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i0b8超棒的都市小說 黑暗裏的自白討論-第171章 回到過去相伴-h0d0z

黑暗裏的自白
小說推薦黑暗裏的自白
回去,顾名思义回到过去……
最近先猷术常常想起那个有桂花树的小院子,这是他眼睛看不见以来第n次想起了!
那个院子,他离开了整整50年了……
天吹起凉风的时候,先猷术正在路坎站着玩弄着手里边的桂花枝,桂花枝是他刚刚伸手从头顶上的桂花树上摘下来的。
他不是无故站在路儿边的,他来洗车,排队等待的空挡他就走到了马路对面来了。
马路对面是一间有栅栏的院子,栅栏多余的围着;说多余 ,是因为栅栏里的老桂花树,枝丫不安分的都伸出了栅栏之外!
桂花树下有一黑色块墓碑,在栅栏之外都能看见墓碑上刻的字;朱砂红的大字刻写了”未亡人”三个字。
超级气运光环系统 肥鱼很肥
雪白的颜色刻写了”乔润声””白术”,六个小字。八月正是桂花香的季节,早熟的桂花瓣落在了墓碑和地上,一整片的!
一所两开间的茅草小院,屋顶上正冒着青烟;是主人家在生火做饭了吧!
此情此景是这个时代不多见的,25岁的先猷术就是第一次见!
其实他只知道自己在洗车,自己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他是全然不知道的!
他只隐约记得,自己是老来走不动了,躺在养老院的藤椅上,沐浴着阳光,回忆着过往呢!
好像就一刻钟的时间,自己一下子年轻了60岁了!
先猷术正在洗的的车子是大红色的宝马五系车子,就知道是自己的,怎么来的?他依然不知道!
迎面走来了两个熟悉的人,徐子清和李若。
他们看着先猷术灿烂的笑着。
“喂,猷小鲜,你来得很早嘛!我们都看到你的大红色系诱惑车咯!”
“猷小鲜”是李若给先猷术叫的外号,只是因为他张了小鲜肉一样的可人面庞。
“这地方不好找吧!得亏你想得到先洗干净车咯!”
李若和徐子清的话給先猷术似懂非懂的感觉。
“我们在这里干什么呀?
这是哪儿?!”
先猷术丢掉手里的桂花枝,走上去几步,离徐子清和李若更近了。
“怎么!猷小鲜你这健忘的毛病是年轻时候就落下的吗?”
先猷术一脸懵逼样,他就记得李若在很年轻的时候就离开人世了的……
“若若,你就别逗他了,我们告诉他吧!”
“是呀!你们快告诉我,是怎么回事呀!”
先猷术等不急的说道。
“早知道来之前就先给你打电话了,让你带的东西你肯定没有带呢!”
李若别别嘴,很少不满意的说道。
“两个姑奶奶,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呀!感觉自己像穿越回来的一样,除了你们两个,周围这一切我都从来没有见过;我发誓我真的是第一次来这儿,我是怎么到的这儿我都不知道呢!”
先猷术噼里啪啦的吐了苦水,李若和徐子清都笑了,是觉得先猷术很搞笑那种笑。
“猷小鲜你别逗了哦!是你说要给白之之表白,让我和子清陪着你给你壮胆的呀!”
“你不会是忘了白之之了吧!”
徐子清追问道。
“我没忘呀!她是我老婆呢!”
李若摸了摸先猷术的额头,又摸了摸自己的额头。
“子清,小鲜这丫发烧了,铁定是烧坏脑子了。”
“不会吧!等我看看……”
说了徐子清也摸了摸先猷术的额头。
“若若,他烧的不厉害呀!怎么就傻了呢!”
说完两个人又不顾懵逼的先猷术哈哈大笑起来。
“姑奶奶们,我求求你们了,不要在耍我了,就算我不记得了,你们能不能先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呀!”
魂伴香墓 劉坤典
先猷术再次求了徐子清和李若。
“好吧!看着你这么求我们的份上告诉你吧!
今天白之之结婚,但是新郎不是你!
人家新郎是余大脑袋,余振华,是全村首富来的呀!”
“怎么可能!”
先猷术突然的反应吓了正在说话的徐子清一大跳。
“先猷术你大爷的,你吓我一大跳!”
“乱了乱了!
错了错了!
和余振华结婚的是你,徐子清!
白之之是和我结的婚,我们相亲相爱一起走过了50个年头呀!”
凤皇的绝品宠后
“猷小鲜,你编,你接着编,人家白之之都怀孕了,人家两个是奉子成婚好不好!
黑化聯盟 沈睡的小痘
你可别说白之之孩子他爸是你哟!”
李若难得认真的说着。
“奉子成婚?”
先猷术脑海里重复了这个词语,接而想着是哪里出了错,怎么人物关系全乱了套。
正想着,对面洗车的工作人员给他们这边招了招手,示意车洗好了。
“哟,车洗好了呀!
走若若,我们去感受感受一下豪车呀!”
说罢,徐子清拉着李若就跑去马路对面。
就是这样,徐子清和李若手牵手奔跑的画面,先猷术想起了李若出车祸离开人世时候的画面。
但是那画面只是背影,是徐子清还是白之之两个谁牵的李若看不清;就是车子快到两个人跟前的时候李若被推了出去,然后李若像一个物体一样,在空中呈现出了抛物线,接着重重的砸在车头上,滑落在车底,被二次碾压……
因为白之之,徐子清,李若都是女子学校刚毕业,衣服发型就连身型都是一样的。
守护美女 恨无痕
只是先猷术知道是李若离开了人世,才肯定了被推出去给车子撞到的是李若!
先猷术想起来,就算是自己穿越回来了,在李若出事的这一天!
他要阻止一切发生!
“徐子清,李若不要过去!”
先猷术大声喊着,抬脚要跑过去,听见先猷术声音的两个人同时回了头。
竟然是徐子清和白之之,跑起来的步子突然就停了下来,”怎么会是她们两个?刚刚分明是徐子清和李若呀!”
先猷术这么想着,那两个被他叫了站住看他的人一起被车子撞飞了起来;撞人的车子竟是刚刚在对面在洗的大红色宝马5系。
赤尻马猴叶嚴 柳严非鱼
从疾驰远去的车子后视镜里看见,开那车的人是余振华。
“之之!”
先猷术大喊着白之之名字的时候自己就醒来了!
说醒来,只是有了惊吓后弹坐起来的动作,眼前还是漆黑一片呢!
■ 先猷术用手抚摸了自己从眼睛到脖子的皮肤,是松松垮垮布满皱纹的触摸感!
“唉……
还好是梦一场!”
先猷术深深的呼了一口气,就像泄气的气球一样!
接着又深深的吸了一大口气,空气里边夹杂了桂花淡淡的香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