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bbo0精品都市言情 無限大萌王 起點-045,宇智波斑,卒閲讀-fh6lh

無限大萌王
小說推薦無限大萌王
“这种级别的忍术……怎么可能……”风影看着天幕缓缓降落的陨月,若非对方的天空那三颗明显是针锋相对的荒星,恐怖他都以为是世界末日降临了……
毒妃倾城:清冷王爷很腹黑 公子云潇
“看落点的话应该距离砂隐村不是很远,最多也就几百公里的样子。”他轻轻按了下斗笠,招来暗部道:“去请一下千代长老。”
说完,他走出了风影大楼,一层层金色的砂金开始缓缓从地面流动,开始层层飘起,准备将砂隐村的上方保护起来——防止被这场战斗的余波伤及平民。
……
而处于中央腹地的火之国,木叶村中。
猿飞日斩吧唧吧唧的抽着一口烟斗,正值壮年的他此时正在和团藏商量关于是否要插手雷土两国的战争之事,毕竟距离战争开始已经过去了一年半载,水之国抽了一棒子好处后立马撤退,与砂隐村交战许久的他们也签订了停战协约之后,他们也觉得这场牵扯整个忍界的战火,也该停息了。
而这时,一名忍者迅速冲了进来,甚至没有通报就将一份情报递了上来,让两人微微皱了皱眉头。
但很快,猿飞日斩还是没有动怒,只是接过情报的同时淡淡的问了一句:“大名可否安好?”
靈異警探 天壹凡客
“大名一切安好,这就不劳您费心了,火影大人。”闻言,忍者轻笑一声,瞬间化为点点星光消散之后,团藏顿时忍不住拍了一声桌子:“这群该死的禁卫,把我们当成什么了?”
“毕竟他们代表的是大名。”猿飞日斩倒是没多大怨气,只是叹了口气道:“况且他们的实力也不下于你我。”
重生我是元帅夫人 火灵凤
他一边说着,一边打开了情报卷轴——忽然,他瞳孔一缩,一个瞬身术消失在了团藏面前,后者微微一愣,连忙跟了上去,下一刻,两人出现在火影岩之上。
“怎么……”团藏刚想询问,就被天际之上,那遥远的坠落镇住了心神,整个人彻底呆在了那里。
“这……这是……”
六迹之梦魇宫
“……嘶。”饶是再度强行冷静,猿飞日斩还是没忍住深深吸了一口烟后,缓缓的吐了出去,开口道:“我们有麻烦了。”
他把情报递给了团藏,上面只有两条信息。
“雾隐村暴君再次现身,强势击败水影后登上水影之位,血洗水之国后毅然出兵,疑似为其师姐伊东怜报仇和尾兽。”
“天碍震星,利用查克拉强行拉下天外陨星之术,疑似施术者……”
“宇智波斑!”
……
就在落月的阴影遮蔽了地上之人的心间,蒙上一层阴霾让各方反应不一时,宇智波斑却是已经面色惨白,半跪在地面之上,汹涌澎湃的查克拉疯狂的流逝,就连须佐能乎的模样都已经隐约间虚弱了几分。
接连使用天碍震星和地爆天星两个消耗庞大的忍术,换做全盛时期或者转生之后的他自然也不过是略有消耗而已,但如今身体早已步入老年,依靠反噬性强大的柱间细胞来维持生命力的他,强行动用这么如此多的查克拉时,暂且不说消耗,就是给予这具身体的负担也是极为强大的。
但即便面色惨白,身体剧痛,宇智波斑仍然是坚毅的抬起了透露,看向天际缓缓撞向一起的荒星,露出了兴奋和强烈的战意!
轰隆隆!
当荒星的边际与落月交叠,边缘交接碰撞在一起的时候,肉眼可见的粉碎性爆炸以荒星和落月的边缘为中心开始超两侧扩散,剧烈的冲击波从天空之上袭来,化为风暴一瞬间吹散了所有的白云,震耳欲聋的声音彻底响彻天际——
剧烈的碰撞结束之时,荒星彻底化为无尽的粉尘,而落月也被成功击碎,化为三块不规则的较小荒星和同样的粉尘四散,硬生生的被他砸的偏离了方向,继续坠落。
而爆炸所产生的粉尘也迅速扩散,飞速坠落的同时迅速扩散,伴随着下落,开始被空气摩擦,产生火焰,最后化为了一道道流星和陨石雨,砸向了地面。
每一颗粉尘,砸到地面之上,都是一人大小的巨石,碎裂的荒星,就宛如毁天灭地一般的恒星爆炸一般,氤氲的日光从缝隙中化为光波扫过天空,粉尘散落之际,冲击波所产生的风波也席卷而来,顿时风声渐起之时,宇智波斑率先发功,地爆天星所产生的余波和引力瞬间互相交叠相斥,瞬间牵动了这片风暴!
它们席卷巨石,黄沙,粉尘——瞬间朝着利姆露等人袭去!
声势浩大,但利姆露却明白,对方已是强弩之末!不过,他也不是很好受罢了,毕竟即便吸收了三尾大部分能量,魔力上限翻了个倍破了一万,但释放如此恐怖的落月,亦然消耗了他过半的魔力。
于是,他没有继续动手,而是转头轻笑道:“轮到你表演了,所谓同伴,就是可以依靠的吧?”
“嘻嘻,交给我吧。”叶小倩身处阴影之中,只露出一个脑袋,闻言,立马嬉笑道:“一碗拉面哦。”
“可以。”利姆露的话音未落,叶小倩的身影已经化为一道漆黑的残影,缓缓消失在了他的影子之上,娇躯出现在天空之上,身形翻转,一幢巨大的狙击枪瞬间被她捏在手里,帅气的直接被她单手一挑,对准了天空上无穷无尽的陨石和席卷而来的风暴。
下一刻,阴影开始编织,无穷无尽的陨石互相遮蔽,也带来了无数的阴影,而在这些阴影之中,充满恶意的气息宛如混沌一般,将周围的世界吞噬——
如果平常的阴影行者最擅长的是利用阴影世界进行暗杀,而高端的阴影行者是将对方拉入阴影世界强杀的话。
那么阴影编织者……就是直接用自己的意念强行编织阴影世界,类似固有结界一般直接敌人尽数吞噬!!
刹那间,在宇智波斑和利姆露同样略带惊愕的眼神中,世界开始颠倒,所有的一切都化为模糊不堪的混沌,远处的山间棱角不再分明,反而是如同涟漪一般模糊并且扭动,与其他的存在互相交缠在一起,充满了令人窒息的眩晕感和视觉上的扭曲冲击感。
而天空之上,陨石们也互相纠缠,宛如一团巨大的阴云——这时,一声龙吼传来,阴影龙巨大的身影再度浮现,宛如背景板一般在天际消失之时,砰!
叶小倩扣动了手中的扳机。
狰狞的狙击炮轰然喷出火舌,无尽的烈焰之下,充满毁灭气息的子弹瞬间飞出,轰的一声射入了阴云之中——
紧接着,世界开始破碎,阴影开始消退——回归现实之中时,天空上的所有陨石却在仿佛一瞬间都被射中了一般,疯狂震动了起来,内部散发出一阵恐怖的能量波动——
轰轰轰!!
无穷无尽爆炸声开始传来,一朵朵烟花般的爆炸在众人的头顶和风暴中灿烂绽放,化为了真正的粉尘染黄了这片天地,顿时,灰尘密布,整片天际都化为了黄沙漫天一般的黄色雾幕。
“咳咳……”叶小倩落地,顿时被呛的一阵咳嗽……
而这时,一道风也迅速吹来,吹散了满天的粉尘,咳嗽的叶小倩抬头看去,就看到妖雪似笑非笑的妖瞳和背后扇动的翅膀,她揪着半死不活的黑绝,缓缓落到了叶小倩身旁,吹散了灰尘的同时,递上了一杯清水。
“不错的手段嘛。”利姆露也走到了两人的身旁,抬起头,充满笑意的看向宇智波斑的方向。
在那里,一片阴影已经飞速迫近,那是爆炸后的余波,落月仅剩的三道碎片之一。
作为幻想具现化的造物,三块碎片另外两片偏离方向的碎片利姆露可以直接取消具现从而使其重新化为魔力消散,算是对方抵挡住了。
但这块……仅剩的月亮碎片……却仍是直挺挺的砸向宇智波斑,利姆露抬起头来,不禁有了少许的期待:“你该怎么办呢,宇智波斑?”
总裁老公好过分
如此呢喃着,他看向半死不活,满脸惊惧的黑绝,径直的伸出了手掌,轰然之中,一道黑色的雾气夹杂着不知名的恶意和扭曲,缓缓爬上了他的身躯。
“不……不要……不要啊!!啊啊啊!!!”
下一刻,黑雾爬上了他的脸庞,彻底将他的声线吞噬殆尽——而另一个方向,正死死盯着天空碎片的苍白身影,忽然半边身体一痛,仿佛感受到了什么一般,瞳孔一缩,也不再犹豫,一道道木遁疯狂生长,化为无穷无尽的支柱扭曲在一起,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木人——竟然硬生生打算直接硬顶这一击。
“愚蠢的决定。”看到这一幕,利姆露微微摇了摇头道:“只要学过一丁点的物理就应该知道,在天体陨落的冲击下,除非像天碍震星那般拥有同样冲击力的加速度,否则,任何质量的物体在这种恐怖的加速度面前都脆弱的跟纸一般——”
更何况,区区木头了——然而,在下一刻,巨大的木人身上却是轰然燃起了紫色的查克拉骨骼,形成了强大的盔甲——是须佐能乎!
有紧接着,巨大的斥力猛然从木人撑起的身影身上爆发,一瞬间,迅速砸落的月之碎片,竟然以肉眼可见忽然停顿了那么一下下。
神罗天征!
在三种忍术的加成下,遮天蔽日的月之碎片虽然在碰触木人双手时就迅速将其砸碎,但下坠的趋势却是竟然被硬生生的顶住了?!!
利姆露惊愕的看着这一幕,原本闷在嘴里的那一句:“我要是他我就挖个坑藏到大地里面,说不定还能逃过一命。”也蠕动了几下,悻悻的咽了回去。
“看来,在异世界不能用牛顿三定律,对吧?”叶小倩笑嘻嘻的看着利姆露吃瘪,捂住了小嘴。
“该死的神罗天征,我忘了反作用力。”利姆露微微一愣,在大贤者的提醒下,他很快明白了这一点,恼怒道:“但他这样也不值得啊!”
开发次元世界 锈迹符文
“他的气息很微弱了,说明这种硬顶的方式显然花费了他大量的代价和力量。”
星河古史 諸法無我
“确实哦,对于超凡者而言,面对这种攻势果然还是钻到地底下更稳妥一点。”忽然,张雨桐和结标淡希回来了,伴随的还有张雨桐那清脆的声音:“不过对于他而言,那显然是非常狼狈的方式吧?那是属于宇智波斑的傲气呢。”
“你们回来了?”闻言,利姆露撇了撇嘴,傲气什么的,哪有生命重要,对吧?
“嗯。”结标淡希淡淡的点了点头,意简言骇:“外道魔像找到了,除此之外,洞窟里面还有大量的柱间细胞和几个白绝的实验体,显然,宇智波斑正在研究白绝大军的路上,但还没研究出来。”
“柱间细胞带回来了吗?”
“诺。”张雨桐轻轻一拉信息态的读取,一瓶瓶浸泡在液体中的微小组织和部分培养皿出现在利姆露面前,后者则是毫不客气的把这些东西尽数吞下。
“喂,那可是战利品喔。”张雨桐轻笑道。
“回去给你们换成钱,以后你们都有工资拿。”利姆露同样回笑道,昂起下巴点了点已经沉寂下来的巨大的木人,轻声道:“走吧,去看看那位。”
伴随着利姆露的走动,大概是感应到了他们的靠近,树人的须佐能乎忽然解除,原本支撑碎月的树人也轰然倒塌,直径近千米的碎片轰然倒塌砸落之际,利姆露解除了具现化直接让其化为了魔力消散,露出了里面背靠一块巨石坐着,蜷着一条腿的宇智波斑。
只见他的气息微弱,略带苍老的面庞下,是一双不甘却夹杂着纷纷战意的冷冽轮回眼,嘴角处的鲜血还在溢出,他看到利姆露,妄图想要挣扎着站起来,却猛然咳嗽两声又无奈的坐了回去,发出了一声叹息。
“看样子你准备好赴死了。”利姆露淡然的看着对方,忽然道:“不通灵外道魔像挣扎一下吗?”
“我通灵外道魔像的……感应……咳咳,消失了。”闻言,宇智波斑确实闭上眼眸,反问道:“不是……咳……你做的吗?”
“嗯?”利姆露歪头,一旁的张雨桐得意的笑了一笑道:“阻断世界信息的流通是我的拿手好戏喔,一切的通灵术包括召唤术,我都可以暂时的阻断。”
牛批。
利姆露伸出了大拇指,说实话他都没想过他这些队员这么给力——
见此,宇智波斑疲惫的再次睁开眼眸,冷冷的看了几人一眼:“至于有没有做好准备赴死……哼,活了这么久了,如若不是黑绝的计划支撑着我,我恐怕早就入土了,又何来的准备一说。”
“要说唯一不甘心的,恐怕就是到最后这一站,没有办法尽全力跟你打一场吧,小鬼。”宇智波斑语气中夹杂了一丝不甘,却忽然道:“既然已经落败,那么我便问一句吧……”
“你们说的,都是真的吗?”
“啊,真的。”利姆露甩出了剑刃,一副即将动手的样子轻笑道:“我会复活你,也是真的,所以如果你想战斗的话,将来还有机会——”
“那么……还有几个问题……咳咳。”
“你说。”
“你说你们来自世界之外,那么……你们的世界……和平吗?”
“和平?”叶小倩和利姆露互相看了一眼,纷纷好笑的摇了摇头道:“如果站在我们国家的角度上,那应该算是和平吧。”
大国互相威慑没有战乱,但小国却如同火影世界一样,战火纷飞,世界上,又哪里会有真正的和平呢?
“这样啊。”仿佛是从众人的表情上看出了什么,宇智波斑垂下了眼眸。
“如果你没什么要问的话,就下次再见好了。”利姆露站到他的面前,抬起了剑刃轻声道:“很抱歉没办法立马将你复活,因为秽土转生还在木叶。”
“等下。”谁知,就在利姆露打算动手之际,宇智波斑确实忽然抬起手,狠狠的插入了自己的双眼之中——
“……”
“我自己来——我宇智波斑,即便是死,也不希望有人在我的尸体上动来动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