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都市小说 靈契之主 txt-第九百零二章 只因不甘心看書

靈契之主
小說推薦靈契之主灵契之主
“你们是我最得意的弟子,说说看,错在哪?”
“今日我们惹了事,出了丑,给师父和宗门丢人了。”
“这些都无所谓,是我事先没告诉你们,可你们擅自去别的势力闹事,禁闭三月,外加碾刑,可有疑问?”
“没有!”
事到如今,唐龙和刘昂觉得以往看似严酷的刑法不过如此,但师父真的准备就这么完事?他们总觉得这样太过草率,因为无论是三万年前,还是现在,吃亏的都是他们。因此,不等回到宗门,唐龙和刘昂便低着头,提出自己的疑惑。
唐伯恩很是欣慰,虽说也有些无奈,可语气极为平淡。
“你们有所不知,荒殿的阿烛乃是神界人,此行去天宫,轻松召来夕曙意识,帮宫主突破十万年都没突破的桎梏。单单这件事,荒殿便不是我们所能惹的,今日若我动怒,不利的只会是我们。而宫主已来问过我关于当年的事,我尽数告知,他说语尚言也会知道,但没想到她还是那么紧咬不放。可她那样,不利的只会是她们,对我们没有坏处。”
妖气凌云
“怎么会没坏处?都说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这下整个繁丰的人都会知道……”
唐龙说到此处,不敢再说,怕师父发怒。可他之前都没生气,岂会将脾气发给自己心爱的徒儿?唐伯恩的确没有生气,只是继续解释。
“只要我们做的事不违宫主之意,其余人想怎么看都无所谓。记住,你们活着,不需要受到所有人认可,那样很累不说,还会止步不前。”
唐龙和刘昂受教,想必当年,师父也是这么过来的。后者确实这样度过了最为艰险的岁月,希望自己的弟子也能学到。可至于是否能参悟,还看他们自己。做师父的,只是将自己所知的一切毫无保留的交出,至于是否接纳,他做不了主。
我的1999年 二将
许久,刘昂这个清秀些的青年穿越云间,但毫不耽搁他此时的问话:
“师父,既然宫主大人已经找过语尚言,她为何还这样?”
“想必是……不甘心吧!”
“莫非当年……”
唐龙瞪了刘昂一眼,后者当即闭嘴。可此时,唐伯恩不再隐瞒,以略显细长的声音说:
“当年她初来乍到,被卖入弑昊门后一直不肯屈服,便被鞭打过几次。想必就是那时的疼,以及婚前一群老妪丫鬟为其脱衣洗浴,令其感受受到了侮辱,即便现在都无法释怀。”
“都过去这么多年了,她还记着?真是个斤斤计较,心眼小的女人!”
“记事不在时间,而是她被封印三万年,对我来说或许过去许久,但对她而言,一切只像在昨日。”
唐伯恩说得确实没错,语尚言如此,就是因为心中的不甘。但唐龙和刘昂还是不愿相信,语尚言岂会记事那么久?而且师父就这么轻易放过了语尚言?若是他们,估计不会那么简单,但仔细一想,似乎没什么好的办法,师父作为门主,也要为自己的弟子徒儿着想,不能光想着自己,否则怒发冲冠,上去死战即可,苦的却是自己身后的人。
灵初城中,荒殿前聚集的人皆散开,夏萧和阿烛本想和语尚言说几句话,却被后者以忙为理由推脱。
夏萧和阿烛也苦恼,但穷追不舍不是他们的做事风格,便暂时没有再问,而是等到晚上再说,反正晚上还要因为雀旦的事见面。
回到荒殿后的一屋,这里专门为他们准备,足够宽敞和明亮。但坐于大殿的语尚言,在处理好手头的事后,一闭眼,脑中便回想起三万年前的场景。这些场景她本已忘记不少,但天宫宫主又令其回想起来,且像刚经历。
重生之末世龙帝
早已平息的怒火再次燃起,语尚言便不能令其只燃在自己心中,可唐伯恩低声下气的样,真是令其不解气。但有的事,估计又要再折磨她几夜,令其难以歇息好。
史莱姆的进化之路
这是一段少为人知的故事,发生在三万年前的夕曙南海,语尚言在殿主宝座上一闭眼,便猛地涌入脑海。
胖头陀大腹便便,满身都是油,根本不像个和尚,但他确实也不算是,因为平生最爱的事便是杀生和喝酒吃肉,偶尔来几女人,也算解馋。这天,他和往常一样坐在高耸入云的海崖边,吹着暖和且带腥味的海风,等着有人上钩。
他钓的不是鱼,也没有鱼钩鱼竿,只是往那一坐,自身为竿,极强的源气为钩线。很快,他眼前一亮,被手掌支撑着的下巴望向其前虚空。这座海崖下本是大海,可在他眼中,却是更为广阔的星空。
“运气真好,刚坐下就有鱼,不知前些日子跑去吃喝,错过了多少条鱼,可惜呀!”
拉了拉自己的源气,鱼却没来。这令其有了些兴趣,细细感知后,略显惊讶的呢喃道:
“嚯,快到十一重的鱼,不错!”
又拉了拉鱼线,胖头陀等了不过几日,便将其带到夕曙世界。期间,他令这条小鱼懂得夕曙世界的语言。这是他常做的事,因为之后要给她一个选择,将决定她的命运。而胖头陀会将一切记录下来,算一个奇怪的癖好。
怎样的选择,究竟对应怎样的结局,都在他的故事册中。他偶尔会翻起很久以前的记载,捧腹大笑。
窥探人的记忆是胖头陀很爱做的事,可惜,这个女人除了身世有些奇怪,其余没什么事情能吸引到他。所以真正见到她时,胖头陀的声音直入其脑海,令还不适应源气的语尚言很是痛苦。
“你是否愿意为天宫效力?”
语尚言头疼欲裂,但还是竭尽全力的听着他的问题,且在快速的思考后反问道:
“天宫是什么?”
“这片大陆上的最强势力。”
“不去。”
语尚言以为自己成了神,但现在来看,似乎并不是。但无论是否成神,她都不会为别人效力,她生来便是领袖,不会屈服于他人之下。这是她于意识不清中仍知的道理,死死咬定,怎么都不去!
胖头陀不会给她多余的时间,更不会令其有反悔的路可走,当即将其卖到弑昊门,而后继续坐在海崖上,翻起自己的账薄,看下个预约以下世界之人的宗门是哪个。
其实这些宗门购买以下世界的人只是为了和他套近乎,但他并不在意,也不在乎自己卖人能换取多少东西。所做这一切,只是为了不受天宫的约束,能在这个老地方做自己爱做的事。
钓鱼永远新鲜,不会像一成不变的生活那样枯燥,更重要的是在星空中遨游能提升自己的精神力,对其功法有帮助。因此,他继续致力于自己的钓鱼,而那个从以下世界来的女人,被他送去弑昊门。
这时的弑昊门并不算大,但为了传宗接代,老宗主为自己的独生儿子娶了四房老婆,都不见下一个子。这下买来个以下世界的人,看起来也漂亮,老宗主便叫来唐伯恩,语重心长的问:
“你看此女如何?”
语尚言躺在殿中,被捆住手脚,像个被绑住的畜生,任人选择。她听不到唐伯恩在说什么,但那种躺在地上,只能看到他们鞋子的视角,令这高高在上的帝王,心中生出无边的怒火,不甘心如此,更不甘心自己只能被他人选择。
那种愤怒,即便此时都令语尚言紧捏双拳,久久不愿松开。
怎么办?怎么办?
语尚言无比绝望,等有意识时,欲要挣开捆住自己的绳索,但被鞭打。而后被塞进浴缸,被一群人扒光,开始洗漱。
那是极端的耻辱,被他人看个精光,她竭尽全力的想躲,想遮羞,却连半点衣物都没有,只有无数只手掌在其身上搓动,令其动了杀心。但又因为不适应源气而神思混乱,难对四周人构成威胁。
她的记忆是这样的,但此次宫主带来的画面与其有别。当其被扔在地上时,唐伯恩虽说未扶,但也未选择,只是对老宗主说:
“父亲,是我自己的问题,娶再多女人都一样。”
“这是最后一次,你若不成,我也不再闹心费神。”
唐伯恩答应了,看一眼地上的语尚言,觉得此女倒是生的俊俏,挥手时,令人将其抬下去。她被关在一间严密的屋子,因为她的实力比较强,期间,唐伯恩来看过她,见久久没转换过源气,担心她死,便喂其几颗丹药。
语尚言不记得自己吃了丹药,但宫主这么说,且给其看当时画面,便算相信。但当时的她任人摆布,想想就是可怜。还有唐伯恩当时不可一世的表情,令其一点都不后悔自己做过的事。
此后,装扮好时,坐于新房的语尚言终于转换源气,走进来的唐伯恩大醉,开始对其动手动脚。
“别瞎动,乖一点!”
唐伯恩用近乎威胁的话语这么对语尚言说,令其当即忍不住,将其五花大绑在床上。这个弑昊门实力最强的天才,在其面前不过只是个同级且无防备的醉酒男人。语尚言以木行毒素将其麻痹,又撕掉他的裤子,手起刀落,就是那么简单。
可无论是在夕曙世界的残忍经历,还是她受损的自尊心,都不认同天宫宫主说的话。他说唐伯恩没做伤害她的事,可语尚言觉得,他也并非好人,且是那群畜生中的一人,和雀泷一样欲用肮脏的器官触碰自己圣洁的身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