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prun优美都市异能 霹靂之聖星之行笔趣-第八百零八章劍儒見雅僧閲讀-62yz9

霹靂之聖星之行
小說推薦霹靂之聖星之行
回到【异度魔界】的弃天帝,却发现此时【异度魔界】伤兵众多,损失惨重。
“发生何事?”此时弃天帝询问着伏婴师。
原来在恨长风等人进攻【异度魔界】之时,伏婴师知道不是对手,于是先一步躲藏了起来。
“是银鍠朱武带着中原正道,以及魔界叛徒,前来攻打异度魔界,取回了半身!”伏婴师如实回应。
却是伏婴师不知道【戒神宝典】有副本之事。
“哼……”听到伏婴师之言,弃天帝心中极怒,一身气势怒然而出,瞬间空间震动,大地惊爆。
“魔皇息怒!”见情况如此,众魔将跪倒在地。
“伏婴师!”弃天帝叫到。
“魔皇!”伏婴师上前两步。
“中原正道可能的据点在何处?”
弃天帝又岂是会吃亏的存在,如今正道众人打上【异度魔界】,而【北越天海】的灵地也未到开启之日,弃天帝自然要先去保护一番。
听到弃天帝之言,伏婴师当然知道弃天帝的意图,于是开口说道:“此时中原有象征性的地点,只有琉璃仙境、真龙妙道以及云渡山!
不过琉璃仙境已经崩毁,只剩下了真龙妙道以及云渡山!”
“好!”
知道【真龙妙道】与【云渡山】方位的弃天帝,直接化光而去。
这就是完美无缺的【圣魔元胎】的强大,如果是有缺陷的【圣魔元胎】,经过与狂赢的大战,弃天帝最该做的乃是强大【魔之空间】养复魔元,哪能像如今这样,可以满世界到处乱跑。
……
此时【云渡山】上的众人,还不知道,弃天帝已经开始报复行动。
不过随着神州巨变,不断有有识之士前来【云渡山】,希望知晓如此巨变的原因,或者也可以相助几分。
而前来之人有圣阎罗的前妻百年千岁·莫沧桑、月漩涡、东宫神玺、西门寒照、伯藏主、甚至连残林之主皇甫笑禅也来了。
其实原本原本残林之中的其他高手也想来的,但是最终被皇甫笑禅拒绝了,最后只由皇甫笑禅一人前来。
而苍经过狂赢与弃天帝一战,也再次认定了创立【玄罡剑奇阵】的想法。
而这一次,苍选择之人,乃是拥有血狼之眼的补剑缺、身法速度不凡的狂赢、可攻可受目前有信心可以化去弃天帝进攻的神无月,以及银鍠朱武。
此时狂赢已经转达了慕凌锋的一些见解,苍知晓此时弃天帝不只是可以使用魔气,也可以使用圣气,所以就没有思考什么以佛克魔的方法。
虽然选择的四人,乃是两魔、一闇、一中正平和!
而这四人之中,除了补剑缺稍弱之外,无不是人间顶尖之人。
而四人最终跟随苍离开了【云渡山】,五人虽然实力不凡,但是在配合上还需要好好的磨合一番。
……
神州另一岸,虽没有弃天帝,但是却有弃天帝以异度魔龙残躯所化成的怪兽·战兽天戮。
此时拜江山以魔令控制着战兽天戮,进行着杀戮之事。
然而虽然战兽天戮不凡,但是神州的另一方更有高人存在。
因为弃天帝降临,神州两分的原因,离开家出来见柳生剑影的风之痕、忆秋年以及剑儒尊驾三人,此时还在江湖之上行走。
并且在查看断层之时,还发现了被断层所阻的正道人士。
也因为有着三位顶尖剑者的存在,战兽天戮虽有刀剑不侵、掌气不伤的战甲,也不是三人的对手,但是三人也无法彻底杀死战兽天戮。
因为三人曾斩下战兽天戮的头颅,可惜仍是杀不死战兽天戮。
无奈之下,三人只能护着众人离开。
不过三人在离开的途中,遇到了同在神州这一侧的北窗伏龙。
并且北窗伏龙得到了雅僧佛公子的指点,知晓了修补断层的方法,不过修补断层还需要两位顶尖的剑者。
“两位前辈,事情就是如此!
想不修补断层,需要风之痕前辈与忆秋年前辈,分别进入岩浆以及冰河之中,随即同时出手,击穿阻隔岩浆与冰河交汇的山峰,如此一来冰火高人就可引动阴阳之力,修补断层!”北窗伏龙将修补之法,告诉了众人。
听到北窗伏龙之言,风之痕与忆秋年互望一眼,自然同意出手。
“不过那怪兽如何处理?
没有我们二人相助,只靠老哥一人自保尚可,但是却护不了他们!”忆秋年提出了一个隐忧。
而实情也的确如此,以命夫子的能为虽然杀不死战兽天戮,但是全身而退对他来说也不是问题,但是他身边的这些正道人士,孤身一人的他却是无法保全。
“前辈放心,众人可以先随我前往无佛寺,那里可以护众人安危!”此时北窗伏龙提议道。
“好,那就见一见你口中的这位大师!”忆秋年说道。
而其他人也同意前往【无佛寺】。
当众人来到【无佛寺】看到雅僧佛公子之时,剑儒尊驾却是却是有所震惊:“虽然听说你出家为僧,但是想不到竟会在此地见到你!”
“阿弥陀佛,贫僧也想不到会在此地见到剑儒尊驾!”却是雅僧佛公子也不曾想到,剑儒尊驾会来到【无佛寺】。
【昊正五道】与【学海无涯】,同为儒门高层,一个是剑儒尊驾、一个儒门教统,他们二人自然见过。
“大师,前辈,你们认识?”此时北窗伏龙好奇的问道。
北窗伏龙乃是儒门小辈,拜在【学海无涯】只有数百年,自然不认识、也没听过剑儒尊驾这等隐居多年的大前辈。
“他一身儒门根基,应该是学海之人吧?”剑儒尊驾回应回答北窗伏龙,而出向着雅僧佛公子问道。
“学海六艺三连冠,纵横千古唯一人。”雅僧佛公子的眼中满是无法隐藏的赞许。
“原来是你,曲怀觞!”此时剑儒尊驾也知道眼前之人是谁了。
“前辈知道我?”北窗伏龙十分的好奇。
“曾听慕凌锋,慕小子说过,他对你可是赞誉有加,不过吾只知道你叫曲怀觞,却是不知晓北窗伏龙之名!”此时剑儒尊驾解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