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48w火熱連載都市言情 斬月笔趣-第一千零二十二章 驪山正神看書-yipj8

斬月
小說推薦斬月
风沧海要干什么?
我和林夕相看一眼,一脸茫然,但各自心头肯定都有些凉意,既然风沧海这么说的话,肯定还准备了后手,只是他的这一次后手是针对谁的?直接针对朝歌城,还是一鹿?又或者是……眼前足以改变战斗胜负局势的护城巫灵?
不管这一后手是什么,但必定是胜负手,否则风沧海不会在这种时候抛出来。
……
就在我们的注视下,风沧海任凭山不老率领风林火山的主力军团不断猛攻一鹿阵地,而自己则骑乘圣兽转身疾驰而去,来到了风林火山阵地的核心处,在众人在重重保护下之后,这才从包裹里掏出了两张金色符箓,此时此刻,他的神色变得无比凝重起来,长剑归鞘,双手各捏着一张符箓,一声叱呵,双手中的真气贯入符箓,顿时将两张图文复杂的符箓一起点燃。
“听我敕令!”
他双眸紧闭,低喝道:“来吧,我们的生意可以成交了!”
说着,他将两张符箓齐齐的一挥,顿时符箓烧尽,绽放出一抹冲天金色光辉,就在风林火山阵地的上空凝聚出一道巨大的土金色阵法,阵法无比繁复,缓缓运转,就像是牵引着一方气运一般,而就在阵法的上空,一道巍峨身影缓缓升起,是一名提着长剑,浑身笼罩在金色铠甲中的神明,长得十分凶狞,满脸横肉、一字眉,嘴角带着冷笑。
我抬头望去,禁不住的有些心寒,暗影灵墟中,白鸟皱了皱眉,道:“这尊地祇好大的架势,好强的气息啊……”
这竟然也是一尊地祇?
当我睁开十方火轮眼看过去的时候,就发现他的头顶上方浮现着一行字——
“中岳骊山山神·项婴!”
……
中岳骊山?
我禁不住脑子里一片空白,显然,天下五岳,能成为中岳的山神,这神祇的品秩不知道比我们的护城巫灵、身为土地爷的殷灥要高到哪里去了,天知道风沧海有天大的造化,居然能敕令出这么一尊了不得的神祇,而且,看起来这尊神祇一副来者不善的样子。
“妈呀……”
卡路里秀眉轻蹙:“这风沧海到底是什么神通啊,居然能敕令山神?”
“正常的。”
清灯皱眉道:“风沧海好歹也是一个混沌剑士,隐藏职业,他背后的师门不说有多厉害,但至少不弱,关键还在于那两张符箓上,等级肯定不低的,风沧海消耗掉了这两张符箓召唤一尊骊山山神,也是付出了相当的代价的。”
“总之,大事不妙了。”
林夕擎着长剑:“继续战斗!”
“嗯!”
就在空中,骊山山神,这位在北域了不得的存在就这么立于空中,法相庄-严,目光睥睨的俯瞰着风沧海,淡淡道:“风沧海,你敕令出本座,希望你不会让本座失望,否则的话,你们长生殿恐怕就要为你的这次冒昧敕令付出一点小小的代价了。”
“上仙。”
拽少爷的校花女友 泡沫1990
风沧海的姿态摆得无比之低,抱拳颔首道:“晚辈敢敕令上仙,必然是有天大的诉求,至于代价,请上仙尽管开口便是,晚辈一定竭尽所能去备好。”
“好。”
骊山山神点点头,身周一缕缕气运澎湃,道:“你先且说说有什么诉求?”
“是。”
风沧海巍然转身,伸手一指朝歌城宫殿上空护城巫灵殷灥的方向,道:“这名地祇,仗着自己是这座朝歌城的土地,仗着自己坐镇这一方天地,在这里阻挠我的大军进攻,已经成为我军大敌,所以希望前辈能够帮我杀了他!”
“哦?”
周老太太的重生紀事
骊山山神缓缓转身,一双光芒炽烈的眸子就这么看向了宫殿上空的殷灥,禁不住的一声冷笑:“殷灥,我们已经多年不见了。”
空中,殷灥的身躯微微一颤,作揖道:“小神殷灥,参见中岳骊山正神项婴大人……”
“哼!”
史上第壹祖師爺
项婴淡淡一笑,道:“怎么样,如今本座已经来到这里,你是打算殊死一搏,还是乖乖就范,立刻从本座的眼中滚开?”
殷灥一愣,咬牙道:“请上神明鉴,在下镇守朝歌城的一方天地已经万年之久,从未有过任何怠慢,如今朝歌城重建,再有生机,在下更是兢兢业业,奈何朝歌城的重新崛起招来了仇人的窥探,引来了这次滔天的灾祸,上神到此,在下本该让道,只是……职责所在,绝无妥协!”
阳阴灵术 星罗封陈
“好一个职责所在、绝无妥协!”
骊山山神项婴一扬剑眉,目光满是杀机腾腾,笑道:“我乃骊山山神,镇守昔日里中土王朝的一方气运,就连你这区区的朝歌城周围数百里山脉都在我的治下,就凭你殷灥也想螳臂当车?念你这么多年的修行,如今刚刚有了一点重塑金身的眉目,立刻滚开,否则金身破碎,身死道消!”
“项婴!”
殷灥终于忍禁不住了,目光中满是暴烈,道:“你也知道自己身为上古王朝敕封的中岳骊山山神,可当初王朝崩裂、邪灵侵占我人族大地之时,你这个中岳山神在做什么?你第一时间向拓荒者瓦伦妥协,沦为了他麾下的一条走狗,如今你有什么脸面说我朝歌城在你骊山的治下?”
“看来,你这金身是真的不想要了!”
项婴哈哈大笑,道:“也罢也罢,总之风沧海要的结局也是要打杀你,既然如此,就不要怪我不顾昔日同僚的情面,送你下那无尽地狱了!”
说着,这位骊山山神转身看向风沧海,轻轻一张手,道:“五百根上品灵晶?外加十年的兴旺香火?愿意的话,我立刻为你打杀了这个几乎重塑金身的地祇,不愿意的话,我立刻回骊山,与这方天地秋毫无犯。”
“五百根?”
豪門錯 囂張的可樂
风沧海的瞳孔猛烈收缩了一下。
而我也是一愣,五百根上品灵晶,哪怕是只是中等大小的那种,那也是天大的一笔财富了,而且还有什么香火之类的东西,想必……也是要付出不少代价的。
“可以。”
风沧海一咬牙,道:“五百根就五百根,此事成了之后,我会花重金重修骊山城隍,引来更多的香火和人气,请上仙放心!!”
“如此甚好。”
骊山山神哈哈一笑,道:“记住你今天的承诺,你若是做不到,就由混沌之海中的长生殿来承受一切好了,好了,本座要动手了!”
……
“风沧海!”
我猛然跃起,立于风中,远远的看着风沧海,道:“有必要做得那么绝吗?原本只是一鹿和风林火山之间的过节,你把骊山山神牵扯进来是什么意思?”
“你都能动用神祇了,我为什么不能?”
风沧海禁不住的一声冷笑:“莫非天下的道理都在你七月流火的嘴里了,你说什么就是什么?我们风林火山难道就活该一次次做人嫁衣,一次次的给你们一鹿陪跑吗?”
“妈的……”
清灯握拳:“这个狗×的说的话居然让人无法反驳。”
“那是……”阿飞轻轻点头。
卡路里皱眉:“都什么时候了,准备抗压吧,这个骊山山神,不知道有多厉害……”
“还抗什么压?”
清灯喃喃道:“一尊中岳山神,而且是已经投降了异魔军团,他这一剑下来,我们这些凡夫俗子根本就不可能挡得住。”
官家太太
……
此时,殷灥转过身来,一袭灰袍,仿佛一位老儒生一般,冲着我和林夕的方向深深一揖到底,道:“老朽无能,只能陪城主大人走到这里了,当老朽金身被打碎之后,还望两位主人永远不要忘记人族中兴的愿望,还能继续与邪灵战斗。”
“一定!”
林夕用力点头。
我则在空中咬牙切齿,身躯浮现在了殷灥斜上方,笔直的对着身为骊山山神的项婴,道:“来吧,让我看看你这个狗屁山神到底有多厉害!”
“如你所愿。”
项婴猛然扬起了自己那柄纯金重剑,剑光瞬间铺满了天空,就这么猛然以神祇的一击轰了下来,笑道:“吃我一剑便知道其中厉害了!”
我急速一扬手,瞬间释放出四海八荒图。
“轰——”
巨响声中,铺天盖地的剑光尽数劈入了四海八荒图中,都被吸收了,但仅仅也就这么简简单单的一剑,直接就让四海八荒图暗淡了下去,10级法宝原本可以抵挡4次伤害,但却一次性全部用光了,灵气耗尽的四海八荒图化为一道光芒飞入包裹。
“啧啧?”
骊山山神一声冷笑:“竟然有这等护身法器,你也算是人族中的佼佼者了,可惜与本座作对,太蠢了,下一剑,我倒要看看你拿什么抵挡!?”
说着,又是一剑从天儿降,那炽烈的金色剑光几乎将整个世界都一分为二了。
四羊方尊!
我猛然一张左手,顿时法宝四羊方尊的形象迅速浮现变大,转眼间就横亘在我和项婴之间,通体流淌着乳白色的神圣气息,“嗡嗡嗡”的发出一阵阵神音,就在下一秒,四羊方尊与剑气碰撞,发出了一声震耳欲聋的铿锵之声,居然硬生生的将这道剑气给震碎了,但与此同时,四羊方尊好不容易积蓄的灵气也耗尽了,化为一道华光飞入包裹之中。
混元大道 海军卫星
身为法器之主的我,一样受创,血条被震掉了近40%,嘴角更是溢出了鲜血,喉头一片甜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