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03s精品都市异能小說 我成了戰神反派他爹 起點-第一百一十五章 有個合作和你談談推薦-mn5v5

我成了戰神反派他爹
小說推薦我成了戰神反派他爹
东升集团,董事长陈生?前台差一点惊掉了下巴。林城商业大佬到他们这家小公司来做什么?
“陈总,您稍等,我这就带您上去。”
總裁的秘書 七懶
前台小妹一边给吕总打电话,一边亲自为陈生引路。
这种大人物来了,需要预约吗?董事长不亲自下来迎接,那都是失礼。
陈生到来的事情,也在第一时间传遍了整个公司,死气沉沉的公司变得沸腾起来,每个人都在猜测陈生来做什么,会不会挽救即将倒闭的公司。
“陈生来了?怎么可能?他那种大人物,到我这里来做什么?”
基層團務工作手冊
吕成禄挂断电话,自嘲的笑了笑。
無上鼎爐 家得寶弟
他是一个天才,自幼便展现出来超于常人的智力。不仅仅能够将古诗词烂记于心,也不仅仅在奥数上驰骋疆场。
他的聪明用在投资上,帮助他赚了不少钱。也因为他的智商,整个村子的收入也有了大幅度提升。
无论是在家乡还是在学校,都有着关于他的传说,是同龄人的榜样。
毕业后,他拒绝了京都大公司的邀请,拒绝了官府的橄榄枝,毅然决然的来到林城,要建立自己的商业帝国。
他满怀信心而来,可在几个月之后,公司的业务便拓展不下去了,直到现在的举步维艰,面临破产。
他是一个高傲的人,不甘心自己就这么失败,可是面对赤果果的现实,他没有丝毫办法。再聪明的脑子,也斗不过别人的钱财和手段。
而这一切,都是因为他触碰到了别人的利益,在那人的操作之下,他被整个市场封杀,曾经的合作伙伴直接抛弃他,哪怕他将价格一降再降都于事无补。
他感受到了来自于整个社会的恶意,那是对于穷人的恶意。就是因为他没有背景,没有势力,才被人如此欺负。但凡,有一个林城的商政大佬为他说一句话,他都不会落到如此下场。
这些天,他一直呆在办公室里面,静静的等待着破产的到来,也在等待他人生中的第一次惨败,品尝第一次被社会毒打的滋味。
“吕总,陈总来了。”
秘书敲了敲门,走了进来。
吕成禄还是不相信,头也不抬,只是摆摆手,示意秘书离开,不要开这样的玩笑。
秘书看着陈生,满是歉意。
“吕总,果然是大老板,狂妄的很,客人都到家里来了,也要赶走?”陈生淡淡说道。
闻言,吕成禄这才抬起头来。那一瞬间,他的眼中闪过无比惊骇。
我能看見熟練度 怒笑
他没有和陈生接触过,可是林城的几大巨头,他怎么会不认识?
他也曾到东升集团求助过,却被陈天直接给轰了出来,连句说话的机会都没有。
魏侯
“陈先生,您怎么来了?”吕成禄赶忙站起来,整理下衣衫,邀请陈生入座,并且让秘书准备好茶水。
他这个自信满满的年轻人,第一次表现出拘谨。
他想不明白陈生为什么会来到自己这里,还是亲自前来。
错吻恶妻 过路人与稻草人
位面君侯奮鬥史 緣何故
难不成是为了收购我的公司?想到这里,吕成禄终于有了答案,一定是这样的。
“陈先生,您肯屈尊到我这小地方来,我受宠若惊,也非常感谢你。只是,您想要收购我的公司,只怕不是一笔划算的买卖,我这里有明确的账目,欠款和违约金,比资产高出来两倍。”吕成禄开门见山,将账目全部拿出来。
他想要卖掉公司,换取一笔钱,这样的话,他便可以到另外一个地方东山再起。他对自己有信心,有了这一次教训,只会让他更加强大。
可是他也明白这家公司是个赔钱货,没有人愿意接手。
“吕总,我可没说要收购你的公司。”陈生将账目推了回去,没有去看一眼。
“陈总,那您今天来所为何事?”吕成禄更加困惑了。
“和你谈一笔生意。我的滨河项目,这一周便会运行,我想和你合作,所有的原材料由你来供应,不知道吕总有没有兴趣?”陈生笑呵呵的询问。
名门佳媳
什么?
吕成禄直接激动的站起来。他现在陷入到绝境中,不是他的经营有问题,而是被人封杀,没有项目可做。
而滨河项目这一个项目便比的上他之前的所有项目总和。只要将这个项目签定,他的难题便迎刃而解。并且,单单是陈生这两个字,便可以让那些中断合作的人,另眼看待他。
可以说,这一个项目,便能够将他从死亡入口拉入到天堂之中。
秘书也呼吸粗重,差一点惊掉了下巴。和东升集团合作,这是所有二三流公司梦寐以求的事情,未来的发展前景不可限量。
“陈先生,你不会是开玩笑的吧?”吕成禄不敢置信的询问。
“吕总,你觉得我脑袋有包,专程跑到这里,和你一个陌生人开玩笑?”陈生反问。
吕成禄笑了起来。是啊,陈生是什么样的大人物,会来和自己开玩笑?自己配吗?
他重新坐回到椅子上,变得凝重端正,这笔合作他一定要牢牢把握住,哪怕没有任何利润可言。
只要这条线搭上了,还愁赚不到钱吗?
给他一年的时间,必然让魏家垮台。
“这是合同,你先看看。如果有什么问题,我们再商量。如果没什么问题,直接签字吧。我的时间有限,没时间和你耗着。”陈生将准备好的合同拿出来。
吕成禄接过合同,认真的看着。对于陈生将合同准备好,甚至是压他的利润,他都不会意外。他也下定了决心,只要不亏损太多,他便会答应下来。
可当他清楚之后,他再一次被震撼到了。这份合同,没有任何压价,和市场行情一样,非常的公允。
“陈先生,你…”
“怎么?有什么问题吗?”陈生反问。
“没,没有。只是我不明白,您为什么要帮助我?陈先生,任何事情都是需要理由的,我想要一个理由。”吕成禄沙哑着声音询问。
龙魂道尊 超级草根
他以为陈生找自己,是因为他在绝路上,没有讨价还价的资本,可以为项目节约成本。事实证明,他想错了。
可是这样,他实在是想不明白陈生为什么要这么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