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都市小说 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第1514章 登天之始(2-3)推薦

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
小說推薦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
明世因将大家分头的事告知了于正海和虞上戎。
二人因身上有青帝的标记,一直没离开未知之地,试图找到师父,解除标记。
如今不得不赶往并蒂莲。
奇怪的是,青帝这三十年来并未来找二人。
……
太虚,圣殿。
冥心大帝站在殿中,看着大殿之外。
温如卿虚影一闪,出现在殿内。
“大帝陛下,太虚十殿已派人前往并蒂青莲的指定地点,搜寻了方圆万里左右的区域,并未发现太虚种子。”温如卿说道。
冥心大帝似乎有所预料,说道:
“本帝料想他们会先行转移,便让你们提前出发,没想到他们转移的如此之快。”
温如卿说道:
“既然这样,请大帝陛下,再施天平,找到他们。”
冥心大帝拂袖而出,一个微型的公正天平,泛着淡淡的光辉,悬浮在身前。
公正天平只有微微的倾斜,并无指向。
温如卿看了一眼,皱眉道:“如此狡猾。”
这时,又有一道身影出现。
一身红色,如妖娆的花朵的妖艳女子说道:“见过大帝。”
“花正红,你想说什么?”冥心大帝示意她说话。
花正红说道:
“现在遗失在外的种子还有九颗,这么多年过去,以太虚种子的效果,他们最低也应该成了真人。如果是平衡时代,大帝陛下的天平定能找到他们。天平受到失衡影响,想要感知到天地能量的变化有些难。”
温如卿挤兑道:“说了半天,等于白说。”
花正红并不气恼,说道:“太虚十殿比我们更着急。”
冥心大帝掌心一翻,出现了一个圆形罗盘。
那罗盘上像是有一个指针似的,一直在飞旋转动。
“此物名为守恒罗盘,是本帝从公正天平上切出一部分神物炼化而成。将此物交给十殿。”
花正红等得就是这东西。
月 出雲
露出了笑容。
她早就知道大帝做了两手准备。
温如卿看了此物一样,没有说话。
花正红接过守恒罗盘,朝着外面掠去。
此物虽然不比公正天平,不具备填平的能力和破坏力,甚至范围也比不上天平。但它可以感知其中任何一莲之内的平衡。冥心大帝为了寻找太虚种子,早在一百年前锻造了守恒罗盘。
……
五日后。
黑莲。
某破败的寺庙中。
“长老,为什么不住在城里,非要躲在荒郊野外的呢?”小鸢儿对四位长老的安排感到不满。
潘离天说道:“丫头,闹市不方便逃跑。”
“逃跑?”小鸢儿无语。
“此一时彼一时,该怂得怂。”潘离天说道,“每隔两天,我们就得换一个位置。以免被太虚中人找到。”
小鸢儿嘟囔道:
“照你这么说,师父回来之前,我们都得过着四处流亡的生活了?”
“呃……”
潘离天被她这言论怼住了,尴尬地笑了一下,“虽然老朽不想承认,但的确是需要到处走动。这不叫流亡,应该叫战略性转移。”
小鸢儿也不得不接受这个现实。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她坐在台阶上,双手托着下巴,看着山下道:“师父什么时候能回来啊。”
不远处拄着盘龙杖的左玉书笑道:“丫头,与其想那些烦心事,不如陪老身一同修炼。”
“没劲。”
“不修炼如何进步?”
“我一直都这样过来的啊。”小鸢儿说道。
“……”
太打击人了。
左玉书自讨没趣,一个人走到附近练习符印去了。
下午。
寺庙的北方天空,出现了一艘巨大的飞辇。
那飞辇横跨数百丈,像是巨大的凶兽一样,朝着寺庙的方向掠来。
四位长老迅速从寺庙中掠出,找到小鸢儿道:“走!”
四人占据四个方位,朝着南方飞去。
小鸢儿回头看了一眼天空中的飞辇,说道:“也许不是冲着我来的吧?”
“小心驶得万年船。”
“嗯。”
五人飞过了山川河流,落在了一处丛林中。
躲开了飞辇。
小鸢儿一落地,就无奈地道:“师父不在,我们就只能到处跑。”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忍一忍就行了。”潘离天说道。
入夜后的黑莲,清风徐来。
也许是失衡现象进入了尾声,天空中难得出现了星辰,美不胜收。
小鸢儿看着天空道:“潘长老,我师父万一要是……”
“丫头,不可胡言乱语。”潘离天直接打断了她的话。
小鸢儿吐了下舌头。
潘离天说道:“凡事皆有定数。好好休息,明日一早,再寻他处。”
第二天一早。
五人的耳边皆传来嗡嗡的声音。
“老身看看。”
左玉书捕捉到这能量共振声的第一时间,弹了起来,掠到树顶,循声望去。
不由眉头紧皱。
“飞辇?”
还是那座巨大的飞辇。
左玉书落下,几乎不说废话,果断道:“走。”
五人继续飞掠。
他们沿着山脉和丛林,朝着南方飞了大约千里左右,落在了一处山麓之下。
山麓旁刚好有一处凉亭。
然而,凉亭中却传来声音——
“我在这里已经恭候多时了。诸位请进来一叙。”
四位长老瞬间将小鸢儿围住,脸色微变,低声道:“花无道,你先带丫头离开。”
“好。”花无道没那么矫情,立时答应。
其他三人挡在前方,元气涌动。
凉亭中,走出一位风度翩翩的男子。
男子带着一淡红色的面具。
目光落在了五人身上,说道:“你们逃不掉的。”
“???”
其他任何话语都不会让他们感到惊讶,唯独这话,令五人吃了一惊。
“是你搞得鬼?”
男子朝着五人躬身:“在下七生,恭候各位多时,请进来一叙。”
他微微侧身,做出请的姿势。
十多道身影,出现在四面八方,将他们团团围住。
小鸢儿走了出来,看着男子道:“装神弄鬼,你好烦人!”
男子并不生气,而是说道:“烦人?”
“你到处留话,还在这里蹲守。你是怎么做到的?”小鸢儿觉得魔天阁的计划已经很好了,这段时间他们也在不断地转移阵地,就是为了防止被发现。
再说了,怎么这么巧,就会在这里遇到。
男子说道:“太虚中有新的神物诞生,可追踪圣人以上的修行者,无论你们逃到哪里,都会被神物找到。不过……我不屑于用此物。”
“那你用什么?”小鸢儿无语道。
男子先是指了指自己的脑袋。
潘离天不相信,逃亡的路线千变万化,怎么可能就这么准确?
小鸢儿翻白眼道:“瞧你这模样就不是聪明的人,跟我七师兄比差太远了。”
七生依旧不生气,笑道:“我的手中,有一件比太虚神物,还要精准的神物。”
“……”
“其实,我本可以早些时间找你们聊聊。但是,我忍住了。”七生长叹一声,“许多事情,必须得有人走在前面。”
这番话听得五人一头雾水。
小鸢儿怼道:“你想抓我回太虚?你谁啊?”
七生说道:“在下七生。”
“你来自太虚?”潘离天问道。
一名银甲卫说道:“站在你们面前的,乃是屠维殿新任殿首,七生先生!”
“屠维殿?!”
五人同时后退,如临大敌。
七生说道:“无需紧张,我并无恶意。”
“屠维殿的修行者个个非蠢即坏!我们走!”
唰——
梵天绫迅速将五人环绕。
七星采云步。
圣人之光。
环绕五人,朝着远处闪烁。
七生不仅不着急,反而赞叹道:“如此年轻的圣人……只怕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殿首,不追吗?”银甲卫有些摸不着头脑。
“他们会回来的。”
七生坐了下去。
银甲卫疑惑不解地挠了挠头。
七生坐在石凳上,在石桌上铺开一张白纸,提笔作画。
那画着的便是黑莲地图。
最后一笔,轻轻一戳。
正是他们所在的位置。
大约过了一刻钟左右。
小鸢儿和四位长老,原路返回。
只不过,他们是退着回来的。在他们的身前,是一头浑身沐浴着诡异光华的凶兽。
那凶兽双目如电,浑身毛发直立,像是一头身子狭长的红色老虎。
“太虚圣凶……”
银甲卫一惊。
四位长老脸色不太好看,显然是吃了亏。
嗡——
那赤虎的头顶上,出现了一人影。
七生这时候才站了起来,朝着老虎的头顶上道:“见过上章大帝。”
所有的银甲卫同时躬身:“拜见大帝!”
四大长老怔住。
这……
居然是一位大帝?
来者正是上章殿上章大帝。
一身赤红长袍,略带胡须,眉宇之间尽显帝王之气,眼神中迸发幽光,身后光晕若隐若现。
只有这一人一兽,别无他物。
上章大帝看了一眼众人,说道:“七生,本帝答应你的事,已经做到了。”
“多谢大帝手下留情。”
七生抬手,指了指四位长老围着的小鸢儿说道:“这小丫头,便是太虚种子拥有者之一……至于她的天赋,大帝了解便知,七生不敢多嘴。”
上章大帝看了一眼小鸢儿,点了下头,说道:“丫头,全世界都在找你,只有跟着本帝,才能保全自身。你已经没得选择。”
“你要干什么?”小鸢儿怒瞪着上章大帝。
“若你能让本帝满意,本帝便收你为徒。”上章大帝说道。
“休想!”
砰!
小鸢儿踏地而起。
“丫头!”
四位长老同时飞了起来。
四座法身屹立当空,将小鸢儿团团围住,像是四面金山。
上章大帝掌心下压,五指如山,一掌压住了四大法身。
极拳暴君 夜与雪
将四人击飞,四位长老不堪一击,横飞了出去。
“长老!”小鸢儿心中一沉。
“快走!”
左玉书示意她捏碎玉符。
盘龙杖飞了起来。
漫天符印飞旋。
七生叹息一声,摇摇头,淡淡道:“何必呢?”
上章大帝挥袖。
四人再次飞了出去。
气血翻涌不止,气息紊乱至极。
小鸢儿冲向上章大帝。
身上光晕绽放,法身冲天!
上章大帝眼睛一亮:“圣人。”
其他四位长老奋不顾身掠来。
上章大帝接连挥袖,四大长老又一次横飞了出去。
上章大帝轻哼一声,漠然道:“若不是有言在先,你们早已身消道陨,还敢在本帝面前放肆?”
四位长老心生绝望。
这可是大帝。
他们又怎么可能是大帝的对手。
落地后,眼睁睁地看着上章大帝,使出一道光环,将小鸢儿圈住,束缚!
“你放了我!快放了我!”小鸢儿使劲挣扎。
七生劝道:“小丫头,听我一句劝,与其落在恶人之手,不如跟着大帝。记住我的话……你们逃不掉的。”
上章大帝施展印法将小鸢儿束缚在虎背上,又道:“这才一人,还有一人呢?”
七生说道:“红莲,大都城。“
“你——”
潘离天怒瞪七生。
他忽然感觉到这个年轻人可怕至极。
七生说道:“大帝放你们一条生路,还不敢进谢过大帝?”
潘离天哈哈道:“老朽瞧你一表人才,为什么要当太虚的走狗?!”
七生看了他一眼,走出凉亭。
上章大帝说道:“本帝的时间有限。”
七生说道:“给我一点时间。”
他缓步走到了四位长老的面前,双手靠在身后,俯视瘫坐在地的四人,说道:“年少时,你我皆如狗……现在的诸位和狗又有什么区别?”
“你算个什么东西?也配与我们相提并论?”左玉书骂道。
七生笑道:“一身傲骨,视死如归,勇气可嘉。记住我的名字——我在家中排行老七,单名一个字:生。”
说完,他伸出手,落在了潘离天的肩膀上,轻轻一摁。
砰!
潘离天横飞了出去!
砰砰砰砰……撞断了树棵巨树。
“老潘!!”
其他三人红了眼睛,想要起身,却又无可奈何。
七生站直了身子,负手而立,回身一转,道:“我们走!”
银甲卫同时躬身:“是!”
上章大帝眼神漠然……
他没有任何动作,头顶的天空中,便出现了一道巨大的通道,光芒四射。
上章大帝轻拍虎头,纵入空中。
七生和银甲卫一同徐徐上升。
长老们喊道:“丫头!”
小鸢儿已经被束缚得毫无挣扎之力,无法回应,只能绝望地看着渐行渐远的大地……然后消失于天际。
长老们,面如死灰,瘫坐在地。
丛林中安静了下来。
四人望着早已空空如也的天际,发呆出神。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
冷罗才看向潘离天,说道:“老潘。”
潘离天竟在这时站了起来,摸了摸肩膀,身子,胸口,惊讶地道:“莫非老朽这些年修为大大精进,修成了无敌之躯。那一掌,老朽竟安然无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