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au02言情小說 仙宮-第一千五百六十八章 橙尋祕境(上)推薦-kxgq6

仙宮
小說推薦仙宮仙宫
这八个大字只是在叶天眼前出现了刹那便消失不见,而叶天在字迹消失的瞬间已经被一股强大的吸力瞬间吸了进去。
一片黑暗之后,入眼则是满眼美景,口鼻之中花香阵阵,头顶飞鸟盘旋,脚下则是青草遍地,野花盛放,蜜蜂在其中忙碌不已。
看着眼前的美景,矗立良久,叶天忍不住深吸口气,外放的神识也并无异常,心中的戒备在不知不觉中有了些松动。
“哥哥,大哥哥,帮我抓蝴蝶。”远处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女孩奶声奶气道。
看着朝自己跑来的小女孩,叶天的脸上出现了少有的一丝笑意,低头看了一眼,伸手抓了只花蝴蝶递给小女孩。
小女孩拿着蝴蝶,一蹦一跳想远处跑去,咯咯咯的笑着。
“妈妈,大哥哥给我抓了蝴蝶,好漂亮。”小女孩挥舞着手里的蝴蝶道。
但叶天的眉头却皱了起来,因为小女孩跑的方向并没有人,甚至神识之中也没有任何人在那个方向出现,包括方才的那个小女孩。
然后四面八方几乎在同一时间出现了聊天声,那是再平常不过的聊天,但在叶天听来却是不同寻常,因为入眼之处没有一个人。
神识再次放出,但依旧没有任何发现。
神识影响!这个年头在叶天脑海中出现的时候,叶天知晓这里的危险恐怕定然胜过方才。
果不其然,就在叶天戒备之时,面前的景象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鸟语花香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橙色的空间,甚至连天上的太阳都是橙色的。
那种纯粹的橙色,让人有种目眩的感觉,眼皮几乎在一瞬间就重于千斤。
好想不顾一切,就这么沉睡下去,直到地老天荒。
可他心中明白,一旦睡过去,恐怕就再也没有了醒来的可能,甚至会因此成为这片天地间的一粒尘埃。
叶天竭力打起精神,努力睁大眼睛看着眼前的一切。
那是一种粘稠的,化不开的感觉开始冲击他的一切感官。
连每一次的呼吸都开始变的沉重起来,似乎有一块巨石压在胸口。
这种无声的敌人远比先前的暴力战斗更加的凶险,可心中有一个声音一直在告诉自己——沉睡吧,放下一切。
这样产生自心中的靡靡之音让叶天有了一种顺从的错觉,那是跟赤寻秘境完全不同的冲击,而这种冲击还是来自于自己的内心。
这一刻,叶天有些动摇,身体的力气开始一点点的流逝。
啊!叶天全力发出一声青啸,在橙色天地间传出很远很远。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好小子,如此之强的催眠之力都没能让你倒下,果然有些实力。”一个女声突然道。
女声声音清越,犹如玉石撞击,管弦弹拨,鼓乐叮咚,大概天籁也不过如此。
叶天寻声看去,却见一绝色女子身穿淡黄衣衫,在不远处的一挂瀑布之下正歪着头看着自己。
女子下巴尖尖,眉目如画,一双灵动大眼轻轻眨动,贝齿轻咬下唇,着实惹人怜爱。
“你是谁?”叶天声音平淡道。
“我美么?”女子似乎没听到叶天的话,自顾自道。
“你是谁?”叶天再次问道。
“我叫青鸾,不过,你在找死。”女子突然轻声道。
叶天看着女子,身上仙力流转,而后走向女子。
“但凡知晓我是名字的人没有一个活着的。”女子一副笑盈盈的样子,轻声道。
“这样的威胁我不止一次的听过。”叶天道。
青鸾秀眉一挑,对叶天的兴趣越发浓厚起来,而后伸出纤纤玉指,对着叶天轻轻一点,一道肉眼可见的空气涟漪如水波般荡漾而来,几乎谈不上速度,就这么从叶天的身上滑了过去。
“方才只是看看你的反应,不过似乎你并不在意?”青鸾歪头,轻声道。
叶天并非嗜杀之人,听青鸾这么一说,应道:“姑娘,我不想动手,请姑娘告知离去的方式。”
听叶天这么说,青鸾却是咯咯笑了起来。
“这里是我的世界,想要离开,恐怕不行,当然,如果我不存在了,这里由你进出。”青鸾淡淡道。
都说女人心海底针,叶天无法猜测青鸾说这些话的动机,但却明白,与青鸾动手已经必可避免。
“既然如此,请青鸾姑娘先出手。”叶天看着青鸾道。
“哈,你这人有意思,以前来过这里的人,都恨不得先下手为强,你反倒是要我先出手,真是愚蠢。”青鸾有些生气道。
只是话音刚落,人已经消失在叶天的视线中,再出现时,叶天的后背已经有了丝丝血迹,要不是身手敏捷,恐怕此时已经断为两截。
叶天感受着后背上的丝丝疼痛,心中略过一丝惊讶,但也只是一丝而已,他更在意的是另一件事情。
体内的仙力去了哪里?
这才是叶天当下最关心的事情,而青鸾又是咯咯一笑道:“是不是发现自己的仙力不见而来?”
“请姑娘赐教。”叶天仍旧礼貌道。
“不怕告诉你,这里是真正属于我的天地,跟你先前见到的那个岩浆人可不同,他只是能够控制,而我则是创造了这片天地,天地即我,我即天地,懂了么?”青鸾耐心解释道。
叶天点了点头,不过仍旧拉开了架势,并没有妥协的意思,青鸾已经再次出手。
这一次叶天的身体被高高抛起,身上的骨骼就像爆豆一般响个不停,但是没有丝毫断裂,只是疼痛仿若无尽的深渊,没有尽头。
直到落在地上,砸出一个人形深坑,叶天的体内才再次出现了仙力,不过这仙力却没有办法被他使用,就像是被封印一般。
这样的境况让叶天多少有些郁闷,不过青鸾显然没有给他更多的时间考虑这些,而是随手掀起一块地皮,嘭的一声将叶天盖在了地下。
待叶天钻出来之后,青鸾则是一副不耐烦的样子,琼鼻中哼了一声道:“不好玩,一点都不好玩,你就不会反抗么?”
说罢大眼睛竟然有些楚楚可怜的看着叶天,叶天一怔,心中竟然没来由的有些心软起来。
按照叶天现有的实力,情绪早已能做到收放自如,但当下却被青鸾影响,简直咄咄怪事。
叶天闭眼后退,再睁眼时却不见了青鸾的身影,眼前的景象则是农家村落。
炊烟袅袅、孩童几个、田间有农人劳作、谈笑之声不绝于耳,叶天的神情有些古怪。
难不成想要用这些幻象来迷惑自己?可这些幻象没有丝毫的攻击能力,即便在此停留些时日,又能如何?
叶天的脚步未曾踏入村落,但神识之中却有青鸾的声音出现。
“叶天,我在这里呦。”青鸾娇笑道。
青鸾声音的出现叶天并不觉得奇怪,但眼前却有青鸾的容貌在逐步显现,随着声音越来越近,青鸾的容貌越来越清晰,最后青鸾竟然出当下了叶天身边。
这一次容貌却不再是先前的样子,但却是倾城绝色。
“这样的伎俩恐怕对我没什么影响。”叶天道。
青鸾也不说话,只是静静看着叶天,然后身形移动,开始在村落中肆意屠戮,大片的鲜血肆意泼洒,农人一个个倒下,甚至连孩童都不曾放过,整个村落在刹那间便成了人间炼狱,最后一把大火将村落付之一炬。
叶天的脸色沉了下来,问道:“为什么?”
“我高兴。”青鸾随意道。
“就为了你高兴就可以随意杀戮?”叶天怒道。
“对,这里我就是神,他们的命都是我给的,当下我想收回去,有什么问题么?”青鸾理所当然道。
此刻的叶天情绪有些烦躁,虽然青鸾的话有他的道理,这些村民与他也非亲非故,但眼看着这些人被肆意屠戮,叶天还是有些不能接受。
就在叶天转身之际,青鸾终于动手了,这一次攻击的对象正是叶天。
“既然你如此冷血,那我就送你跟这些村民相见,让你今后都好好的护着他们。”青鸾的话没有丝毫感情,只是淡淡道。
“既然你想死,那我就给你个痛快。”叶天说道。
然后一道仙力匹炼冲向叶天,叶天只能抬手格挡,他当下没有办法将仙力外放,只能被动防御,这种境况让叶天颇为憋闷,但却无法摆脱。
虽然当下青鸾的攻击,但叶天的手臂也是一阵剧痛,看着啊青鸾的眼色越发的冰冷起来。
“不可理喻。”叶天说道,然后转身就走。
他当下必须尽快找到这片天地的出口,要不然就像方才的屠戮如果一再发生在自己眼前,那么对自己的情绪影响早晚会成为一种负担,长此以往,恐怕会影响心境。
可叶天的青鸾并没有阻止,而是在再次消失不见。
不过没走几步,叶天的神识中再次出现一户人家,茅草屋中,三口之家其乐融融。
叶天对青鸾的招数已经心中有数,估计这一次又是用幻象来影响他的心境。
不过这些只是雕虫小技而已,叶天也不甚在意,将先前心中的负面情绪悉数驱散,大踏步走了过去。
就在叶天路过茅屋之时,刚巧看到老人在院中闲坐,老人也看到了叶天,立刻招呼道:“年轻人,从何处来啊?”
“从来处来。”叶天回道。
“到何处去啊?”老人又道。
“到去处去。”叶天答道。
“小友活的通透,进来陪我聊聊可好?”老人笑道,脸上的皱纹沟壑纵横,眼神却颇为纯净。
叶天神识外放也没发现周围有青鸾的影子,按常理来说,这样的突然邀请,叶天是不会去的,但当下他要走出这片天地,就不得不留心这里的每一处,即便知晓面前的老人并非真实。
“好啊。”叶天答道。
然后迈步进入茅屋之中,一位老妇人给叶天斟茶倒水后便看着叶天,眼中居然满是欢喜。
方才的老头坐在叶天面前,突然道:“小友是否仙力不能外放?”
叶天并未答话,眉头却不由得皱了起来,看着老头随时准备出手。
老头却再次对叶天道:“小友不必如此,这橙寻秘境之中少有人来,你能走到这里,已经是实力超群,不过也就到这里了,我在此百年,还未见到有人能走出这里。”
“因为幻象?”叶天问道。
“若只是幻象,又怎么能困住你这真仙?”老头反问道。
“那我先前遇到的,老人家也知晓?”叶天再问道。
“一清二楚。”老头笑道。
“这里可有出口?”叶天又问道。
“有,但你出不去,也到不了。”老头似乎许久未曾与人说话,情绪逐渐激动起来,语速极快道。
老头的话让叶天颇为不解,好在老头并没有等他再问,已经开口道:“这里的出口叫做方寸之间,但方寸之间的位置却并不固定,可以说是无处不在,可能在一片树叶之上,也可能在一粒砂石之中,更可能在一簇火苗之上,还有可能隐藏在别人的眼神之中。”
老头一口气说了这么多,端起桌上的水喝了一口,继续道:“这青鸾来自何处我并不知晓,不过这里的高手可以说数不胜数,就算是你方才看到的村落,里面的村民就很可能是曾经的高不可攀,实力非凡之地。”
“可他们并没有任何的仙力波动,我的神识从不会出错。”叶天肯定道。
“你的神识不会出错?哈哈哈哈。”老头反问之后,放声大笑道。
听老头这么一说,叶天心中有了些疑惑,难不成自己的神识别人动了手脚?
老头却道:“难不成神识就不能被动手脚了?你的神识别人就真的没有丝毫的机会?”
叶天没说话,心中却翻起了滔天巨浪,如果真如老头所说,那青鸾的实力已经到了不可猜测的地步。
“可有破解之法?”叶天起身对老头抱拳道。
“有。”老头回答道。
“有什么条件?”叶天问道。
“条件就是你得娶我的女儿才行。”老头说道。
如果只是这一条的话,叶天倒是没觉得有什么过分,大不了出去以后带着就是,也并没有什么不方便,但他却忽略了一点,这里的一切都是幻象,甚至每一个人的存在都可能是幻象。
这种无处不在的欺骗即便是叶天也在一步步掉入其中而不自知。
老头一听,与老伴对视一眼,脸上都堆满了笑容。
“还得在这里住一年才行,期间不得离开这个茅屋方圆百丈。”老头道。
“这是为何?”叶天不解道。
“先前你看到的火烧村落和鸟语花香的天地都已经消失,方寸之间也很可能被毁,我家是你第一次来,很可能还有一丝希望,所以你要住一年,能不能出去就看你的造化了。”老头严肃道。
“那什么时候成亲?”叶天问道。
“小友莫要着急,喜事总要准备准备,先在这里住下,跟我女儿熟悉熟悉。”老头说道。
然后起身去里屋将女儿叫了出来。
“小女子素蓉见过公子。”素蓉轻声道。
叶天抬头看去,一张鹅蛋脸上,肤如凝脂,额头光洁,细眉弯弯,眼神灵动,琼鼻挺翘,配朱唇两瓣,素颈修长,虽然粗布裙钗加身,却难掩清丽之姿。
凝视良久,被老头一声咳嗽打断。
“公子可还满意?”老头问道。
老头话音刚落,叶天还未回话,却见素蓉已经低下头去,双手捻着袖口,一副娇羞模样,让人见之欢喜。
老头哈哈一笑道:“既然如此,我们老两口也就放心了,老伴儿啊,咱们去给孩子准备嫁妆,尽快成亲,也算了了一桩心事。”
这一切来得太快,叶天犹如在梦中,看着外面的橙色世界,心中没来由的警惕起来。
毕竟这事来的太过蹊跷,但哪里有问题一时间竟然想不明白,看着素蓉的父母走出屋外,心中难免感觉有些不真实,转头再次看向素蓉,神识在她身上扫了一遍也并未发觉什么异常。
茅屋之中当下只有叶天和素蓉二人,叶天开口道:“只是为了等我?”
“不是,以前也有人来过。”素蓉说道,声如黄莺,颇为动听。
天天
“他们最后的结局是什么?”叶天继续问道。
“不过没有一个人答应这门亲事,他们都害怕。”素蓉道。
叶天不解,看着素蓉,示意她继续。
“这里毕竟是个别人控制的世界,青鸾就是这里的主宰,其实这些东西不过是镜花水月而已,只是二老一直有这个执念,几百年来一直锲而不舍,我也就只能尊从他们,毕竟他们年事已高,恐怕等不了多久了,就算是为他们了个心愿吧。”素蓉眼神一黯,轻声道。
“难道你不是幻象?”叶天抓住重点问道。
“我?不过是一缕残魂罢了,终究会在某一天消散在这片天地之间的。”素蓉悠悠道。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鸟之将死其鸣也哀。”叶天道。
“人之一世不过如此,尘归尘土归土,到头来终究不过是一场空而已。”素蓉说道,但话中的低落却是越来越浓。
这种无形的情绪直接感染了叶天,心中一缕哀伤逐渐升起,但却无处排解,却见素蓉抬头看着自己,泫然欲泣,而后眼泪扑簌簌掉落下来,而后扑进叶天怀中,很快打湿了叶天的肩膀。
这一刻叶天的心中一股不知名的情绪充斥心间,将他的胸腔填的满满当当,双手不由得抱紧了怀中的素蓉。
三天之后,婚事如期而至,素蓉穿着大红的嫁衣,盖头遮面,款步而来,二老早已将茅屋装扮的喜气洋洋,礼成之后,二人结为夫妇。
时光如梭,随着两个孩子出世,二老乐的合不拢嘴,素蓉更是平添慈母之色,一家人每日日出而作日入而息,其乐融融,这样的时光不知过了多久,叶天渐渐已经适应了这里的一切,似乎能不能出去也不再重要,但叶天修炼的习惯一直未曾改变。
这一日,叶天出门归来,却见茅屋之中一切如旧,但妻儿与两位老人却不见了踪影,茅屋后面却出现了几座新坟。
那一刻,天地色变,大雨瓢泼,浇在叶天身上,寒冷异常。
“时光轮转,大雨倾泻,我在无人之处爱你。”青鸾的声音突然出当下叶天身后,娇笑道。
叶天的身体开始剧烈的颤抖起来,转头盯着青鸾,一字一句道:“是你干的?”
青鸾不置可否,却抬手将面前的一座新坟毁去,只留下一个浅浅的土坑和墓碑。
“这你是岳父岳母,你应该不心疼吧。”青鸾看着叶天道。
叶天感觉自己身上的力气在瞬间泄了大半,心中的怒火腾的一下烧了起来,但随着一声爆响,妻子的坟墓也瞬间被夷为平地,再然后是两个孩子的坟墓。
“你找死!”叶天体内的仙力已经不受控制,瞬间破体而出,一把掐住了青鸾的脖子,咔嚓声响中,青鸾的脖子被生生捏断,嘴角出现一缕血线。
但叶天却没有丝毫的复仇的快感,呆呆这看着身边的一切,想要仰天长啸,但张了张嘴却发布出一点声音,胸中有块垒却难以倾吐。
“你能突破我的控制而使用仙力,却是让我惊讶,不过你以为这样就能找到方寸之间,未免天真了些。”青鸾的声音再次出现,看着叶天嘲笑道。
“是啊,这片天地就是你,你就是这片天地,天地为灭,你又怎么会死呢。”叶天看着不远处的青鸾道。
“悟性倒是不错,可惜啊,这么好的一家人,就被我亲手毁了,真是没本事啊,连妻儿老小都护不住,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呢?”青鸾说道,只是她的话犹如刀子一般插进叶天的心中,丝丝渗血。
那种痛没有伤口,但却犹如被钝刀切割一般,痛入骨髓,极难承受。
这橙寻秘境虽然没有打斗的凶险,但这诛心之痛却比打斗凶险百倍,若是任由它侵蚀内心,恐怕终有一天会让自己心智失常,那么也就别想再走出这里。
不过此刻的叶天瞪着青鸾,眼中血丝遍布,喘息如牛,体内的仙力开始逐渐紊乱起来,神识似乎也有些散乱。
“归顺我,我可以消除你的一切痛苦。”青鸾轻声道。
叶天听着青鸾的声音,竟然不自主的想要求教,但却一口要在舌尖之上,灵台瞬间清明,眼中的血丝刹那消退。
这一下连青鸾都有些惊异起来,看着叶天有些出神,这样的事情在她的记忆中从未有过,叶天能突破对仙力的束缚,反而让她有了更多的兴趣。
而此刻的天空中乌云开裂,阳光倾洒而下,大地之上再次变的鸟语花香,甚至有徐徐清风而来。
不过叶天当下心中只有杀戮,这个地方他不想再待下去,那怕一刻都不想。
“呦,生气了啊,大男人生什么气嘛,不就是死了几个无关紧要的人嘛,何必动这么大的气,要不我再给你找一个,让你在这里重新开始就是了。”青鸾轻描淡写道。
叶天没有说话,而是将仙力凝聚成一把巨大的刀锋,对着青鸾瞬间劈砍而下。
青鸾看着天空中的巨大刀锋,眼中异彩连连,这样的人若是能够收服,那自己的实力又会再上一层楼,说不定就可以将方寸之间隐藏的更为神秘,直到有一天彻底隐匿,那才是真正的成为了这片天地的主宰。
但她还是低估了叶天的实力,更错估了一个人的潜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