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tt1h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小說 太平客棧 線上看-第十九章 殺子之仇展示-xy00z

太平客棧
小說推薦太平客棧太平客栈
老僧周身一震,迅速向后退去。
他避世多年,竟是不知江湖中有了如此高手,前不久他听闻地师飞升,将衣钵传于了清平先生,难道眼前之人就是清平先生?
便在这时,李玄都的身形化作阴火炸裂开来,下一刻在老僧的身后重新凝聚成人形,然后一掌抵住老僧的后心位置。
李玄都用另外一只手掩住嘴巴,不住咳嗽,问道:“大师因何而来?”
法空并不言语,手上用劲力,将脖子上挂着的那串人骨念珠直接捏碎。
那日在昆仑洞天之中,地师徐无鬼连续祭出得自静禅宗的佛祖舍利,将一劫地仙巫阳压制得动弹不得。这串念珠乃是真言宗中传承数百年的宝物,爆发的威力不逊于佛祖舍利。
都市之逍遥逆乱
一瞬间只见得无数犹若实质的金光迸射开来,浓稠似水银,又似是蜡烛燃烧的烛泪,将李玄都和法空两人包裹其中。
此时李玄都与法空站在一处,那些金光不伤法空分毫,反而经过金光的冲刷之后,法空已经破碎的金身又灿然一新,可对于李玄都而言,这些金光却是灼热逼人,其中似是蕴藏着太阳真火,焚毁万物。
李玄都修炼的阴火和太阳真火刚好是阴阳两面,互为克制。受到金光的侵袭,李玄都的“太阴十三剑”自行激发,使他身周瞬间燃烧起熊熊阴火,将汹涌金光阻挡在外,两者水火不相容。
李玄都以阴火护住周身,因为这老僧算是正道中人,他还不想直接撕破脸皮,所以也不急于出手,而是静观其变。
老僧这次得以拉开两人之间的距离,沉声道:“贫僧久不在江湖行走,不曾想如今的江湖已经是天翻地覆,阁下就是大名鼎鼎的清平先生吧?”
李玄都道:“是我。”
老僧说道:“贫僧虽未亲至玉虚峰,但曾有耳闻,说清平先生得了地师传承,又在玉虚斗剑中胜了‘魔刀’宋政,实在是少年英雄,后生可畏。”
李玄都淡然道:“英雄不敢当,也算不得少年人了。我十岁踏足江湖,至今已有十数年之久,算是见惯了这江湖中的是是非非,也经历过起起伏伏,大师莫要当我是那等一步登天的少年人。”
李玄都话语中的意思十分清晰明白,我虽然年轻,但不是初出江湖的愣头青,莫要动其他心思。
法空自然听出了李玄都的话外之音,微微一笑,“自然不敢把清平先生视作少年郎,道门大掌教不同于朝廷的九五之尊,不是少年人能坐得稳的。”
李玄都轻哼一声,道:“听大师话语中的意思,是对道门一统之事甚是不以为然了?”
法空微笑不语。
李玄都淡淡道:“虽说佛本是道,但毕竟佛道有别,你们佛门中人不愿加入道门,我也不会强求,可如果你们想要对我们道门指手画脚,却是由不得你们。”
法空诵了一声佛号,“贫僧几时插手过道门内务?清平先生何以谤我?”
李玄都道:“秦宗主是我道门中的忘情宗宗主,大师方才欲以‘度世佛光’将秦宗主强行度化为佛门中人,这还不是插手道门内务?”
法空摇头道:“清平先生此言差矣,这‘度世佛光’是让人大彻大悟、忏悔罪孽的法门,并非是魔道之中操纵他人心智的手段,贫僧以‘度世佛光’并非是要度化这位女施主,而是要让这位女施主为过去的罪孽忏悔,然后随贫僧走上一趟。”
李玄都皱起眉头“走哪里去?”
法空道:“去见苦主。”
李玄都冷然道:“秦宗主与我已经定亲,夫妻本是一体,我却不知道她有什么罪孽,还要请大师道来。若是大师能说得服我,我不仅对今日之事既往不咎,而且愿意代她受过,给所谓的苦主一个公道。可如果大师不能说服我,那就休怪我出手无情,就算大师身怀天人造化境的修为,只要未及长生,恐怕都不能生离此地。”
李玄都这话说得十分露骨,威胁意味十足,而且任谁也不会怀疑李玄都是否有付诸于行的能力。
法空感受到李玄都的气机已经锁定自己,就算他身周有无数金光环绕,还是感觉几分凉意,不由脸色一肃,沉声说道:“敢问清平先生,大仇有几?”
李玄都回答道:“杀父之仇,夺妻之恨。”
法空又问道:“除此之外呢?”
李玄都沉声道:“都说父母妻儿,除了父母之仇和夺妻之恨,就是子女的仇怨了。”
“清平先生所言极是。”法空双手合十,“贫僧有一故友,他的膝下只有一子,却死在了这位女施主的手中,请问清平先生,这个仇该不该报?”
李玄都身形一掠,已经脱离金光笼罩的范围,让老僧一惊,不过李玄都没有对老僧出手,而是来到秦素身旁,将她护在身后,然后才说道:“内子也是江湖中人,手上难免沾染血债,还请大师明言。”
法空深深看了李玄都一眼,道:“请问清平先生,忘情宗的上任宗主是谁?”
李玄都道:“正是家岳,江湖人称‘天刀’。”
法空又道:“那么‘天刀’之前又是谁担任宗主?”
李玄都心中一动,已经隐隐有了猜测,不过还是回答道:“是韩无垢,我的几位长辈都与她与深交。”
法空朗声道:“韩宗主膝下有一子,名为韩邀月,请问清平先生,韩邀月是死于谁手?”
老僧辞锋咄咄逼人,一步紧于一步。不过这次不等李玄都开口回答,已经稳住心神的秦素已经是主动开口道:“韩邀月数次对我不轨,终是死在我的刀下,有何不妥?”
法空叹息一声,“孰对孰错,不过是施主的一面之辞,有江湖有传言说,施主与韩邀月是为了争夺忘情宗的宗主之位才生死相向,如今也的确是施主得了忘情宗的宗主尊位,此中是非曲直,恐怕不能仅凭施主的一面之辞就早作定论。都说冤冤相报何时了,贫僧老朽不堪,却愿意化解此中仇怨,故而对施主用出‘度世佛光’,希望施主能随贫僧去见一见苦主。”
李玄都冷笑一声,“如此说来,我们夫妻二人还要谢过大师了?”
法空双手合十低头,“不敢,不敢。”
李玄都道:“大师曾数次提过苦主,不知这位苦主到底是何人?总不能是已经身故多年的韩宗主吧?”
法空合十道:“当然不是韩宗主。这世上生灵,皆有父母,韩宗主是为人母者,自然还有为人父者。”
李玄都已有猜测,故而谈不上如何惊讶,说道:“原来是韩邀月的生身之父,只是我有一点不明,当年韩宗主走投无路的时候,此人何在?为何时隔多年之后才冒出头来,却是让人生疑。”
老僧叹了一声,“他自有苦衷。”
李玄都问道:“什么苦衷?竟是连妻儿都顾不得了。”
法空不紧不慢地道:“清平先生能促成道门一统,自然是功莫大焉,可在清平先生还未出世的时候,这江湖上却是正邪不两立,正道十二宗和邪道十宗之间不能有半点牵连,否则便要被处以极刑,如果清平先生生在那个年代,休说与这位秦施主结成夫妻,便是稍有情愫,也是大逆不道。直到大先生司徒玄策、‘天刀’秦清等人出世,这种情况才有所缓解。韩邀月的生父乃是正道中一位鼎鼎有名的人物,与韩宗主相恋并生下了韩邀月,此事自然不能让旁人知晓。”
李玄都心中已经有了一个人选,不过并不急于点破,道:“据我所知,韩宗主修炼忘情宗的大成之法‘太上忘情经’,最终也是因为‘太上忘情经’的反噬而身故,可以说是因为他们父子二人而死,难道这位在正道中鼎鼎有名的大人物将名位看得如此之重,竟是连结发之妻的最后一面也不敢见?如此没有担当之人在多年之后却跳出来说要报杀子之仇,其动机和目的实在让人生疑。”
老僧满面悲悯,又叹了一声,“非是也不愿,实是不能也。贫僧的那位故友因为此事触犯了宗规,被他的兄长囚禁起来,其后的几十年中始终不能脱得樊笼,自然无法去见那母子二人。”
李玄都淡淡道:“大师所说的这位故友,可是正一宗的张静沉?”
法空双手合十,低头道:“正是。”
李玄都轻哼一声,“张静沉为何不亲自前来?你又凭着什么敢来替张静沉出头?难道我杀你不得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