼跑哪去了?!刚才超度的时候,没有他啊! 莫非……是他卷着阴契跑了!? 这特么又是一个未解之谜! 囚爱成瘾,总裁太危险 唐漠叶 没等车行驶过江桥,系统妈妈总算把任务奖励合算完成,便于我说道:“恭喜宿主已寻常成绩通过此次任务!” “奖励如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