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ieqh妙趣橫生都市异能 《逢春》-第276章 有話好好說看書-0gyuh

逢春
小說推薦逢春
“橙儿?”冯尚书试探着喊了一声。
现在仔细看看,他觉得不是大孙女。
嗯,不可能是他乖巧懂事的大孙女,看看那英挺的眉毛,大大的眼,分明是个秀气少年郎啊。
冯橙眨眨眼。
既然被认出来了,那她死不承认就没必要了。
“祖父。”冯橙屈膝行礼。
冯尚书神色一僵,所有侥幸都没了。
这个举着鸡腿向他行礼的“少年郎”真是他大孙女!
成国公听冯橙喊祖父,一时有些纠结。
这孩子怪自来熟的,这就喊他祖父啦?
“嗳。”犹豫了一下,成国公笑呵呵应了。
冯橙:?
冯尚书霍然看向他。
成国公一脸莫名:“怎么了?”
冯尚书抖着胡子说不出话来。
成国公暗藏得意,对陆玄与冯橙摆手:“你们吃,我们没什么事。”
见冯尚书一动不动,成国公大手往他肩膀一拍:“老冯,咱们去楼下吃烧鸡,我做东。”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冯尚书如梦初醒,拍开成国公蒲扇般的大手:“谁说没什么事,有大事!”
“大事?什么大事?”成国公心情飞扬,语气都是轻快的。
冯尚书一把揪住成国公胡子,气急败坏问:“老匹夫,你给我说清楚,我孙女为何与你大孙子在一起!”
主宰漫威
“哎哎哎,快松手,疼疼疼——”成国公急忙护着胡子,疼得呲牙。
眼见两位老祖父打了起来,冯橙悄悄对陆玄道:“陆玄,要不我还是跳窗走吧。”
陆玄叹气:“老老实实等着吧,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
看着冯橙垮下去的脸,陆玄心中却没那么愁,甚至有一点点窃喜。
也许这就是天意吧,说不定两位祖父商量一下,就把他和冯橙的亲事定下来了。
冯橙狐疑看着陆玄。
她怎么觉得陆玄一点不慌?
一阵乒乒乓乓后,两位老祖父终于打够了。
成国公捂着胡子满脸心疼:“老酸儒,你是不是发疯啊?”
冯尚书一指陆玄:“你孙子拐了我孙女,你还有脸说我发疯?”
成国公看着并肩而立的二人,后知后觉回过味来:“你说这是你孙女?”
寵婚練愛法則:早安,老公大人 顧熹微
冯尚书看着女扮男装的大孙女,黑着脸不想说话。
一见冯尚书反应,成国公就明白了:还真是老酸儒的孙女!
刚刚被揪胡子的怒火烟消云散,只剩下心虚。
豪門星妻:總裁太危險 年小樂
老尚书冲陆玄一瞪眼:“小混蛋,说说到底怎么回事儿!”
陆玄看了看难掩好奇的祖父,再看了看脸色铁青的冯尚书,垂眸道:“因为二弟的事,我去找了冯橙几次——”
“你还去找人家姑娘麻烦?”成国公抬手欲打。
冯尚书冷冷道:“让他说!”
“然后就发现冯橙挺好的——”陆玄看了看身边人,真心实意道,“我很喜欢她。”
成国公眨眨眼:“就说完了?”
冯尚书冷笑:“既然喜欢,为何不上门提亲,而是私下来往?”
“对啊,喜欢人家姑娘你怎么不和家里说!”成国公也生气了。
亏他和老婆子先是担心大孙子不开窍,后是担心大孙子好男风,有这么折腾老骨头的吗?
天使街第27號
陆玄嘴角微抽。
他也想说啊,这不是冯橙不让么。
然而这种时候肯定不能把冯橙供出来,他只好道:“怕家里不同意,想等合适的机会再说。”
人魚帝妃 佐希沫
没等成国公骂人,冯尚书就先骂开了:“好你个老匹夫,你家还嫌弃我孙女?”
太子与吴王之争,别人只是选择上哪条船,至少还有选择余地,成国公府就是太子那条船本身,一旦太子败了要多惨有多惨。
他还不想和成国公府搅和到一起呢,老匹夫有什么资格嫌弃他孙女?
“没有啊,这个真没有!”成国公急忙解释,一脚踹过去,“小兔崽子瞎说什么!”
有了孙媳妇就会有大玄孙,大玄孙的外祖家还是尚书府,这比一开始担心孙子领个男人回家强上天了,他傻吗会不同意?
“祖父您答应了?”陆玄面露喜色。
成国公大手一挥:“这是自然。”
一道冷冷声音同时响起:“我不答应!”
成国公看向冯尚书,语气是从没有的柔和:“老酸——哦,冯尚书,咱们有话好好说。”
陪睡的女人
“无话可说!”冯尚书大手一挥,“橙儿,随我回府!”
冯橙默默走到冯尚书身边。
成国公死死把冯尚书拦住:“冯尚书,两个孩子既然两情相悦,你还棒打鸳鸯不成?”
“我乐意。”冯尚书黑着脸冷哼,脚下却不动了。
“坐下,坐下,咱们一边吃烧鸡一边好好说。”强行拉着冯尚书坐下,成国公扫了一眼桌面,“你看我孙儿还挺体贴的,叫了五只烧鸡呢。”
陆玄嘴角一抽。
这种体贴就不必拿出来说了。
冯尚书沉着脸完全不想说话。
成国公无视室内的凝重,笑得格外亲热:“俗话说男大当婚女大当嫁,你看两个孩子男才女貌多合适。择日不如撞日,今天咱们干脆把他们的亲事给定下吧。”
刺芒
陆玄垂眸听着,唇角微扬。
艦娘之火力提督 紫色之翼
冯尚书冷静下来,淡淡道:“婚姻大事不能草率。”
“冯尚书的意思是——”
冯尚书捋了捋胡子:“这样吧,容我回去好好想一想。”
话先不说死,回去问过橙儿再说。
“行,冯尚书回去好好想,主要多想想两个孩子男才女貌——”
冯尚书撩起眼皮看了看成国公。
老匹夫的脸皮比他以为的还要厚。
“橙儿,走了。”
等冯尚书带着冯橙走了,成国公一掌拍向陆玄肩膀:“小混账,你怎么不早说心上人是老酸儒的孙女?”
陆玄一副老实模样:“就是怕您和冯尚书都不同意。”
成国公摇摇头:“平时挺有主意的,终身大事怎么这么老实呢。放心,有祖父在,老酸儒早晚同意。”
真成不了亲家他就把老酸儒的胡子全揪掉。
“那就拜托祖父了。”
成国公扯下个鸡腿吃了,站起身来:“走吧,回去跟你祖母说一声。”
比起陆玄这边的和乐,冯橙那边就紧张多了。
冯尚书把女扮男装的孙女看了又看,没好气问:“说说吧,你这副打扮是怎么出府的?”
守门的莫非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