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gzu非常不錯都市异能小說 《無量劫主》-第一千一百零五章 無量劫主分享-fyg1m

無量劫主
小說推薦無量劫主
面对大罗巅峰层次的气息,就是陈安也是心中打鼓。
那是一种绝对的圆满,圆满到没有任何的破绽。
陈安在状态完好之时,靠着照彻阴阳镜或可与这等存在一战,但是现在么,在这末法之地的压制下,再碰到这等存在,实在是输多赢少,只能想办法,不从正面硬刚。
只是在他心中退怯之意刚刚萌生就发现了不对。
照彻阴阳镜乃是真正的造化圣器,清净天层次,在这末法之地都受到了一定的影响,他堂堂大罗天尊更是直接修为丧尽,对方怎么可能还保留有大罗天巅峰的层次境界。
怀着这种心思,他一步踏出,直接跃出了混沌迷雾,往这片空间的最中心处看去。
只这一眼,他立时了然对方还能保持境界的原因。
在他面前,那一片七彩混沌之中,只有两棵相伴而生的菩提树,一枯一荣,生机与死意交缠,维持了一种微妙的平衡。
在陈安看来,眼前的枯荣双树,显然不是真的树木,只是一种概念,一直深植大宇宙之中的印记。
就和当初的巨坟一样,只是人眼看上去的理解、以为,并非其真实本质,而其本质则是一位大罗天尊。
没有一位大罗天尊会是籍籍无名之辈,看见这枯荣双树,陈安也大概就猜出了对方的身份。
末代青帝,道门九尊之太乙救苦天尊,药师王佛……
这一个个的身份都如此的响亮,响亮到陈安心中震撼不已。
当然,这震撼并非是对眼前的枯荣双树,而是对天玄术士,对皓月。
相柳也就罢了,那就是个莽货,空有大罗天尊的境界力量,实际不难对付,可道门九尊个个都是响当当的人物。
被三清拿去做炮灰也还罢了,没想到好不容易逃出来,又被天玄所擒,埋在了这里。
这个世界真的有点可怕了,或者说塑造这个世界的天玄实在是太可怕了,原本还有些漫不经心态度的陈安不禁更加小心谨慎了几分。
收敛了这些心思后,他又看向那枯荣双树本身,顿时了然对方为什么还能保持大罗天巅峰的境界层次。
天外飞仙
他竟将自身的一切存在溟灭掉,达到一种非生非死,既存在又不存在的状态,世界法则不能治,概念定义也不能束缚。
可这个样子实在不能称之为是一位大罗天尊,甚至连个物件都算不上。
对方这是图什么?就为了保持状态,和天玄耗下去?
不过别说还真是,他这个样子,想要将他摧毁,或将他拉着脱离这个状态,就算同为大罗天尊也很难办到,天玄不出现,他几乎能永远存在下去。
但他很不走运的遇到了陈安,其实陈安也没办法打破同为大罗天尊的这个状态,但照彻阴阳镜可以。
没有什么好犹豫,即便是对方声名显赫也不能阻挡陈安的求道之心。
一轮圆满的镜光自他脑后跃出,微微一转,正中那枯荣双树,其生死纠缠的圆满的状态不变,整个场景却是往内坍缩了进去。
很快陈安面前的枯荣双树消失,一颗碧绿色的晶石缓缓悬停在陈安的面前。
这碧绿晶石除了颜色,竟与那五行祭灵阵上的晶石形状一般无二。
看着空荡荡的 混沌空间,陈安轻轻的叹了口气,似在感叹一位大能人物的彻底陨落,也有些物伤其类的伤感。
可随后,他却更加坚定了心中的道路。
一挥手,那颗碧绿的晶石就被他收进五行祭灵阵中。
面对着悬浮的三颗晶石,陈安陷入沉思。
刚来这个世界时,即便他已经是大罗天尊,即便他拥有照彻阴阳镜,依旧有些懵懵懂懂。
他不知道这个世界究竟是什么情况,不知道究竟有怎么样的考验,不知道这个世界有着怎样的危险,甚至不知道进来究竟要干些什么。
他的修为,他的力量,在这个特殊的世界中都被压制到了极致。
甚至包括照彻阴阳镜的所见都不能及远,这个世界对他而言,可谓是迷雾重重。
但是经过这段时间对情报的收集,对之前诸多猜想的印证,以及对超凡因子、超凡体系的深度解析,他似乎模糊地了解了一些这个世界的真相。
所谓幽元天,被时空划分出这么多区域,的确是作为一个庞大的试炼场而存在,而这些试炼场存在的意义则是为了培养出一个新的天玄术士。
所有的试炼者都是天玄的某一世转世,也就是说无论最后谁成了最后的天玄术士,他都是真正的天玄。
这么说起来可能有些拗口,甚或有些难以理解,但若是从中古纪元的一些事件入手,却能清晰的将整件事情理顺。
按照中央界流传的神话,以及琼华圣域的一些史料记载。
天玄术士为了追求虚无缥缈的无量境界身化末劫,达到了远超清净天道主层次的半步无量境界,成为了大宇宙的劫主。
网游之情义无疆
不知道是他操控末劫,还是末劫操控了他,总之那场恐怖的劫难席卷了整个大宇宙,席卷了诸天万界。
蝼蚁尚且偷生,满天仙神自然也不敢就此应劫,于是奋力抵抗,奈何半步无量境界天玄太过恐怖,根本没有人可以阻止末劫的爆发。
这个时候一向与天玄术士不分伯仲的天机术士站了出来,他领袖群伦,与天玄术士进行了一场旷日持久的大战,最终成功将天玄术士封印在了天机宫中。
夜初 腹黑賢妻
三生三世,许谁桃花 雨微醺
这才使得大宇宙没有被毁灭,诸天万界有了延续下去的希望,同样也使得近古纪元承接中古纪元而出现。
只是战胜天玄术士的代价是惨重的,诸天大能陨落的陨落,沉眠的沉眠,整个近古纪元都没有什么像样的高手,区区几个天仙就可以霸占天榜,有着一个碧落天境界的天仙坐镇就敢称地上仙朝。
在这一战中作为领袖的天机术士更是直接陨落,堕入轮回转世,只留下了一段“天机现,琼花落”的谶言,为后人指引天机传人的身份。
这一切都是琼华圣域的史料记载,是陈安从青木那里得到的“真相”。
可实际上的真相,真的是如此吗?
老莫口中的皓月转世,幽元天试炼场的存在,天机宫前的灰衣老者,彻底毁灭的天玄宫,曾经干过隐姓埋名以羽赤邪身份夺得赤帝之位这种事的皓月,还有琼华圣域中人人笃信的天机之言……
这些无不让陈安感觉细思极恐,让他几乎不敢去问自己,自己真的是天机传人吗?当年死的真的是天机术士吗?
从未有一刻,陈安如此的肯定,这是一个局,一个横跨万古,无数纪元的局。
布局者就是天玄术士,曾经的皓月,未来的无量劫主。
曾经的陈安恐惧过,害怕过,甚至排斥过境界修为的继续提升,就是不想面对既定的命运。
“天机现,原初劫,琼华落,星辰变。”
“原初现,琼华落,星辰劫,天机变。”
两句谶语,只是将文字的位置改变了一下,后者就变得杀机森然,
这两句谶语的出现明显是为了混肴视听,一旦细思其出现的原因就让人不寒而栗,什么样的人需要混肴视听?天玄余孽,还是……真正的天玄术士。
此前,陈安一直不敢去深想,直到在这个世界走了一遭,直到在天机宫门前遇到了那位灰衣老者。
他才有了一丝明悟,当年的那场末劫之战,或许并不像世人看到的那么简单,输了的也许没输,赢了的也许没赢,在这诸天万界的棋盘上,下棋的人从来就不止天玄术士一个。
当年的一切其实都延续到了今日。这是一场可以算得上是势均力敌的博弈,真正大能之间的博弈。
想通这一点,他才从内心的恐惧中走出,一时间念头通达,对这个世界种种不合理的情况有了一点明悟,对在破碎洪荒中连续提升三个大境界,在这个世界获得五行祭灵阵图不是那么的排斥,开始真心接受。
当他真正开始正视这一切的时候,属于大罗天尊的眼界立刻发挥作用,可以看出一切问题的根本。
不达清净终究是天道之下的可怜虫。
灰衣老者指点至此,似乎也是说要有看清一切的本钱,而看清一切的本钱就是清净天。
動物眼中看世界
想要证就清净天道主需要达到两个条件,一是大罗天巅峰,二是回溯时光找到所有沉沦在时光长河中的自己。
五行祭灵阵能不能推开清净之门不好说,但依照陈安的判断绝对可以使一位大罗天尊达到巅峰的层次,而这个世界时空诡异,似乎也很方便回溯时光。
在这里修炼简直是得天独厚,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末法世界,不过这点瑕疵在如此多便利中,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陈安心中的目标在这一刻变得前所未有的明确,那就是证就清净无碍大自在。
而想要在短时间内证就清净天,就要快速集齐可以组合成阴阳五行祭灵阵的七曜晶石。
他原本的目的其实也是集齐七曜晶石,但这其中还是有很大的不同。
之前他仅仅只是为了试探这个世界的任务,而现在他是为了看清一切的真相。
明悟初心的陈安从未有现在这一刻般真灵无尘,他抛开一切的杂念,一边思考起第四颗曜石该从何处寻得线索,一边挥手收起五行祭灵阵图,就要从这片空间离开。
可就在这时,一阵异样的波动触发了他的感知,他面色古怪的从沉思中脱离,看向这片空间的一处方向,在那里正有一伙人突兀出现,向着这片空间的中心处,曾经枯荣双树的所在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