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奮鬥在開元盛世

好看的都市异能小說 奮鬥在開元盛世 txt-第686章 一路走好展示

小說推薦 – 奮鬥在開元盛世 – 奋斗在开元盛世 “哈哈哈……” 安禄山放声长笑,直到牵动伤口,在疼痛的作用下,才让他收敛了笑声,不过看着高尚的眼神中,笑意不改。 “高军师,你谋害安某亲卫曳落河,还动用了弥勒教珍藏的‘千日醉’?这不是浪费了吗? 同林鸟 艾米 不用你的‘千日醉’,三百坛美酒,也都是蒙汗药酒!” 高尚闻言,顿时气得脸色铁青。 如果这一切都是真的,那么今天这件事,可就办得磕碜了…… 张奉珪要为兄长报仇,接着想大军运送军资的机会,送来了三百坛蒙汗药酒,根本就是要跟唐军里应外合攻破大营,可笑他高尚为了“不再与安禄山合作”,竟然亲自出面串联,利用其中的一百坛美酒,直接放倒了幽州军中战斗力最强的曳落河,还派兵将曳落河绞杀殆尽。 说白了,这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他这只“螳螂”,要捕杀安禄山这只“禅”,而张奉珪和唐军暗通曲款,一起做了“黄雀”,就等着他高尚和安禄山鹤蚌相争,最后才扑了上来! 在这一瞬间,高尚甚至有点后悔。 不是后悔刺杀安禄山,自从他意识到安禄山从来没有把“地上佛国”当回事,他就知道,弥勒教早晚都得跟安禄山分道扬镳。 他现在后悔的,是时机! 真不应该在这个时候刺杀安禄山! 眼看唐军就要攻入大营了,以幽州军现如今的士气,根本难以抵挡,但是,如果安禄山在的话,有他统领曳落河作为整个叛军的中流砥柱,虽然也不见得能够挡住谢三郎的淮南军,但是至少能够保证全身而退。 现在,安禄山重伤垂死,曳落河被屠戮殆尽,就算有他这个全军军师将安庆绪推出来,一时半会也难以解决“群龙无首”的局面…… 正在高尚暗自后悔的时候,帅账的门帘一挑,又来了一人。 史思明! 史思明进门,将帅账之中的情况尽收眼底,目光在安禄山的身上顿了一顿,满脸的复杂,却不过是短短的时间,便转向了高尚。 “启禀教主,唐军已然杀入了大营! 广阳郡张奉珪,运送了两百坛美酒到前营,前营将士饮用过后,纷纷昏睡不起,唐军就是借着这个机会杀入大营的…… 除此之外,左营的相州军,趁着前营大乱之时,突然反叛,全力配合唐军攻打中军大营! 在这两个方向的兵力攻打之下,中军大营首尾难顾,再加上守卫中军大营的曳落河……一直不曾出现…… 如今中军大营的防御已然岌岌可危……” 他刚刚说到这里,安禄山却突然插嘴了。 “左营,相州军?薛嵩?” 史思明被他打断,不得不把目光重新转回,好在他还记得安禄山是“曾经”的节帅,又和他从小一起长大,现在落到了众叛亲离的田地上,他也没有落井下石,非但丝毫没有被截断了话头的不耐,反而对安禄山点了点头。 “不错,正是薛嵩。” 安禄山闻言,同样点了点头,随即又是大笑。 “原来是他! 哈哈…… 在范阳起兵的时候,我就一直奇怪,谢三郎此人号称睚眦必报,开元二十三年和我安某人接下了生死之仇,以他的个性,必然会在我身边安排人手,尤其是他到了扬州之后成立了什么淮南谍报司,我就知道,他必然会将触角伸到河北地…… 这些年,我处处留着小心,防备他名下的什么儒家快捷酒店,什么大车帮,连带着那些唱《谢公案》的戏班子,也都尽可能地在压制。 只不过,效果并不明显。 虽然在明面上,这些谢三郎名下的产业,在幽州、河东两镇发展很是受限,不过依旧顽强得生存了下来,纵然我派人多方查证,却也找不到那什么淮南谍报司的踪迹,即便找到了,很短的时间之内就会被斩断…… 从很早以前,我就有一种感觉,在河北地,有一股强横的势力在保护谢三郎麾下的谍报司人员,这才让我次次都扑空……” 安禄山说起来这事儿,也满是回忆。 “一开始,我以为是范阳卢氏。 谢三郎的胞亲姐姐,不就嫁到了范阳卢氏么…… 当初,在洛阳城,天子之所以在开元二十三年放了我,不就是因为他亲姐夫占了我幽州兵马使的位置,才让天子误会谢三郎一心想要杀我,乃是为了他姐夫升官发财…… 结果,种种迹象表明,还真不是范阳卢氏在替谢三郎遮掩淮南谍报司的痕迹……据说,他那个姐夫,也因为开元二十三年那件事跟谢三郎闹得很不愉快…… 现在一看,一直给淮南谍报司做遮掩的,竟然是薛家!” 安禄山满脸的恍然大悟。 “也对,谢三郎的祖母,就是薛家出身! 据说还跟薛讷乃是兄妹,乃是大唐名将薛仁贵的血脉,只不过薛讷乃是嫡出,而谢薛氏乃是庶出,要不然的话,也不能嫁给当初还仅仅是一个果毅校尉的谢家老爷子…… 这么一说,就全对上了,也只有薛家在幽州军中乃能将谍报司相关的痕迹遮掩过去…… 哈哈…… 薛嵩,好像是薛讷庶出的儿子吧,要是这么论起来,他岂不是谢三郎的表叔?怪不得薛家会在当初为谍报司遮掩痕迹,这关系,还真不远…… 至于现在,那就更简单了,安某七月二十九兵败汜水关,整整十万大军就剩下了三万,这还是谢三郎不愿主动追击的情况下…… 召唤战姬的异世界之旅 […]

优美都市小说 《奮鬥在開元盛世》-第681章 造反,是對是錯?熱推

小說推薦 – 奮鬥在開元盛世 – 奋斗在开元盛世 汜水关外十里。 零魂师 一场大败之后,安禄山等一众叛军大小头目,抛却原来的大营,一路落荒而逃,一直逃到这里之后才勉强稳定住了阵脚,自有大小头目前去收拢败兵重新编排。 作为主帅的安禄山,却在亲卫曳落河重新树立帅账之后,将所有人都轰了出去,独自一人坐在后账之中饮酒不停。 这一宿,天崩地裂一般。 睡到半截得知淮南军出城,刚刚把叛军将领聚集到帅账,就得知了淮南军马踏前营的消息,准备以轻骑对重骑、不计伤亡地放手一搏的时候,又得知了扬州舰队顺黄河逆流而上前来支援汜水关,还没等安禄山等一众人等想出来对策呢,左营就被扬州号清空了,更关键的,人家顺流向下、直扑后营,硬生生地把后营一众兵马给吓得四散奔逃。 那个时候,根本就不是有没有战马配合骑兵、遏制淮南铁骑的问题了,而是如果后路被断,安禄山还能不能逃出生天的问题。 最终,安禄山无力回天,不得已之下,在史思明等人的劝解下,转入大军右营,随后向后推却,一直逃到了汜水关外十里处才算喘了一口气。 惊惧,担忧,害怕……再加上安禄山年岁不小、还没睡好,自身的状况,很是不好,现在,又发泄一般连连牛饮美酒,不多时,已经醉眼迷斜。 安禄山却毫不在意,依旧连连饮酒不停,仿佛在今天这个清晨,只有美酒才能暂时麻醉他一番。 端起酒杯,往嘴里一倒,却没有辛辣入口…… 安禄山勉强睁开双眼,照着酒杯一看,借着清晨的明媚的阳光……啥也没看见。 空了。 “咣!” 酒杯被狠狠墩在桌子之上。 “倒酒!” “主子,少喝点吧……” 说话的,是李猪儿。 这哥们现在老惨了,头上缠着白布,一条胳膊吊着,肥硕的身躯之上血迹斑斑…… 怎么造成这样? 为了救安禄山。 倒不是昨天晚上的事儿,他的伤,足足有一个多月了。 不错,正是叛军大型攻城锤攻城那天,汜水关方面利用火药弹炸毁叛军观战台时候,李猪儿为了保护安禄山,这才受的伤。 当初汜水关的新型投石机逞威,为了尽可能地取得更大的战果,汜水关工匠营大匠刘大根儿,得谢三郎命令,发射散弹的时候,特意在其中加入了大量的淮南火药弹。 这些火药弹在发射之初就被引燃,激射到叛军观战台的时候,正好是爆炸的时候,其中一枚,正好落在安禄山的脚边,如果顺利爆炸的话,安禄山即便不死也要少不得重伤,就在那千钧一发之际,是李猪儿奋不顾身地上前,一把推开了安禄山,才让安禄山仅仅轻伤,而他自己却被炸得重伤。 凤帷红姣 璃雨轻檐 也是李猪儿命大,硬生生地听过了伤后的发热,算是捡回来一条性命…… 不过,“死罪逃过,活罪难逃”,些许伤势,还没有痊愈,脑袋,胳膊,包括胸腹之间,那都是以前的伤势…… 也正是因为如此,让安禄山更加信任他,这不,安禄山将帅账之中清空,什么亲卫曳落河,什么身边的随从,全被他一个不落得赶了出去,只留下了李猪儿留在帅账之中为他倒酒。 “倒上!” 不过,就算是再信任,安禄山也没有听从李猪儿的劝阻,反而一瞪眼,张嘴就是一声低喝。 李猪儿无奈,只得上前倒酒。 不过他终究还是怕安禄山真醉了,倒酒的时候特意放缓,到了最后,仅仅倒了半杯。 安禄山重新端起酒杯,一看,顿时就不干了,转头看向李猪儿,张嘴就要喝骂…… 结果,一眼看到了李猪儿胸腹之间的血迹。 那是为了救他所受的伤,一个多月了,还没好利落,昨天晚上那么一套折腾下来,想必是伤口又被挣开,到了新营地,李猪儿又一直跟在他安禄山的身后,又是看管着重新树立大帐,又是留在帅账之中为他倒酒……估计还没来得及去处理伤口、顺便再换一身干净衣服。 骂人的话,就到了嘴边,安禄山却一时之间愣是骂不出来了。 冷哼了一声,端起酒杯,将半杯就倒入口中,放下酒杯,示意李猪儿继续倒酒。 李猪儿无奈,又倒了半杯。 安禄山紧接着就端了起来,不过这一次,他却没有直接倒入口中,反倒是端着就杯沉吟不语,半晌之后,突然开口。 “猪儿,你说……我造反,到底是对还是错啊……” 李猪儿一听都懵了,这事儿,我一个贴身的仆从,说的明白吗? “主子,您说对,就是对,您说错,就是错……” 安禄山听了,硬生生地气笑了,“老子就不该问你……” 李猪儿也笑了,满脸习惯性地谄媚,“主子,看您说得……我就是您身边的一个仆从,端饭,倒酒,铺床,叠被……别的我也不会啊……您问我这个,我哪知道去,反正我就知道听您的话就对了……我脑子笨,也想不明白那些……” 说完之后,李猪儿偷眼打量安禄山的脸色,之间他一脸颓然一言不发,忍不住壮着胆子说道: “主子,您要是真想问问这个事儿,不如我去把军师请来……” 话还没说完,就被安禄山一声冷哼打断了。 “别跟我提他! […]

熱門都市异能小說 奮鬥在開元盛世討論-第677章 金!多謝安節帥贈箭推薦

小說推薦 – 奮鬥在開元盛世 – 奋斗在开元盛世 淮南军出城了,怎么办!? 王二蛋想都没想,抬手就是一箭! 什么怎么办不怎么办的,既然发现了,难道还等着他们冲上来拼刀子不成!?黑山部可没剩下几名青壮了,拼刀子哪里比得上远远对射安全? 王二蛋却忘记了,他和黑山部青壮正在警戒,手中弓箭却与寻常羽箭不同,乃是能够发出刺耳声响的鸣镝,正是为了提醒己方发现情况的响箭! 鸣镝出手,顿时就是一声凄厉的声响,响彻夜空! 这一回,不但黑山部的青壮知道了,就连其他警戒的叛军也都知道了。 除了王二蛋之外,自然也有塞外的汉子注意到了汜水关下的异常…… 这还有啥可说的? 射! 五千余叛军,谁都不想跟淮南军拼刀子,既然有人当先出手了,他们又何必客气,羽箭一支接一支地射出去,一壶十二支不够,还有下一壶,反正这些日子净填土了,也真是没有什么机会射箭,羽箭这些物资,充足! 就这样,一轮接一轮的箭雨,泼洒向汜水关下的重重黑影。 汜水关头,却是一片欣喜。 “三郎,成了!” 小智激动坏了,连“节帅”都不叫了,直接把平日里的称呼给喊出来了。 谢三郎却是微微一笑,根本不以为意。 后世再没文化,草船借箭的故事还是听说过的,当然,那是小说演绎,不能当真,不过他也听说过,这个故事的原型,正是安史之乱中张巡死守睢阳的一次战术应用,如今照搬过来,效果也是不错。 今天白天,谢小智一说汜水关的羽箭有缺口,谢直在第一时间就想到了这个,提议派人赶制了三百个草人,三百个箩筐,等到天色大黑之后,将草人装进箩筐之中,悄无声息地从汜水关城头吊下去,做出一副淮南军偷偷出城、准备偷袭安禄山大营的假象。 叛军果然没有让谢三郎失望。 第一时间就发现了异常。 却在夜色之中、水汽之外,根本无法确定具体情况,自然而然地选择了最为稳妥的办法,射箭! 一轮轮羽箭泼洒之后,想必草人之上已经布满了箭矢了……吧? “把草人都吊上来! 清理箭矢。数一数,这一次,到底有多少收获…… 然后再把草人放下去……” “还放?”谢小智就惊了,拿安禄山当一回傻子还不行,还来第二回?这是……欺负傻子没够么…… 谢三郎却嘿嘿一笑。 “其他人,注意配合! 城头上,也射两轮,做出压制敌方弓箭手的姿态来……记住了,就两轮,多了别射,羽箭珍贵,别糟蹋东西…… 我在废土有个家 对了,安排点人,没事惨叫两声,人家射了好几壶羽箭了,一声惨叫都没有,忒假……” 一语出口,汜水关头一边欢腾,众人拼尽全力憋住笑声,一个个领命而行。 汜水关城下的混乱,也惊动了安禄山的大营,不多时,叛军将领打马而来。 “怎么回事?” “启禀将军,淮南军偷偷出城! 被黑山部当先发现,鸣镝示警。 我等羽箭压制,如今已经将淮南军射回城中!” 叛军将领闻言,抬头看向黑压压的汜水关,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却有说不上来…… 正在他犹疑的时候,身边亲信突然一声低喝。 “将军您看,淮南军有出城了!” 叛军将领放眼望去,果然,城头之上,再次吊下来大量的箩筐,其中有黑影,影影绰绰乃是人形。 这一次,叛军早有准备,不等将领下令,又有人射出鸣镝示警,随后就是大量的羽箭覆盖。 “啊……啊……” 淮南军的“惨叫”,顿时不绝于耳! “看来淮南军贼心不死!”身边亲信满脸愤愤。 前来报信的叛军却相对淡然。 “将军放心! 我等五千余人就地警戒,既然能够把淮南军射回去一次,就能把他射回去第二次! 只是,刚才一场争锋,我军消耗了大量的箭矢,如今随身携带的箭矢已然不足,还请将军尽早支援……” 话还没有说完,一直羽箭,突然破空而至。 “嗖……” […]

vedl1優秀玄幻小說 奮鬥在開元盛世 歪嘴椒-第670章 木!節帥您看!熱推-7adx3

小說推薦 – 奮鬥在開元盛世 – 奋斗在开元盛世 王二蛋看着眼前的攻城器械,被深深地震撼了。 四丈多高,五丈多长,三丈多宽,近距离看着,比他们五千多人耗费十多天堆积出来的土山还要大。 王二蛋听工匠营的人说了,有人管它叫木驴,有人管它叫大型攻城锤,不管叫什么吧,反正王二蛋长了这么大,根本没见过。 尖尖的顶子,仿佛要刺破天际。 最下面的木轮,一人多高,四排,每排十多个,比军中常用最大的盾牌还要大。 最重要的是在这件器械的最中间,高高吊着一个硕大的攻城锤。 那是森林之中最为高大的树木制作出来的,当初王二蛋带着麾下黑山部青壮去树林里面砍树的时候,就曾经惊叹过这颗树木的高大,以王二蛋等人的猜测,估计整个塞外都没有如此大的树木,结果第二天再去森林就找不到了,王二蛋还以为是什么神灵显圣了呢,却没有想过,原来是被工匠营用在了这里。 四丈多高的树木,掐头去尾,只保留下最为粗壮的树干,粗壮,雄伟,吓人,据说需要将近百人才能把它推动起来…… 按照工匠营的说法,只要把这大型的攻城锤推动到汜水关前,正对着城门怼上去,上百人一同用力推动它,一次不行抡两次,两次不行抡三次……估计用不了多少下,就能砸开汜水关的城门! 王二蛋倾尽自己的想象力,琢磨了半天,也不得不承认,如果真的让这个大型的攻城锤怼在汜水关的城门处,三下子两下子就能把汜水关的城门砸开,安禄山这边的军士,完全可以顺着大型攻城锤所营造出来的空间,在汜水关城门处蜂拥而入…… 这完全是给汜水关城门,在外面,加上了一个大型门洞子啊! 好东西! “自古攻城,破门为先!” 史思明手指着远方的大型攻城锤,为安禄山等一众叛军头目做介绍。 “这便是工匠营穷全营之力,设计、制作出来的大型攻城锤。 相对于原来的攻城锤,做了几点改进。 一来,刻意加大了下面的木轮。 节帅您看! 木轮都有一人来高,而且最外侧的木轮排列很是紧密,完全可以当做营中的大型盾牌使用,如果在两侧再配合上足够的人马,完全比用考虑攻城锤内部人员的防御问题,故此,只要路途平坦,可以快速地推进到汜水关的城门之外。 二来,整体加高。 节帅您看! 这大型攻城锤的整体高度,甚至已经超过了汜水关的城墙高度。 之所以制作得如此高大,一方面是为了配合其中的大型攻城锤,另外一方面,还在最高端的位置,设置了藏兵洞! 只要大型攻城锤能够抵达汜水关的城门处,下面的攻城锤在百人的共同推动之下,可以迅速破门。 而上面的藏兵洞可以同时打开,外开的门板,可以直接平铺在汜水关的城头之上,其中隐藏的兵士,可以在一瞬间冲出来,如果谢三郎等人的注意力完全在城门处的防守的话,说不定藏兵突袭一招,就可以建立奇功! 三来,整个大型攻城锤,特别注意了防火。 节帅您看! 从最顶端到下面的木轮,工匠营特意用了整体的坡面,不管是汜水守军用石头砸还是用滚木扔,都难以破坏攻城锤的整体结构,甚至火箭射上去,只要不正面射中,很容易就被坡面弹开。 另外,坡面之上铺设了三层牛皮,在出发之前都浇水浇透了它,就算几支火箭射上去,也断然不会烧起来! 至于淮南军最常使用的火油……” 说到这里,史思明傲然一笑。 “不敢隐瞒节帅,在三层牛皮与坡面木板之间,我还让他们加设了一层泥土,足有一掌之厚! 就算淮南军真的对大型攻城锤使用了火油,最多也就是烧掉最外面的三层牛皮! 等他们发现藏在牛皮下面的泥土,即便重新喷洒火油,咱们已经攻破汜水城门了!” 安禄山听了,顿时大为兴奋,没口子地夸奖史思明。 “让你去打造攻城器械,果然找对了人! 这一层泥土的设置,我就没有想到,绝对是神来之笔! 哈哈哈…… 我倒是想看看,谢三郎拼尽全力烧了牛皮之后,却看到一层厚实的泥土,该是如何表情!” 此言一出,众多叛军将领纷纷哄笑。 史思明陪着笑了一阵之后,正色说道: “启禀节帅,此大型攻城锤,乃是工匠营集合全营之力打造出来的,就是为了让我军一举攻破汜水关! 如今,攻城锤马上就要出战,还请节帅下令,多多派遣士卒配合,力争一战功成!” 安禄山点了点头。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需要多少人?” “至少一万!” 在安禄山众人在了解大型攻城锤的时候,汜水关上的士卒,也看到了这个“庞然大物”,早有人飞奔帅府,上报谢三郎。 不多时,谢三郎带着汜水关的头头脑脑,一起登上了汜水关城头,所有人都知道,今天必然是安禄山抵达汜水关之后第一次亲尽全力的攻城,就看那个大家伙就知道来者不善。 “节帅您看!” […]

cow88好文筆的小說 奮鬥在開元盛世 ptt-第669章 木!投石機的尷尬分享-85oc1

小說推薦 – 奮鬥在開元盛世 – 奋斗在开元盛世 “三郎……副帅,我回来了!” 谢小智步入汜水帅府正堂,满脸的笑容。 他这几天可得意了,属于脚下带风的那种。 城外山岳之上的攻城弩,正式谢小智带着汜水关原本的守军布置的,纵然是谢三郎的安排,但是带着熟悉地形的军士上山踩点,是他做的,根据地形计算攻城弩射程,是他做的,甚至在军士抬攻城弩上山的时候,谢小智还亲自动手帮忙来着…… 现在,山岳之上的攻城弩骤然发威,一举焚毁向汜水关步步逼近的“土山”,这乃是谢小智实打实的功劳。 最关键的,将土山烧毁在距离汜水关一里之处,让叛军不得不考虑其他的攻城方式,等于瞬间化解了汜水关中逐渐紧张的气氛,更是让谢小智心中畅快至极。 土山整整烧了三天,也阻挡了安禄山叛军整整三天时间,他也整整傻乐呵了三天。 这不,今天奉命去山岳上检查攻城弩,回到帅府回报的时候,也如何压抑不了脸上的笑容。 “启禀副帅,山岳上的攻城弩状态良好、无一损坏…… 馬前卒 箭矢齐备,数量充足…… 各处防御井井有条,断然不会给叛军上山破坏的机会…… 兄弟们的心气都很高,好多兄弟都说,在副帅麾下打仗,痛快!别说安禄山麾下不过十万人马,就是有百万人马,他们也有信心将叛军阻挡在汜水关以东!” 谢直正在给工匠营的工匠做交代,听了谢小智的汇报之后,点了点头,示意他听到了,却还是转向了……大根儿,工部调出来的工匠,从长安就一路随行到了汜水关,如今正在谢直麾下的工匠营中出任大匠。 “进度虽然慢了,却也不能着急! 跟淮南工匠营做好配合,一定要试验成功之后再大规模制作! 另外你放心,回头我会交代淮南工匠营,还是以咱们工部的工匠为主…… 再有事,直接来找我,莫要把长安那一套带到汜水关来,你虽然是匠户,却也会在守城之事上发挥重要的作用,自己把腰杆子挺起来! 等到守城功成,谢某还要帮你们请功呢,说不定直接混一个官身出来,也算是给你家改换门庭了……” 工匠大根儿闻言,激动地无以复加,指天画地的保证,一定要尽快完成实验,好回报副元帅的信重。 待他斗志昂扬地离开,谢直这才转向了小智。 这段时间谢三郎就一直这样,很乱,很忙,虽然将叛军的土山成功在汜水关外一里之地,仔细算起来,和叛军接战三次,都是大胜,他也没有丝毫放松,每天都坐镇帅府之中,事无巨细地安排守城的相关事宜。 说实话,也就是如今汜水关的相关事务不多,里里外外也不到一万人而已,要不然,就以谢直这种“工作方式”,恐怕早就累趴下了。 有的时候,也有人多多少少隐晦地劝说,谢直直接摇头,说什么律法出身之人,习惯了细致入微,要是让他抓大放小,难,而且现如今两军正在交战,与其在这个阶段改变自己的习惯,不如按照自己最熟悉的方式多做一点事…… “数量充足?有多少?如果按照现在的消耗的话,还能支撑多长时间?” 小智一愣,默算了一下,这才开口。 “至少能够支撑到九月份……” 谢三郎直接摇头。 “不够! 现在不过是第一次使用,因为火烧土山,让叛军不得近前,前后一算,这才打了多长时间?等到叛军卷土重来的时候,说不定就是对轰,也许一天从早到晚都要发射攻城弩,那是什么强度?” 谢直不理小智是否理解,直接下令。 “联系洛阳工部,让他们加紧赶制,至少还需要一倍以上的箭矢…… 另外,让工部挑选能够修缮的攻城弩的工匠送过来,等到使用强度上来之后,攻城弩一定会大量损坏,让工匠带着各种零件过来备用,别等到了时候,弩箭有,攻城弩却全坏了……” 小智听了,连连点头,直接转身出去安排,就连脸上一直保持的笑容都有消散的迹象…… 小智刚走,郝好就来了。 完全进入工作状态的谢三郎,根本没有这个时代官员身上那种故作城府的拿捏,也没有往日坐堂审案那种一言不发的冰冷,一见郝好,主动开口。 “一场地道伏击,打得安禄山不敢近前…… 堆土为山,折腾了整整十天…… 一把大火足足烧了三天时间…… 行,算你用地道拦住了叛军半个月的时间,我已经传令谍报司,晋升你为大匠,回头去找小义办手续吧……” 郝好听了,脸上都乐开花了,嘴上还故作谦虚。 “属下不敢居功,属下不敢居功啊…… 一场大火拦住叛军,乃是山岳之上攻城弩的功劳……要不是节帅早早命令小智将军在山岳上布置攻城弩,又抓住了叛军将木头混杂在土山之中的漏洞,用大量火油引燃,哪里能有如此战果? 属下带人构建的地道,在此事之中作用有限,实在是不敢居功啊……” 谢直却没有理会他的故作谦虚,直接摇了摇头。 “也不尽然…… 防火之前,我听说你还带着你的一帮手下,特意在土山之下挖了一个洞穴出来,虽然不大,却装满了火油…… 有这么回事吧?” 郝好嘿嘿一笑,装作不好意思,却难掩得意。 “这么点儿小事……节帅您都知道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