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tbpl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小說 柯學驗屍官 起點-第360章 降谷警官家訪閲讀-xvnt5

柯學驗屍官
小說推薦柯學驗屍官
公安的秘密警察,一大早跑来敲门?
林新一猝不及防之下,还以为是自己身份暴露、东窗事发,要被这帮特务请到警视厅去喝茶了。
但转念一想,警察请人喝茶一般都是用“有快递”、“查水表”、“送温暖”的借口,可不会这么直接地自报家门。
“公安的人?”
林新一没急着去开门,而是假作疑惑不解,特意大声问了一问。
这样能让卧室里还没起床的贝尔摩德听清楚情况,让她赶紧做好准备,免得被那些秘密警察发现什么问题。
“是啊,林管理官。”
“我是公安部的风见裕也,昨天是您救了我,你还记得吗?”
我的霸道老婆
门外的公安警察一番自报家门,语气里还带着感激。
林新一稍稍放了下心,就一边把自己整理好的衣领再随手扯乱,一边叫嚷着回答道:
“好,你再等等。”
“我把衣服穿上,就来给你开门。”
他用这种方法,又为卧室里的人争取了些许时间。
但开门时间太晚总会让人觉得不对劲,林新一稍稍拖延了一会儿,便做出一副刚刚手忙脚乱穿上衣服的模样,上前把门打开。
门外站着的果然是他昨天救下的那位年轻公安警官,风见裕也。
而在那位风见警官身边,还站着一个身材高大、长相普通,让人看了都有些记不住脸的西装中年人。
“你好,我是风见的同事,降谷零。”
“林管理官,你叫我‘降谷’就好。”
降谷零礼貌地做了自我介绍,还微微地向林新一鞠躬致意。
他还用着“降谷零”的名字。
但是跟昨天出现在风见警官面前的那位降谷先生比起来,却是完全换了一张脸。
林新一还在细细打量面前这张从未见过的脸,这位自称降谷零的公安警官,就很自来熟地带着风见裕也往屋子里挤了挤:
“我们能进去详细聊一聊么?”
嘴上这么问着,身子却已经自顾自地挤进来了。
林新一自然不好将这两位同事赶出去,只好硬着头皮笑脸相迎:
“请进吧,两位。”
他错开身子,让那两位公安的警官走进自己的家门。
那位风见警官还好。
他举手投足间满是对林新一的憧憬和尊敬,进到家里之后更是礼貌得有些拘束,显得很是腼腆。
但那位降谷警官可就有些讨人嫌了。
他一进门就东张西望,眼睛跟闲不住似的,到处瞟来瞟去。
“咳咳。”林新一微微皱起眉头:“风见警官,请问你们一大早到我家里来,是有什么急事么?”
“算是有吧。”
风见和降谷之中,明显是以那位降谷警官为尊。
他语气平静地帮风见回答上了问题:
“我们这次来见林先生,首先是想感谢您对风见的救命之恩,表达我们的谢意。”
职业收尸人
“其次,也的确是有件案子,想请林管理官你协助我们公安进行秘密调查。”
“有案子?”
林新一眉头一皱:
他昨天晚上跟那几个公安部的领导客套两声,说“有机会可以帮忙”,结果还真就第二天就找上门来了?
“是什么案子,非得我参与不可?”
林新一索性连问都不问,就直接拒绝道:
穿越時空來愛妳 梁慕曦
“算了,你们也别跟我说什么案子,我对你们公安的案件没有兴趣。”
“至于原因,也很简单——”
“昨天那么刺激的事情,我不想再经历第二次了。”
他昨天还差点跟着挨了火箭弹,如今拿这个理由来拒绝公安的邀请,可以说是有理有据。
但这降谷警官和风见警官就跟昨天那几位公安部的领导一样。
林新一越是拒绝,他们就越是放心:
“林管理官,请相信我们。”
“我们肯定不会让您做任何危险的事。”
“即使是参与调查,也是按您要求的那样,全程绝对保密,不会让外人知道您在协助我们公安。”
对方先是拍胸脯保证了协助他们的安全性。
按套路,接下来该谈好处,谈信念,唱唱激动人心的高调了。
可这时,卧室里传来了一阵轻轻的脚步声,打断了他们的对话。
极品至尊宝
“屋里还有人?”
降谷警官假作惊讶,又问道:
“哦,对了…”
“林管理官还有位可爱的米国女朋友,克丽丝小姐,是吧?”
“没错。”林新一听出这家伙在打探他的隐私,但这也没什么好隐瞒的:“你们来得太早了。”
“我女朋友还在卧室里睡觉,都没来得及起床。”
话音刚落,卧室门被推开。
门里走出了一个穿着轻薄吊带背心,戴着大号圆框眼镜,趿着不合脚的男士拖鞋,露着一双白脚丫子的可爱小学生。
“林新一哥哥…”小姑娘还捂嘴打了个哈欠,淡淡地问了一句:“家里来客人了啊?”
降谷、风见:“……”
气氛陡然变得古怪起来。
两位警官向林新一展开了正义的逼视。
似乎只要他对此给不出一个合理的解释,接下来就要面临严厉的审判。
林新一一阵无奈:
昨天灰原哀来的时候已经是深夜,再回去也不方便,干脆就在这里住下了。
谁能想到,第二天竟然会被公安警察堵个正着。
深宫策:一等盗妃
他只好随便找个理由加以解释:
“这是我朋友的亲戚家,一个跟我们关系不错的小姑娘,名字叫灰原哀。”
彼岸妳在 陌上遲歸
“她昨天在我家跟克丽丝玩得太晚,索性就没有回家,在这里留宿了。”
“是么…”
警官们的正义逼视仍未结束。
因为他们分明看见,那位灰原小小姐白嫩嫩的脸颊上、脖颈上,都残留着淡淡的草莓印。
这种痕迹出现在一个小学生身上,真是让正义的警官们不得不心生疑虑。
而这疑虑很快就被打消了。
因为林新一的“正版女朋友”,美丽的克丽丝小姐,也紧跟着从卧室里走了出来。
贝尔摩德一现身就不用分说地把灰原哀抱了起来,然后猝不及防地把她那两瓣嘴唇。往那张软软的小脸上紧紧一贴:
“mu——ma!”
又是一阵皮搋子吸马桶的声音。
贝尔摩德狠狠地往灰原小小姐脸上种了个新的草莓印,还不够,还把脸贴到灰原哀的小脸上,亲昵满满地暗示着:
“小哀,怎么忘了跟姐姐说早安~”
灰原哀:“……”
她羞愤得想要杀人。
但是现在两位公安干警都在面前看着,她也不得不强行装出“姐友妹恭”的亲热模样,圆上自己现在跟贝尔摩德关系不错的人设:
“mu…ma。”
她蜻蜓点水地在贝尔摩德脸上啄了一下。
然后才把那气得涨红的脸色伪装成羞红,手忙脚乱地把被贝尔摩德拱歪的圆框眼镜扶正:
“早上好…克丽丝姐姐。”
“早上好,小哀。”贝尔摩德又恶作剧地亲了上去,把灰原哀好不容易抚正的眼镜又拱歪了。
“哈哈…克丽丝小姐,看着很讨孩子喜欢呢。”
两位警官总算是放心了。
他们终于确认,“犯罪“的并不是林管理官。
而那位降谷警官更是在贝尔摩德和灰原哀来回打量,然后才微笑着对林新一说道:
“难怪我之前看到,沙发上的靠枕都被拿开空出位置,沙发面上还带着大片褶皱,像是刚刚被人当成床铺睡过。”
“原来林先生昨天是一个人睡在这里,把卧室让给了灰原小朋友和克丽丝小姐。”
“是啊…降谷警官的观察力真强。”
林新一勉强地笑了一笑:
这家伙刚刚东张西望地,果然是在借机窥探他的生活隐私吧!
幸亏贝尔摩德足够细心,很注意在家里营造“两人同居”的细节。
愛在那壹年的夏天
家里的茶杯、牙刷、毛巾、浴袍都是成双成对的。
洗手台上,女士的化妆品和男士的剃须刀洁面乳都散乱地放在一起。
换洗的内衣和衣物也都没有分开,都是很自然地放在同一个洗衣篓里。
这些细节看着就很有生活气息。
按贝尔摩德的说法,就算是她自己来调查,也绝对看不出他们是对“假夫妻”。
“好了,我们还是说回正题吧!”
絕色誘惑 鐘若風
“关于你们公安的邀请,我实在是没有兴趣。”
林新一把话题引了回来。
而那位降谷警官也没再说什么大话空话,只是不卑不亢地说道:
“林管理官,我们暂时先不谈长期的合作。”
“我们今天带来的这个案子,严格来说,的确该是你们鉴识课负责。”
“因为此案目前还无法定性。”
“只是因为受害者是八菱公司的中层干部,而且正好是昨晚枡山宪三身份曝光之后遇害,身份、时间都比较敏感,才会第一时间交给我们公安。”
“但目前来看,我们还无法确认此案和枡山宪三,和那个神秘的犯罪组织有关。”
法医庶女:盛宠四小姐
林新一大致听明白了:
如果能确认是组织干的,那这案子自然该归公安调查。
可现在无法确认此案和组织有关,那这案子就很可能是普通的刑事案件,合该让林新一这个鉴识课管理官来负责。
对方这理由虽然找得勉强,但也的确有一定道理。
看来公安是铁了心想让他去帮忙。
斗龙战士之守护 双子星愿
这次派人到他家里,一来是当说客,跑来“一顾茅庐”。
二来,估计也是想借机近距离观察他,还有他的家庭生活情况,进一步确认他的可靠性。
简而言之,他这是被公安给盯上了。
虽然不是负面意义上的“盯”,但对他来说,这也足够麻烦。
而此时此刻,林新一最不愿意的,是让公安的人跟灰原哀有太多接触。
尤其是那个“贼眉鼠眼”的降谷警官。
贝尔摩德时刻以易容后“克丽丝小姐”的形象示人,她自身的演技也足以应付危机。可灰原哀,只是戴着一副眼镜伪装,演技也没经过专业训练,时间长了或许会被发现什么不对劲。
想到这里,林新一马上便挺身而出,帮着把注意力吸引过去:
“好吧…降谷警官。”
“你们先说说案情,我再考虑要不要接。”
林新一无奈地做出让步:
“但是,即使我这次答应了…”
“也就这一次,下不为例!”
…………………………
PS:两人都易容了,所以互相没认出来…而且克丽丝,和克丽丝温亚德,设定上也不是同一个“皮套”,长得不一样。
看了眼本章说,我还是直接加注解吧…_(:з」∠)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