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言情小說 這是我的星球-第三百二十五章 決戰前夕推薦

這是我的星球
小說推薦這是我的星球这是我的星球
苍龙大夏历252年。
苍龙星神裔大祭司商照夜兵出斯洛尔格,在各地肆虐的数百万修士集结,剑指光明星域。
光明大领主苍雷洞开星门,举众投降。
震惊泽尔特星系,集贸星上一群等待战争结果的诸多星系文明惊愕莫名。
谁能想得到,在几个月前看上去还被大夏国人类压制得废物一般的苍龙神裔,居然这么猛!连此前银河舰队都做不到也不敢做的事情,神裔就这么不费吹灰之力地拿下了。
光明星域是斯洛尔格之后的重要屏障,再往后几乎就可以说是一马平川的腹心之地,没有什么势力会在自己的腹心屯驻重兵。
爱在这一生
原本光明星域确实也顶不住苍龙兵锋,它自己周围的其他领地早都回去打内战去了,光明星域孤立无援,苍龙星要绕路直奔泽尔特主星都不难。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但有它杵在那里,就不能随便绕路奔袭,否则很容易被截断后路变成孤军,没人这么打仗的,一定要拔除光明星域才行。
三世溺宠:君王要驾到
在女皇出关、内乱渐消的现在,只要苍雷能顶个几天,援军就来了,毕竟泽尔特虫洞技术非常成熟,援兵会来得很快,到时候这仗的结果就不好说了。
谁能想到,苍雷就这么直接投了,连个求援的过程都没有?
这比力战之后的攻陷可舒适多了。
因为神裔数量再多,也不可能连续管制斯洛尔格加光明星域这么庞大的两个星域范围,这里有人居住的星球、矿星、能源星车载斗量无法计算,如果是正常攻占,光是应对各个星球层出不穷的反抗都非常艰难,防务就更是四处漏风,恐怕泽尔特援军一来,神裔就得撤退。
星域之战,太大了。和一般的攻城略地不一样,占领和统治的艰难指数是几何级增长的。
在没有预设空间迁跃通道的情况下,从一个星球到另一个星球都需要多久?
互相策应有多难?
当初泽尔特以为苍龙星内乱的时候,兵进东林,只一个疏忽就被包了饺子,哪有那么容易把整个星域战区平定下来的?
之前在斯洛尔格,商照夜也只是全力维持集贸星的治理,其他星球都放养,什么建山门之类的搞笑模式都来了,就是因为没法管,根本管不过来的。
可苍雷举众投降,形势立刻就不同了,领主依然是苍雷,整个星域依然保持原样,连各地原族的管理者都没变过,唯一的变化是改了个旗。
这算啥?
本以为各个星球的总督可能不服,但观察者们发现,没人不服,反而一个两个的有种极度兴奋和狂热的情绪,那干劲和期待都写在脸上了。
这是什么导致的,它们在想什么?
苍雷那种虔诚的高阶圣堂,又怎么会是随便投降的人呢?
观察者们百思不得其解。
按这么下去,苍龙星要和泽尔特平分这庞大星系了,前些日子苍龙星还是个被压制在角落的乡巴佬来着。
光明圣殿里,夏归玄坐于云端,商照夜侍立一旁,阶下是茫茫多的各色原能族,跪倒一地,虔诚叩首:“父神……”
夏归玄:“……”
苍雷的宣传比他自己还快,为了让它的投降变得很有法理,那些关于夏归玄可能是父神的脑补细节都被苍雷自己给补得清清楚楚,还帮忙洗白了一下不是遗弃,是受伤闭关——有苍龙星神裔为证,大家都懂。
你们看大家这么近,都是同一个造物主,这很合理。
最合理的是,父神怀里还有个光明系的女皇灵魂,钻着个小脑袋很好奇地看它们。
我们在这里也是拜父神、尊女皇,哪里是投降了?这不还是内战吗?
真正的外敌只有那些兽族而已吧!
“都起来吧。”大祭司商照夜代替父神开口:“父神来此,不是为了来统治你们的,而是拯救。”
苍雷:“……”
比我还能扯。
商照夜目不斜视:“众所周知,你们的伪皇流放图林大主教,显而易见要清算此前内战的原族,她原本就偏向于兽族……父神不忍于此,原族才是他的子民,不是那些肮脏的野兽。”
不少原族脸上泛起喜色。
这说到心坎上了。
大家之前内战因为什么?就是因为这啊!原族与兽族的矛盾才是一切的根源。
“为什么说我们不是来统治的?”商照夜续道:“因为我们下一步既不是安插神裔治理各星,也不是攻城略地攻打其他领主……我们甚至不在光明星域驻留。”
她顿了顿,环视殿中:“我们只有一个目标:攻打千闇星,救出图林大主教,接应其他原族,脱离那些兽族的肮脏统治,回归我们原有的教义!”
超级无赖战神
…………
“照夜现在一套一套的,越发找到做父神代言人的大祭司感觉了啊,那精气神都不一样。”
圣殿后花园里,胧幽缩在商照夜怀里,笑嘻嘻道:“是不是替他做事特别有干劲?”
商照夜脸色微红,下意识扭头去看夏归玄在哪里,一时半会没看到,便压低声音:“陛下你怎么变得跟筱如一样,满脑子都是那种事情?”
重生 之 人 渣 反派 自救 系統
胧幽奇道:“我什么都没说,怎么就满脑子那种事情了?”
商照夜没好气道:“我只是找到了目标,找到了定位,做事当然有了干劲。什么叫替他做事特别有干劲?”
“但这还是在替他做事啊。”
“大祭司的职责,就是替他做事。”
“所以哪怕是要去为了曾经的敌人拼命?”
商照夜沉默下去。
图林当然属于她们曾经的敌人之一,在狐王胧幽率领神裔抵抗泽尔特的时候,图林甚至经常是对方的统帅,商照夜和图林交过多次手,可不陌生。
别人不太清楚这些恩怨,只有商照夜和胧幽自己心里明白,女皇之所以对图林特别不好,以前就让它在偏远的赤月矿星自生自灭,现在又严惩,根子上还是有源自狐王的喜怒在其中的。
其实商照夜觉得,图林只是一个代表,在女皇的心里,怕是对整个原族都不亲。在与狐王合体之前,原族对原女皇也并不好,这在纪录片里是有体现的。
当然狐王也讨厌兽族,但兽族是脑控之族,是最好的工具。如何偏向,便有定数。
走到今天的地步,一切有其前因。
但是这次的严惩图林,显然还是有目的埋在后面的,比如那流放的位置,千闇星属于黑暗星域。黑暗星域想做董卓进京,女皇却来个祸水东引,让苍龙星直接和黑暗星域对上了。
恐怕千棱幻界心里也有点MMP,它们未必知道女皇选择这个流放之地的深意,还有这样的考量。
商照夜心中转过这些念头,很认真地看着胧幽的眼睛,一字一字慢慢道:“只要是父神所愿,商照夜便为前驱。图林只不过是一杆旗帜,我们的举动也不过是安原族之心,在父神的大略里,我们个人的仇怨根本无关紧要。”
胧幽安静地看着她。
在无尽星河之外,泽尔特女皇的眼眸也幽幽散着涟漪。
商照夜这么说,那就不会错了。
决战之地,就是千闇星。
没人发现,商照夜看着胧幽的眼神里有些小小的歉意。
萌萌哒的善念并不知道,大家在她面前说的话,从来都是说给女皇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