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1jzx都市小说 重生後我成了權臣的掌中嬌-第242章  朕比她,有過之而無不及閲讀-gue4u

重生後我成了權臣的掌中嬌
小說推薦重生後我成了權臣的掌中嬌
南宝衣想了想,突然眼睛一亮。
她脆声:“陛下,我如今没什么想要你承诺的,可否暂时留着这个奖赏,等我今后有想许的愿了,再请你兑现?”
只要她不许愿,二哥哥就会一直欠着她这个奖赏。
天子一言九鼎。
在没有兑现承诺之前,他是不可能如群臣所愿,取她性命的。
也就是说,只要她不许愿,群臣就不可能威逼天子杀她,否则便是逼迫天子言而无信。
萧弈挑了挑眉,南娇娇竟能想到这一层。
薄唇扬起轻笑,他颔首:“允了。”
世家们回过味儿来,纷纷面面相觑。
总觉得他们仿佛被天子和南宝衣算计了。
他们准备了那么久,只盼着能送女儿进宫,结果最后一点好处没捞到不说,还必须放弃对南宝衣的口诛笔伐?!
他们起了愤怒的情绪。
也是在长安城盘踞了上百年之久的家族,不敢称权倾朝野,却也敢自称一句根深蒂固体面尊严。
被萧弈如此戏弄,实在令他们生气。
他们对视几眼,正要联合起来参奏,萧弈突然道:“对了——”
众人一同望去。
新帝就坐在宫灯旁,笑起来时凤眼狭长,犹如出鞘的利刃:“朕决意立定昭为皇太子,明年开春,正式册封。”
宛如巨石投湖。
刚刚还算轻松的夜宴气氛,一瞬间犹如万钧雷霆压境而来。
他竟然要立太子!
他们的女儿都还没进宫呢!
几乎无需有人牵头,大半朝臣纷纷跪倒在地:“陛下不可!”
“陛下年富力强,何须立太子!”
“自古以来,立嫡不立长,大皇子母族卑微,不堪为我大雍太子!”
医道通天 明月长剑
“陛下三思啊!”
“……”
文臣们字字珠玑,武将们满脸忧国忧民,仿佛他们当真是在为江山社稷着想,仿佛只要萧弈今夜立了萧定昭为太子,明天大雍的江山就会保不住了似的。
萧弈坐姿慵懒,欣赏他们捶胸顿足的模样。
挺精彩的,比他们女儿的表演精彩得多。
青春罪途 love天涯
薄唇始终噙着一抹讥讽,他终于欣赏够了,慢条斯理地饮了半盏酒,斜睨向群臣:“朕在西南时,行事随意率性,从不受拘束。都说长安开放,朕却觉得在皇宫的每一天,都如坐针毡不得自由。
“今夜,朕偏要立太子。你们不肯,无非是立太子妨碍到了你们的利益。叫自家女儿献舞,也不过是想送她们入宫为妃,好为家族谋利。都是朝野上混了多年的人,你们的心思路人皆知,又何必打着为江山社稷的名义与朕斡旋?当真没意思。”
一番话,说得坦坦荡荡。
令群臣脸颊发烫,哑口无言。
冥界公主鬧人間 紫戀雲
萧弈叩了叩矮案,扫视他们一圈,唇角笑意更加讽刺。
今夜国宴,他也有试探群臣的意思。
前阵子还接二连三地跪在他的御书房外面请愿,他还以为他们有多傲气多棘手多难对付,没想到他不过稍微强硬了一下,他们就个个都不敢言语了。
沈姜能以女子之身君临大雍二十年,不是没有道理的。
他越发有兴致:“诸位如此迫不及地推荐自家千金,仿佛她们嫁不出去似的。既如此,朕也做一回好事,给她们赐婚好了。”
他一顿乱点鸳鸯谱。
天枢手上握有长安城所有世家的关系谱,哪家跟哪家是仇家,他一清二楚,并且很喜欢把仇家跟仇家点成亲家,不过一时半刻,一半朝臣的脸都变绿了!
萧弈满意地站起身:“中秋夜宴,便到此为止。立太子之事,谁也不得置喙。昔年沈皇后独裁霸道,诸位且记得,朕比她,有过之而无不及。”
蟠龙黄铜三鼎酒樽,被重重掷在矮案上。
他拂袖离去。
妳被我附身了
宫娥内侍连忙拿着掌扇、宫灯等物跟上,仪驾浩浩荡荡不容侵犯。
风露殿陷入难言的寂静。
南宝衣的心情却很不错,拿起银调羹,欢快地挖燕窝粥吃。
二哥哥特意吩咐御膳房给她炖的,满殿人里只有她有,别的小娘子都没有!
她吃得开心,冷不防被南广敲了敲脑袋,骂道:“吃吃吃,就知道吃!跟了他那么久,也不知道努把力生个儿子,气死我了!”
南宝衣从白釉小碗里抬起眼睛。
她笑起来时,那双丹凤眼弯弯的亮晶晶的,像是两轮月牙儿。
又甜又乖。
老夫人怜惜地摸摸她的头:“我如今倒是看开了,咱们家原也不是高门,去争那个做什么?今夜看天子和朝臣博弈,实在惊心动魄。可见那个位子不容易坐,坐着,怕也不舒服。咱们安安分分不争那个,好好经营自己的日子,比什么都强。”
南宝衣咽下燕窝粥,点头如小鸡啄米:“是这个理!爹你那么笨,你的外孙万一也很笨那可就完啦!”
“嗨你这孩子!”
今夜国宴,群臣乘兴而来,败兴而归。
只有南家人乐呵呵的,落在群臣眼里,跟傻狍子似的,毕竟原本他们家闺女才是最有希望成为皇后的,万一下一胎生了个皇子,岂不就是新帝的嫡长子?
如今新帝立了萧定昭当太子,南家人却还是乐呵呵的,也不知道在高兴什么!
……
南宝衣亲自送家人离宫之后,已是子夜。
墨劫
被宫女们簇拥着回寝宫的时候,一名嬷嬷突然过来,恭敬地请了安。
她恭声道:“老奴是伺候先皇后的,今夜中秋,先皇后特意为天子准备了礼物,请您去冷宫一趟,把礼物代为转交给天子。”
南宝衣听得稀罕。
沈姜,竟然会为二哥哥准备中秋礼物?
真是太阳打西边儿出来了。
想想自打江南那一战之后,她就再也没有见过沈姜,她道:“领路吧,我正好过去探望探望她。”
……
冷宫果然寂寥。
虽是中秋佳节,外殿却只点着稀疏的几盏褪色宫灯,月影婆娑,映照出窗外几树还算茂盛的桂花,偶有鹧鸪声鸣,却更显此地冷清。
南宝衣踏进内殿。
内殿宽敞,陈设简单古朴。
角落的暗影里守着无数天枢暗卫,二十四时辰轮流盯着沈姜,不让她自尽。
元稹:只緣感君壹回顧
珠帘轻曳,声音细微。
南宝衣的目光落在窗下。
跪坐在那里的女人,白发曳地,月下容颜绝美,面前的矮案上放着美酒佳肴和一盘精致的月饼,却并没有动过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