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b5o优美都市小說 史上最難開啓系統 起點-第一千五百九十六章 太行宮讀書-w401v

史上最難開啓系統
小說推薦史上最難開啓系統
曾经的神京城很大,东西南北跨度之长,普通人哪怕是走上很久很久,都无法完全踏足。
现在的神京城无疑更大,经过了跨时代般的蓬勃发展,坐拥大夏西北之地的神京城,在近来更是完全焕发出难以想象的生机,面积也是日日增大。
当赵御灭掉曾经遥遥对峙的无尽山神威要塞之后,原本作为内三关最后一关的神京城,便失去了作为雄关要塞的职能。
如此一来,彻底解除桎梏之后神京城,完全放开手脚,在原有设定的基础之上,神京向着四面八方快速扩张。
一座座高楼平地而起,大片大片建筑延伸而出,除了北部玄武门外的断壁残垣依旧被用作警示之外,神京城其余三个方向的面积足足翻了一倍。
神京城本就是整个大夏的心脏,而光荣退役之后,更是成为了一个前所未有的新时代之城。
为了对面积如此巨大神京城进行有效管理,京畿府将整个大城以四神兽划分成四个大区域,每个区域内用天干地支细分,而此时梁破口中的东部便是青龙地域。
最终智能 怕冷的火焰
“梁破,这折子里所说的扰民之所,是太行宫?”
御花园深处,年轻帝王口中淡淡传出的询问声于玄天木之下缭绕,随后直立起身子的梁破,点点头,回应声传出:
“回陛下,根据京畿府和司天监的调查,这时常响起震响,确实来自于太行宫,因为太行宫的特殊性,使得司天监不好贸然处理,甚至连内阁在商议一番之后,也将折子呈上,交于陛下定夺。”
话音落下之后,赵御俊美威严的脸庞神色不变,只不过如乌木般的黑眸之中,闪烁一丝思索之色,帝音继续传出:
“那南天王西流,又在太行宫里闷的荒,找其余关押之人练手?”
“正是,陛下虽然锁了她的本源识海,不过其肉身力量强大,与人相搏之际,会产生很大的动静。”
梁破的回应声之中带着一如既往的醇厚,随后其迈步上前,提起茶壶,为赵御身旁的杯子续上茶之后,再一次开口道:
重生之首席魔女 第五藍邪
“虽然太行宫之内有山海图结界,但是陛下也知晓,这南天王性子暴烈,若是嫌闷了,便会将那些被关押的太玄之地大修们砸在结界之上,近日的巨响,便是由此而来。”
“那她这一次砸的是谁?”
赵御口中传出帝音带着一丝莫名之色,随后梁破那脸不红心不跳的声音便紧接着响起:
愛妳在離別時 嫣然而笑
“回陛下,是中央上国的老尊上!”
“那老家伙年岁不小了,能吃的消?”
“吃不消,受了不轻的伤,具体的情况已经由太行宫宫守将上书说明,正在下一封的折子里。”
梁破的言语落下之后,赵御抬手将下一本折子取出翻开,低头扫视,眸子里的怪异之色愈来愈浓,喃喃开口道:
“就因为一顿火锅而产生的口角,这南天王西流便将中央上国的老尊上摁着爆锤了一顿?”
“事实确实如此,南天王西流试图将鸳鸯锅改为辣锅,但是被中央上国的老尊上以年纪大吃不消为由拒绝,两者随即产生了口角,再加之平日里颇有冲突,因此便直接大打出手。”
忠烈護國記
梁破说完,赵御握着茶杯的右手微微一顿,就连眉头也跳了跳,许久之后,才开口吐出一语:
“岂有此理!”
酷相思
霸情冷少我不跑 夏嫣沫
诚然,此事若是传到外界,别说太玄之地的修士不相信,哪怕是神州浩土大夏三十六州的大夏子民,也绝对会惊掉下巴!
圣庭南天王西流与中央上国老尊上二人,哪个不是名动天下的顶级大修?
平日里见那寻常修士争破脑袋的稀释珍宝连眉头都不会皱一下,竟然会因为区区一顿火锅而大打出手!
“二人虽然皆无法使用法则和本源之力,但肉身之力依旧强悍,此番打斗造成了太行宫内不少的建筑损坏。
“太行宫的守军也是通过司天塔,调动了第一神器山海图对二人进行镇压,这才平息了骚乱。”
梁破的禀告声缭绕于耳畔之后,赵御将手中的折子向前一丢,抬手揉了揉眉心,帝音传出道:
“这南天王西流,尽是不安分,这一年多来,都不知道是第几回了,梁破,让司天监请夏再调动山海图之力,加固太行宫结界。
“另外,准备一下,这几日朕要亲临太行宫。”
这声煌煌帝音一出,梁破猛地抬起头,随后郑重向前一拜,回应声传出:
“臣,遵旨!”
“对了,司马安南和游庭坚这对岳父和女婿二人复职之事,安排的如何?”
“回陛下,已经妥当。”
语毕之后,梁破直立起身子,自怀中取出一枚凤翎,双手恭敬呈上,声音传出道:
“陛下,游大人已经由李淳风李司丞带着赦免令牌前往位于神京城的府邸,至于司马公子,其已经入宫,此时正在御花园外候着。
“这是他交回来的凤翎,依据他所言,其为戴罪之身,不敢收陛下赐下的翎羽,等他日戴罪立功,再拿回赏赐不迟。”
“看来这一年多闲赋在家,这厮倒是成熟了不少,按照以往,他这摇摆着折扇的白衣身影,应该早就出现在朕的面前才对。”
语毕之后,赵御将身子向后方一靠,刚想继续开口,却嘴角露出一丝笑容,低骂一声:
“是朕想多了,这小子是一丁点都没有长进!”
1994·重生 青禪
帝音落下,一道白衣飘飘,摇摆着折扇的人影便直接出现在御花园深处之外。
人未至,声先到:
替明 叫天
“陛下过誉,臣这一年半时间可是于学宫之内埋头苦读,锻炼心性。
不败元神 未曾妄
“不过读的书越多,心性越锻炼,微臣便想明白了一个道理。”
英朗的声音落下之后,司马安南迈入御花园深处草坪,跪地对着前方赵御恭敬一礼,声音继续响起于玄天神木之下:
“微臣觉得,若是在二十多岁的年纪便失去了锐气,那么臣便不是臣!”
司马安南此言自信嘹亮,言之凿凿,随后其抬起头,注视着前方的年轻帝王,眨了眨,继续开口道:
“陛下,您觉得微臣说的对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