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說 偷香竊玉 ptt-第860章:對敵人仁慈,就是對自己殘忍鑒賞

偷香竊玉
小說推薦偷香竊玉偷香窃玉
车子开到了天涯地角,我下车之后,一瘸一拐的朝着山上走。
亿万萌宠:前夫不好惹
每一步都很艰辛。
我没有再继续找陈雅媛,我知道我找不到她。
我爬到山顶上,看着即将到来的日出,这是我跟陈雅媛第一次看日出的地方。
这是我们最美好回忆的地方。
我坐在山顶上,等待着日出的到来。
我很久没有一个人安安静静的静心对待这个世界了。
从大金塔回来之后,我整个人都冷静下来了。
我把我手腕上的手表拿下来,我狠狠的上劲,看着转动起来的手表,我微笑了一下。
我找独眼调查是谁在搞我,独眼一直调查不出来,张北辰也洗脱了嫌疑,而我身边的所有人,看上去都很有嫌疑,也都没有嫌疑。
之前,我是不懂,但是现在我懂了。
如果,那个人,已经死了,是一个不存在的人,那么,我怎么可能调查的到呢?
陈英龙没有死。
那么,陈英名呢?
如果陈英名也没有死,整件事,都是他做的,那么,整个局面,就非常的合理了。
打扫废墟的是,是张北辰做的,他能把陈英龙救出来,那么陈英名还活着的事,也不是不可能。
一开始,我没有怀疑,但是,陈雅媛消失之后,我心里就开始起疑心了。
陈雅媛是悄无声息消失的,整个医院,没有任何一个人发现,虽然陈雅媛生完孩子,很虚弱,但是,只要她吭一声,那么,医院里都不会让她不明不白的消失了。
那么,整件事,只有一个可能,陈雅媛,是心甘情愿走的。
能让她心甘情愿离开的,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陈英名带她走的。
我深吸一口气,静静的等待着日出的到来。
如果陈英名还活着,那么,一切就非常好解释了。
张北辰控制着陈英名的力量,用尽手段,悄无声息的把我们都杀了,这样,他就可以顺利应当的得到一切。
那天,我去到大金塔请佛的事,只有少数人知道,一个是吴千钰,另外一个就是陈雅媛,所以,那个车祸,很有可能是陈雅媛泄露了我的路线导致的。
陈雅媛是个好女孩,但是,有些事,是很恐怖的,有些事,也由不得她做主控制。
在资本跟野心面前,个人的善良,显得那么的微不足道。
我不知道陈雅媛在这里面扮演着什么角色,但是,我不会怪她。
因为,这条路是我自己选的,是我把这条路给走到了眼前的局面。
但是,我不会任由背后的那些人,操控结局。
我让吴灰去杀掉张北辰,他不可能做到的,所以,只会有两个结果,张北辰干掉吴灰,其次,我众叛亲离,吴灰倒戈,跟张北辰联手干掉我。
在我对人性的理解来看,吴灰应该选择跟张北辰联手干掉我。
我的读者是女鬼 天玑小鹏
我也不会怪吴灰,因为,是我逼他去送死的,结果,我早就想到了。
我为什么要走这个极端?
我要的,就是从这个局里面抽身出来,我要成为一个局外人,只有等我死了,让他们得逞了,背后的那个人才会浮出水面。
突然,我的手机响了。
我看着,是张北辰打来的电话,我相信,已经有结果了。
我接了电话,我说:“张北辰……”
我淡淡的说了张北辰的名字。
他哈哈笑着说:“阿峰,你的人,真是太猛了,带着百十号人,来我的酒店,大杀四方,弄的我的酒店,血染当场啊。”
吴灰,选择了跟张北辰硬钢。
我说:“很可惜,没能杀掉你。”
张北辰笑着说:“阿峰,何必呢?玩硬的,你根本就不是我的对手,如果,你像是以前那样偷偷摸摸的在背后下手,说不定,还真能干掉我。”
我微笑了一下,我说:“张北辰,我比谁都了解你,其实,陈英名死的时候,你就已经开始对我下手了,你给了我一个希望,把陈英龙救回来,支走啊姐,就是等于砍掉我的左膀右臂……”
张北辰哈哈大笑着说:“你,可以把凌芳叫回来。”
我摇了摇头,我说:“叫她回来,只是多一具尸体罢了。”
张北辰哈哈大笑着说:“阿峰,你真的很聪明,我说过了,人太聪明,会遭天谴的。”
我摇了摇头,看着即将出来的日出,我深吸一口气,我不觉得,我会遭天谴。
张北辰笑着说:“阿峰,你没有胜算的,我非常了解你,我已经给你最大的面子了,放走凌芳,是解决了你心头最大的忌讳,你现在,可以全力放手一搏,跟我好好的斗一斗,我张北辰,一辈子,没有把任何人放在眼里,但是你林峰,算是一个,把你所有的本事,都拿出来吧,让我看看你的本事。”
我笑着说:“张北辰,如果我投降,你会放了我的女人孩子吗?如果我投降,你会放了我的家人吗?如果我投降,你会给我一条生路吗?”
宅女阿桂 潇沐晴
张北辰哈哈笑着说:“林峰,你还是那么天真?我曾经很欣赏陈汉生,但是,那又怎么样?再欣赏,那也是敌人,既然你要跟我做敌人,我一定会斩草除根。”
我说:“那我退一步,我死,其他人活。”
一级安保
张北辰问我:“你相信我吗?你觉得,我会相信你吗?”
我站起来,看着天上的太阳,我们都已经对彼此失去了任何信任。
我深吸一口气,这就是枭雄,斩草除根,绝对不会给自己留后手。
我说:“我到底要怎么投降,你才肯,放过我的孩子家人呢?我可以死,死在你面前,都可以。”
张北辰哈哈笑着说:“看来,你是斗志全无了,你啊,太恋家,我早就说过,女人是你的绊脚石,家庭是你的软肋,一戳你就完了,你现在,让我兴致全无啊,哼,现在的你,就跟你这个早产的孩子一样,孱弱无力,要活,活不了,想死,也难,真是无趣啊。”
我听到张北辰的话,我就眯起眼睛。
果然,我猜的没错,陈雅媛跟孩子,真的在张北辰那里。
我深吸一口气,我说:“说条件……”
张北辰冷声说:“吴总长要召开公盘大会,既然,你那么不想斗,那么,怎么把我拿下的,就怎么把我捧上去,记住,你只有一次机会,这是我张北辰这一辈子唯一一次仁慈,送给比我亲儿子还要亲的你。”
电话挂了。
太阳当头,我看着刺眼的眼光。
我微微一笑。
对敌人仁慈。
就是对自己残忍。
不朽天尊
阿叔。
你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