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丁丁DINGDI

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說 洪荒:我能看到聖人氣運 ptt-第三百九十九章 星漢燦爛相伴

小說推薦 – 洪荒:我能看到聖人氣運 – 洪荒:我能看到圣人气运 天河之上,极其极其有节奏的律动着。 当云中君开始闭关的时候,整个天河之上,都有时空是凝结而成的迷雾弥散开来,于是对于那无数的淘金者而言,这天河当中,除了那汹涌的吞没一切的浪花之外,便又是多出了一重危险。 而云中君自身的意识,却是早早的就已经是一分为二,其主体,和云中君的真身,以及这浩渺的天河归于一处,另一部分,则是循着藏在天河当中的空间通道,落入了日月潭中,在那弱水之间徜徉起来。 云中君当初游历天地的时候,在那天地之间采集了无穷的水汽,天地之间,他每到一处江河湖泊,都必然会冒险在巫族的看守之下,采集一缕那些江河湖海的气机,而现在,他所采集而来的气机,便是在他闭关的时候,一点一点的融合到天河当中,令天河的边界不断的变得模糊,一点一点的朝着这洪荒天地所渗透——而在这过程之间,那西昆仑之下的弱水河,便是天河向洪荒天地渗透的时候所留下的坐标。 无数的气机,伴随着那玄妙无比的空间的震动凝结为一体,收束成作一条玄妙无比的线,将那弱水的权柄之印缠住,往天河的权柄之印所在的地方靠拢,要令那天河的权柄,将那弱水河的权柄给彻底的吞噬。 在这过程之间,天河的权柄之印,以及弱水的权柄之印,都在不停的震动,发生着玄妙的共鸣。 在这两个权柄之印相互吸引的时候,云中君的道行和法力,也同样是在飞快的提升。 两个同出一源,最后所发展的方向却截然不同的天地,其权柄相互共鸣,相互沟通的时候,天地之间的秘密,在云中君的面前一点一点的展现出来,时间和空间的涌动之间,云中君的法力和道行,也在飞快的提升着。 他知晓,当这两处天地的权柄之印合而为一,也即是天河垂落,融入弱水当中,弱水倒灌,涌入天河之内的时候,这浩浩荡荡的天河,便立刻是会和那弱水融为一体。 道那个时候,这天河的存在,便和天地之间那无数的空间通道没有任何的区别,云中君以及他麾下的定止军,能够以这天河为纽带,通行于天地之间的任何一个角落——只要能感应到星光的所在,便是云中君畅行无阻之地。 而同样的,那个时候也正是云中君破开关隘,登临太乙道君的时候——十二祖巫便是以这种方式登临的太乙道君之境。 不过,在那两个权柄之印快要合而为一的时候,云中君的念头却是陡然之间一动,将那快要融合的权柄给硬生生的分开。 虽然十二祖巫的经历早已证明,融合两方天地的权柄,便能够铺平登临太乙道君的道路,而这也正是云中君所推演出来的太乙道君之路当中的一条,但他却并不打算以这种最为简单,同时也是最为轻易的方式登临太乙道君之境。 对于这天河的权柄,以及那弱水的权柄,云中君还有另外的打算。 …… 在那快要被吞噬的弱水权柄之印被云中君强行摘出来的时候,星空之上,那浩渺无比的天河,便如同是有了自己的意识一般,狂怒着翻涌起来,在这无穷无尽的星空之上掀起滔天的浪花。 这浪花涌动的时候,沉积于天河当中无穷无尽的星辰的倒影,也似乎是活了过来一般,在那天河的浪涛当中相互碰撞,相互碾压,散发出恢弘无比的力量。 这天河暴露的时候,那天河吞噬万物的特性,可谓是展露无余。 星空当中无穷无尽的星辰之力,还有那纵横交错的星辰权柄,才一落到那天河之上,便立刻是被天河的浪涛所吞没,不要说是那些不朽金仙级别的星君们,便是那几位帝君,也都无法将自己的感知落到了天河当中。 学园都市之双重间谍 那天河之上,明明是有灿烂无比的光华映照得整片星空都是灼灼生辉,但当那些星君乃至于帝君们,将自己的感知落到这天河之上的时候,他们所感觉到的,却是一团无与伦比的虚无。 他们的感知,在落入那一片星汉灿烂当中的时候,便是无声无息的湮灭,令人惊异的是,按照常理而言,这种神识和感知被人切断的情况,必然会对那神识以及感知的主人造成一定的伤害。 三大校草爱上我 这些天河当中的虚无,却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 这些星君帝君们的神识在被切断的时候,他们本身,却并不曾为此受到任何的伤害——在他们的意识被切断的时候,有造化之机激荡而出,顺着他们被切断的意识,涌入到他们的元神当中,在这过程之间,他们的元神受到了多少的伤害,那激荡的造化之机便立刻是令他们受伤的元神又愈合起来。 若不是此刻正展现于他们面前的那一片星灿烂无比的星汉,他们几乎是要以为,自己先前的记忆,只是一场梦幻空花。 “云神君这是将要登临太乙道君之位吗?”那天河咆哮起来的时候,星空当中所有的太乙道君们都是随之起身。 登临太乙道君已久的他们,当然是能够察觉得到那在星汉灿烂之间涌荡起来的时间与空间的波涛。 感受着那波涛,每一位太乙道君的脸上都流露出了欣喜无比的神色来。 登临太乙道君之境,意味着只要云中君自己小心一些的话,那么十二祖巫就永远不可能对云中君产生直接的威胁,而东海的这一场决战,充分的显露出来云中君的存在对于他们这个势力的重要性——于内,执掌这星空屏障的云中君登临太乙道君,有了干涉时空的能力之后,那么他只需要是搅动天河,便能够将这星空之界和那洪荒天地给彻底的遮断,令洪荒天地之间所有的太乙道君们,未经准许,都难以踏入星空一步,而星空之上的众位太乙道君们,也有更多的时间安心于自己的修行,安心于各大星辰生机的调和。 于外,则是云中君本身,便是他们这个势力当中最大的保障。 还只是不朽金仙的时候,云中君便能够执掌东海的战局,将巫族那数千亿大军的动向,都把控于指掌之间,而现在他登临太乙道君之境,可想而知,无论是对军气的操纵,对大军的调度,又或者说是对战场的把控,都会有一个本质的跃升——而这,意味着他们这个势力在对洪荒天地的争夺当中,会占据更多的主动权。 “我们也来!”当星辰一脉的神圣们尽可能的在不影响星轨的情况下,汇聚自身星辰的力量,将星辰的力量投射到那灿烂无比的星汉当中的时候,星空当中其他的帝君们,亦是随之而动,学着星空当中的那些神圣们一般,将这星空之上所有星辰的力量,都投射到那灿烂无比的星汉当中。 在这样的情况下,那星汉当中无穷星辰的投影,亦是在那无数的星光之间化虚为实,如同是要成为真正的星辰并入那永恒不变的星轨当中一般。 神医毒妃:腹黑王爷宠狂妻 月泠泠 气运,法力,元神,道行——乃是修行之四要素。 在云中君登临太乙道君之境的时候,星空当中的星辰之神圣以及那些帝君们,虽然不能再其他的地方帮到云中君,但是他们汇聚这无数星辰的力量落入天河当中,令云中君在登临太乙道君的过程当中,吞吐天地元气更加的顺利,令云中君在积蓄法力的时候更加方面——这一点,这些太乙道君们还是做得到的。 …… 而在天河当中,云中君依旧是端坐不动。 他依旧是保持着自己的意识一部分立于弱水,一部分归于星空,这一分为二的意识,带给了云中君前所未有的体验。 在很早的时候,他就已经是能够通过那天河对空间的影响,借助天河的权柄察觉到这天地当中时间与空间存在。 也正是如此,在登临太乙道君之境的时候,云中君走的乃是最为正统的方式——通过自己所接触到的时间和空间等那些太乙道君才能掌控的力量,一点一点的干涉自己的肉身,干涉自己的法力和元神,使得自己能够真正的接触到那太乙道君级别的力量,然后将这力量纳入自己的掌控当中,而不是通过这权柄的捷径而登临太乙道君之境——哪怕这两种方式,并无什么区别! 而此时,在云中君的视角当中,无论是那星空亦或是那洪荒天地,都是化作了无数纵横交错的线条,而在这线条之间,又有无穷的水花萦绕于其间,那线条,便是这洪荒天地的空间,而在那纵横的线条上四处逸散的水花,便是这洪荒天地的时间。 空间,以及时间,便是这洪荒天地最根本的存在——空间的开辟,代表着有和无的区别,有了空间,这天地之间的无穷生灵,万类风物,才有了立足的根基。 时间的流淌,则是代表着动与静的变化。 只有这时间流淌起来,天地之间的一切,才会有所变化,有所更迭,才会展现出无与伦比的生机。 毫不客气的说,这两者缺了任何一者,这洪荒天地的存在,便没有任何的意义。 也正是如此,十二祖巫当中为首的,才是以时间之祖巫烛阴,以及空间之祖巫帝江这两人为首。 对于云中君而言,无论是从星空的视野观察洪荒天地的时空变幻,又或者是洪荒天地之间仰望星空的时空变换,又或是观察这星空和洪荒天地本身 […]

優秀都市异能小說 洪荒:我能看到聖人氣運討論-第三百八十五章 挽天傾 三看書

小說推薦 – 洪荒:我能看到聖人氣運 – 洪荒:我能看到圣人气运 l  “东皇太一亲自统帅大军?”进了东海的共工等人,也收到了这个消息之后,共工先是一愣,随机脸上便是露出了冷笑。 “东皇太一莫非是认为他亲自指挥调度,就能够挽回这东海的倾覆?”共工一边摇着头,一边看着他麾下的大巫们各自引军驱赶着东海的溃军往不同的方向杀了过去。 明悟了军气体系的极致变化之后,他麾下的那些大巫们,在太乙道君这个层次之下,便是无敌的存在——是以,此刻共工他们的任务,便是随大军而行,在大军朝着东海进攻的时候,截住东海一方的太乙道君,然后余下的,便是看这些太乙道君们亲自统帅的大军在巫族的屠杀之下能够支撑多久才不崩溃了。 “或许是想着,他作为东皇,这东海的基业就算是要败,也得败在他自己的手上才愿意甘心,,,,,,, 9\l。 “从这一方面来说,东皇太一确实是一个合格的王者,不委过于人——若是化作吕道阳的话,在有着星空作为退路的情况下,是绝对v吧不会在这个时候接手东海的战局,将指挥失当,调度失据故而才丢掉了东海的这个罪责的背到自己的身上。” “越是如此,才是越不能给他机会!”共工脸上的冷笑随之化作肃然。 …… “进驻流川域?”东海上,雪峰道君看着从汤谷当中传来的调令,稍稍的挑了挑眉之后,便是直接带着麾下的大军往流川域而去。 距离汤谷接手战局已经足足一百年,而这一百年当中,来自汤谷的命令,并不是要如何如何的布防又或者是修补某一处的防线,而是一系列的叫人完全看不出摸不准动向的调动。 虽然不理解,但众位太乙道君们,也依旧是不折不扣的执行了这些调令,马不停蹄的从一个地方转移到另一个地方。 而在这转移的过程当中,众位太乙道君们也逐渐的摸到了云中君这调令当中的门道。 若是说从北线而来的溃军,是直接崩倒倾覆的神山,任何人挡在这神山之下,都会在这落石之下粉身碎骨,那么这一拨又一拨不停的转移运动着的大军,便是从在山间匆匆而过的溪泉,每一轮水花的冲刷过后,这庞大无比的神山便会被这水花带走一些棱角。 那些自北线而来的溃军,心神早已是彻底的崩溃,只知道抱团朝着自己人人多的地方去——但在云中君的调度之下,这东海的内部却是一片空虚,没有任何的防线,而那些溃军们在这样的局面之下,顿时就是六神无主,不知道该往何处去,只能是浑浑噩噩的随波逐流。 这些大军,一部分停在了原地,在巫族的冲击之下成为那些巫人的血食,另一部分,则是就此四散,不知道躲到了什么地方,而最后剩下的一部分,才是在各位太乙道君们带领着大军在转移的时候,跟在这些大军的尾巴之后,一路追着大军而去——而在严令之下,无论那些溃军们能否跟得上大军转移的步调,大军都绝对不会停下脚步来等着这些溃军的会合。 这长达百年的漫长无比的转移挪腾,即是对众位太乙道君们统兵调度的一次历练,同样也是对那些溃军的一次筛选。 在这种漫无边际,毫无目的的转进之间,已经不可用的溃军,被远远地抛开,只剩下极少数依旧坚定的溃军,哪怕是意识都已经迷蒙起来,也依旧是紧紧的吊在大军的背后。 这最后的极少数的大军,才是在接下来和巫族的作战当中能够派得上用场的大军,没有了其他溃军的影响,这些还有着一战之力的而大军,才会在面对巫族大军的时候坚定下来,而不是如同之前一般,被裹挟着轰然而散。 流川域中,早就已经是变成了一个庞大无比的军寨,军寨当中,无数精通炼灵煮药,通晓生机造化之法的修行在这军寨当中,已经是等了数十年。 灵药经过熬煮之后的香气,在这海域当中萦绕,无数的游鱼循着那馨香而来,久久不愿离去。 “这边来!”一位又一位的太乙道君带着麾下的大军,连同缀在他们后方的溃军进入流川域,然后从流川域的另一头离开——而他们所带来的溃军,则是被流川域当中等待已久的医者们,接到一边开始处理他们的伤势,以灵药调理他们的心神。 天下 無 爺 至于说那些掉队的,亦或是去往了其他地方的溃军,自然便是被云中君给放弃。 …… “现在,才是战争开始的时候!”汤谷当中,云中君的意识沉入了点将台中。 为了这一次的战争,龙族当中的点将台,全都是被起了出来,除了那些太乙道君,以及那些领兵的不朽金仙,逍遥真仙们人手一座之外,还有更多的点将台,被龙族埋在东海的各个节点,又有不朽金仙镇守。 因为‘统帅’乃是东皇太一的缘故,是以,云中君的意识虽然是在这无数的大军当中自由而动,但除了他麾下的那一支定止军以外,其他任何一支大军的军气,云中君都无法驾驭——甚至,他通过这点将台发号施令,都需要通过东皇太一作为中转。 战争,似乎是进入了一种最为古老,最为正统的模式——云中君以天机士的身份端坐于点将台中,分析所有的大军所遇到的每一种情况,分析每一处的战局,然后将自己分析得来的结果告诉作为统帅的东皇太一,然后由作为统帅的东皇太一负责调兵遣将,临机决断。 超级篮球经理人 午夜狂想 但有了这些点将台的支持,就算是没有大军军气的支持,云中君也依旧是能够将自己的意识高托于天穹之上,居高临下的俯瞰着东海的战局。 望气术之下,东海被一分为三。 铺天盖地的劫气当中,有一团显化出满天星穹的倒影,穹天上,无数的星光坠落下来,任由那劫气如何的冲刷席卷,那星光都是巍然不动——这正是东海,或者说是东皇太一这个势力的气运。 而在劫气的外围,则是代表着巫族的血色氤氲。 至于说中间那铺天盖地的劫气,则是被云中君所放弃的北线溃军——在这些溃军被放弃之后,弥散于东海的劫气,几乎是散了一半有余。 之前的时候,受溃军的影响,东海的一方不要说察知巫族的动向,便是连自己的动向是如何,都不敢保证,而现在,虽然东海和巫族之间,依旧是被这无数的溃军分开,东海的一众统帅们,并不能察知巫族的动向,但至少,他们如今对自己的动向,已经是有了确切的把握,而不用担心,他们明明是想要往东行军,最后却在溃军的冲击裹挟之下,不知不觉的就掉了个头,一路往西而去…… 云中君的意识游离于东海之上的时候,那收集气运的神通,同样也是随之扩大,将整个东海都笼盖于其间。 而这东海万千生灵的气运,却是正好处于最为波澜壮阔的时刻,每一个刹那,都有无穷无尽的气运被云中君的神通吞入其间,一部分被云中君炼化成为紫运,一部分化作气运之火熊熊燃烧,再一部分,则是蔓延到云中君麾下的那一支定止军当中,最后的一部分,则是在云中君‘隐蔽自己’的念头之下,在这汤谷当中扩散开来——他明明就是当着东皇太一的面使用的望气术,但东皇太一却是心心念念于东海的战局之上,每一次他对众位太乙道君们发号施令之后,都会紧张无比的在面前的的地图上标记处那些太乙道君们行军的路线,以及跟在他们背后的溃军的数量。 至于说云中君身上所燃烧着的气运之火,东皇太一却是完全不曾为之付出一丁点儿的注意力。 “陛下,令九龙子及各位太乙道君们继续忍耐,再有明确的命令之前,不允许动用以军气为刀,混淆巫族血气的手段。” 北线战场的四位龙子虽然连同大军一起陷落在巫族的大军当中,但仗着天生对水流的掌控以及对东海的熟悉,对大军的把握,那四位龙族,却是见缝插针的,硬生生在被巫族所占领的那一片地方当中扎下跟来。 在云中君的目光之下,每一次巫族的大军封锁了这四位龙子的前后路,这四位龙子麾下大军的气运,也会被象征着死劫的劫兽所缠上,但每一次被劫兽缠绕住的时候,这四位龙子都会带着大军诡异的一个转向,脱出巫族大军的封锁,将那劫兽远远的甩在身后——若不是他们还需要在被巫族做占领的那一片地方当中寻找北线战场上诸位太乙道君们的踪迹,说不得此时,他们都已经是带着自己麾下的定止军回到了东海内部。 而在云中君出声提醒之前,云中君所看到的,则是那劫兽再一次的缠上了九龙子麾下大军的气运,然后那气运直接化作无数的刀锋炸开,想将那劫兽给彻底的扑灭——很显然,能够令气运有这种变化的,只能是被巫族追得心头上火的九龙子,已经是有了回身和巫族的追兵一战,以云中君所传授的对军气的使用方法,将那一支巫族的追兵给彻底的扑杀。 莫 少 逼婚 隨身 空間 […]

7ujls超棒的都市异能小說 洪荒:我能看到聖人氣運 ptt-第三百五十三章 進退自如,神兵合煉推薦-ifpjl

小說推薦 – 洪荒:我能看到聖人氣運 – 洪荒:我能看到圣人气运 “太一陛下,诸位道兄,我在紫霄宫中除了自身修行之外,于练法祭宝上,也另有所得。” “自获得那七彩琉璃刀一来,至于今日,我总算是有了如何洗练那七彩琉璃刀中印记的法子。” “若是没有其他要事的话,我这便回返天河,绸缪祭宝炼刀之事了。”太一道人的这话题才起一个头,云中君便立刻出声朝着太一道人告辞道。 太一道人接下来要说的是什么,云中君当然知晓——没有规矩,不成方圆,那接下来太一道人要做的,便是给诸位先天神圣们,给他麾下的每一个修行者立下规矩法度,以告诉这些人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 但立规矩,立法度都不难。 难的是这规矩法度如何执行,由谁来监督这规矩法度的执行,修行者们触犯法度之后,又由谁来对这些触犯法度的修行者们施以惩戒——毫无疑问,无论是提议建立法度的人,监督执行的人,以及最后对触犯法度之人施以惩戒之人,必然会受到所有人最大的忌惮,承受这些人最大的恶意。 恐怖传 亡魂索灵:一个都不放过 书冰儿 云中君只想要被这些先天神圣们忌惮,只想令这些先天神圣们因为忌惮而不遗余力的将云中君给‘高高供起’,不令其执掌权力,但若是云中君涉及到了这规则法度之事,那云中君要面对的,就不是这些先天神圣们的忌惮,而是一众先天神圣们切切实实的恶意了——在这样的恶意之下,说不得等不到天庭的崩溃,云中君便已经是陨落于这天地之间。 就算是所有的先天神圣们都心胸宽广,不会因为这法度之事对云中君生出任何的恶意来,但这法度之牵扯,从来都是一个势力当中最为繁杂之事,其中关隘可谓是不计其数,云中君相信,若是自己和这法度牵扯到了一起,那他以后绝对不可能再有安心修行的机会。 这种吃力不讨好的蠢事,云中君当然不会干。 是以,太一道人才发起这话题,云中君便立刻是告辞离去。 “术业有专攻,云道友的长处,在于战场调度,而不在于此事。” “太一陛下若是要度量法度规矩,还得另寻他人才是。”见云中君对此事避之不及,师北海也是摇了摇头。 善·变 双子修罗王 …… “起!”天河的源头处,云中君端坐了足足三百年,这才是令自己的心绪彻底的平静下来,然后,天河底下的星沙往两边分开,露出埋在星沙最底下的梦神君的尸身来。 尸身如同雕像一般端坐,存于虚实真幻之间,其上又有着玄妙无比的道韵流转不定,远远看去,宝相端庄,更有无穷生机在这尸身当中流淌,给人的感觉,便如同是梦神君还活着一般。 而在这尸身的眉心以及四肢上,各自定了一枚裂魂碎魄钉。 天地当中,万物皆可生灵,便是草木竹石都能够开启灵智化作修行者纵横天地,从修行者的尸身当中,衍化出全新的灵性,使得死去的修行者‘死而复生’这样的事,在这天地之间,也算不得什么罕见之事,以云中君的谨慎和见识,自然不会令这样的事发生在自己的面前。 ——那五位裂魂碎魄钉的作用,便是为了避免此事。 梦神君的尸身当中,一旦是有灵性衍生出来,便会被这五枚裂魂碎魄钉给彻底的震碎,如此,自然便能够令这梦神君的尸身,永远都只是一具尸身! 而在这梦神君的面前,那七彩琉璃刀,便是横放在梦神君的膝盖之上,与梦神君尸身的气机,似乎是勾连为一体,又似乎是泾渭分明。 “落!”云中君深吸了一口气,朝着那五枚裂魂碎魄钉一指,于是那五枚裂魂碎魄钉便立刻是从梦神君的尸身上跌落下来,混入到周遭的星沙当中,在那无数星沙的冲刷之下归于无形。 暗城 “火来!”云中君手中的法诀,再度一遍。 于是那天河当中,无数的星光便是飞快的朝着那天河的源头处聚拢,最后在这天河的最底下,化作一朵银白色的火焰。 这火焰的名字,唤做星空真火,又唤做天河神焱——星空之上,每一个星辰都有着自己独特无比的特质,将这些特质凝聚唯一,便能够衍化做星辰神光,亦或者是星辰真火,如同太阳神火,太阴寒焱,北斗注死神光等等等等…… 天河当中,倒映着星空当中所有的星辰,自然也能够模拟出这星空当中所有星辰的特质,云中君以他所参悟出的包罗万象的星辰戮神刀的理念,将所有星辰的特质都融合到这天河当中,将这其中的玄妙以火焰的方式展现出来,这便成了云中君此时所引动的星空真火,天河神焱。 重生 娛樂 圈 某科学的闪电异端 这天河神焱凝聚的时候,需要相当长的时间,其内的力量由过于的暴烈,无论是用之以对敌,亦或是用之以炼药,都不堪大用。 但若是用之以炼器的话,那就是这天地之间最为绝顶的火焰了。 火焰当中,包含了星空当中所有星辰的特质,一切对立的,完全无法共存的力量,都是以一种不可思议的方式被强行的捏合进这一团火焰当中。 这天地之间,任何一种材料落入了这火焰当中,都会在这火焰当中融化,只留下其中最为精粹的一部分,甚至,质地稍稍差一些的神材落入了这火焰当中,连精粹都不一定会炼出来,便会直接在这火焰当中化作灰烬。 若不是此时已经胸有成竹,云中君是绝对不会动用这天河神焱的。 ——那紫霄宫中,鸿钧道祖衍化太乙之玄,宫中所有的有资格登临太乙之境的修行者,都在鸿钧道祖的引导之下走上了太乙道君的道路,稳定了太乙道君的境界。 但在所有的人当中,云中君是唯一的一个例外! 在进入紫霄宫之前,云中君就已经涉及到了时间和空间的玄妙,拥有着登临太乙道君之境,成为太乙道君的资格,但偏偏,云中君自身的修为却只得四衰,距离渡过最后的天人之衰,使得他的身上能够容纳太乙道君这个层次的力量还有着本质上的差距——于是乎,紫霄宫中所有的听道者当中,便出现了云中君这样一个唯一的意外。 一个有资格登临太乙道君之境,又在鸿钧道祖手把手的引导之下,知晓了自己应该如何成就太乙道君之境,在太乙道君之境的面前没有任何疑惑的,却因为本身的修为所限,不曾登临太乙道君的人。 于是乎,在紫霄宫中其他有资格登临太乙道君之境的修行者在参悟太乙道君的玄妙,稳定太乙道君的境界,没资格登临太乙道君之境的修行者们,只能无数次的推演自己已有的神通术法,令其精益求精的同时,云中君这位只渡过了四衰的不朽金仙,却是在以太乙道君的角度审视自己的两道神通——星辰戮神刀以及渺渺天河剑。 除了这两道神通之外,另外一个被云中君放在心上的事,便是这藏在天河最底下的七彩琉璃刀,以及那梦神君的尸身。 紫霄宫中的传道结束的时候,云中君在明悟了自己的太乙之路,令自己的一刀一剑两个神通重新达成平衡,令那渺渺天河剑也臻至道生天地这个层次之后,云中君的另一个收获,便是要如何的才能将那梦神君的尸身不留后患的融入到那七彩琉璃刀当中,将那七彩琉璃刀熔炼成为一柄独属于自己的神兵。 一连串的符文在云中君的十指纷飞之间显化出来,然后那一团火焰陡然之间扩大,将那梦神君的尸身以及那七彩琉璃刀都包裹了进去。 吾家夫郎有点多 下一刻,清冽而又森然的剑鸣声,在云中君的身边响了起来,剑鸣声中,蕴含着无与伦比的浩瀚之意,令那银白色的火焰,都是随之有了隐隐的颤动,颤动之间,仿佛是能够感觉到其中那琉璃刀不敢的嗡鸣。

y3mya人氣都市小說 洪荒:我能看到聖人氣運 ptt-第三百五十一章 啓明,長庚鑒賞-k1jkr

小說推薦 – 洪荒:我能看到聖人氣運 – 洪荒:我能看到圣人气运 “这一颗星辰,名为金星,又曰启明,长庚,太白。” “此为距离太阳星最近的一颗形成,接引太阳之光,日出之前,日落之后,这一颗星辰皆会出现于穹天之间,接驳昼夜之轮转。” 人生的抉择 孤狼的爱 “而这金星为五行之首,其权柄当中,既涉及天地五行之金的变幻,又有昼夜分合,晨昏轮转之玄,极为玄异。在这周天星辰当中,也金星也排的上号,位列三百六十五颗主星之一。” “诸位道友们可愿一试,能够引动这金星之共鸣,成为这金星之长庚太白启明星君?”云中君指着这庞大无比的金星对着众人道。 绝色逍遥 虽然未曾踏足那金星的内部,但这萦绕于金星当中的星光当中所绽放出来的浩瀚无比的金行之力,已然是足以令众位先天神圣们动容,那金行之力当中所藏而不漏的无穷锋锐,更是叫这些先天神圣们心痒难耐。 “这长庚星引动五行之金,既有永恒不变之固,又有无坚不摧之锐,无论是谁若能得这长庚权柄加身,实力底蕴必然大增。”众位先天神圣们皆是感慨着,然后轮流绽放出自己的大道之华,引动这金星的光芒——他们都能感觉得到这金星当中所蕴藏着的无穷无尽的庚金之精,无论是用于祭炼新的法宝,亦或是用来培养自家的灵宝,亦或是以此祭炼什么神通,都是大用用处。 一位又一位的先天神圣绽放着自己的道韵,而那金星亦是随着这些先天神圣们所绽放出来的道韵,发生着不同幅度的颤动。 而在先天神圣们之后,便轮到仅有的两位后天生灵。 ——龙子敖,以及如同是一个隐形人一般,站在太一道人背后的明庚道人。 说来奇怪,太一道人不曾出关的时候,明庚道人负责打理种种俗务,有内相之称,在这东海也算是赫赫有名,极有存在感,但在太一道人出关之后,明庚道人便是放下了手中一切的事务,专心致志的待在太一道人的身边,藏在太一道人的背后,如同是一个侍卫一般,完全没有任何的存在感。 此时,若不是轮到了明庚道人来引动这金星之华的话,无论是云中君还是其他的修行者们,只怕都注意不到,他们这一行人当中,还有一位明庚道人,而且论及修为,此时的明庚道人,亦是在不知什么时候渡过了道心之衰。 “既然盛意难辞,明庚,你也上前一试吧。”当众位先天神圣们将‘原来还有一个明庚道人’的目光落到了明庚道人身上的时候,太一道人也是笑着朝着那金星指了一指,示意明庚道人上前。 当明庚道人震荡自己的法力,绽放出自己道韵的时候,原本在诸位先天神圣们的大道之华下显得爱答不理的长庚星,却是在陡然之间震动了起来。 无穷无尽,无法无量的光华,从那长庚星当中爆发出来。 斩断一切的锋锐与永恒不朽的坚固,在那无孔不入的光华当中融为一体。 这一刻,在众位先天神圣们的眼中,这金星的光芒,甚至是已经超过了那昭昭太阳星。 很显然,在这一行人当中,这位不显山不漏水的明庚道人,正是和那金星最为契合之人。 在明庚道人道韵的引动之下,那金星肆无忌惮的绽放着自己的灿烂,挥洒着自己的锋锐,而在金星当中,无穷无尽的星辰之力,星辰之光的最核心处,有权柄的印记浮现出来。 而在那金星的印记当中,又有一个三星交错的印记和一个太阳星的印记横贯其间,将这金星的权柄封锁在金星当中。 而当众位先天神圣们注意到那两个印记的时候,其中那三星交错的印记便在陡然之间溃散。 这三星交错的印记,便是天市垣中斗姆元君的印记。 斗姆元君和太一道人共同执掌这无量星空,星空当中任何一位星君的诞生,都必须要得到斗姆元君以及太一道人的承认。 闪耀拳芒 塰角七号 而现在,斗姆元君的印记,已然是溃散——就如同最初的时候,斗姆元君,云中君以及太一道人所约定的那般,只要保留住归属于星辰一脉的那一千余的星辰,保住那些星君们的性命,保住星辰一脉的传承不断,那这星空当中余下所有的星辰,其归属都由太一道人一言而决。 “这金星之别号,是为启明长庚,正合明庚之名。” “看来,明庚道友正是这金星的天定之主,合该执掌这金星的权柄。”众位先天神圣们都是感慨起来。 相较于此时明庚道人所引发的动静,其他的先天神圣们之前和金星的共鸣,可以说是什么也算不上。 在这样的动静之下,没有任何一位先天神圣能够厚颜否定明庚道人和这金星之间的牵绊勾连。 在众位先天神圣们感慨的时候,那金星权柄上,太一道人的印记随之散去,然后那金星当中所凝聚出来的权柄之印,便如同是乳燕归巢一般,朝着站在一边的明庚道人而来。 只刹那之间,明庚道人的气机,便是与那金星贯通为一体,不分彼此,他的周身上下,都有无量的光华绽放出来,而他的气机,亦是飞快的提升着。 倏忽之后,当那金星的光华收敛起来之后,明庚道人已然是在那金星的接引之下,出现在了金星的最核心之处,伴随着他对金星权柄的炼化,无穷无尽的金行之力,无穷无尽的锋锐,以及那光暗交错的玄妙,都在往明庚道人的身上聚拢,每过一个刹那,明庚道人身上的气机,都会强横一分。 解密藏宝图 麦田里的麦子 看着这变化,一众先天神圣们不由得都是眼热起来。 “按照我与斗姆元君的约定,我等踏入星空之后,这星空之界便由我等执掌。” 清穿武氏 吴图 “诸位道友们可随意游走于这周天星辰之间,但凡无主之星辰,诸位道友们皆可以自身道韵随意引动着星辰的共鸣,然后执掌星君之权柄。”太一道人朝着众位先天神圣们双手一挥,道道流光便是在这些先天神圣们的眼前浮现出来,无数的信息从那流光当中而过。 这些信息当中的,便是太一道人和斗姆元君所约定的,已经有主的,归属于星辰一脉的那些星君们的星辰。 天下风雷 “对了,这周天之星辰,除了主星,辅星,隐星,暗星之外,尚有一些星辰除了自身的星辰权柄之外,还能影响整个星空当中无量星辰的运转。” “这些星辰,被称之为帝星,执掌星辰之人,非是星君,而是帝君。” “这帝君之权柄,还望诸位慎之慎之。”正当一行人要往不同的方向散开,取寻觅那些与自身大道相合的星辰的时候,云中君的声音,却是突然又响了起来。 如今,这星空之界当中,除了不管事的斗姆元君之外,只有一位帝君,那便是众人的首领,东海之王,太阳帝君,太一道人! 若是在这个时候,有其他的先天神圣在这星空当中执掌了帝君权柄,和太一道人有了相争之势,这并不是一件好事。 当然,云中君此时出言提醒,也并不是因为此事——这无量星空当中,会不会有人有与太一道人争锋之心,有与太一道人争锋之人,云中君其实并不放在心上。 […]

8cy6i寓意深刻玄幻小說 洪荒:我能看到聖人氣運討論-第三百四十八章 蒼穹之上天上天鑒賞-f0a0w

小說推薦 – 洪荒:我能看到聖人氣運天地之间,虽然依旧是有相当大一部分的先天神圣,依旧是抱残守缺,看不起后天生灵,但至少,在目前太一道人的这个阵营当中,因为云中君的存在和龙族的存在,一众先天神圣们对于后天生灵的态度,都还是相当的愿意正视那些后天生灵的。 深海迷 “四海之争,诸位可先放下,此次召集众人,想要与众位商讨的,却是另一要事。” 太一道人说着,然后目光落到了云中君的脸上,目光当中有些许的探寻,似乎是在征求云中君的意见一般。 总裁的一号情人 “陛下可自决之。”云中君心头微微一动,立刻便是知晓了太一道人接下来想要说的话题,然后朝着太一道人报以肯定的目光。 “巫族纵横无忌,非是因为他们有多强横,而是因为他们的底蕴,超过了天地之间的任何一个种族。” “九幽之地。”太一道人一说,龙宫当中其他的先天神圣们便立刻是明白了太一道人想要说些什么。 若要提及巫族最大的底牌,不是十二祖巫的存在,而是被巫族以一族之力所占据的九幽之地。 那完全不下于洪荒天地的九幽之地,为巫族的崛起提供了这天地之间远远不绝的资源,以及源源不断的兵力,为巫族以一族之力压服天地万族,驱逐天地之间所有的先天神圣提供了最为坚实有力的基础。 同样的,也正是这九幽之地的存在,令天地之间相当大的一部分先天神圣,以及绝大多数的种族都熄了和巫族相争的念头——十二祖巫的存在,代表着巫族现在对天地万族的领先,而那九幽之地的存在,则是代表着巫族那无法估量的未来。 重生之第二帝国 幽泠秋月 聊斋县令 无论是在现在,还是在未来,这天地之间的修行者都完全找不到与巫族对抗的契机,如此一来,这些修行者们,又如何还能够提得起和巫族相争的心思? 这天地当中,若是说有什么东西最能够打击那些有志与巫族相争者的士气,那毫无疑问,便是九幽之地的存在,是以,一般而言,天地之间的修行者们,根本就不会在彼此的面前提及那九幽之地。 “太一陛下怎的会突然提及这九幽之地?”龙宫当中,诸位先天神圣们先是一惊,然后很快便是恢复了从容,脑海当中,甚至是为此浮现出了一些莫测的野望——太一道人再如何的想要看一看这些先天神圣们的心气,也不可能在第一次会见众神的时候便以那九幽之地的存在来打击这一众先天神圣们的心志。 “莫非,是太一陛下找到了击破九幽之地的法子?”众位先天神圣们脑海当中,都是泛起了这样的念头。 欲击巫族,必先破九幽,这一点,可以说是这天地之间所有先天神圣的共识。 魔妃翻身,琴挑天下 但去往九幽的通道,却在周山之下,被十二祖巫守卫着,若不击破巫族,又有谁能杀进九幽之地? 如此一来,便形成了一个令人绝望的闭环。 “不是击破巫族的九幽之地,而是我们也有了自己的九幽之地。”得了云中君的应允之后,太一道人也不卖关子,不给一众先天神圣们揣度讨论的机会,直接便是出声点出了答案。 “我们的九幽之地?”太一道人这话才落,龙宫当中除了依旧知晓星空之界的几人外,其他所有的修行者们,都是豁然起身,脸上露出了极度不可置信的神色——尤其是牝道人,以及龙子敖。 不,准确来说,是龙母玄,以及龙子敖——在登临太乙道君之前,白泽等人对于牝道人的身份,只是猜测的话,那在登临太乙道君之后,牝道人的身份,便已经是被白泽等人确定。 九幽之地有多重要,在场的先天神圣们没有任何一人能够有龙母玄感受得真切。 毫不客气的说,若是在上一个纪元,三族神庭当中有任何一个神庭掌控了那九幽之地,那么龙汉大劫的历史,都将被彻底的改写。 夏草亦思冬虫亦想 夏草丶亦思 “不错,属于我们的九幽之地。”太一道人重复了一句。 “新的九幽之地,在什么地方?”龙母玄直接就越过了龙子敖。 “天地开合,清而轻者上为天,浊而沉着坠为地。” “清浊之间,是这苍茫洪荒。” 帝天記 南科狐律 “巫族的九幽之地,而在那大地之下。” “那属于我们的九幽之地,自然便是在那苍天之上。”太一道人伸手指了指自己的头顶。 絕代契約師 “这不可能!”太一道人话音才落,龙母玄便是直接出声驳斥道,她的心绪极度激动之下,有大龙的虚影在她的背后浮现出来,与整个龙宫都勾连为一体,骇人无比的气机,沿着龙城当中的每一条干道,往四面八方而去,刹那之间,便如同是已经陨落了的祖龙,踏破了时空重新君临于这世间一般。 “穹天极处,乃是那无穷无尽的罡风,有怎么可能会有那不逊于九幽之地的另一重天地?”龙母玄状若疯狂。 龙族神庭的时代,三族神庭的势力,绝对是已经做到了上至罡风绝顶,下落地渊极处。 错过了藏在大地当中的九幽之地,已经是令知晓此事的龙母悔恨交加,若是在错过了那罡风之上的又一方天地,这对龙母玄的打击,可以说是不可估量。 在这样的打击之下,龙母玄原本是因为紫霄宫的第二次听道才痊愈了几分的伤势,几乎便是要继续的恶化下去。 “道分阴阳,气合清浊。” 假爱真做:高官欺上瘾1 “大地之下,藏得有九幽之地,穹天之上,如何就不曾藏的有另一方天地了?” “而龙族之所以不曾找到这两方天地的存在,只能说明上一个纪元的时候,这两方天地,都还不曾到出世的时候。” “便如那先天灵宝一般,非得要天地人三才交泰,占尽天时地利人和,方得以出世。”龙母玄激动无比的心绪当中,太一道人沉声道,他的衣袖当中,有浩荡钟声响起,涤荡着龙母玄心中的嚣嚣杂念,三声钟响之后,龙母玄才终于是冷静了下来。 然后,她的目光便是落到了白泽,师北海以及云中君的山上。 “天上天的存在,想来三位道友应该是早就清楚的吧。”玄看着坐在上首的师北海和云中君。 这一刻,她不由得便是再一次的会响起了在水眼之下的时候,云中君和师北海联袂而至龙宫,当着龙宫当中所有龙族的面上和龙族约定,只要龙族愿意加入到他们的阵营当中,那从此之后,这四海之地便尽数敕封给龙族,有龙族所主宰。 狂法師 鉛筆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