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小說 首席醫聖笔趣-第1000章 一代英傑推薦

首席醫聖
小說推薦首席醫聖首席医圣
一开始听萨满老太太的描述,宋澈还挺纳闷爷爷他们被水流冲刷进地宫,怎么能那么走运正好跌落在一个水潭里。
总不会是蒙元人为了照顾后人误闯进来,就贴心的设计了一个水潭,以便做缓冲用途吧?
如今细细想来,这个精心凿出来的“水潭”,原型分明是一个巨坑!
也就是所谓的殉葬坑!
而且以这个规模来看,这足以是一座万人坑!
一想到自己刚刚跌进水潭里,水潭深处很可能埋藏着难以估量的白骨,龙源妮直接吓得小脸惨白,忙不迭的用南疆方言念诵祈祷。
“地宫的设计者很聪明,知道这个位置毗邻着溶洞河道,担心水会渗漏进来,干脆就将殉葬坑造在了这里,既方便埋人,也能预防河道的水灌进来。”狄天厚忍不住惊叹:“而且,这也契合了风水之道,将殉葬者的尸骸放在地下河道边上,也能方便亡灵往生投胎。”
“这是什么说法?”葛教授也禁不住纳闷。
“地下暗河,在风水中也称之为黄泉河。”狄天厚解释道:“蒙元统治者肯定也担心杀掉这些殉葬者,必然会导致怨念沸腾,进而影响到成吉思汗的长眠,所以把他们的尸骸放置在紧挨着河道,就是希望他们的亡灵直接顺着黄泉河离去。”
“特么的,这不是掩耳盗铃、自欺欺人嘛。”朱邪没好气的道。
“而且那些逃出去的工匠也很聪明,准确的利用了这个设计。”宋澈细致的剖析道:“在殉葬坑的上方打暗洞通道,既可以利用溶洞的地形逃出去,还能避免暗河倒灌湮没了地宫。你们看,不管这暗河的水倒灌多久,始终没有漫到坑的外面,说明下面应该有排水口。”
“不错,这个巨坑应该是整个地宫最深最低的地方,地宫要排水的话,肯定得在里面设置排水口。”
葛教授点头道,随即他又看了眼那几个逃出去又回来送死的工匠们,叹息道:“只是,这几个人如果真的是那些逃出去的工匠,那么他们对地宫的情况应该很了解啊,怎么还会白白把命丢在这里。”
“不是每个工匠对整个地宫都了若指掌的,可能他们只负责了一片区域。”宋澈凝声道:“这些工匠死在了自己建造的地宫里,想必这地宫里还潜藏着恐怖又隐蔽的机关陷阱。”
“大家都小心点吧。”龙源山忽然取下背包,从里面取出一个防水袋包好的瓶子。
他从瓶子里倒出了几颗药丸,分别递给大家:“这是我们巫月教特制的护心丹,对于绝大部分的毒素都可以起到规避作用。”
巫族人久居南疆,曾经的南疆沼泽遍布、毒瘴众多,因此巫医们对于防治毒瘴可谓是富有经验。
吃下了这颗护心丹,万一真的后面触碰到含有毒素的机关陷阱,起码还能傍身。
随即,宋澈等人再次出发。
在灯光的照耀下,他们走过了长长的走廊,最终停在了一个十字路口。
凤鸣宫阙 顾婉音
分别用灯光照耀了一下,其中左右两边都是石门紧闭。
只有北向完全敞开着。
他们自然是先往北走去。
来到门口,一照耀,大家都怔了怔。
这里赫然是一个庞大的祭坛!
“没错了,这里应该就是那位萨满老婆婆提到的祭坛!”狄天厚道:“左右两边的石门他们进不去,自然也先来到这里。”
当年,宋老头他们一行人只走到了这里,也是从这里逃出去的。
现在这里还到处残留着当年山体塌方沉降而坠落的石块。
“应该是蒙元统治者设置起来,一方面超度那些殉葬者,一方面庇佑地宫陵墓的安全。”宋澈喃喃道:“那么问题就来了,既然是祭坛,就必然有主持祭祀的萨满巫师,那么蒙元人会不会也把萨满巫师给灭口了呢?”
这个问题值得耐人寻味。
萨满巫师可是当时蒙元人的宗教信仰,尊敬都来不及了,岂敢轻易虐杀?
可是蒙元统治者又该如何堵住萨满巫师的嘴巴呢?
网游之枪神 十四使徒
这个问题,宋澈暂时无暇多想,他的注意力很快锁定在了祭坛之上。
在祭坛的平台中央,有一个方形石台,上面有一件外衣盖着什么东西……
宋澈一言不发的走了过去。
走到祭台之上,宋澈伸出手,将这件外衣掀开了一点,赫然看到了一具尸骸!
而这一时刻,左手上的金菊花戒指已然全面绽放!
尤其是花瓣中央,居然冒出了绚烂的光彩!
宋澈能真切感觉到,戒指在欢呼雀跃!
它在为和曾经的主人重逢感到欣喜吧!
甚至连背负在宋澈身后的那把佩剑也似乎在跃跃欲试,连它都在怀念曾经的主人。
有鉴于此,宋澈已然确定了这具尸骸的身份。
随即,他重新盖上衣服,后撤两步,径直跪了下来!
“小师弟……”
狄天厚楞了一下,旋即也明白到,这具尸骸正是医圣门金菊派的上上任派主,丘处机道长!
相当于,这是他和宋澈的祖师爷了!
当即,狄天厚也跑到了祭台上,跪在了宋澈的身旁,两人郑重其事的磕头。
虽然素不相识,但若是宋老头没有从丘处机道长这里获得传承,又怎会有他俩的今天?
而且,作为一代爱国圣贤,丘处机道长有资格获得后人们的敬重和尊崇!
三叩头之后,两人站起来,狄天厚疑惑道:“小师弟,我到现在都还搞不明白,丘处机道长的尸骸究竟为何出现在这里?他不是应该在成吉思汗死前的第三天就羽化登仙了嘛。”
之前宋澈只跟狄天厚提及过宋老头在地宫里发现丘处机道长的尸骸,这才拿到了金菊花戒指,至于丘处机道长为何跑到人家蒙元统治者的陵墓里,宋澈也说不出个所以然。
“这应该是诈死,我觉得他为的就是瞒天过海,随后奔袭千里刺杀了成吉思汗。”宋澈推测道。
“这就有意思了,丘处机道长一生最大的功绩之一,就是前往大雪山规劝成吉思汗止杀爱民,两人还坐而论道呢。”狄天厚苦笑道。
“是啊,丘处机是不想生灵涂炭,这才长途跋涉去劝人从善……可是人家成吉思汗没有信守约定啊,反而变本加厉。”宋澈一摊手。
虽然元朝疆域广阔,但不可否认的是,在历朝历代中,蒙元军队的征服史是最血腥残忍的,没有之一,其程度远甚清兵入关后所带来的灾难。
别人打下城池会逐步转向经营,蒙元则是纯粹以战养战的策略,每到一个城市就是烧杀抢掠,然后如此反复,否则怎么可能短短时间内就打下那么大的版图。
即便统治了华夏大地,蒙元统治者也不像后来的清朝统治者那样积极接受汉化,甚至,他们基本没把汉人当成人看。
众所周知,蒙元统治时期,蒙古人把全中国人分为三等,汉人就是三等人,处在社会的最底层。对于汉人们而言,那百十年的统治,可谓是暗无天日、牛马不如。
在蒙古人的屠刀下,汉人被禁止习武和拥有金属刀具,蒙古制度规定十户为一保,由蒙古人或色目人担任保长。
这十户的财产和女人蒙古人可以随意取用,十户人共用一把菜刀,每家娶新媳妇的头一夜是一定要给蒙古保长的,即是所谓的初夜权占有制。
由于这个初夜权,所以当时的汉人结婚后都是把第一胎摔死,这就是摔死第一胎的来历……
这种残暴的最直接体现于,元朝统治了98年,汉族人口从八千万下降到三千万,是春秋战国后中国人口的最低点!
至于为何现在史学界鲜少提及这段血泪史,大家自己品味……
“丘处机道长最初对成吉思汗还抱有一丝幻想,可是事实却让他失望了,既然讲道理行不通,只能用简单粗暴直接的方式了。”宋澈望着这具遗骸,油然心生钦佩之情。
这也符合了丘处机道长的行事风格,快意恩仇又嫉恶如仇。
“但是这还没完,知道成吉思汗居然将陵墓建在了华夏的龙兴之地,丘处机道长也不会听之任之,既然做了初一干脆再做十五,潜入地宫陵墓,把人家的坟墓也给一并掘了,把风水给坏了……或许,这就可以理解为何后来元代的皇帝一个比一个短命,百年不到就亡国了。”宋澈半开玩笑的道:“当然,这只是我个人的揣测,究竟如何,估计还得再在这里找找线索。”
狄天厚倒是对这个观点挺赞同的,随即又瞅瞅丘处机道长的遗骸,提议道:“小师弟,你看我们要不要把道长的遗体带出去,找个好地方给安葬了。”
当年宋老头何尝不想这么做,奈何当时溶洞的水位太高了,他和萨满老太太不识水性,后来绝处逢生,他们赶着逃命,自然也没能顾及这件事。
宋澈点点头,正想上手,忽然就被眼前的一幕给惊愣住了。
只见宋老头罩在丘处机道长身上的外衣正在渐渐的扁下来!
宋澈连忙又把外衣拉开,赫然看到这句白骨正在迅速化作粉末,接着又变作尘埃,直到消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