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aji8精彩都市言情 《張進的上進之路》-第兩百四十九章 知人知面不知心鑒賞-epow1

張進的上進之路
小說推薦張進的上進之路张进的上进之路
张秀才和张娘子的房里,张娘子搀扶着张秀才进来,把他安顿在床上躺下,就又是点燃了屋里的灯火。
与世争锋之圣木
然后,她看着躺在床上眯着眼睛的张秀才,不由关心地询问道:“怎么样?可是醉了难受?要不要我去厨房给你做一碗酸汤来喝,解解酒!”
张秀才摇头笑道:“不用麻烦了,娘子!躺躺就好,过会儿就好了!”
追星
张娘子又不由坐在床沿边上,埋怨道:“相公也真是的,明知道自己的酒量不大,为什么还要喝这么多酒了?喝了之后,酒意上来了,又是自己难受,我也跟着担心!”
“呵呵!让娘子担心了,是我不好!”张秀才顺着她的话说,自己主动承认错误了,但又摇头笑道,“可是,梁兄一片热情,不喝也不成啊!不喝人家还以为,我们对他有什么意见呢,这却是寒了人家的心了,我们来金陵城,人家帮着忙来忙去的,我们感谢还来不及呢,怎么能寒了人家的心呢?你说是不是,娘子?”
“唉!相公说的也是!”张娘子叹了一口气,点了点头,倒没再多埋怨什么了,坐在床沿边上照顾着醉酒的张秀才,抬手摸了摸张秀才的额头,给他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忽的想起了什么,又出声问道,“哎!对了!相公,这卫书家的事情你怎么看?”
张秀才被问的有些不明所以,半坐起来道:“还能怎么看啊?我刚才不是和进儿他们说了嘛,这卫家不是什么善地,让他们尽量不要上门去了,免的招惹什么是非麻烦,怎么,娘子有什么看法吗?”
“这,这”张娘子犹豫了一瞬,到底还是把心里的想法说出了口,她蹙眉道,“相公,我是觉得,这卫家这么不堪,又这么险恶,其实和我们无关,进儿他们最好也不要和卫书来往的太过亲近了,免的不明不白的被牵扯进去!”
“再说,这卫书现在我们看着还好,礼数周全,有礼有节的,可是在那样的家里,难免不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了,毕竟知人知面不知心了,卫书到底如何,我们也相处不久,也不知道了,还是防备着些好,你说呢,相公?”
张秀才闻言,就是睁开了眼睛,好笑道:“娘子也未免太过谨慎小心了,我刚才不是说了,卫家是卫家,卫书是卫书了,不能混为一谈!虽然有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的说法,但也不准确了,卫书还是个好孩子的,这两天我们在金陵书院那里报名排队,这卫书可是跟着忙来忙去的,又是送饭菜又是送凳子的!”
然后,张秀才把这两天在金陵书院排队时,卫书的热忱表现一一说了出来,最后他笑道:“卫书如此真挚热情,如何能说他什么知人知面不知心的话呢?再说,我们一穷二白的,有什么让人家可图的呢?娘子多虑了!”
“可是,可是……唉!也是,我们也不是什么富贵人家,也没什么好图的,相公说的是,可能是我想多了吧!”张娘子点了点头,叹息道,但那眉头却还是皱的紧紧的,神情满是担忧。
攀天 音乐胖子
张秀才见状,不由伸手抓着张娘子的手,安慰笑道:“娘子不用如此,让进儿他们少去卫家就是了,卫家的事情牵扯不到我们身上的!”
“嗯!希望如此吧!”张娘子勉强笑了笑,点了点头。
这时,张秀才却是忽的想起了什么,同样蹙眉道:“说起知人知面不知心来,这卫书我看着是一片心赤忱真挚,可有的人却真的是知人知面不知心了,就是从小看到大,我一直觉得品行不错,可也想不到,人家来了金陵城,和在家里完全不一样,是那样风流快活了!”
我 只 想 安靜 地 打 遊戲
这话说的莫名其妙,张娘子有些不明所以起来,抬头看着张秀才问道:“哦?相公这说的是谁啊?我怎么听不太明白!”
张秀才叹道:“娘子,我说了你可能都不信,我说的这个人是文才了!”
“文才?”张娘子十分吃惊,眼睛微微瞪大了看着张秀才,问道,“相公怎么这么说文才了?什么知人知面不知心,相公不是一向挺喜欢文才的吗?这一路上还常感叹当初娴姐儿和他的事情没成呢,怎么这时候却说这话了?”
张秀才摇头苦笑叹道:“唉!却是我看错了眼了,哪里知道从小看到大的年轻人,私底下在外面却是这么一个浪荡子啊,幸好当初娴姐儿和他的事情没成了,不然哭都不知道到哪里哭去!”
这话说的张娘子越发不解了,疑惑问道:“相公,这是怎么了?文才到底怎么了?居然如此让相公彻底改了看法了?”
“唉!”张秀才再次叹息一声,就缓缓道来,“娘子,你听我慢慢和你说,事情是这样的!昨天一大早上我们去金陵书院排队报名,却是遇见了文才了,他一大早上就从一家青楼走出来,显然前天晚上是在青楼里过夜了!”
听了这话,张娘子越发吃惊,不敢置信道:“什么?文才居然去逛青楼了?还留宿于青楼,和青楼妓女厮混一夜?这怎么可能?相公,你是不是看错了,文才这孩子我们从小看到大的,品行端正,和家里的他娘子也很恩爱啊,我们那几条巷子都羡慕人家夫妻恩爱和美呢,这怎么会呢?文才怎么会去逛青楼,还留宿于青楼呢?”
雪月梅 陈朗
张秀才面露苦笑道:“我怎么会看错呢?毕竟从小看到大的孩子,怎么可能认错?再说,就是昨天晚上,我还亲眼看见他和几个朋友一起说说笑笑的进了那家青楼呢,今天又是一大早上从青楼出来,都被我撞见了,怎么可能看错?”
张娘子不由无言以对,既然张秀才如此肯定,那自然是没有看错人的道理了,如此说来,那刘文才确实是个夜夜逛青楼的浪荡子了,再不会错了!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如此想着,张娘子也不由蹙眉叹道:“这还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了,文才这孩子本来看着是个品行不错的孩子了,没想到居然是个这样的浪荡子,这他家里的娘子肯定是不知道了,听说他家里的娘子此时还有着身孕呢,没想到,真是没想到,这文才居然背着他娘子,在外面这么荒唐胡来了!唉!幸好!幸好当初娴姐儿和他的事情没成,不然这可真是哭都没地方哭去!”
“哦?他家里的娘子此时还怀着身孕吗?那更是不该了!文才这孩子,如此实在是太不该了,如何对得起他家里的娘子了?唉!”张秀才摇头叹道。
夫妻俩如此议论了一番,说了一番知人知面不知心的话,就是从小看到大的孩子都不能够认出真面目了,但到底是别人家的事情,议论议论就算了,不曾多放在心上,他们也不打算传闲话多管闲事,毕竟不干自己的事情,何必多嘴多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