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言情小說 青梅甜寵之多多的糖-第二百九十七章 瞭解後續,生氣鑒賞

青梅甜寵之多多的糖
小說推薦青梅甜寵之多多的糖青梅甜宠之多多的糖
杜斌其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应不应该说这些话,因为他当时和处境和许多多并不一样,但是以前他确实也有战友遇到过相同的情况,“我的建议是,你如果心中有这些疑问,可以回去和唐元好好聊聊,最起码我没有看出来他有什么不愿意”。
“额!那这个不用问了,糖糖肯定是不会怪我的,只是我自己觉得对他有亏欠而已”,许多多摆摆手,表示这个没必要问,远了不敢说,现在唐元的心意她还是能看的懂得,自小的感情积累不是说说而已的。
杜斌,关心了个寂寞,所以你刚刚那么低情绪化说出来的都是为了什么,怕不是为了过来炫耀的吧!
就在这时,许多多手机叮咚又收到一条消息,拿起来一看,是楚岚发过来的,”师姐,我走了,我女朋友不舒服我去看看她,门帮你关好了“。
看完这则消息,原本已经心情逐渐转好的许多多,顿时又变得脸色难看起来,一脸正色的问杜斌,“师傅,你见过楚岚的那个女朋友吗?就是那个苏兰兰”。
杜斌点头,“就见过一次,还是一年多前他们刚谈的时候,楚岚将她带到过武馆一次。不过也就是那次我说了他,之后我也就在再没见过了”。
如沫如歌 默清风
“再后来就是你毕业,唐元从A国回来,好像你走之后唐元就查到一些东西,然后两个人关系越来越僵。有一次我就说了楚岚几句,让他不要太相信外人什么的,然后他就生气了,之后就再也没来过武馆”,说道最后,杜斌也是叹气。
他是真的当时不想看着楚岚越走越偏,才会真心说那几句话的。以往唐元没有回来调查的时候,他虽然看出来楚岚性子变得有些虚荣、自大,但是除此之外也没有发现什么太大的问题,只是担心他这样的性格迟早会在外面吃亏。
也是直到唐元调查将资料给他看了之后,他才知道那两年楚岚到底都做了些什么,心中不免就有些失望,也是对他的恨铁不成钢,所以说话就直接了些。
哪里知道就这样把他给得罪了,之后就再也没有来过武馆,就连杜衡都不再搭理。
弄得儿子杜衡还好几次过来问他,是不是他把楚岚给骂走了,他还觉得自己比窦娥还冤呢?
听完杜斌的话,许多多哼笑,将拳头捏的咯吱咯吱响,“师傅放心,我一定不会让他再蹦跶太久的”,熊孩子不长记性,就得多收拾收拾。
之后,许多多在武馆又待了一个下午,陪着各位师兄师弟们将浑身过剩的精力榨干,其实就是变相的将所有人都揍了一顿后,之前胸中的憋闷就都烟消云散。
然后许多多又心情放松的接替了刘峥的工作,去接唐元下班了。
“糖糖,这里这里”,许多多摇下车窗,示意唐元她的方向,今天她来晚了,错过了以往的刘峥停车的老位置,怕唐元找不到车。
这一出声,几乎在场的所有人都跟着转了头,自从前两天的团建活动后,相信没有人不对车里的年轻女孩印象深刻。
就有不少人都过来热情的跟许多多打招呼,许多多不好意思自己坐在车上,人家站着,就从车上下来,跟大家问好。
这一聊,就直到唐元走到许多多身边,所有人才慢慢散了,许多多还跟唐元说,“你的同事们都还挺热情、健谈的,怎么刚刚你都不跟他们说话”。
许多多是很少去唐元工作的地方的,所以并不知道唐元平时是如何与同事相处的,毕竟在她看来,社会上和学校到底还是有区别的。
在学校的时候不愿意与人交往,只要你搞好学习,那所有人也都会自然而然的觉得你很厉害,再说学生单纯,想的也就少,不会有太多复杂的人际关系。
都市大仙师
但是进入社会工作还是不一样的,唐元无疑是优秀的,但是就跟她在队里一般,木秀于林风必摧之,人最终还是要融入整支队伍,单枪匹马可干不成事。
唐元做研究也是一样的,他有同事有组员,自然就要跟这些人搞好关系,不然随便一个人给你耍个心眼,捅个篓子,最后还不是他吃亏,这也是为什么许多多就一直劝唐元要和同事搞好关系的原因。
校园百美录
只是眼下看来,好像也没有多大长进啊!之前在外面玩儿也就罢了,怎么下班后还是一副见了唐元就走的样子。
在许多多说话的时候,唐元已经打开车门,准备上车,听到许多多的话,他下意识的抿抿嘴角,然后只是道,“没有的,平时项目里该说的话,我都有说”。
还怕许多多不放心似的转头过来强调一句,“现在他们要是遇到问题,通常我也会指导,不会让研究有问题,我还是很好说话的”。
闺之仇 池心
许多多,那你怕是对好说话有什么误解?
不过唐元能这样说,已经是很出许多多的意料,索性她也不打算再计较,于是转而说起另一件事,“对了,我今天去找了师傅”。
两个人已经上车,唐元又帮着许多多绑好安全带,然后才端正坐在副驾驶开口,“怎么突然去找你师傅,怎么了?”。
许多多也不瞒着,边将车开出研究所门口,边直接道,“也没什么,就是去问了问楚岚的事情”。
只听许多多的口气,唐元就知道消息不会太好,“你别担心,我已经有所安排,就快要有个结果了”。
唐元以为刚刚的话安慰了许多多,谁知道一会儿后许多多却突然开口,“糖糖,我以为你足够了解我”。
情深难负,首席的头号新宠
眨巴眨巴眼,唐元这次是真的有点没明白许多多的意思,递给她一个略带疑惑地眼神,“怎么了吗?”,一脸的无辜宝宝的样子。
差点就被唐元这幅样子又给弄到心软破功的许多多,强压下想要扬起来的嘴角,许多多强硬的口气道,“糖糖,你这次留手了吧!不然以你的能力,就楚岚那个脑子,你对付他,用得着拖了一年还没解决好”。
许是没想到许多多会突然这样说,唐元略有些诧异的眼神往身侧正认真开车的女孩看了一眼,能看到女孩浓密的睫毛随着杏眼眨动,而不断的扫过,扫的他心间都有些痒痒的。
唐元坐的笔直的身躯微微放松,将自己的后背完全倚靠在座椅上。以缓解工作一天身体的疲累,“我怕以他的脑子一时反应不过来,到时候受到的打击太大,万一做出什么不可挽救的事儿”。
解释一句后,唐元又紧接着抿了抿薄唇,然后开口道,“我以为你喜欢这样”,不管他自己对于楚岚的看法是如何转变。
最起码在之前的唐元看来,楚岚一直是许多多的忠实粉丝,这点没有变过。而许多多也一直都颇为照顾楚岚,所以他下意识的认为如果自己出手太狠,许多多恐怕不会接受。
因为他在唐氏的时候,就见过不少创业失败、或者投资失败的人因为一时接受不了而自杀。这些人中大部分也不是全都没有东山再起能力和机会,但是他们却就因为受不了这样一时的打击,就选择了自我放弃。
所以他才要这样一步步辛苦布局,让楚岚一点点认识到自己的问题,甚至于其中也不乏机会,只要楚岚醒悟、看透,也许他就能脱离眼前这个局面,不至于让那个本来就不太聪明的人,走上一条他们都不愿意看到的绝路。
可惜的是,楚岚并没有抓住这些机会,反而是在一天天临近自己可能到来的结果时,变得有点疯狂乱投医的感觉,这点,让唐元有些失望。
神TM的他以为,许多多想,她难道在唐元心里就是这样公私不分的人吗?
前面又是红灯,许多多一脚踩下刹车,表情严肃看唐元,“那我告诉你,我就是要让楚岚涨涨教训,苍蝇不叮无缝蛋,他能有第一次,那以后未免就有无数次。如果我们这一次轻拿轻放了,那他以后迟早惹出来更大的祸患”。
说完楚岚,许多多还不满意,继续又气道,“还有那个苏家,敢算计上楚岚,那就要有承担结果的勇气,要让他们一块完蛋才好呢?”。
唐元没想到许多多会真的生气了,只是看着她难的露出的气呼呼的小模样有觉得好笑。原本他顾虑的也就是多多而已,现在既然多多这么说了,唐元果断就改变了态度,“行,我让他们加紧速度,应该就这几天就能出结果”。
敢将多多都惹生气了,他这回再轻拿轻放,唐元自己都要看不起自己。
这下,许多多才算有点满意,等车又开起来,许多多又问,“你早上说的那个苏兰兰,具体都做了什么,我看你资料和师傅都说的含含糊糊的,她到底有什么魔力,将楚岚变成这幅样子”,一瞬间许多多想起来中午时楚岚说女朋友不舒服,要回去陪女朋友,这可真是体贴呢?一点都不像以前那个小傻子楚岚的风格。
能将楚岚**成这样的好男友,想必那个女生也不简单吧!
“嗯!怎么说呢?大概就是那种传说中的高级绿茶”,唐元犹豫挺久,最后总结出这样一句话。
许多多都差点被唐元这句给逗笑了,这居然是唐元能说出来的话。
忍了忍还是没有笑,现在可不是说什么让人开心的话题,疑惑问道,“她做什么了?”,不然唐元怎么会这样说,许多多倒是被勾起了好奇。
这次唐元就没有再磕绊,复述故事情节是他的强项,小时候帮许多多解决问题的时候,没少靠他这张巧嘴,“她是因为被人当街抢劫,楚岚英雄救美就下来的,随后的发展大概就是滴水之恩,以身相许的路子吧!一开始玩的手段挺高,只是吊着楚岚,所以他还算好的,也没有捅什么太大的篓子”。
“后面楚岚真的迷上她之后,这女的就开始各种作妖了,整天勾的楚岚工作不好好工作,还将自己堂姐塞进去楚岚公司做了一个经理,权柄挺大的,还是实权”,说到这儿,唐元明显是有些不满了,似是难以想象楚岚会做出这么蠢的事情,因为女色将大权拱手让人。
“只是这个苏兰兰的堂姐苏青青却不是个好相与的,她有几分手段,又会做人,没几个月便笼络住了很多人心,相比较楚岚的脑子就是个渣渣,再加上苏兰兰在耳边吹风,基本跟听什么是什么差不多了。苏青青手段还是有几分的,但是这女的明显不是什么好心,就顾着转移资金和财产,让苏兰兰找楚岚签的字,所以现在这些转移公款的罪名什么的都落到了楚岚身上”。
“楚叔叔一开始以为楚岚真找到一个好女孩还挺开心的,况且楚氏底子浅,以前又一直依附我们唐氏生存。现在有了苏家的关系在,自然也想脱离出来,自己大展拳脚,毕竟楚叔叔财力不缺,人也算能干,只是在C市少了些背景支撑”。
“但是恐怕就是他都没想到苏家里面水能这么深,内里完全都是一个空壳,当初说是合作的一个项目页完全是圈套。所以现在不只是楚岚,就连楚氏都是被扯进去苏家那谭浑水难以脱身。再有苏兰兰勾着楚岚,楚岚看不清楚,也听不进去别人诋毁自己女朋友的话,楚家又不能不管楚岚,所以更是难上加难”。
许多多,楚岚真的是坑爹加作的一手好死啊!
等到许多多和唐元一路开车再回到大院,居然还看到楚岚带着一个年轻柔弱的漂亮女孩围着许老太太和唐老太太说话谈笑时。
许多多,真的想骂人了?
差点想要不顾唐元阻止,直接将楚岚这货给直接扔出去。
但是却还要顾虑这爷爷奶奶们年纪大了,并不想让老人家操心,所以最后许多多强按捺下心情,皮笑肉不笑的坐下来在楚岚对面,一双原本水润的杏眼,在此刻却似闪着寒光,“这是哪的风,楚岚你今天早上去我们家一次,晚上还来大院,是找我和唐元的吗?应该还是挺着急的事儿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