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zxc2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小說 正德崛起 線上看-第一千一百一十一章到了他入主京師的那一天看書-xd9pw

正德崛起
小說推薦正德崛起
京师之中。
永康公主府邸。
袁宗皋从那日来了之后。
在这府邸之中,一住就是两天的时间。
和仁和公主不同,永康公主的性子较为内敛,平静的像是一汪池塘一般,无波无浪,偶有清风拂过,也仅仅只是微微有些波动罢了,根本掀不起丝毫波澜。
袁宗皋自从那日带着安陆州特产进府拜见之后,永康公主除了在刚刚听闻是自己二哥专程托人送特产入京时,神情微微有些变化之外,到了后来,眉宇之间几乎就无丝毫波动。
但是即便如此,永康公主还是安排府中的长史,将袁宗皋和他的车夫安顿下来。
而因为之前在仁和公主府中所发生的一切,原本本不该前来拜见的袁宗皋,不仅在这府中住了下来,而且一住就是两天时间。
大有将这永康公主府邸当做客栈一般的意思,白天跑出府外晃晃荡荡,打探着不同的消息,观察着京师的变化,至于原定结交群臣的念头。
血狼传
闪婚厚爱:boss的二嫁甜妻 依兜糖
袁宗皋此次更是不敢再提分毫,现在的他,哪里还敢再起波折,诸般行动给人的感觉,就像是许久未到京师,出来借机放松度假一般。
时间慢慢流逝,在京师之中转悠了两天的他,感受着京师之中的诸般变化,心中震撼不已的同时,也向永康公主提出了请辞的话语。
临行之时,自从那日在他们刚到之时露面的永康公主,在得知到袁宗皋离去的消息之后,也出来送行,与此同时还有她差人准备的一些礼品,统统装于袁宗皋的车上。
并告知袁宗皋,这些东西,在当年都是兴献王比较爱吃的东西,此次返回安陆州,让袁宗皋一并带回去就是。
袁宗皋听闻到永康公主所言,有些诧异这个性子淡漠的公主,居然还能记得王爷爱吃什么,正业八经的躬身应是之后,见到永康公主再无其他旨意吩咐,袁宗皋终于踏上了南下的形成。
过正阳门,走正阳大街,一路直行到了永定门之后,袁宗皋也终于算是走出了京师城墙。
重生之逍遙唐初 南宮折雪
车夫坐于前面,挥舞着马鞭,马车顿时快速的朝着南方疾驰而去。
可是这般快速的疾驰,并没有维持太久,刚刚走上官道的马车,就开始慢了下来。
坐于车厢之中的袁宗皋,感受着马车速度的变化,露出疑惑神色的同时,对着外面出言问询道:
“老张,怎么回事?怎么突然慢下来了?”
外面的车夫听到袁宗皋的问询,轻轻的敲了两下车门之后,开口说道:
“老爷,前面有队人马,正在示意老奴将马车停到路旁?”
袁宗皋闻听此言,眉头顿时一皱,如今刚刚走上官道,京师城墙还遥遥可及,这般地方断然没有劫匪会胆大到如此的地步,既然不是劫匪,那要拦停自己的又是何人呢?
满面疑惑的袁宗皋,直接掀开棉门帘,推开车门,探头朝着前面的人影望去。
当他看到远处的一大片府兵之后,顿时就露出了疑惑的神情,目光更是在这些府兵之中来回寻找,以期能看到相熟的身影。
几息之后。
来回扫视的袁宗皋,忽然在一道身影上面停了下来。
猛然瞪大眼睛的他,心中微微有些惊惧之余,更是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
接着在惊惧的神情渐渐消散之后,看着前方那道身影的他,心中忍不住越发苦涩起来。
弒血輪回決
仁和公主。
在前方等待自己的是仁和公主。
热血传奇之青春岁月 大漠之沙
谁是我的小王子 兰依蔷薇之恋
袁宗皋没有想到,自己躲了两天的仁和公主,居然会在自己将要离开之时,出现在京师外面的官道上。
要知道自己可就仅仅只是一个长史啊,这般一来的话,自己这两天苦苦改变的形象,在这一刻全部前功尽弃。
想到这里的袁宗皋,满面苦涩,心中苦笑不已的同时,面上的神情,也在随着距离的接近,而慢慢变成了一脸意外的模样。
尤其是在快要到了近前的时候,袁宗皋更是还不待马车挺稳,就直接跳下马车,快步走到了仁和公主的身前,对着她躬身拱手醒了一礼之后,满面受宠若惊的对着仁和公主说道:
“微臣袁宗皋,见过长公主殿下,殿下千岁千岁千千岁!”
莫道未撩君心醉 红九
仁和公主听闻到袁宗皋的问安,挥了挥手后,直接对着袁宗皋问询道:
“袁宗皋,本宫听闻你在永康那连吃带住就是两天的时间,你以为本宫是看不出来,你这是故意在躲着本宫吗?
怎么?本宫是蛇蝎还是猛兽,竟然能让你这般对待?”
袁宗皋神情顿时就是一囧,听闻到仁和公主话语的他,更是露出焦急的神色,对着面前的仁和公主又施了一礼之后,方才赶紧解释道:
“长公主殿下,您误会微臣了,微臣区区一个长史,又哪来的胆子故意躲着您,至于您后面的那些话语,更是子虚乌有之事,长公主殿下您在微臣的心中,就如天空的皓月,是微臣瞻仰敬畏的存在。
微臣又怎么敢如殿下您所言的那般呢?”
仁和公主听闻到袁宗皋的话语,原本冷淡的神情,微微有些缓和,看向袁宗皋的神情,也没了之前的冷漠。
不过纵使这般,仁和公主依旧没打算就此放过袁宗皋,而是在稍稍沉吟了几息之后,继续出言问询道:
“好,此事暂且本宫不予追究,那本宫问你,之前你去本宫府邸拜访之时,本宫留你用膳都留不住,为何到了本宫那妹妹那里,一住就是两天时间。
而且本宫听手下人的奏报,说你这两天时间里,留连于京师的茶馆饭庄,过得倒是好生快活啊?
难不成本宫那府邸就这般让你不自在?”
仁和公主厉声质问,袁宗皋的心中却越发苦涩起来,他实在是没有想到,仁和公主这个疯婆子,居然在这些事情上面,也这般斤斤计较,心中越发坚定他回去劝谏王爷以后远离此人的同时。
也在快速思索,眼前这关,到底该如何应付,方才能够轻松度过。
袁宗皋内心的苦涩,在面上不敢露出分毫,在仁和公主话音刚落之后,就直接开口解释道:
“禀告长公主殿下,按着之前定好的行程,微臣在将礼物送到两位殿下的手中之后,第二日就要从京师离开,可是因为微臣也是多年未曾再到过京师的缘故,所以适逢故地,一时起了留恋之心。
索性就肆意妄为一把,在这京师之中游荡了两日的时间,但是微臣却万万没有想到,这般无意识的举动,却让长公主殿下产生了这般巨大的误会。
微臣罪该万死!微臣罪该万死!”
袁宗皋站于仁和公主的对面,躬身站立的他,解释和道歉的话语,更是从其口中滔滔不绝开始说了出来。
坐在对面椅上的仁和公主,听闻到袁宗皋的这番解释之后,神情终于变得缓和起来,看向袁宗皋的目光,也开始变得不那般冰冷生硬。
袁宗皋见到这一幕之后,原本紧张的心情,顿时随之放松了许多,就当袁宗皋借着低头的机会,偷偷呼出一口浊气的时候,耳旁忽的又传来了仁和公主的话语声。
“你若是留恋京师的话,那就用点心,好好辅佐一下本宫那弟弟,等到他入主京师的那一天,你不是也随着进入了京师,到时候天天待在京师之中,不比现在来的舒服!”
轰!
仁和公主的话语声,仿若一道惊雷一般。
顿时就在袁宗皋的脑海之中轰然炸想,要知道眼前这般场景,可不是之前在仁和公主府邸之时的那般。
那时的厅堂之中,仅仅只有他和仁和公主两人而已,所以纵使有些违逆的话语,但是也就仅有他们两人知晓而已,根本就不会外传出去。
可是眼下则不然,身处露天之中,官道之上,四周还有这么一众的府兵在旁。
所以此刻听闻到仁和公主话语的袁宗皋,心中暗骂仁和公主疯婆子,自己想死就不要拉上别人的同时,更是噗通一声直接跪倒在地,不管其他先对着仁和公主就开口致歉道:
“微臣惶恐!微臣不敢!”
仁和公主见到袁宗皋这般模样,刚刚缓和的神情,顿时又皱了起来,满面森寒看向袁宗皋的同时,忍不住又出言怒骂道:
“惶恐什么!不敢什么!本宫要说多少回你才能长记性,照你这般胆小怕事的性子,要到何般年月,才能圆了本宫和本宫那弟弟的愿望!”
袁宗皋跪在地上,哪里还顾得上去管仁和公主的训斥,此刻的他,一脸担忧的同时,更是朝着左右观望着。
现在的官道之上,因为时值寒冬的缘故,根本就没有多少人走动。
袁宗皋注意到这一点的同时,心中的惶恐和惊惧稍稍缓解之余,又忍不住抬头朝着仁和公主身边的这些府兵身上望去。
当他看到这些人一脸淡然,仿若视若无睹一般的神情时,忍不住轻轻吞咽了一口唾沫的同时,更是一脸震撼的朝着仁和公主望去。
他现在忽然有些理解了,当初他在觐见仁和公主之时,仁和公主曾经说过一句话语,那就是她若是男儿身的话,早就坐到那个位置上面去了。
那时听闻此言的袁宗皋,因为整个人的心神,全部集中在仁和公主所言那些事情上的缘故,所以对于她这随口之言,并未太过当真。
可是眼下看到这般阵仗,再加上之前仁和公主所做的种种,袁宗皋突然感觉,事情也许是真如她所言,若她身为男儿的话,大明龙椅宝座之上的主人,早就换成她了也说不准。
而在袁宗皋四处乱看的时候,对面的仁和公主却依旧是一副怒其不争的神情。
这么些年的时间过去,自己那弟弟虽然从来没有跟自己吐露过只言片语,但是仁和公主心中明白,自己那弟弟也是有鸿鹄之志之人。
可是让仁和公主没有想到的是,作为自己那弟弟的头号幕僚,头号心腹,居然胆小怕事成这般模样,仅仅只是因为自己的一句话语,吓得直接跪地不说,现在更是在那左右偷摸观察。
他那是在看什么?
看四周有没有闲杂人等听见,继而害怕将现在所发生的种种传扬出去吗?
可是他也不想想,自己得有多么的愚笨,方才能达到那般肆无忌惮的地步。
若真是那般的话,自己还能完好无损的活到现在,早就不知道死去多少回了吧?
跪在地上的袁宗皋,心中震撼之余,心中也渐渐反应过来,眼前的这些府兵,说是长公主殿下的心腹手下也好,死士也罢。
反正不管如何,这些人应该是让仁和公主不用顾忌的存在,要不然她也不会胆大妄为到这般程度。
穿越之寡婦丫鬟
袁宗皋想到这里,心中稍定之余,可是却全然没有平身站起的动作,跪伏于地上的他,依旧还是之前的那副谨慎模样。
王爷之事,说是夺天也丝毫不为过,以区区一己之力,想要将这天下易主,若是不能小心谨慎,谨小慎微的走好每一步的话,那谁知道哪一天会有横祸将至。
所以眼下诸般条件都不具备的时刻,袁宗皋宁愿被仁和公主多骂上几句,也不要因为逞一时之气,继而坏了王爷的大事,所以想到这里的袁宗皋,越发坚定了自己装熊的念头。
跪在地上的他,见到仁和公主在怒喝之后不发一言,又稍稍等待了片刻,索性直接抬起头,冲着仁和公主拱了拱手之后,开口言道:
“长公主殿下教训的对,微臣确实是胆小怕事,但是王爷的心愿,就是平平安安的度过一生,此等愿望,对于王爷来说,自是容易至极,所以这圆愿一事,王爷倒是不用微臣担心。”
袁宗皋话语说完,看到对面的仁和公主脸色又开始急剧变化,大有又要开口怒喝的架势后,赶紧试探着快速说道:
“启禀长公主殿下,如今时值冬季,天短夜长,还不知晓能不能在天黑前赶到下一处落脚之地。
长公主殿下若是没有其他旨意的话,微臣就先行告辞,继续赶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