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说 《御前郡主的翻身仗》-第三百三十三章 奇門八卦陣相伴

御前郡主的翻身仗
小說推薦御前郡主的翻身仗御前郡主的翻身仗
谢长鱼见她这副模样,便知是想起过往伤心之事,于是抬眼说道。
“虽不知夫人身份,但夫人如此好心,日后若有何事,小鱼儿定当全力帮助。”
这话有真心在里面,两人也算相处了一段时间,谢长鱼能够感受到这名女子的友好之意。
安歌转头看向她。
虽然不知道眼前女子容颜,但她能够感受出,她一定很美丽。
“这两日我也算是与你熟悉周围的环境,晚些我便带你去牢房处看看,能否找见你的姐妹。”
以前的她什么都做不了,可是现在的她不想让大人再去做这些事情了。
谢长鱼点头表示感谢。
外面依旧没有任何动静,而地下的叶禾却发现了暗门的开关。
虽雀湖在打开暗门的时候是背对叶禾站立,但毕竟大约方向他能看的清楚,隐藏了许久,再确定不会再下来人的时候,叶禾找到了暗门之处。
“叶护法,让属下先去探测一番吧。”
这里处处机关暗道,叶禾安全同为重要。
知道暗影是在关心自己,可如今主子已经亲探敌窝,他作为护法又怎能贪生怕死。
“无碍,你们守好这里便是。”
轻轻抬手,暗门打开一处缝隙,亮光一刻倾斜进暗道内,将这个照出一丝光亮。
顺着缝隙看去,四周似乎并没有人,但暗道却不止这一个。
叶禾抬脚进去,暂且并无危险。
暗影紧盯他的身形,直到暗门再次关上。
这里是错综复杂的多道暗门,但结构与此处极为相似,叶禾揣摩应当是用作同样用处。
内外开门的机关相同,叶禾试探的打开另外一道门,点开烛火,墙上的情形与陆凯处发现的暗房当是一样的情形,不过这里更糟糕些,已经没有空余位置了。
可想而来,这里居然有十多具人体,又或者,是人尸了。
走出暗房,他需要找到上去的路。
如今站的地方上面便是宫殿的大堂,自己四周是围成一个圆形,没出暗门还是尤其独特之处,不然也难以区分。
叶禾细细观量,终是找到了其中蹊跷。
这门上画的当是摆开的八卦阵图,他的头顶顿时清明,桐城的县衙之所至是八卦阵型,莫不是要仿造此处,建立新的暗道。
阴冷的寒气钻进全身,这熙光阁的幕后之人,心思如此细思极恐,当真令人毛骨悚然。
怪不得他在桐城府衙蹲守许久,也值得偶尔见极为工匠出入府宅,并未想居然是这层目的。
叶禾闭眼,将八卦阵图在脑间成图。
此房间为八道暗门,对应的应当是离坤兑乾坎艮巽,他所在的位置当居于阵心,忽而想象主子交给自己的辨别方向之物,自怀中拿出。
吞噬星空之武祖传说 独孤酒戒
此物暂且换做罗盘,将侧面的按钮拨动,罗盘上面的指针居然换做了方向。
看着门上的风雷水火图,再看手下罗盘的指向,叶禾情形自己曾经在药王谷闲来无事的时候,研究了一段时间的八卦阵。
手中罗盘指明的便是方向。
身后走出的暗房正对北方。
那么对面便是南,而手中罗盘指向便是南方。
寻明了方向,叶禾走到对面,南方为主,这里当是通向上面的路了罢。
他将手放在机关上面,果然,门应声打开,出现的是一条狭窄的通道。
终于找到了。
下面叶禾手中的罗盘发生变化,谢长鱼怀中的也微微开始移动,胸口传开滴答的声响。
我的老公是军阀
“小鱼儿怀中揣着的是何物?”
安歌耳力极好,就算丫鬟在身旁说话,她也能辨别出异响。
谢长鱼警觉,如今身份不能暴露,可那位大人派在身边的丫鬟却也在此处。
安歌心中机敏,开口说道:“慧儿,你帮我取些药粉来吧,我有些疼了。”
虽不知她说的是哪里疼,但谢长鱼深知她是要支开慧儿,心下十分感激。
待丫鬟俯身走后,谢长鱼自怀中将罗盘拿出。
“他在动?”
虽然不知道谢长鱼手中拿的究竟是什么,但是安歌脑袋却十分活络,仅凭着声音便能猜出大概。
罗盘指向正是左手边,谢长鱼曾研究过此物,只是随意猜测便随口问了句。
“你的右身可是南方?”两人对面而坐。
安歌听力极佳,方向感也异常灵敏,她点了点头,目光落在谢长鱼的手中,可是什么都看不清。
“你这东西,能辨明方向?”
她有些好奇。
其实谢长鱼由此心意,待救出瑶铃,她实则想将这位夫人一起救出。
至于身份,若是有人因着此事刻意将她安插在自己身边,那未卜先知的能力未免有些太过可怕了。
谢长鱼将手中东西放到安歌手上。
“这东西可以辨别南北,也能试探方位,两件同时开启,可以寻到一处。”
她说的便是与叶禾互相接应的事情。
安歌摸索着上面的纹路,当真奇特。
“小鱼儿,你一定非寻常之人罢。”
相处两天下来,她武功了得,会易容之术,心思巧妙,身上又有这样的宝物。
盛情索爱:强宠宝贝365天
夜 天子
果不其然,能被送到这里的人,都不是寻常之人。
谢长鱼也并未想多做隐瞒,不过是将身份藏下而已。
“我有自己的组织。”
并不想多说,只此一句便能点明一切了。
安歌也未多话。
“以后你也不必与她人一般叫我夫人,私下无人时,叫我安姐便可。”
思量许久,安歌对谢长鱼并未有敌意,甚至很喜欢这个女孩,若是她们缘分长久,她真想认了这个孩子。
现在她的年龄,当是与小鱼儿母亲相仿了。
谢长鱼看着她的面容,不过与自己相差不多,算来或许自己还比她年长,称呼为姐,未免有些鲁莽了罢。
“敢问夫人年龄,我也算作一把年纪了。”
谢长鱼将疑惑提出。
安歌笑了笑。
“与你一时说不清楚,但终究还是比你大的,唤我安姐,并不亏你。”
谢长鱼也不争辩,既然如此,那边听她的就好。
“安姐。”
她轻声唤着。
面对这样一张十七八九的脸,谢长鱼叫的有些心虚。
“小鱼儿,有了这个东西,你行走这里便方便很多。”安歌突然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