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2q7k精彩都市异能小說 《蓬萊水仙》-第三百三十五章 挑選弟子,入門典儀讀書-omsua

蓬萊水仙
小說推薦蓬萊水仙
顺水推舟之下,王珝成功把一件麻烦事让了出去,转给了玉玲珑。而后者也早有想法,和王珝一拍即合,算得上谁都没吃亏。
心情极佳之下,听闻掌门发问,王珝便笑道:
“回禀掌门,我接了宗门任务后,先是去了明月岛看望灵日师兄,可惜师兄仍然不愿踏出潮汐坊,回归宗门。”
张掌门面色不改,只是道:“灵日这孩子向来重感情,可见当年那件事他还未放下。此事以后再提,你接着说下一件事罢。”
“是,”王珝拱了拱手,然后道,“宗门着我在外留意,寻找真君他老人家推算中的有缘人。经过我仔细挑选,却是发现了一位可能性极高的小朋友。”
“哦?”不料王珝首次出行便有所收获,张掌门白眉微颤,“那人是谁?”
“此人乃一中土修士,借由瀛洲派元神真人盗泉子之手来到三岛海域,我遇见他时正在潮汐坊中。”王珝看向一旁静静站立的莫渊,“我观察了其人一段时间,见其心性不错,便传书莫师弟,将此事告知了他。”
见大殿中几位纷纷向着自己看来,莫渊睁开双眼,向前一步,言简意赅道:“此人名石轩,已拜入门中,现居虚日小峰,根骨中上,天资、悟性皆为上上。”
殿中几位金丹宗师,以及张掌门这位阴神尊者对于莫渊话语不见惊讶。他们修行多年,自然知晓根骨、天资等皆为次要之物,能在修行之路长久起到作用的,无他,唯一点根本心持而已。
如今石轩虽然根骨、天资、悟性这三者考评不错,在宗门法会中也展现了不错的心性,从而成功入得门来,但终究如何,还是要留待以后再说。
所谓“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便是如此了。
“既是这样,就先放在门中观察一段时日罢,”张掌门摸着白眉下了决断,“若是你们几个中谁有意向,便将其收入门下,也算是个合适的去处。其他的弟子,若有觉得合适的,也可自行选择。”
股神重生之军少溺宠狂妻
这都是每次入门法会举办后师徒一脉的惯例,早早选定好心仪的弟子,不动声色地在暗中进行观察培养,最终再与其人摊开说清楚,将其收入门中。
在场几人,基本当年都是这么走过来的。
灵星道人闻言一笑,诙谐道:“灵海师弟为开阳峰首座,而主持本次法会的又是莫师弟,按俗世王朝的说法而言,这两人都算得上是本代弟子的座师。呵呵,他二人未曾发话之下,我们是不敢先流露收徒意向的。”
“你啊!”张掌门笑着点了点灵星道人,没有多言。
王珝接过话题,将自己和灵日道人早已商谈好的事情拿了出来,过个明路,以防有人半途截胡:“灵日师兄之女明轻月也参加了本次宗门法会,师兄有意把她送至我门下,所以这次我便不收徒了。”
“是轻月那丫头啊,”掌门真人笑了起来,按辈分来算,他可是明轻月的正牌师祖,“这样也好,那这次便不算你了。”
“我再看看那位小朋友。”莫渊倒是没有拒绝收石轩为徒的提议,暂时应承下来,面无表情,谁也不知道他打算怎么做。
“善。”将几件事情处理完,张掌门满意地点了点头,转而又向着庸祥看去,嘱咐道,“这次法会中有不少弟子相互勾结,行包庇之事,视宗门规矩于无物,当严加惩处,以儆效尤。”
“弟子省的。”庸祥先是抱拳行礼,接着又转头看向王珝,似乎意有所指。
对于戒律堂首座的视线,王珝故意偏过头去,不与他直视,引得其他几人轻笑起来。
见是这副样子,张掌门莞尔一笑,接着道:“今日事已毕,你们几个便散了罢。”
“是。”
殿中众人齐齐一礼,各自散去不提。
……
次日清晨,依旧是天枢峰顶的接天殿。
与以往不同,今日的接天殿中人员不少,除了于本次法会中入门的外门弟子以外,还有前来观礼的长老首座,真传内门,以及之前入门的外门弟子。
但即便如此,好几百号人居然还是站得松散稀疏,足见接天殿本身之宽阔。
主持本次入门仪式的便是开阳峰首座王珝,此乃他分内之职,哪怕他想推给别人,也没人答应。无奈之下,道人只好亲自上阵,穿着象征开阳峰首座的黄色道袍,腰悬白玉圭,头戴武曲星冠,走上了台前。
站定在众多新入门的弟子面前,王珝清越的声音回荡在接天殿之中:“诸位新进外门弟子,随我拜见门中诸位祖师。”
就在张掌门身后的高台上,供奉着三座玉像,呈二主一副的排列架势。
当中两位分别是一位头戴青纱一字巾,作书生打扮的年轻道人,面目含笑,手捧葫芦,身边侧倚一只白鹿,以及一位紫袍堂皇的威严女冠,掌托雷霆神宫,脚踏青紫雷云。
文騷
而位居次位的那尊玉像却是个头戴七星冠、身着太极道袍的鹤发童颜的儒雅老道。
这便是蓬莱派中供奉的三大祖师了,其余宗门前辈,唯有姓名、经历被记录在祖师堂以及宗门金册之上,未有塑像供奉。
另外,虽然蓬莱派自称是禹余道人道统,但实际上他们也不曾供奉禹余道人雕像,只是打出了这么一个旗号罢了。毕竟不得真传,只能算是旁支。
“拜我派道统渊源,太古修士真阳祖师并神霄祖师。”
王珝面色沉稳如山,看着一众弟子,乃至众位长老首座都向着自己的雕像三拜九叩,心中毫无波动。
“再拜我派开派之祖,宋衍宋祖师。”
诸位弟子再次拜倒在地,孟离、庸兴等首座也继续先前所为。
“诸位新进外门弟子,再拜掌门张真人。”
虽然张正言只是阴神尊者,并未打破生死玄关成就元神,但以他蓬莱派掌门的身份,一声真人倒也当得,这也是如今修行界的惯例了。
十壹封信 偽作葉安生
仍然是先前的动作,只不过这次众位长老首座只是微微俯身示意,不用再行一遍大礼。
待参拜完毕后,王珝主动退后一步,将发言权交给了掌门真人。
到了这一步,他的任务可以说已经完成了,后面诸多事情再与他无关,自有其他首座长老操持。只剩下最后的诸峰首座、长老介绍,届时免不了再上前示意一波,但也只是几个呼吸而已。
无所事事之下,王珝双眼一合,便在大殿之中闭目养起神来。
很快,入门典礼告一段落,诸多外门弟子前往位于角木峰上的外门庶务堂听训,再到同一座山峰上的龙虎交汇楼去挑选功法。
而其他首座长老见掌门无事宣布,也纷纷散去,回归自家洞府修行。
蜜寵甜妻:楚少的迷糊嬌妻
穿越之山田戀 雪妖精01
王珝身合剑光,回到了开阳峰首座起居之处,思量一阵,便拿起小锤在身前玉磬上轻轻一敲,不一会,便有一个童子走了进来,对王珝一拜:
“不知老爷有何吩咐?”
“按宗门惯例,本次法会中,那些新入门的引气弟子要在外门留观一月,”王珝声音淡淡,“在一个月宗门生活中无过错的,则进入内门。”
“老爷意思是?”那侍立童子不知王珝此言何意,于是大胆发问道。
“你替我关注一下明轻月此人,若她一月后顺利进入内门,便唤她来见我。”
“是。”童子应了下来,知道这是自家老爷起了收徒之念了。
未等他告辞离去,又听得王珝道:“另外,收拾一下物品,一月后随我去火焰海罢。我犯了宗门戒律,当在火焰海值守十年。”
“老爷你又挨罚了……”童子悻悻地嘀咕了一句,见怪不怪地出去收拾东西了,显然这种事王珝没少做。
对于自家童子的腹诽,王珝板着脸只当没听到。道人从云床上走下,转到了一边的地火室中,打算开炉炼制一些压制火性的丹药,给自家未来弟子预备上。
反正要在火焰海值守十年,闲来无事之下,调教一下自家弟子也是好的。
道人面前火焰熊熊,反射得他面色明暗不定。
失控交易,馴服豪門大少 蔚然語風
兽性总裁强索欢
“另外,本尊那边也预备的差不多了。等到了火焰海后,便可以进行下一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