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偷名

小說 我的重返人生笔趣-第800章 喜迎新年,恭喜發財(補更)看書

小說推薦 – 我的重返人生 – 我的重返人生 日落月升,眨眼便是除夕前一天的傍晚。 全国无数游子在亲友们的期待下,基本赶回了久违的家乡。 各大人口聚集大都市一下子变得清闲起来。 下午出了趟门的林凤女士还在嘀咕说街上人烟稀少,开车都不堵了。 君庭别墅的大院子里也比平日冷清了许多。 陆薇语、关秋荷都不在,阿姨、司机也有大半不在。 这样的冷清,林凤女士还是很有些不习惯的。 哪怕其实平日里大多数时间也是一个人,但周遭热闹。 方正国同志倒是无所谓,他是最能闲得住的人,一个人半斤瓜子一半天。 修仙长生路 “妈妈,你是不是觉得没年味啊~”方歆眨巴着眼睛凑到一看就颇为无聊的林凤跟前,一副好奇宝宝的样子。 林凤乜了眼方歆:“去去去,一边玩去。” 方歆哦了声,很是敷衍了事。 然后就说了真实意图:“没年味你就给南哥哥他们发红包嘛。” “发什么红包,隔那么远!”林凤满是不解。 方歆拿过林凤的手机,戳了戳:“你看,这里就能发红包。” 说完赶紧溜到方年跟前,眨着眉小声道:“哥哥~” “给。”方年笑着把游戏机给了方歆。 方歆当然是被方年给撺掇的。 她自己当然是不可能想到这种话头。 方年也当然是故意的。 主要是看着母亲大人很是无聊,给她找点新鲜事情做。 2012年1月21日,农历腊月二十八,大寒。 是夜。 手机即时通讯软件‘轻聊’继推出‘轻付’钱包功能后,推出了第一个打响名气,引领时代的内容: 电子红包。 很悄无声息,没有版本更新,没有任何宣传,像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一样。 轻聊软件的电子红包以隐藏式上线的形式,支持了单对单发放、群组内发放。 当第一个发现这个功能的人开始使用,并在功能的简单引导下将红包功能用于拜年形式; 尤其是当有人开始像林凤女士那样,在已经逐渐成熟的‘家人亲友’群组内发放后,便一发不可收拾…… 果不其然,方年很快就听到了林凤女士的惊呼声:“怎么回事,怎么还有一分钱的!” “我发了200块钱,自己就抢了一分钱啊?” “一分钱我能干嘛?” “方年,你快看看。” 无论方年在外人眼里是多么惊才绝艳、目光长远,在林凤这里,就是个答疑小能手。 多数时候,林凤女士但凡遇到问题,而方年又在边上,直接就是:方年。 跟许多小朋友在做饭下厨等家务活上的操作一样。 第一步:记住了。 第二步:妈! 见林凤女士很是不可思议的样子,方年并未起身走过去,只是迎着林凤的眼神,笑着回答:“红包最小单位金额就是1分钱,具有很大的随机属性。” “那我能多抢一点吗?”林凤下意识问道。 方年眉头轻动:“看运气。” 然后装作不经意的样子,摸出手机,嘴上嘀咕:“今年没回家过年,网上提前拜个年吧。” 林凤望向自己的手机屏幕,屏息以待。 霸道王子的淘气甜心 根号二 很快,有林南、林荔、林平阳、黄秀芸、林凤、方正国几人的群聊中冒出来一个红包。 眼疾手快的林凤抢了个第一名。 这次运气相当不错,抢了好几十块。 不过…… […]

妙趣橫生都市异能 我的重返人生 愛下-第799章 些許小事,不值一提(求訂閱)熱推

小說推薦 – 我的重返人生 – 我的重返人生 夜,申城笼罩在一片云雾中。 缠绵半天的小雨已经停了。 还有些许湿痕的路面算是见证者。 奥迪平稳的行驶在高架上,车灯前方似乎还有飘起的水雾。 刚从飞机上下来的方年还未来得及关注前沿胜遇的光彩,便先接到了余大东的电话。 听着余大东用激动、振奋以及略有些酸溜的口吻说了一堆恭喜的话,方年起初还有些茫然。 冷静的附和了几句,余大东也很快说了句方总您忙,主动收了线。 在余大东看来,这种时候方年还能刚好接听他打过来的公务电话,已经是很给面儿了。 毕竟有关于某一科技领域全球标准上的突破,对中国的意义是很不一样的。 余大东当然不知道,这是方年下了飞机接到的第一个电话。 看着挂断的电话,方年咕哝了句:“4G标准赶在年前定下来了?” 接着咂咂嘴:“有点新年礼物的意思啊。” 元旦节后方年就没进过前沿办公室的门,就算有极重要事务,他也是在家远程处理。 反正方总就算去前沿办公室,工作流程也只是‘发号施令’。 亲力亲为的事情只是少数。 也不会一定要攒着在年前这么十来天处理。 方年甚至都不知道胜遇实验室有代表去参加国际电信联盟会议的事情,更不知道是今天出结果。 当然,大方向的安排是他亲自定的,大方向的结果还是很清晰的。 也没给方年太多感慨的时间,电话铃声很快再次响起。 这拨是苗为的。 电话一接通,苗为就意有所指道:“方总真是冷不丁又搞了个大事情啊!” “苗部何出此言,前沿的一切大事务均无秘密,何谈冷不丁。”方年笑了起来。 电话那头苗为一时语塞。 这话他还真没法反驳。 方年还真就早有汇报有关于胜遇实验室的业务方向,甚至都有汇报正在进行再下一代移动通信技术的研发工作。 可…… 谁能想到,胜遇实验室的成果有这么丰富?! 不愧是当领导的,苗为很快就调整过来:“胜遇实验室派代表参加国际电信联盟会议这么大的事情,怎么事先一点动静都没有!” 方年在心里哔哔一句糟老头子坏得很,嘴上一本正经道:“如果苗部想要听详细汇报,容我问问公司,这事情我就没关注,要不是刚才先接到个电话,我都不知道4G标准下来了。” 苗为不满道:“这么重要的……” 方年漫不经心的打断:“苗部,这难道不是很顺其自然的小事情吗?” 然后补充道:“你可能比较关注核心内容,没有关注全部内容,胜遇实验室能做的就是不受任何限制,不用交任何专利费的给出4G组网全套解决方案; 如果我记忆没错的话,胜遇现在的解决方案还只能完美实现Cat4级别的速率等级,Cat6还需要点时间,所以总的来说,也就没什么大不了的。” 说的那叫一个轻描淡写。 那叫一个满不在乎。 把苗为都给听愣了,硬是嚯了一嗓子:“今天我才知道方总的格局!” “行吧行吧,你就是个当老板的,懂什么通信标准!” “……” 苗为当然知道胜遇实验室只能做到无阻碍解决方案。 即不用经过任何公司的二次授权即可独立完成4G两大标准的上下游组网,从基站到基带都不在话下。 可以说只是一种迂回解决方案。 但这也同样是意义非凡的,这代表着中国在最新一代的移动通信标准中,在某种角度上成为了规则制定者。 不再受制于人。 甚至在某种程度上,完成了标准统一。 更夸张一点说,因为胜遇实验室掌握的某些新必要核心专利,如果想要支持Cat6等级速率的组网,全世界无任何公司可以绕过胜遇实验室。 即便胜遇实验室只占据了那么一两个必要核心专利。 这才是消息公布后,全球相关厂商忽然沉默的主因。 在这之前,谁也不知道那么多技术的背后其实是前沿胜遇…… 末了,苗为还是多说了两句:“这件事情已经在引发了全球厂商层面的震动,都不只是平校有关注,你还是抽空整理出纸面汇报材料吧。” 方年忍不住咕哝了句:“现实情况真没有大家想得那么美好,胜遇就是利用了一些漏洞而已。” […]

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 我的重返人生 愛下-第797章 ‘天上掉餡餅’的大機會鑒賞

小說推薦 – 我的重返人生 – 我的重返人生 午后,阳光从浓厚的云彩后面稍微露了个头。 君庭别墅的院子里热热闹闹的。 还多少沾点喧嚣。 人不老少,除了方年这一大家子外,有: 张瑞和陈清慧夫妇、白粥和孙依然夫妇; 温叶、谷雨、刘惜、吴伏城; 李安南、林语淙以及远道而来的邹萱。 很难得的都凑到了一起。 邹萱是悄没声从京城来了申城,午前才忽然联系方年。 几个阿姨准备了水果、零食,大家伙趁着太阳公公作美的这会儿,围坐在院子的小凉亭里。 上门总裁:竹马前任太粘人 一条淡水鱼 方年目光扫过众人,笑眯眯地道:“得有快两个月没坐一起唠唠嗑了。” “瞧瞧,不愧是方大老板,贵人事忙啊!”李安南故意挤兑道,“正正好三个月!” 方年眨了下眼睛,反应过来:“还真是,尤其是你安南,自打认识你以来,这还是头回间隔这么长时间。” 准确来说,从十一之后,前沿办公室还好说。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其他无论是李安南、林语淙他们,还是张瑞他们,又或者是邹萱,方年就没再见过。 比起来,陆薇语都还能抽出时间来去跟陈清慧喝杯下午茶。 陆薇语忍不住插了句嘴:“你咋不说小慧的孩子都快出生了,你还没听说呢!” 当初陈清慧确定怀孕时,陆薇语就叽叽喳喳认了干妈。 方年:“……” 心里嘀咕了句:“我还以为陈清慧是胖了,还好没说出来……” 这事方年真给忘了。 陈清慧笑着接过话头:“方年你不会真的跟新闻上说的那样,去华尔街坐镇了几个月吧?” “没有没有,像我这样的三好学生,怎么可能为了点生意旷课跑美利坚去。”方年一本正经地回答。 “……” 大家唠着闲嗑,在公历新年的第一天里,享受午后闲暇。 多数时候,方年以回答李安南他们的疑惑为主。 “我看网上说前沿跟白头鹰的官司虽然还在纠缠,但其实已经变相赢了?” “……” 方年:“你们哪听来的谣言,白头鹰只是换了一种常见的套路应对,从10月份开始,前沿就一直濒临破产。” “……啊?不是AMD这些公司都开放合作了吗?” 方年:“从市场角度来说,开放合作就是霸占;实际上从开放合作以来,前沿苦心营造的上下游产业链一体化直接被冲垮了。” “……” 方年:“这些说是没有用的,国产只有自强不息,持之以恒,才有未来。” “……” “我看那个前沿天使全球除了搞金融以外,一直在针对唐特的公司,唐特是什么人呐,值得你这么针对?” “……” 方年笑笑:“一个被自由美利坚认为是‘疯子’的商人,我比较喜欢他,给他点压力,希望他能上进。” “……” 除了前沿办公室,别说是李安南、张瑞他们,9成9以上的前沿员工都不知道这些事情的背后逻辑。 李安南他们会像个好奇宝宝一样问东问西,也是正常。 毕竟从很多角度来看,最近几个月前沿一直处于风波中心。 此外就是方年一直没时间,这也很说明问题。 大家伙好歹也是能直接接触到方总的人,也知道方年的脾性,有什么想问的直接就问了。 方年是能回答的就说,不能回答的,委婉带过。 最后,林语淙沉吟着问出了这个问题:“那这么说,前沿现在的形势很不乐观?” 方年坦然道:“怎么说呢,不乐观也好,喜人也罢,都是相对的,前沿终究只是个成立才两年出头的公司。” “就也还是那句话,危机就是危险与机遇并存,指不定过几个月前沿一些实验室完成了技术壁垒上的突破,又或者协同了更多企业一同努力,就成了机遇。” […]

優秀都市异能小說 我的重返人生 ptt-第795章 數錢數到手軟(盟主‘隨風飛揚’+2更)鑒賞

小說推薦 – 我的重返人生 – 我的重返人生 “……” “……” 办公室安静了一瞬。 虽然方年这话一说出来,连关秋荷心里都忍不住有点激动,心跳加速。 但…… 大家都没顺着这个话题说下去。 因为,‘回顾过去、展望未来’环节并未结束。 关秋荷率先开口挤兑了句:“方总,今天要不是年尾,你是不是已经忘了办公室的门朝哪开?” “我觉得是!”陆薇语一副深以为然的样子,边点头边说。 温叶跟谷雨当然不会错过这个机会。 “毕竟方总嘛。” “就是,很正常的。” “办公室是什么,方总怎么能知道呢。” “对啊,方总还是个孩子。” 雷罚 没有灵魂的人 “……” 温叶跟谷雨可能是把贫嘴憋了一年,你一句我一句的说起劲了。 要不是白粥心眼好,中途打断,估摸着温总和谷总这会可能要去尝试上天怎么走。 关秋荷也没不多迟疑,直接道:“就算不用现在着急规划明年的资金投入计划,那也应该把一些事项定下来。” 说着,关秋荷望了眼谷雨,谷雨便接过了话头:“方总,是这样的,苏姿丰、陈建业等联合向公司提交了一份文件; 里面包含有工信、中科等部、院的建议; 意思是希望咱们公司牵头推出一个足够有代表性的指令架构,以更好与X86之类的架构站在同一条线上。” 听谷雨说完,方年明白过来:“就是说Bzloong不够有代表性,不过一个名字真需要我来定吗?” “仪式感,仪式感啊!方总!”关秋荷一脸的恨铁不成钢! 一旁谷雨解释道:“实际意思是这样,其次是白泽实验室在毕方的主要配合下,拓展了一部分新指令集实现处理器虚拟化,已命名为Mvirtual; 也是为了能在白龙系列CPU上支持虚拟多系统,配合前沿生态收购的虚拟工作站软件等。” “……” 听谷雨说完,方年想了想,问:“提交上来的文件有没有命名建议。” “没有。”谷雨很是干脆道。 方年:“……” 这么干脆的吗?! 小片刻后,方年才斟酌着说道:“我有一个思路,用年号和具有代表性的字母组成一个简单的名字。” “比如CB12,又或者直接用64位扩展的CB64。” 闻言,温叶疑惑道:“C和B分别代表什么?” “China和baize。”方年简单道。 “……” 这么一说,大家就没了其它意见。 已经足够简单直接了。 也有一定代表性。 最终定下来的是CB12架构,将来拓展64位后,叫CB12×64。 往后对外宣传都会有这个名字。 实际上内里会有其它许多的指令分支,比如现在有的Bzloong、Mvirtual,和已经在路上的Ex64。 就像X86架构一样,在这个大目录下有Intel的‘SSE’指令等,还有AMD的‘3Dnow!’指令。 都是在X86的大框架下,加一些分支,大概几十条到上百条指令不等。 “……” 接下来,由关秋荷代表提到了前沿办公室成员候选人计划。 这个计划执行日久,却可以说无进展。 至少就目前而言,前沿办公室没有多出来一个人。 “经过多层次、多角度筛选,我们一致投票选出了一个可以作为前沿办公室成员的试用生,叫谭柳。” […]

非常不錯玄幻小說 我的重返人生 起點-第788章 暗流涌動(盟主‘隨風飛揚’+1更)鑒賞

小說推薦 – 我的重返人生 – 我的重返人生 那些流于表面的小改变尚未引发舆论动静,暗流已至。 且远比预期中来得更快。 不过大家严肃归严肃,却不意外。 要不然也不会有这个简会,简会的重要目的之一就是讨论暗流涌动所带来的难关。 不片刻,关秋荷开口打破了沉默,冷淡的说了句:“还真是一点不意外,只要欧美巨头级企业放出合作风声,都不用太上心,形势立马大变。” “……” 众人脸上露出各式笑容。 像是温叶跟谷雨就带有明显的嘲讽意味。 她们俩在办公室往往直截了当的表达情绪,尤其像是‘嫉恶如仇’这类情绪。 方年看看吴伏城:“说说具体的情况。” 吴伏城见状,稍作整理,道:“原本承接nwK内核二次裁剪开发的几个小公司率先停止了相关计划; 显示芯片研发任务承接商里除景嘉微以外,已停止相关计划; Bzloong指令体系生态任务承接商里除龙芯等数个单位外,全部单方面停止相关研发计划; 部分核心单位态度略显暧昧……” “……” 由苗为提议,工信部牵头,数个大部委配合的国产操作系统应用生态小组的工作指导范围其实并不仅限于操作系统本身。 一如国内部分资深工程师、院士、学者挂在嘴边上的话: 中国不可能基于任何指令体系建立新的、完善的应用生态。 因为操作系统毕竟还是归属于软件类,最终核心问题还是会收束到硬件上。 所以,应用生态小组还包含多个电脑核心硬件的国产配套研发工作。 其中当然包括以Bzloong指令体系为核心的应用生态完善。 指令集才是最底层的核心部分,无论是操作系统还是应用软件如果想要最大限度调用CPU的性能,都得经过指令集。 当然,因为前沿的强制保密约束,虽然应用生态小组在9月下旬就成立了,却也拖到十月初才被相机曝光…… 此外,甚至还包括图形处理芯片的国产替代研发工作等等。 毕竟这背后是前沿在推动,且有方年在总体把控,不至于会留下关键漏洞。 可惜很遗憾。 如今…… 仅因为微软等企业私底下放出风的合作可能,前沿好不容易推动聚集起来的这个泛技术联盟,绝大多数关键企业表示放弃,‘背叛’阵营。 如果要以最严苛的道德标准来形容现状。 还真不是不可以说一句: 隐藏型美式舔狗原来这么多。 其实就也无非是利益因素。 之所有欧美巨头级企业有些许表示,立马有人乐意上赶着去全方位合作,就是因为有可预见的利益。 成熟的生态体系,成熟的商业模式,触手可及的钱途…… 都是一般商人最向往的。 “……” 听吴伏城说完,方年左右看看,淡声道:“都说说什么想法,要以什么样的形式应对?” 方年的话语落下后,有那么片刻的安静。 温叶斟酌着开口:“要不再等等看?” “现在形势很明朗,不合适再等下去。”关秋荷插了句。 炫舞小说之不服的后果 全职恶魔 素食主义 “……” 最后是陆薇语接过话头:“前沿科学倒是有些预案,要不基于这些预案来商榷个办法。” “……” 方年暂时没表态。 他也在想应该以什么样的形式应对。 这可能将是前沿遇到的最大难关。 如果白头鹰那边当时一鼓作气直接给前沿发一个entity […]

非常不錯都市小说 我的重返人生-第781章 新的局面;新的消息鑒賞

小說推薦 – 我的重返人生 – 我的重返人生 “7……7点2……亿?” 余大东面色微变,甚至因十分诧异而变得结巴起来。 这样的数字,是余大东包括在座所有人都没想过的。 哪怕是对前沿最为关注、牵扯最深的雷軍,也同样深感意外。 这意味着什么,大家心里十分清楚。 迎着众人各色目光,方年平静复述了规则:“去年第一次联盟会议定下来新加入联盟的成员需要缴纳的入门费标准:” 略顿,方年微微一笑:“是单次缴纳2000万+当年授权费用的10%; 而,今年MindOS授权费已经超过了70亿。” 哪怕早有准备,听到方年亲口确认‘70亿’这个数字,依然有人深吸一口气。 基础科学突破所带来的庞然利益带来的冲击,令这些大老板也是心中各有想法。 沈伟忍不住说了句:“据我所知,我们加一起缴纳的授权费应该也就10亿级吧?” “差不多,这里面大概有90%是三星电子缴纳的。”方年并未隐瞒,坦然道。 接着补充了两句:“事实上为了保持系统的更多领先性,女娲实验室在MindOS上投入的研发费用以月度为单位呈直线递增形态; 截止至三季度,今年投入的相关研发费用约15亿,不包含对外专利缴费与薪资成本。” “……” 无论方年是否有言外之意,在座众人都意识到,光凭他们贡献的授权费,女娲实验室都不能覆盖在MindOS上的研发投入。 更别提女娲实验室还需要对外缴纳专利费。 当然…… 方年没提的是,对外专利缴费的支出已经没了。 因为女娲实验室在MindOS上实现了对等互相授权。 严格来说,今年总额已达‘70亿’的授权费中,关于三星电子那部分,完全是‘坑’来的。 联盟规定的是不低于3%,没设上限。 前沿科学自己谈出来7%,这是前沿的本事。 而且还延缓了三星电子90天,可以说所有国产手机品牌都得感谢前沿。 2011年是中国智能手机元年。 三星电子因为系统层面的差异,直接失去了在中国市场的竞争力,整个上半年可以说是颗粒无收。 不说上个月S2上市的盛况,就说这个月前沿这边刚放开一个小口子,国产厂商立马就感觉到了巨大的压力。 极品萌妻限量版 上午见雷軍时,方年就看出来了,连小米这种发烧友、性价比品牌都不是很好过。 更别说有一定品牌溢价的其它牌子,其中菊厂算是最艰难的…… 这时,沉吟良久的余大东双手一摊,苦笑道:“这事情有点不好意思,我做不了主,得中興那边再确定。” 余大东说完,翘着二郎腿的雷軍身体后靠椅背,接过话头:“我插一句,不说规则这些,其实只是个简单的数学题。” 一旁双手合拢置于身前会议桌上的黄秀杰表示认同:“对,假如中興推出三千价位的手机,销量仅过千万费用就会扯平,往后销量每多10万台,都要多付出750万的授权费。” 陈明勇也笑呵呵的说了句:“说起来我们运气还挺好,享受了不少福利。” 沈伟面露笑容,似感慨:“对啊,依照目前我们缴纳的授权费,远不足以让MindOS有足够的资金保持领先性。” “……” 你一句我一句的,其实就有点要跳过中興授权费这一茬,直接商谈下一个议题的意思。 这些当老板的,在某些层面很容易找到默契。 尽管在投票表决阶段,中興获得了大家的一致赞成; 但归根结底,这笔授权费是中興来缴纳,跟他们没关系。 虽然嘴上说享受到了福利,但其实这些老总完全心安理得。 可以理解为投资,小米等公司在种子轮就重仓投入,现在都快IPO了,当然可以享受回报。 而中興这些公司要在IPO阶段进入,想要享受同等待遇,自然要付出更大的代价。 前沿更不用说,几乎是承担了整个产品流程的全部风险。 自然应该获得最大的回报。 毕竟…… 在座众人心知肚明,MindOS这个产品,不只是钱的事情。 比如小米当时就做不下去。 倒也可以说是钱的事情,但有哪家公司会为了一个未知,起手就以亿为单位进行‘自杀式’研发投入呢? 就这样的研发资金,换在航天事业上,都能把人送到月球了。 […]

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小說 我的重返人生 ptt-第776章 巨頭果然不屑一顧(求訂閱)展示

小說推薦 – 我的重返人生 – 我的重返人生 2011年的秋天,或许会成为许多人记忆中的一道分隔符。 在这个秋天,中西方在基础科学核心科技领域的竞争完全转向明面化。 国内前沿走向了一条孤独的逆流挑战之路。 无论世界怎么变化,始终保持着某种近乎苛刻的‘自杀式’研发投资战略。 与之相对应的是,海外一片晦涩不明,暧昧不休。 在前沿提出N+B战略的当天傍晚,美东时间的清晨,一场转嫁到金融市场的交锋正式开始…… 早在美东时间凌晨四点多时,持键更新推文,一股脑点燃了美利坚熬夜人群内心的火热。 “shit!” “fxxk!” “该死的吸血鬼!” “……” 起初无数网民只能是表达自己的无能狂怒。 各种国骂层出不穷。 但,持键的推文里面还有一个重要信息,一个论坛网址。 以及这个论坛的口号:YOLO。 再一细看,这个论坛几乎是散户大本营的意思。 尽管是凌晨,但因为相关的看空消息,小论坛还挺活跃的。 “You Only Live Once!没错,应该享受人生!” “持键果然也是很精明的,一下子有点豁然开朗。” “是不是应该再做点什么?” “可是我们散户能怎么办呢?” “……” 方年也是看中了这个WSB论坛的宣传口号,YOLO嘛,不就是赢了会所嗨皮,输了下海干活。 太符合大多数美利坚民众的内心期待。 也非常符合散户们的心态。 手头上又没太多钱,那就只有YOLO能聊以慰藉。 持键在小论坛上也有账号,几乎都不用特别介绍,就成为了半个‘意见领袖’。 “不然我们还是听听持键怎么说?” “我觉得他很有才华,像是唐特那样的大富豪都能谈笑风生。” “对,我看很多次他的推文都被唐特点了赞,而且唐特也关注了他。” “……” “我最近一直有在买看涨,如果真下跌的话,我又要倾家荡产了!” “……” 美利坚的股票市场相对来说自由度更高。 有多种交易形式。 有利用期权这样带有时间价值的杠杆衍生品合约来操作股票交易。 而且期权这种方式是多数散户最喜欢采用的。 因为这玩意跟买彩票一样,比如坚信未来的一段时间里股票会涨,就买一张看涨到多少多少的期权合约; 一般来说会是一种超杠杆行为,用几美元买一个天文数字的看涨合约,看涨对了可能收获成百上千倍,看错了哪怕一点点,合约价值归零,花进去多少钱都没了。 就真等于说是花两块钱买张彩票,可能中5元,也可能中500万,最多的是啥也没有。 而…… WSB论坛里聚集的几乎全是这样的散户,因为信奉YOLO,所以几乎都是梭哈玩法。 像是微软、英特尔这种公司行情不错,那当然是看涨的。 然后现在有空头机构看空,这就很可能导致大家全军覆没。 于是现在人心惶惶。 持键拿捏得恰到好处后,发了条帖子:“有没有可能不会发生下跌?” “祈祷资本放过散户?还不如祈祷上帝。” […]

好看的都市小說 我的重返人生 ptt-第775章 你比我想象中要更像一位精明的紳士鑒賞

小說推薦 – 我的重返人生 – 我的重返人生 “嚯?!” 方年忍不住嚯了一嗓子。 唐特冒泡,着实让方年有点意外。 尤其是方年看着手机上美东时间显示为:凌晨三点四十分的时候。 好家伙。 果然还是那种熟悉的味道。 方年印象中,因为美利坚那边的体制不同,唐特是真正反复横跳的奇人。 最早宣布说要当老板是在2000年。 然后因为怕握手过多患感冒退选。 在他的人生中,多次在共和、民主、改革等黨派中反复横跳。 方年特地查了查老懂哥唐特到今为止的资料,这会儿刚好是无黨派人士。 想着这些,方年心中一动:“好像懂老哥还来过一出质疑奥老板不是美利坚人的操作,也就这一两年吧……” “要不来个互动?” “还是……” 方年脑子里迅速闪过无数念头。 从一开始带点调侃,迅速转到了事情本质上,即他用持键的身份在海外反复横跳还可以为了什么。 方年记忆力偏好,且会规划加深对重点‘事务’的记忆; 所以一下子想法茫茫多。 对面关秋荷被方年一嗓子给惊动,抬头望向方年,疑惑的皱起眉头:“怎么?” 方年做了个手势,没搭话。 不片刻,方年收束念头,嘴上说了句:“有个比较有意思的人发了推文,给了点启发,我先去互动一下。” 接着低头摆弄起手机。 “唐特先生,这种商业挑衅,你们商人一般会怎么处理?” “可以跟大家说说看吧。” 煽风点火这四个字,方年同学特别会写。 很快引导了许许多多吃瓜网民附和。 你一句我一句的,都希望得到真正大商人的解释。 现在的唐特正经是个有名有姓的大富豪。 光是在纽约重点街区就有数个专属命名的集团大厦,还不包括同名酒店业。 比如华尔街、曼哈顿等核心区。 怎么说呢,也是有声望的,不过相较而言名声不太好。 有人认为唐特是疯子、骗子等等等等。 但不可否认,很少有人比唐特更懂得煽动。 美利坚的民众其实是比较吃这一套的,他们喜欢唐特的煽动性言论,认为唐特这类言论只是一种营销论调,是唐特商人精明的一面。 这也是,海外持键分键在推特上因为反复横跳、煽风点火迅速积攒出了大量粉丝的缘故…… 唐特没有拒绝互动。 “面对挑衅,自然是打回去!” “我个人甚至希望出台一些策略来针对日渐频发的同类现象,他们,是在窃取我们美利坚的胜利果实!” “……” 吃瓜网民的回复比持键还快:“听了唐特先生的话,一下就明白了。” “原来如此!” 持键:“我一直很认同你的理念,你比我想象中要更像一位精明的绅士。” “十分期待你更出众的言论!!!” “……” 这次唐特没有很快回复。 美利坚全境的时间毕竟都不太早了。 除非唐特在偏东半球的区域,譬如跨国大西洋的伦敦等城市,这样换算下来,才是白天的时间段。 方年也没在意这些。 虽然只是简单的一次互动,但也是蛮浪费脑细胞的。 毕竟没人比唐特更懂。 […]

优美小說 《我的重返人生》-第763章 簡簡單單的包島旅遊看書

小說推薦 – 我的重返人生 – 我的重返人生 浓厚的云层遮盖苍穹,令人觉得像是到了黄昏。 刚从市府大楼出来的方年都下意识看了眼手表时间。 还不到四点半。 除去来回车程,实际前后不到一小时,申城市府韩㱏与方年代表的前沿就定下了合作备忘。 前沿总部到底还是落户在了申城。 与原先规划不一样的是,直接入驻了最不可能的小陆家嘴。 全申城最黄金的地段,面朝浦江湾。 毫无疑问,这将是前沿至今为止最大的单笔投入,包含土地成本和建安费用等在内或将接近百亿资金。 也将成为前沿的全新名片。 当然,方年同学也是相当的高兴。 迈腾很快离开市府大院,这次一路回往了浦东东郊君庭。 在院子里下了车,看着方歆小朋友正跟关秋荷关总一同捣鼓高尔夫,方年同学忽然有些踌躇。 左右一寻思,摸出手机在轻聊上编辑‘分享’。 “今天的浦江格外璀璨,感谢申城,感谢祖国,感谢时代,感谢大家,给生活比个心。” 文字写完,方年瞄向旁边的陆薇语,挤了下眼睛。 然后拉着她的手一块比了个心。 拍照附图发送,完事儿。 几乎一秒钟以内,陆薇语的点赞率先出现。 接着是评论:“我家先生今天心情真好,连稀松平常的浦江都能比往日看得顺眼许多。” “……” 看到评论消息,方年伸手捏了捏陆薇语的脸:“夫人真顽皮。” “哥哥,小语姐姐,你们怎么才回来呀?”方歆拄着高尔夫球杆,望向走过来的方年跟陆薇语。 方年随口道:“有点事情耽误了。” 接着望向关秋荷,一本正经道:“关总,你这是要带坏我家方歆啊,以后没钱玩高尔夫怪你哦!” 关秋荷都不稀得搭理方年,虽然她看出来方年同学明显心情大好。 “瞎说八道!” 然后才问:“怎么说,还特地先把超跑送了回来,这是半道上被谁给叫走了?” 方年喜滋滋道:“前沿总部地址确定下来了。” “就这?”关秋荷看看方年,又看看陆薇语,神色颇为迟疑。 握杆低头看着高尔夫球,嘴上随口道:“在哪?” “小陆家嘴。”方年回答。 “嘭~” 高尔夫球被一杆击出,关秋荷猛然抬头:“哪?” 方年笑眯眯地道:“小陆家嘴最黄金的地块,东方明珠西南侧的三角区; 一块现成空地,两块有零散建筑的地块,一共近60亩,由市府协调拆迁腾空,最晚将在明年年中完成。” “卧槽!”关秋荷忍不住爆了句粗口。 “滨江公园、会议中心、正大广场中间的那一块三角黄金地块?” 方年点点头。 关秋荷就差喊起来了:“那地方也能协调出来?我听说有无数公司想要那个地块,以至于有相关领导直接放言给多钱都不卖,有价无市!” “谁给你开的口子啊?” 方年这会很是淡然的回答:“韩㱏。” 也算是轮到关总吃惊了。 他跟陆薇语可是一路都没缓过神来。 理论上来说,那个湾区是申城最中心最核心的明珠之冠,是方年想都没想过的地方。 他当然也听过无数人想要染指那个B6-2空地,就那近20亩的小地块。 浦东方面确实放过话,给多钱都不卖。 而现在直接协调出来了三个地块,共60亩地。 要不是土地承重不够,都能再另起一个高高楼,挑战天际线。 “韩市長?难怪你们要换车过去,多钱?一百亿还是多少?”关秋荷稍微恢复了下,又问。 方年回答:“暂时不要钱,韩㱏说申城不差这几十亿的土地款,以当下市场价按银行利率借给前沿,分五年期归还。” […]

人氣連載都市异能 我的重返人生-第761章 方小年能有什麼壞心思鑒賞

小說推薦 – 我的重返人生 – 我的重返人生 夜晚星光点点。 随着气温一天天降低,院子里仿佛随时都有落叶掉落。 农历刚初五,月亮才露出芽儿呦。 一大家子人坐在院子里聊天打屁,晚风轻轻吹过,是这个季节刚刚好的舒适度。 这会儿还多了个方正国。 也懒得吭声,自己个嗑着从老家那边带的炒南瓜子,这玩意别人一般没他厉害。 得益于方年的优秀,他‘老人家’这两年实在是过上了梦寐以求的生活:免于操心一切事务,无忧无虑。 桐凤联合学校的那些工程方正国也就是挂个名。 实际有专业队伍总领调度,照着干就完事了。 现在茅坝那旮旯的青壮年劳动力也同意去转行修路。 累是会比较累点,但工钱比盖房子可高不老少,毕竟有句顺口溜,金桥银路铜房子。 分包小路段的小事情,都不用方年出面,随便找个人就给办好了。 大概是十二月份开始干,整体上要干个两三年。 那会儿茅坝家家户户手头上也都有了钱,全国经济正好飞速增长,这选择就多了。 方正国同志还是干包工头,按上面吩咐照着干,也不用操什么心思。 农村里的青壮年大多数干活还是很踏实的,指着养家糊口。 挑三拣四的也进不了老方家拢起来的工程队。 这两年方正国思想也通透了,明白他自己个挣不挣钱无所谓,图有个事打发时间。 那辆普桑方正国也开的舒舒服服,后备箱里长年累月的有好酒好烟。 到工地上经常就是散个芙蓉王。 华子也有准备,一般是给上面的头头脑脑一条条散。 当然,有眼力见的人也会给方正国同志送点好烟好酒。 毕竟方正国就一普通农村中年男人,本事绝对没有嘴巴大,但偏偏啥好事都能轻松捞到,这里面肯定是有七拐八绕的关系。 木 嬴 反正小地方谣言总能传得非常离谱。 比如有天有人偶尔碰见方正国跟朱建斌一块吃饭,立马就传出了教育局大领导都要来奉承他。 也有人说是方正国会花钱,挣10块敢花出去9块。 实际上方正国还真不指着工程上的钱,他收租就够了。 反正,就也过得很舒服。 “……” 方正国的到来带‘坏’了个风气,院子里有一多半人都在嗑瓜子。 李安南边嗑瓜子边说:“你这院子久不久的就变个样,还挺能有新鲜感的。” “总一个样子很容易腻味,好歹咱也是家里趁不少钱的款爷啊。”方年乐呵呵道。 “……” 大家就笑。 林语淙遥指院子那头:“我看那边好像有一块草地不太一样,是改了什么?” “关总的私人独家高尔夫日常场。”方年一脸正经道。 关秋荷插嘴道:“院子有点空,不用也浪费,也方便改。” “荷姐,你自己的院子不是想干嘛干嘛吗?”陆薇语赶紧提醒道。 关秋荷:“……” 对呀! 虽然高尔夫这项运动就她一个人喜欢,但那边厢院子也是她个人的呀! “哈哈……”挖坑成功的方年放肆的笑了。 “……” 实际面积有将近10亩大的院子真要是光秃秃摆着,看起来也挺大的。 狀元 瓜 总是那么些花草树木,看久了也没什么意思。 所以前阵子就又搞了些基础建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