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usx2精彩絕倫的言情小說 漢當興笔趣-第二十六章 天下皆驚閲讀-lx7eu

漢當興
小說推薦漢當興
刘协的死,十分突然,这是任何人都没有预料到的。
可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再怎么多做感叹也是毫无意义,反而倒不如将目光放在如何处理这个糟心的事情上更妥当些。
曹丕将刘协的尸体交给司马懿去处理,而司马懿也没有辜负他的安排,虽然明知道这件事是个烫手的山芋,可是既然他已经选择了站队就要一条道走到黑,魏王曹丕的这辆马车可是不允许他半路跳车的。
再说了,司马懿自认为眼光还是可以,眼下刘协的死虽然是个意外情况,可这也并不影响到最终的结果变化。
以魏代汉这件事他们本来就有了心里准备,天下哗然其他两家诸侯必然会趁势而动,这一点是早就在有过提防的。
不然几处边境重镇的积极布放,难道真以为是前代魏王之死就能引发出那么大的乱子来吗?
我的太阳已下山 地瓜的包包
司马懿不否认先王的功绩和霸业,也完全臣服在先王的权势之下。
可谁也不能够否认,当一个人逐渐老去的时候,其身上的威严也一样会日渐消退,纵使犹有最后的余力,恐怕也是再没有燃起的信心了……
作为大汉天子,刘协的葬礼自然不是随随便便就能糊弄过去的,也不是找个地方埋了就成。
司马懿要真那么做了,那估计他自己就得跟上刘协的步伐,怕是要也一样会被埋下去了。
但大事归大事,可其中的一些细节问题却还不是司马懿自己能够决定的,毕竟这里面涉及到的方方面面,多少还是有些忌讳,牵扯的人中怎么说也脱不开跟魏王的关系。
于是乎,在稍加处理了殿中的糟糕情况之后,司马懿是暂且着人将刘协的尸体安置在了棺木当中,虽然这只不过是临时找出来凑数的,但谁能想到皇帝突然之间说没就没了,刘协的陵寝也本来就不在修建的计划当中,那更别说是准备棺木了。
但这些都不重要,关键的问题司马懿还是得去寻求魏王的首肯才行。
在曹丕休息的殿外,司马懿高声道:“魏王!臣司马懿有事请见!”
冷總裁的契約情人
言罢,司马懿就默默的站在原地等候。
没过一会儿,一名虎卫便是来到司马懿面前拱手道:“魏王请司马长史入殿!”
司马懿连忙还礼便是飞快的拖鞋进殿,显然他这会儿心里也完全跟表面上的平静是两码事,刘协那边的问题还是越快处理干净了越好。
“臣司马懿见过魏王。”
正卧在榻上,手中攥着一本竹简的曹丕淡淡的点了点头道:“仲达匆匆至此,可是天……刘协的后事处理的差不多了?”
曹丕下意识的称呼还是没变,但天子二字还没有完全说出口呢,刘协的本命就已经被他念叨了出来。
这时候曹丕还有什么想不明白的了,既然事已至此那就要无所畏惧,天子天子刘协早就名不副实了,以前称呼其为天子那是面上过得去而已,可现在刘协已然身死,这天子二字他自然是担不住的。
死神公主的复仇之恋
司马懿没有在意曹丕话里的一点小问题,或者说这个时候曹丕自称为朕实际上他也是没有半点意见,反而只会表现得更加恭顺!
“回魏王的话,刘协的尸体臣已经命人收拾妥当了,并且急令各部筹备其丧仪葬礼之事,尽皆是按照帝王之规格在准备的!”
听了司马懿的答话曹丕满意的点了点头:“不错,按照帝王规格也算可行!”
“只是……”
然而司马懿前面这话虽然说的流畅,可是半路却又卡住了,眼神飘忽着好似不知道如何开口了一般。
见司马懿突然犹犹豫豫了起来,曹丕下意识的放下手中竹简,有些不解的问道:“既然刘协的丧仪葬礼仲达都有计划的开始准备了,那还有什么事让你吞吞吐吐的不曾言语,一切但说无妨毕竟兹事体大当不得半点含糊!”
“这……诺!”
得了曹丕的准许,司马懿顿了一顿便是毫不犹豫的应道:“刘协之死已是定局,然天子暴毙终究不是小事,宫中宫女内官等臣早以派人捕杀去了,但后宫妃嫔和皇后那里……”
腹黑宝宝:极品娘亲
话说到这里就足够了,司马懿可没有那么不知趣的讲什么事都彻底的点明出来。
再看看曹丕的脸色,果然在听到司马懿说到后宫的时候,本来还是面无表情的他双眉也是突然的皱起拧成了一个结,很显然这件事的确不是司马懿能够擅自处理的,毕竟刘协的后宫妃嫔跟皇后,可都是他的妹妹,是曹氏一族中人,自然不能像那些宫娥内侍一样随随便便的就处置了。
陷入了犹豫当中的曹丕脸色变幻不定,司马懿识趣的退后了半步,根本不敢打扰到曹丕的思考。
这涉及到了魏王家事方面,事关三位先王的女儿,就算是司马懿有着从龙之功,他也不敢随随便便的在这种事情上发表自己的意见。
很有可能是现在他说的话被魏王采纳了,但更有可能的是在这件事情过喉,司马懿的建议又突然之间成了魏王宣泄的源头。
这种十之八九会给自己惹麻烦上身的事情,司马懿自然是有多远就躲多远。
像现在这般躲不过去的,那他也就是出面开个头而已,剩下具体该是如何去处理应对,可就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了……
犹自在考虑当中的曹丕自然不知道司马懿内心的算盘,这会儿他正是在亲情跟权力之间做一道十分纠结的选择题呢!
一面是自己登临九五之位的稳定,一面则是为了掩耳盗铃一般的举动而选择舍弃掉三个妹妹,这其中选择选择哪一个进而放弃另外一个,实际上可不是那么好取舍的。
纵使如曹丕自己,也一时之间根本没有任何的决断,只能是眉头越皱越紧而已。
桌上的烛火静静的燃烧,没有微风吹拂自然是显得格外平静且温暖,虽然这一点烛火实际上根本提供不了什么温度,也并没有任何奇特的地方。
但这会儿在殿中一片寂静的时刻,司马懿低着头一言不发,曹丕独坐而飞快思考之际,这支默默燃烧着自己盏中火油的烛台,却又好似是那么的引人注意!
许是烛火明亮的光照有些过于的耀眼了,在司马懿感觉到自己脖子酸疼不已,盯着鞋面也没看出朵花来的时候,曹丕终于是回过神来,好似下定了无比巨大的决心一般默默地说道:“一切都按照仲达你的意思去办,孤只求今日皇宫发生的事情不必为更多的外人知晓!”
曹丕前半句话差点没把司马懿给吓得直接跪在地上,这在他听来就是摆明了要让他背锅啊。
可是后半句其意已经是在明显不过,司马懿只感觉自己好像是从掉落的深渊中又重新回到了崖边,不知不觉间他身上竟是出了一层冷汗,整个人都被曹丕给吓得一机灵。
这地方司马懿可不想再待下去了,更重要的是手头上这件事,赶紧处理掉也能赶紧的安心,于是连忙应道:“臣谨遵魏王之命!”
说罢,司马懿便是低着头慢慢退下,转过身去边大步匆匆的往殿外走着。
可谁曾想,他这才走出了一半曹丕那里却又传来一声急促的低喊:“仲达且慢!”
司马懿这边右脚刚抬起来要落下,就是被曹丕这一嗓子给喝住了,不知道这脚到底是该继续的落下呢,还是该就这样保持着不动呢?
“孤……孤那三个妹妹,还是先且放下将其圈禁以待后说……”
说完这话,曹丕就再无了声息,只剩下司马懿在这里抬着脚放也不是不放也不是的十分别扭。
等了好一会儿功夫,可是没等到又出现更改命令的情况,司马懿这才默默的松了一口气:“臣领命……”
说完这话以后,司马懿是飞快的落脚而走,这一会儿功夫魏王之命就改来改去的,天知道他再耽搁下去还要折腾多久,赶紧早些处理完也能够早些丢下这个麻烦事。
看着急匆匆离开的司马懿,曹丕这次是没有再出言拦下他,朝令夕改是为大忌,虽然还没走到天子那一步呢,刚才也并不算是朝令夕改,但既然心中已经有了决定,曹丕想着还是不要再随随便便去更改的好。
至于第一次的主意为什么突然之间又被放弃了,这只能说是他为魏王,所以他任性罢了。
在决定三个妹妹生死,这只需要他一个念头就可以改变的事情,曹丕一开始确实是狠下心来想要一杀而绝后患,毕竟虽然他知道刘协身死的消息瞒不住,可掩耳盗铃不外如是,哪怕明知无用却也依旧是想要去做。
至于令其转变主意的原因,还是因为在邺城的娘亲卞夫人那里。
当初在着手处理两个兄弟的时候,娘亲就先一步过来给他说教了一番,什么手足不要相残等一堆道理,曹丕那时不忍见到娘亲哀痛,所以选择了最温和的手段,而不是直接强硬处理。
现在面对三个妹妹这里,曹丕一开始的确是按照了自己的想法去做,可娘亲的影响实在是太大了,大到哪怕已经是魏王之尊,哪怕在不久之后就可以荣登九五称天下之主,曹丕也还是改变了自己的初衷……
曹节,曹宪还有曹华三姐妹自然是不知道她们因为娘亲卞夫人而躲过了一劫,这会儿犹自沉浸在天子暴毙的哀切当中。
三女虽为曹氏一族,可既然嫁给了天子那自然就成了刘家人,虽然刘协对她们三人的态度时冷时热,并且绝大多数情况下还要根据曹操的脸色来变幻。
但既然宿命如此,三女也并无有什么反对的意见,毕竟嫁给刘协本身就是她们父亲曹操的命令。
纵横西游
而现在刘协身死突然暴毙,三女身为其妻妾,为夫悲为夫哀也自然是理所当然的事情,至于个人生死与否,三女其实根本就没有考虑到那个程度上……
领了魏王之命的司马懿心下再清楚不过,今日之后这皇宫内除了贵妃和皇后三姐妹以外,其他平时伺候在刘协身边的人一个都不可能留了。
但司马懿也同样清楚,他现在做的事情终究是有些亡羊补牢的意思,毕竟刘协如此表现敢饮下鸩酒,那就定然是早早就做好了谋划和准备。
天知道这会儿有多少内侍和宫女逃了出去,又何曾知晓这些宫娥内官中,到底谁才是刘协真正的亲信,也便是可以让其托付消息将他身死一事传扬开来的人。
没错,在看到刘协尸体的时候,司马懿其实就已经知道这个消息瞒不住了,也从来没有跟曹丕提过什么隐瞒一说,因为他也同样清楚,魏王那里定然也早就是心中如同明镜一般。
而现在他能做的事情也仅仅只是处理好刘协的身后事,尽可能的将这件不利于魏王形象的事情影响降到最低,要在孙刘两家还没有反应过来,或者说那消息没有彻底散播出去之前,将刘协的死给敲定了,就是染病暴毙!
到时候虽然是有两种说法,可谁又能够保证哪一方是绝对的正确呢,一个是远在蜀中的皇叔,一个是在江东残喘的孙氏,这两家连进入许都的资格都没有,试问天下人到底会相信谁的话难道还不够明确了吗。
有此一点,实际上就已经足够了,多的司马懿也不要求,反正能够蒙蔽绝大多数人的看法就已然满足,至于剩下的那些聪明人,看破说破又能如何,终究这中原大地北部诸州内掌握话语权的人,不还是魏王殿下吗!
而等到这件事风声稍过,都用不了多久只待刘协下葬之际,他们就完全可以继续将魏王称帝的计划推行下去,再加上刘协并无半点子嗣为由,魏王为天下着想承继大统改朝换代简直是在合适不过。
接下来怎么走司马懿早就想清楚了,甚至一切都是这样进行下去的。
只不过唯一有一点例外的是,哪怕是在刘协未下葬之前许都都一直在被封锁着,刘协暴毙的消息依然是不知不觉间就那样传了出去,传到了大江南北各处各地。
这事到底是哪里出了纰漏,司马懿想不通曹丕也想不通,甚至连那几个被刘协最后依仗的内官宫娥们也想不通。
这些人能够做的事情仅仅只是将消息带到某些特定的地方而已,剩下的可就跟他们一点关系都没有了。
而那些特定的地方,有的是蜀中在许县安插的细作,有的是孙权在此地秘密布置的人手,也有的是刘禅派人经营的隐秘之处。
龍武帝尊 楓吟紫辰
至于这几处按理来说应该是非常隐秘的地点为什么会被刘协所知,那可能就要去问问已经凉透了的刘协本人了,毕竟这几处地方的人在收到消息后,他们自己也是同样的无比震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