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zt5z好文筆的都市言情小說 團寵她重生後隱婚了討論-第172章 你們都是壞人看書-x5g5n

團寵她重生後隱婚了
小說推薦團寵她重生後隱婚了
那一次,她使出浑身解数想要劝阻二哥去当兵,她怕二哥上了战场回不来。
二哥最初很有耐心,跟她讲道理,讲保家卫国,讲男儿热血。
他讲的越多,她越不想他去。
最后他上脾气了,几乎是冲她吼:“苏慕许!我不只是你二哥,我还是这个国家的一份子!男儿志在四方,我志在保家卫国!都跟你说了,我是锻炼自己,不会一直当兵,过几年退伍回来,给你当私人保镖,你是听不懂人话吗?”
她吓懵了,认了怂,哭着送他入伍,搞得跟生离死别似的,让他一定要四肢健全的回来,给她当私人保镖,还给他许下高额年薪。
后来二哥真的回来了,给她当了私人保镖,她不但没给一分钱薪水,还动不动坑二哥的生活费。
还有二哥的退伍补贴,不到一个星期,就被她造完了。
想起这些,她就不敢劝二哥。
最后,还是顾谨遇几不可见的点点头,唐乾应约,一对一决斗。
苏慕白怕闹出人命,劝道:“切磋,点到为止。”
顾谨遇也道:“我来当裁判。”
最终,这场决斗进行了一个小时,两个硬汉浑身是伤,打了个平手。
禍妃謀略
穿越成为女儿身
二零一捌夏至
苏慕林很憋屈,他是拼了命去战斗的,却和唐乾打了个平手。
唐乾也很憋屈,他从来没这么认真的想要赢苏慕林一场,竟差点输掉!
苏慕乔和苏慕许的心情是差不多的,很开心,又很难过。
开心的是他们家二哥那么厉害,把唐乾打的跟猪一样,即使原先见过他长什么样,怕是也认不出来。
难过的是二哥也受了伤,鼻青脸肿的,从来没那么惨过。
苏慕白看的浑身打冷颤,一边安排救护车,一边问顾谨遇:“这是切磋?”
顾谨遇十分无奈的说道:“我尽力了,拦不住。”
苏慕白深吸一口气,伸手去掀顾谨遇的衣服,被顾谨遇躲了开。
苏慕许听懂了,不顾顾谨遇的躲闪,愣是掀开他的衣服,查看伤势。
都是狠人!
连裁判都打!
苏慕乔看着二哥比他伤的还重,连老板也被波及了,又掉了眼泪。
苏慕林十分恼火,吼道:“不许哭!”
唐乾不知道怎么了,也流了眼泪,泪水滑过脸上的伤口,疼的他蜷缩在地上成了一团。
他忽然呜咽哭喊起来:“你们了不起,都有哥哥,就我没有!”
“你们欺负人!”
“你们都是坏人!”
“我不跟你们玩了!”
苏慕许:“……”
还带这样的?打人的时候怎么不小孩子脾气?
苏慕乔:“……”
这是什么意思?他是孤儿?
苏慕林:“……”
有没有搞错,他有哥哥也没叫上哥哥一起上!又没输,还有脸哭。
苏慕白:“……”
听起来挺可怜一男的,为什么有点想笑?
顾谨遇:“……咳,咳咳。”
这孩子,又来了。
记忆突然回到七八岁。
至于为什么会这样,唐乾跟他说看过心理医生,都没用。
心理医生说最主要还是缺爱,从小失去了亲人,见太多别人有亲人依仗,而他孤苦无依,受尽欺凌。
顾谨遇摸了摸口袋,很不巧,不知道大半夜真的会见着他,并没有带糖。
苏慕许茫然的问:“你找什么?”
顾谨遇低声说:“糖。”
苏慕白:“找糖做什么?”
苏慕林想起来唐乾除了爱钱,还特别爱吃糖。
咬了咬牙,他看着唐乾跟个小孩子似的蜷缩在地上哭,还嫉妒他有哥哥,挺可怜的,捡起自己的外套,摸出一块巧克力,递向顾谨遇。
顾谨遇:“……你自己去。”
苏慕林很有志气:“我不去,我没错。”
苏慕乔想着一切起因都是因为自己,接过巧克力,忍着全身疼痛,走到唐乾身边,瑟瑟发抖的将巧克力递向唐乾,声音也发颤,生怕唐乾跳起来又揍他。
“唐老师,给你巧克力,巧克力也是糖。”
唐乾爱吃糖,也爱吃一切甜的,一听有巧克力,立即睁开了眼睛,抢也似的抓过巧克力,撕开就塞满嘴。
那一块巧克力很大,嘴里都塞不下,他也硬塞,以至于口水和着血顺着嘴角流。
苏慕许看着,不知道怎么的,就又哭了。
網遊之玄武神話 俊魚兒
唐乾吃着巧克力,流着口水,擦着眼泪,含糊不清的说:“谢……谢,很甜。”
苏慕乔松了一口气,但为了保险起见,还是赶紧离唐乾远了一点。
回到二哥身边,苏慕乔小声说:“还好你带的白巧克力,要是黑巧,是苦的。”
苏慕许咽了咽口水:“二哥是为我准备的,我喜欢白巧克力。我打电话叫二哥,二哥肯定想着我心情不好,特意给我带的。”
苏慕林:“刚才忘了给你。”
苏慕许再咽口水:“就带了一个吗?”
苏慕林:“……”
苏慕白抬手扶额,事情发展成这样,完全超乎了他的想象。
从前就知道唐乾这个人,但是没见过,今天一见,真是……大为吃惊。
顾谨遇知道唐乾吃完巧克力之后会是什么反应,赶紧对苏慕许说:“许许,你先跟哥哥们去医院,我晚点过去。快。”
苏慕许看了看顾谨遇,再看看吸溜吸溜吃巧克力的唐乾,什么都来不及想,招呼上三个哥哥,赶紧离开案发现场。
唐乾一看就是童年有阴影的,刚才是引发了童年记忆,才会变得那么反常。
一旦吃完巧克力,恢复正常,发现他们都在一旁看了个一清二楚,男人的自尊心爆发,鬼知道会发生什么。
四人走后,顾谨遇捡起唐乾的衣服,帮他披上,又帮他擦嘴角的口水。
唐乾吃完白巧克力,扑到顾谨遇的怀里,像个孩子一样,无助的哭了起来。
“我又闯祸了。”
“没有,乾乾很乖。”
“我真的下手很轻了。”
“我知道。”
“是他不经打,不关我的事。”
“没事了,过去了。”
“他自己要我以最快的速度把他教出来的,不经打还告状,不讲道理。”
“那你还教他吗?”
“他学我就教,收了学费了,存定期了。”
妖猴乱
“好,那我问问他还继续跟你学不。”
“不学也不退费!”
“好。”
“我还得花钱买药。”
“我给你买。”
“好。”
傲视诸天
顾谨遇扶着唐乾起来,见他没事了,笑着揉了揉他的头发:“唐乾,你刚才说错了一句话。你忘了,你也有哥哥。”
唐乾愣了愣,半晌才嗯了一声,然后伸出手:“哥,我的糖呢?你说过的,每次见我都会给我糖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