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dfav超棒的言情小說 無敵之最強神級選擇系統 愛下-第一千七百九十八章 很喪的段青山看書-ydwl9

無敵之最強神級選擇系統
小說推薦無敵之最強神級選擇系統无敌之最强神级选择系统
烟绫想以一命换一命,用自己的死换取萧黯的活,也很硬气,到死都没有说一句求饶的话。
但她的拼命在巨大的实力差距前毫无作用。
如今的楚元是起源神,生命本质在同一层次,实力媲美至强者极尽升华的存在,又岂是她可以搏命的?
“烟绫!”
看着烟绫被楚元斩杀,萧黯脸色狰狞,他和烟绫虽然手段狠辣残忍,但相互扶持了几十个纪元,都是可以为彼此舍命的。
可是现在,烟绫死在了他的面前,而他也无能为力。
这种痛苦,他无比的恨。
可世上是没有后悔药吃的,楚元本来没有打算对付他们,也懒得去理他们的勾当,可他们却不知死活的找上门来。
那就对不起了,只有死路一条。
也不过在转瞬间,萧黯就平静了下来,他也知道了,他就算跑,也不可能逃脱得了此人的斩杀,自己是必死无疑。
心境虽升华到八境,可他毕竟没有真正到达此境。
“我知道我已经跑不了了,不过你不要嚣张得意,哈哈哈哈,我虽然要死了,但你也嚣张不了多久,你也必死无疑,这片永恒的囚笼,你是永远都跑不出去的,你也会困死在此,任你有再强的实力,但到了你生命的末期,也会在这里如我一般疯狂!”
萧黯在用疯狂的声音和楚元对话,他要用这里的绝望来击破此人的心性。
几十个纪元,他见过的太久了,甚至见过一尊至强者困在这里,无法跑出去,只能无能的咆哮,等待死亡。
出去,离开这里,谁都别想!
他面带狰狞的表情,浑身都燃烧了起来,如永恒的烟火一般,是他此生最为璀璨的时刻。
他也知道自己杀不了此人,但是他要用自己的生命去给此人最大的创伤。
这是他最后的疯狂。
“跑不了的,谁也跑不了了。”
萧黯朝着楚元冲了过去,带着强烈的诅咒怨恨。
他能如此果决,其实也是到了他生命的末期,最多撑两个纪元,在这里,他的修为几乎难以增长,不如疯狂的拼了。
楚元面无表情,心性更无波动。
他反手巨大的力量就笼罩了萧黯,他疯狂的冲击被他永世封印,整个人痛苦扭曲的挣扎着,滚滚的力量冲击入他的身体之内。
楚元要用更多起源神的力量让他升华到八境!
他的实力,每一境的增长都需要无穷的力量。
虽然没有让他突破,可两尊起源神的力量滚滚冲刷,楚元随意一动,就是普照诸天的永恒神光,恢宏雄伟的不可想象。
他站立在原地。
当空一掌,跨越时空,存在于那世界内的珍宝阁就被他给抓了过来。
在这珍宝阁内,的确是拥有着无数的宝物,不然他们也难以吸引到其他人进入到他们的陷阱之内。
“还需要朕请你出来吗?”
殇夜梓 落樱草
楚元的目光缓缓的扫视,突然对着某处发出了一道声音。
“阁下的实力的确是强大无比,萧黯,烟绫两尊横行囚笼的起源神都被你斩杀。”
一个身穿青衣的老者叹息了口气,他走了出来,知道自己隐藏不住。
而他也并非要故意要窥探这场战斗,只是他本来就在这片区域。
“老夫段青山。”
老者自报家门,道:“阁下身上并没有永恒劫的气息,应该是来自当世纪元,这一纪元居然有阁下这般厉害的强者,老夫困于此地太久,已经和外面的世界脱轨了。”
“朕,神武。”楚元道。
某不科学的异界航妈
丫头,你逃不掉了 玛丽宥
“帝皇。”
段青山明白,这尊神武帝皇应该是当世纪元的主宰。
他的修为,楚元一眼看穿,仍然是第七境,但他比萧黯修为更高,如果不是被困于此地,都能升华到第八境。
他脸上没有对楚元实力的恐惧,似乎活的太久,也看穿了。
“在这里,就算获得再多的神物,又有什么用?也带不出去,永远的困在这里,我段青山已被困了足足二十个纪元,也活不了几个纪元了,我早就看穿了。”
段青山初来此地时,也曾疯狂的想要找出逃生之路,然而最后是绝望的,所以也认命了。
“你很悲观绝望。”
楚元道。
“不是老夫想要悲观绝望,而是现实让我无法不低头,帝皇,你刚到囚笼,不知此地的可怕,等时间久了,你就明白我为什么会这般绝望。”
段青山道:“在十五个纪元前,这里还有一尊至强者,他想冲开此地,但最后的下场是凄惨的,他失败了,这让我看透了,连至强都做不到,凭我又怎么可能做到。”
他心死了。
“连至强者都只能困死于此。”楚元缓缓道。
在这里,永恒气息太稀少了。
一尊起源神如果在外界本来有活过五十个纪元以上的实力,但在这里要大打折扣。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因为每次永恒劫,都是一次恐怖的永恒神罚,会消耗磨灭大量的永恒物质,而囚笼内,也根本得不到补充,会持续虚弱下去。
“你是怎么来到此地的。”楚元道。
段青山以为楚元想要通过他的经历来寻找出离开之法,道:“我是为了争夺一件让我突破八境的神物,不知怎么就来到此地。”
“帝皇,你也不要白费力气了,每个人来得原因都不一样,地点都不同,你是寻找不到蛛丝马迹的,不过以帝皇的实力,你会活得比我更久。”
他道。
“永恒的迷城囚笼。”
楚元淡淡道。
“而且就算逃出去了又怎么样,这里是一个小囚笼,外界的永恒路就是一个更大的囚笼,逃来逃去,都在囚笼之内,没有什么不同。”
段青山太丧,也非常的悲观。
楚元可以理解他。
“囚笼都有打破的可能。”
楚元看到他的丧,也不想对付他了。
“帝皇,如果你需要神物,我倒是知道这里很多地方有,反正得到再多,最后也要遗留在此,不可能出去。”
段青山再道。
“如果朕有离开之法,你想离开吗?”
楚元猛地一双凌厉,直刺灵魂的眼神看向段青山,如魔音一般抨击在他的心灵上。
囚笼是无路的,但楚元却知道,离开的路怎么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