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小說 大唐之從當鹹魚開始 ptt-第六百八十九章 這必須不能忍了分享

大唐之從當鹹魚開始
小說推薦大唐之從當鹹魚開始大唐之从当咸鱼开始
说到这里的时候王寅扭头看向了长孙皇后:“老李临出发之前跟我谈过一次话,大致意思就是说他担心若是自己离开后会有人跑出来捣乱。。。让我帮忙看着点儿长安城。。。”
“高明被劫。。。番商。。。”长孙皇后闻言喃喃了一句,随即猛然睁大了眼睛:“王寅,你的意思是前朝余孽和突厥?!”
既然李世民这样说了,那么他所担心的人的身份也就不言而喻了:在长孙皇后看来这种时候能让李世民担心的也就只有这些前朝余孽了,再结合‘番商’二字的话,那么‘突厥细作’这四个字自然而然就蹦出来了。
毕竟现在和大唐矛盾最大的也就只有突厥了,其他吐蕃之类的国家即便是和大唐有敌视态度至少也没在明面上表现出来。。。
当然要说起和大唐民族矛盾巨大的除了突厥外还有一个高句丽:当年隋炀帝远征高句丽失败,几十万儿郎抛尸在了异国他乡。战死的将士们被高句丽残忍的制成了京观,至今仍不得安息。。。
虽然这些都是隋朝的事情,可是这些将士同时也是华夏的儿郎。。。
这已经上升到民族仇恨的地步了!
只不过在长孙皇后看来前朝余孽和高句丽勾结的几率却是不大:高句丽难打是不假,不然当初隋炀帝也不会三征高句丽未果反而抛下了那么多将士的尸体了;只不过同样的,高句丽想要主动打大唐更是难上加难,毕竟国力不允许。。。
基本上高句丽对于大唐来说就相当于一块难啃的骨头,虽然啃起来比较费力,不过倒也不用担心骨头反过头来啃自己。。。
现在纵观大唐周边的这些国家,能和大唐硬碰硬的也就只剩下突厥了。
既然这样的话那么前朝余孽和突厥勾结的机会也就是最大的了。。。
“是不是和突厥勾结这点儿现在还不能确定,不过动手的应该八成就是隋朝遗留下来的那些人了。。。”王寅听到长孙皇后这样问后便点了点头:“之前老李走之前就说过他们可能会蹦出来搞事情,没想到丫的竟然还真给蹦出来了!看来是我平时太好说话了啊。。。
化蝶 壹拾壹
。。。”
说到这个王寅就非常的不爽了:之前他可是拍着胸脯跟李世民保证过有自己在长安城不会出问题的,因为在王寅看来一般人想要搞事情之前得先考虑考虑自己这个神棍的存在。结果这李世民刚走没俩月这帮隋朝的家伙就给蹦出来搞事情了。。。这特么根本是在正面挑
衅自己的威严啊!
这必须不能忍了!!!
王寅原本以为自己把郑家给搞掉之后自己的凶名算是打出去了的,结果现在看来自己还是太低调了。。。
“等我抓住他们之后一定要给丫的好看!”想到这里王寅不由狠狠地来了一句:“大爷的,简直太瞧不起人了!”
当然。。。前提是王寅得能先抓住他们。。。
看到王寅这幅态度之后长孙皇后顿时变挑了挑眉头:如此看来王寅和这些前朝余孽是彻底没了和好的可能了,这对于陛下对于大唐来说可是一个好消息!
虽然王寅平时的表现看上去也不会跑去帮助这些前朝余孽的样子,不过能彻底杜绝这种可能性毕竟还是一件让人欣慰的事情的。。。
“至于说这个张家到底是不是猜测的这样真的和隋朝的人有勾结的话,查一查便知道了。。。”王寅最后总结了一句:“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么今天他们今天的商队可就是大有文章了。。。”
“寅哥你的意思是太子殿下当时就在车队里面?”程凌雪闻言惊呼了一声:“那样的话岂不是说太子殿下早就不在长安城了?!”
毕竟距离张家的商队离开到现在都好几个时辰了,若是真的这样的话那太子李承乾被送出了长安城再要找起来那可就是大海捞针了。。。
“今天发生了那样的大事儿长安城已经封门了,他们不会那么蠢的把高明放在车队里面的,不然到了城门口一检查就被发现了。”王寅闻言摇了摇头:“总之现在还是先去查查这个张家吧。。。希望到时候能找到什么线索。。。”
“哦。。。”程凌雪闻言应了一句,情绪明显有些低落。
只不过王寅现在一心在琢磨李承乾的事情,是以也没留意到。
皇宫
“皇后娘娘,现在高明下落不明,宫里就得靠你坐镇了。”将长孙皇后送回宫后王寅对着她说了一句:“至于查张家和继续寻找高明的事情就交给我了。”
“如此就有劳你了。。。”长孙皇后闻言冲着王寅点了点头。
虽然她也非常想和王寅一块去,毕竟李承乾除了是太子外还是她的儿子,她这心里自然无比的焦急了;只不过她也知道自己必须得留在宫里稳住大局,若是明日早朝的时候太子还没回来更是需要自己站出来了。。。
“娘娘,清风副统领传来消息,楚王和蜀王殿下不见了!”这时候一个小宫女慌慌张张的跑了进来对着长孙皇后回禀道。
原来刚才到了对账的时间后负责对账的人便去敲响了李佑的房门,只是他刚一敲门发现门就开了。
最强女仙
对账的人喊了几句之后还是没听到任何回音便壮着胆子推开了房门:因为虽然楚王殿下平时可能一整天一整天的都见不到人影,不过每次对账的时间绝对会在的,自从赛马场建立起来之后这点儿一次都没改变过。
只是等他进去后顿时便吓了个半死:原来楚王殿下人根本没在房内,而房间的地上却躺着一具兔女郎的尸体。。。
负责对账的人一看顿时就吓尿了,好半天回过神儿来之后连忙跑去了李愔的房间,只是当他看到里面是同样的景象之后顿时便成功的晕了过去。。。
原本他还以为两位殿下拉来的那队护卫给送回去了,现在看来八成是早就凉了。。。
醒来之后对账的人便赶忙拿着令牌来宫中通报了:这令牌原本是李佑李愔哥儿俩为了方便他跑腿儿才弄来的,没想到这个时候给帮上大忙了,不然要是现在他连宫门都进不去的话怕是要活活把自己给吓死了。
毕竟两位殿下要是真的出事的话,赛马场这些工作人员怕是一个也活不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