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opv精华玄幻小說 摸寶天師笔趣-第387章 腦袋被門擠了鑒賞-26p4i

摸寶天師
小說推薦摸寶天師
“干妈?怎么了?沈秋预估的180w价格有问题么?”
“当然有问题呀!问题很大呀!这把匕首别人不知道,我可是清楚的很呀!”老太太坐不住了,皱眉着急说道:“几年前这只精花匕首就曾经上过燕京的佳士得拍卖会!当时的起拍价就是三百万!到最后拍卖的价格来到了920w!你说这中间的差距有多少?哎!我就说这沈秋不知道燕京古玩的行情,三年前就飚价到了920w,现在的价格至少要飙到一千万!这其中的差距也太大了吧!”
“啊……一千万的精花匕首沈秋只出了180W?”叶梅露出震惊的表情,她不是古玩的局内人,也知道这个差距意味着什么。
“老太太?我再问一句,既然都出价到了920w,为什么邱老没有成功将这件精花匕首拍出去?”左小青好奇问了一句。
“这还用说吗?虽然具体的情况没有说明,但我猜测应该是没达到邱老的预期目标,你别忘了邱老的身份,邱老的身价对比现在的四大家族,丝毫都不比四大家族任何一家差!920w对他来说无异于是九牛一毛,人家压根就看不上这点钱懂吗?”
另一边的徐家几个代表也笑了,江金城摸着络腮胡微微摇头:“看来我还是高估了这个沈秋的实力啊!180w?亏他也说的出口?180w他要是能卖到这把精花匕首,我江金城这几十年岂不是都白混了!”
“江老别急!我们先聊聊,这第一把刀应该插在沈秋的什么位置?哈哈哈哈……”
再接着是徐明亮亮出自己对那把蛇皮琵琶的估价:“邱老,这把蛇皮琵琶,我估价是1200w!我也是第一次对这种蛇皮琵琶进行估价,但在此之前日本回流的那件琵琶售价高达1500w,不过那把回流的琵琶是唐代的琵琶!而我们眼前这把蛇皮琵琶则是明末清初的琵琶,尽管两者相差数百年,但这把蛇皮琵琶的做工品相丝毫都不比那把差,所以我给出一个稍微稳妥的价格!1200!还请邱老明断!”
逐鹿九天
“恩!”邱老应声点头,左右环顾了沈秋和徐明亮:“两位的价格都已经亮出来了,老夫也不墨迹了,就先揭晓这把蛇皮琵琶的最新估价!”
邱老从中抽出一张纸条,纸条标注着蛇皮琵琶的最新的估价:1080w!
邱老对徐明亮的估价还是很认同的:“看来徐师傅对我这把琵琶还是比较了解的,给出的预估价格非常的接近!厉害厉害!我这把蛇皮琵琶这几年的行情基本上没怎么变动,去年是1050w,今年的估价只上涨了三十万!惭愧惭愧!接着揭晓沈秋师傅的估价!”
邱老伸手拿出另外一张纸条,纸条上的价格随即亮出来:240w!
这个价格一亮相,全场爆发出阵阵的惊讶声音,南宋精花匕首?四大名将韩世忠的随身匕首?宋高宗御赐的东西居然给给出了240w的估价?
蝶溪
第一回合的结果已然浮出水面,徐明亮的估价相差120w,而沈秋的估价相差60w,很明显第一回合沈秋赢了!
禁代夏微寒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是这样的结果!这不可能!”徐明亮蒙圈了,站在原地用力摇头否决:“邱老!你确定没有搞错么?你的这件精花匕首价值240w?我记得几年前你这把匕首的起拍价都是三百多万!最后飙升到了将近一千万!你现在告诉我这玩意只值240w?”
“邱老!我也记得很清楚,当年拍卖行拍到920w您都没有出手,甚至当年羊城的老板给你出假1000w!都没有达到你心目中要求!你应该是少打了一个0的吧?”
徐家的人陆续发出质疑,现场质疑声音此起彼伏,邱老稳坐其中。
“没错!当年确实有人出到1000w,但此一时彼一时,以当年我对这把匕首的了解确实不止那个价,但现在它的价值要大打折扣了,集合诸多专家的研究和评级,这件精花匕首目前的价格确实就是240w!我邱某人以自己的人格担保它的公正性!至于什么原因我会在两位比试结束,道出个中缘由!”
“所以,这第一回合的胜者是沈秋沈师傅!暂时恭喜沈师傅!”
邱老的结论一出,老太太这边几个人长舒了一口气,众人紧绷的心弦顿时松懈了,谢静文的手心上全是紧张的汗水,炮爷则当场乐开了花。
“我就说嘛!我就说嘛!我兄弟绝对不会输!徐明亮你那点那本能耐我兄弟都不看在眼里!斗宗场一样可以秒杀你!你就等着挨刀子吧!”
老太太也是异常不解,她也没看透其中的缘由,至少她几十年的鉴宝生涯中也没遇到过这种情况,好端端价值千万的宝贝,居然在几年之间成几何倍数掉价?1000w掉到240w?这几乎就是断崖式的跌价呀?
“看来这个沈秋还是有两把刷子啊,这也多亏他在没有燕京的经验经历做参考,他要是知道之前匕首被炒到1000w,反而就会输掉这第一回合的比试,如今弄巧成拙反而赢了这第一回合!这出戏精彩精彩!”
“接下来的环节就是插刀子环节吧!啊?”炮爷主动朝沈秋示意:“兄弟!插刀子的事儿就交给我吧!我最爱干的就是为兄弟两肋插刀!我来给徐明亮插刀!”
提到插刀,徐明亮的脸上露出惊恐的表情,连连往后退开几步:“这……这个我不服!邱老这把匕首我看了!南宋年间的精品匕首,是当年宋高宗赐给韩世忠的宝刀!竟然只有240W的价格?”
邱老对徐明亮的反应表示理解:“徐师傅,我知道你不能接受,既然你这么想知道真相,那我就稍微透露些信息吧,这把精花匕首在后来出现了一些变故,正是这个变故影响了其本身的价格骤变,我邱同福是有一说一的,我不能揣着明白装糊涂,明明知道这把刀有问题,还把它的价格抬高、炒高、这种事情我做不来!”
“另外我邱同福再次声明,我本人对这两件藏品的评估绝对的公平公正,如果有半点的偏袒,老夫愿意用性命来做担保!接下来有请沈秋师傅行使你的权利!你可以指定托盘上的三把刀!对徐明亮师傅做出相应的刑罚!”
沈秋往前走上两步,他从托盘中拿出来一把匕首,他继续往前走将手上的匕首放在徐明亮的跟前,那把匕首在灯光的照射下,闪烁着锋利的寒光。
徐明亮的额头上渗出了黄豆大小的汗珠,说话结结巴巴:“沈秋……其实咱们之间也没有什么深仇大恨,大家有什么误会都可以解决的嘛!其实我们没必要非要闹得你死我活,你说对不对?”
“放心吧徐明亮!我不会让你那么痛快死的……就你做得那些事,死一百次都不够!像你这种人!在南宋年间会被处以最残酷的刑罚,凌迟处死!就先从你这双手开始吧!”
右手!沈秋第一个指定的位置,便是徐明亮的沾满罪恶鲜血的左手。
“我……师哥……我……救我……”
兽世情缘:夫君,咬一口
斗宗场的故事徐明亮听过不少,但他却万万没想到这种事情会发生在他的身上,紧要关头他朝师哥徐志海投以求救的目光。
驼背徐志海不动声色的从座位上来到师弟的跟前:“师弟啊!愿赌服输,既然输了就得坦坦荡荡接受,别说废掉你一只手,就是沈秋现在要你的命,你也得认!徐家贵为四大家族之一,是不会在这种事情上掉链子的!”
重生散财系统
“噗嗤!”
说罢徐志海干净利落,摁着匕首的手柄,匕首噗嗤一声戳穿了徐明亮的手掌,现场顿时血流如注,疼的徐明亮发出杀猪一般的惨叫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