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yg97優秀小說 藥妃傾權:王爺吃棗藥丸 ptt-第一百三十八章 坦白讀書-o269t

藥妃傾權:王爺吃棗藥丸
小說推薦藥妃傾權:王爺吃棗藥丸药妃倾权:王爷吃枣药丸
以宁嵇玉的内力和听力,及时他未能看到穆习容究竟是怎么找到的开关,可也能从各种声响中听出她的操作方法。
邪王独宠,庶女为后 暮雨林
打开这个地下河密道对他来说并不难。
可难就难在万一他撞破了穆习容的秘密,穆习容会不会因此疏远他,乃至厌烦上他……
我的篮神 沐颜
想到有这种可能,宁嵇玉一时之间有些不敢行动了。
他在原地思考了许久,还是决定不跟上穆习容,只在这里等穆习容出来。
可就在他转身之时,脚下的一小块土地忽然凹陷下去!
宁嵇玉目光一利,内息一提整个人旋身而上,落在最近的一棵树干之上。
而就在下一瞬,他原先站着的那块地方如同流沙一般迅速滑落,整个塌陷下去。
倘若他方才还站在那里,此时肯定已经被那流沙给吞没了。
隱 婚前 妻 疼 你 入骨
大猿皇 知君客
宁嵇玉心中一沉,这片竹林看起来机关重重,若不是他反应快,恐怕都难逃一劫,这般危险的地方,究竟是藏了什么秘密,值得花这么大的力气去建造如此复杂的机关。
就在他思忖间,那原本已经关闭的入口又打开了,刚没走多远的穆习容听到上方的动静,心中微凛。
这么大的动静,不像是动物可以制造出来的,难道上面有人?
还是说有人跟着她来到了这里?
穆习容马上折身返回,倘若因为她泄露了药王谷的所在,那才真是罪该万死了。
她从地下密道里出来,环顾四周没有人影,便朝上方看去,正巧看见站在树干上浑身有些僵硬的宁嵇玉。
食来孕转:总裁,来吃! 菠萝茄子
穆习容惊异不已,脱口而出问道:“王爷,你怎么会在这里?是你跟着我来的?”
虽说她心中很是诧异,但同时也微微松了口气,被宁嵇玉知道这么个地方,总比被一些心怀不轨的人知道要好得多。
宁嵇玉从树上旋身轻盈地如同一片羽毛般落下来,被突然抓包,他一时也有些愣怔。
“我听李立说你独自一人出了驻扎地,怕你有危险,便想亲自跟着,没想到一路跟过来,便到了这里……”
重生之都市逆袭
他的解释与她所想的没什么偏差,宁嵇玉不像是无缘无故会跟踪她的人,最大的可能便是想要保护她。
“那你……都看见了?”
宁嵇玉看着穆习容,盯着她的反应点了点头,“从你进最开始那条密道时本王便在你身后了。”
“那你看到这些,没有什么其他想法?”穆习容试探着问道。
她原本以为他被她撞破之后第一时间便会逼问他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她又是谁,为什么会知道这里,她到底有着什么秘密。
但这些都没有,宁嵇玉不仅没逼问她,更甚至是在向她解释他之所以这么做的原因,像在怕她怪他一样。
“无论如何,我都会尊重你的意愿,你想说我便听着,不想说我也不会逼你什么。”宁嵇玉神色认真地对穆习容道。
虽说他很想让穆习容马上对他袒露一些事情,但他还是选择尊重她。
这样的宁嵇玉也叫穆习容更为心动。
穆习容终究是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她想告诉他一切,但她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从哪里说起好,于是她只能道:“王爷之前应该查过我吧?或者说……”
穆习容伸出手指着自己,“应该调查过这个我吧?”
听她这么问,宁嵇玉察觉到了她话里的意思,没什么避讳地“嗯”了一声。
“但在我成为这个我之前,我原本只是药王谷里的一个医女,我的师父叫玄宗,我是自小在药王谷里长大的……”
药王谷?
宁嵇玉听见这三个字,神色忽然震动,难道……
天底下当真有这么巧的事情?他张口想问些什么。
可是还没等他问出口,只听穆习容继续道:“我在药王谷里最常做的事情,便是看医书、尝百草、炼丹药,当然,有时我的师兄教我骑马、射箭,这也就是我能够在群艺宴里拔得头筹的原因。”
“我在谷中的日子虽然过得枯燥无聊,但也自有乐趣,我以为这样的日子能伴随着我一生……可有一天,这一切都变了……”
那天穆习容自谷外回到药王谷,亦如今晚一般,娴熟地运用机关打开通道,走进了谷中。
“师父!我回来啦!”
那日日头不错,往日那个时候,师父都会坐在谷中的廊亭里晒着太阳翻着医术,可那天,亭中却空无一人。
“师父?”穆习容将背后装草药的篓子卸了下来,几步跑进了大院中,却看见了她此生最难以忘记和泯灭的一幕。
“啊!”
大院里满地铺着今辰她出谷时刚晾晒出去的草药,而那草药上,是十几具横陈在其上的、残缺不一的尸体。
“翠锦师姐!”穆习容颤抖着手她的头发,早已冰凉的血液染红了她的手心和双眼。
她红着眼站起身,又踉跄地跑向另外一具尸体,“泽柒师弟!你们醒醒!你们快醒醒啊……师父……师父呢?!”
穆习容身形不稳地朝房中跑去,“师父!您在哪里!?您快出来啊!”
她哭喊着跑遍了整个药王谷,可是不仅未曾找到她的师父,却发现了更多的尸体。
那些尸体,有的是她的师兄,有的是她的师姐,有的是她的师弟师妹……就连在谷中打扫的老嬷嬷,都未曾被放过。
唯吾独尊
最后,晚霞烧红了整片天,她终于在药王谷的后山找到了她师父的头颅,但她找不到师父的身体。
“我在药王谷前磕头立誓,发誓竭尽我所有的一切,也要为师父和药王谷上下的所有人报仇,我要去找到我的仇人,然后血债血偿!”穆习容眼中有泪,这些事哪怕说多少次,也仍叫她心中如被棒杀刀绞一般,痛的无法呼吸。
“可是……我还未曾出谷,却被一个执剑的黑衣人一剑穿心而过。”
“那一刻,我以为我会死,但我不甘心,我未曾报仇就这样死去,谁会甘心?!”
“或许就连老天也觉得我的遭遇可怜,等我再次醒来之事,我就到了她的身上……”
穆习容转过身,对上了宁嵇玉自始至终看着她的眼睛,那双眼眸里满是心疼。
神醫 高手 在 都市
她故作轻松地笑了下,“之后的一切,王爷就都知道啦,我成了穆习容,嫁给了你,到与王爷你相知相爱。”
可不管是那一日,开心也好,伤心也罢,她总会想起那天药王谷里发生的事情,未曾有一日安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