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tof精彩絕倫的言情小說 一個頂流的誕生 白豆角-第571章 爲了電影讀書-lpwop

一個頂流的誕生
小說推薦一個頂流的誕生
“颜先生!”
在酒店餐厅,幽静的包厢中。
卡尔举止优雅,轻轻切着一块牛排,吃了一片,顺便抿了一口白葡萄酒。
肉香与酒香在味蕾化开,让他脸上露出几分笑意,“今年你们国家参赛的影片不少啊,不知道你更支持谁的电影。”
颜安青微笑,“谁的电影,更有魅力,我就支持谁。”
“哈哈!”
卡尔笑了,“对,是我失言了。”
他举起玻璃杯,朝颜安青示意了下,然后自罚半杯。
一个侍者路过,又给他添了七分满。
“谢谢!”
卡尔一笑,等侍者离开,才开口道:“说实话,你们国家很多人参赛,但是我只关注四个人。”
“哪四个?”颜安青颇为好奇。
“杨帆、孙玉竹。”
卡尔列举,眼中带笑,“两个是行业中的大前辈,就算隔着半个蓝星,我也听说过他们的名声。”
“嗯。”
颜安青慢慢点头,“杨导今年,带来的电影,《巨星的归宿》,据说很震撼人心。”
“至于孙导,她的作品,似乎比较神秘,我没来得及看,也没听说具体的风声……”
“不过料想,质量应该不差。”
颜安青解释,“毕竟她是出了名的挑剔,如果电影故事入不了她的眼,根本不会拍摄,我相信她的眼光。”
“我也信。”
轮回神曲
卡尔赞同,“她从业几十年,却只拍了十部电影。不敢说每部电影都是经典,但是可以说,这些电影都在水准线之上,不会让大家失望。”
“是啊。”
颜安青深以为然,“孙导的作品,让人期待。还有另外两人呢?能让你这个大导演赏识的人,应该不会普通。”
“明知故问。”
卡尔失笑,“其中一个人,自然是你们国家,年轻导演之中,风头最盛的几个人之一。”
“周牧吗?”颜安青不装傻了。
“对。”
卡尔点头,也有几分感叹,“听说他今年不足三十岁,就已经拍出两部在世界级的电影。我在他这个年纪,还在剧组当小工,干一些杂活呢。”
“可是你今天,却是影史第一。”颜安青不是恭维,而是在陈述一个事实。
不是说,成名早的人,就一定走得更远。
嘗歡掠愛
卡尔也是三十多岁,才有机会拍第一部电影,然后慢慢地积累了人气,从小导演变成大导演,最终在47岁的时候,凭着一部电影直接登顶。
当然,大家也应该知道,由于时代、票价、通膨等等原因,《魔法之城》排名影史第一,不代表其他电影,真的比他差。
特别是洛天幕,他的《银河巨舰5》,收割全世界票房的时候,也排在了影史第一。
只不过后来,被其他国际大导演越过了而已。
所以大家心中有数,票房第一《魔法之城》,不代表真的比其他电影厉害。只是在特定的时期,名列第一罢了。
真正有见识的人都清楚,能够登上影史排行榜前三十的电影,绝对是经久不衰的经典,没有高低之分。
所以卡尔,或许自得,但不会自傲。对于颜安青的赞誉,他轻笑摇头,“什么第一,虚名而已。”
“就好像当年,洛天幕导演说过,高峰是让人去攀登的,创造记录的目的,就是为了让人去打破这个记录。”
灼華傾帝心(系統)
卡尔淡声道:“我有预感,过不了几年,我这个影史第一,也该让让位了。”
“如果被人超过,你心情会怎么样?”颜安青笑问。
卡尔不假思索道:“轻松自在,如释重负。”
“哈哈,跟洛导当年一样的心情。”颜安青轻笑起来,“他当年创造的记录,被布迪导演打破之后,坦言卸下了沉重的包袱,终于可以轻装上阵了。”
“……我懂。”
卡尔苦笑,“以前不懂,现在真明白了。”
影史第一,不仅是荣誉。
更是一个枷锁。
其中的滋味,只有经历过的人才知道。
十年了,他为什么迟迟不拍电影?还不是由于没有把握打破自己的记录。所以不断构建故事,又推翻了设想,如此循环往复。
这是一种折腾。
当然,内心深处,他又不希望,别人打破记录。
很矛盾的心理,这才是人性。
颜安青笑而不语。
对于这种苦恼,他没有共情,所以理解不了。
卡尔也不指望,颜安青能够明白,他喝了口白葡萄酒,又继续说道:“我之所以,关注这个周牧,就是觉得他有这个潜力,打破我创造的记录。”
“不仅是他……”
卡尔认真道:“我关注全世界,每个有潜力的导演。”
颜安青沉默了片刻,才颇为理解点头,问道:“因为《超体》系列吗?”
正面抗日戰場第二部 關河五十州
“不……”
卡尔摇头,“是因为《公主假日》。”
“嗯?”
颜安青愣住了。
一般来说,大家提到周牧,第一印象肯定是《超体》系列。为什么卡尔,却提到了《公主假日》?
“不明白吗?”卡尔笑了,“如果洛天幕导演在,他肯定会懂我的想法。因为我们本身是技术狂,玩惯了大片特效,所以有时候,更欣赏剧情片。”
“物极必反么?”颜安青若有所思。
约战次元学府 北执千梦
他立即想到了,洛天幕的私人影院中,收藏了许许多多影片。但是对方最常观看的,却是一些剧情片……反正特效大片看得少。
之前他还以为,这是由于洛天幕眼光高,看不上特效大片呢。毕竟有银河系列这样珠玉在前,其他特效大片看不看无所谓。
现在看来,或许这只是原因之一。
另外的原因,估计也像卡尔一样,“返璞归真”。
“《公主假日》,这绝对是部好片子。剧情很简单,基本没有任何复杂的设定。”
卡尔兴致勃勃分析,“唯一的悬念,就是公主什么时候,向男主角透露自己的身份。”
“这么简单的剧情,却迷倒了亿万观众。我知道,很多电影人研究其中的原因。有人纯粹瞎扯,有人说到了点上。”
卡尔微笑道:“诸多的观点,也不必我一一赘述。不过我比较认同其中一个观点……”
“什么?”颜安青不介意捧哏。
怎么说《公主假日》也是“自己人”拍出来的电影,得到卡尔这种世界级大导演赞赏,他也觉得心情不错。
“温馨的风格,含蓄内敛的情感。”
卡尔轻叹道:“这种爱情观,不应该是一个年轻导演拍出来的作品,反而像是几十年前,洛导这个年纪的导演,才有的特质。”
颜安青一怔,若有所思,“你是说……复古?”
“或许吧。”
卡尔哈哈一笑,“颜先生,你应该清楚。如今这个时代,快餐娱乐当道。年轻的观众,十分的浮躁。他们的爱情观,基本是俊男美女一见钟情,转身相遇滚床单,再发生各种纠葛。”
“像《公主假日》,男女主角谈了一百多分钟恋爱,最后只是定情一吻,再挥泪决别……”
“这种剧情,基本不会在现代电影出现。”
卡尔的嘴角,逸出了一抹讽刺神色,“哪怕是天堂岛电影节,号称是包容四海,兼容并蓄的活动,但是来自世界各地,数千部电影之中,又有几部电影,如同《公主假日》一样‘干净’?”
“我敢说,这几千部电影,其中绝大部分,是打着艺术的旗号,进行所谓的‘行为’、‘动作’艺术。”
他冷笑,“其中的官能刺激,真的合适在影院上映吗?”
“咳咳!”
颜安青不说话了。
事实上,他非常赞同卡尔的观点。
一些小电影……不对……
咦,貌似也对。
总而言之,一些带颜色的“艺术”电影,车速太快了,大家根本感受不到艺术,只看到了……颜色。
另外……
如果,我們未曾相遇 蘇小亞
颜安青想深了一层。
今年天堂岛电影节举办方,出人意料的让卡尔担任评审团的主席,难道真只是看中了他的国际影响力?
如果真是看中这一点,那么往年的时候为什么不请他?
要今年才请?
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深意?
颜安青目光一闪,又微微低垂下视线。无所谓了,反正他只是评审之一,凡事本心而论就行。
卡尔搞不搞事,与他无关。
“算了,不提这个。”
卡尔轻轻摇头,又把话题拉了回来。
他眼神之中,略有几分赞赏之色,“反正在《公主假日》中,我看到了一种趋势,一种‘逆流’的情绪。”
“更让我没有想到的是,这样的‘逆流’,有别于现代电影的作品,居然可以引发巨大的风潮。就算这其中,可能与‘时事’紧密联系,沾了贝拉公主的光。”
“但是作品不好,观众不欣赏其中的剧情,再怎么沾光也不可能席卷全世界啊。”
卡尔笑道:“所以认真琢磨之后,明白了一个道理。”
“什么道理?”
颜安青适时接了一句。
大制作家 黑色头发的天使
“电影市场,根本没有所谓的复古、逆势的说法,只要是好的电影作品,观众都乐于接受。只不过一些导演不思进取,拍不了打动观众的作品,才找了诸多的借口罢了。”
卡尔微笑道:“颜先生,你说是不是这个理?”
“……是。”颜安青表示赞同。
“所以我决定了。”
卡尔意气风发,“今年的电影节,我要肃清风气,让电影回归它的本源。颜先生,你会帮我的,对不对?”
“呃……”
颜安青愣住了。
他苦笑,搞了半天,在这里等着自己呢。所以卡尔讲了一堆,最重要的应该是最后一句话吧。
“颜先生,你觉得怎么样?”卡尔笑问。
不怎么样。
颜安青轻叹,“卡尔,你的意思,我明白了。不过你知不知道,如果按你的意思来做,很容易引发非议。”
“恐怕不只是非议。”
卡尔笑道:“应该有很多人骂我,说我破坏了电影节的传统,毁了电影节百年清誉……说不定在事后,还有人专程上门来堵我,把我揍一顿。”
“各种抗议、示威、游行之类,就更不必多说了。”
卡尔直言,“肯定是千夫所指,万人咒骂。”
“你既然知道……”
颜安青无奈道:“又何必……”
“颜!”
卡尔开口,打断了他的话,“你觉得现在的电影节,与以前的电影节相比,是更好了,还是更差了?”
神秘老公太兇狠 蔔小爺
颜安青陷入了沉思。
他从小入行,几年就进入剧组,跟在洛天幕身边拍戏。
所以在很早很早以前,他就参加了天堂岛电影节,甚至有一年,还拿了一个童星奖。在他的记忆之中,当年的电影节,与现代存在很大的差别。
什么时候变了呢?
他不确定。
或许是大家生活越来越好。
或许是影视公司越来越多。
或许是一部部电影,票房成绩越来越高。
反正无数人,涌进了这个行业,然后鱼龙混杂。
慢慢地,一切自然变了。
颜安青收回了思绪,轻声道:“卡尔先生,你应该明白,一个电影节,改变不了整个市场。”
“我当然清楚。”
卡尔笑了,张开了双臂,“但是只要改变一点,就可以让更多的人,加入到我们这个行列,不是吗?我觉得,可以尝试一下。”
“就算背负骂名,也在所不惜吗?”
“是!”
卡尔目光坦然,幽默道:“这不是我一个人的想法,只不过我的名气比较大,是合适的靶子,所以他们才把我推出来,挡枪。”
“……我明白了。”颜安青慢慢点头,“反正我只是个小评委,你才是评审团的老大,当然是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啊。”
“哈哈哈!”
卡尔举起了玻璃杯,“为了电影!”
“为了电影!”
叮!
两个透明的杯子,在半空中轻轻一碰。
颜安青喝了口酒,也有几分好奇,“杨导,孙导,周牧,加起来才三个人。不知道,还有哪个幸运儿,得到卡尔先生你的关注?”
“才三个吗?”
卡尔似乎有几分醉意。
他摩挲光亮的额头,沉思了片刻,“对了,还有一个,叫什么来着……是个女孩子,很漂亮的女孩子。”
“啪!”
冷不防,他一拍额头,“想起来了,叫云月白!”
“唔?”
颜安青双眼,顿时微眯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