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e1r7都市异能 我居然認得上古神文 愛下-第四百九十一章 能不能算我一個?閲讀-dzw2r

我居然認得上古神文
小說推薦我居然認得上古神文
伏龙帝国的西部,有一条逶迤曲折、绵延八百余里的宏伟山脉。
整条山脉的四周多为黄土高原,层峦叠嶂的山峰表面被数之不尽的黄沙尘土所掩盖,从高空向下俯瞰,便如同一条弯曲盘旋的黄色巨龙,头朝西北,尾向东南,威武雄壮,气势磅礴。
“黄龙山脉”之名,正是由此而来。
看似荒芜的山脉中心处,被一大片白皑皑的浓雾遮挡住视线,可以隐隐看见一幢幢高耸如云的楼阁浮现其间。
山间白雾与亭台楼阁交相辉映,竟然透出几分仙灵之气,与四周的贫瘠形成了极大的反差。
“啊!!!”
数道凄厉的惨叫声划破天际。
距离山脉十余里的高空之中,忽然出现了数道人影,正是钟文、叶青莲、江语诗、仇天龙以及坐在金羽大鹏背上的小丫头珠玛。
江府大战之后,钟文以得自公羊观图的“靛姬芳华”为主药,替小明炼制了一枚“通灵丹”。
当初在清风山上,钟文也曾经为白虎和巨鹰炼制过这种丹药。
两大灵兽在服食“通灵丹”之后,实力大增,白虎只是随便拍出一掌,便将灵尊境界的南疆总督司马洸打得口吐鲜血,狼狈而逃。
如今的这株“靛姬芳华”虽然年份略有不及,但钟文戒指里的各种辅药,却无不是万年、乃至十万年以上的珍稀灵材。
随着实力提升,他的炼丹术也是大有进境,在最后成丹的那一刻,竟然引来了三道雷劫的天地异象。
服用了丹药之后,小明的身长已达一丈,双翅展开几乎有三丈长,原本金色与红色相间的身躯竟然发生了脱胎换骨的变化。
如今的它,除了尾部还带有些许火红色,其余各处的羽毛统统变成了金色。
此外,它的头顶正中央原本生有一根金色尖角,如今脑袋两侧又各长出一根弯弯的金角,呈左右对称之势,双目之中的蓝色莹光,较之从前更为明亮,连那双锋锐利爪的指甲,也变得金光闪闪,耀眼夺目。
还真有几分神鸟的架势啊!
亲眼目睹了小明的蜕变,钟文不禁在心中感慨道。
他甚至隐隐有种感觉,想要战胜如今的小明,就算自己用尽全力,也绝不会轻松。
除了这几位灵尊级别的伙伴,另有三名同行者,被黑色“缚灵索”捆得结结实实,如同粽子一般挂在小明身下,随着神鸟在空中疾驰,三人被高空中迎面而来的气流吹得眼泪一把、鼻涕一把,当真是要有多惨,就有多惨。
这三人,正是来自“丹阁”的谢顶、张落发和李无毛三位长老。
适才那几道响彻天际的惨叫声,亦是出自三人之口。
进化后的小明非但实力大进,移动速度之快,更是达到了难以想象的地步,即便钟文全力施展“紫虚龙影步”,也难以追上,遑论叶青莲和江语诗等人。
于是乎,小明不得不刻意放慢速度,甚至在飞行一段距离之后,还要时不时停下来等待其余诸人。
这样在高空中时飞时停,更是让如同荡秋千一般的三名“丹阁”长老饱受煎熬,头发被吹的东倒西歪,呈现出各种沙玛特造型,当真是欲哭无泪,苦不堪言。
“这里便是‘丹阁’的所在么?”钟文望着下方的荒凉景象,眉头微皱,有些不解道,“黄龙山脉的地势环境,似乎并不适合灵药生长。”
“你懂什么!”谢顶被挂在空中,饱受折磨,早就憋了一肚子火,此时逮着机会,立即冷言相机道,“当年我‘丹阁’的祖师爷惊才绝艳,集结数千名强者合力布下‘培灵大阵’,使得山中灵力比周围浓郁百倍,其中奥妙,岂是你这无知小儿所能理解?”
“小明!”
听见谢顶对钟文言语不禁,珠玛眼中闪过一丝戾色,右手轻轻拍了拍小明的后背。
小明心领神会,双爪微微一颤,捆着三人的绳索顿时快速旋转了起来。
“啊!”
下方三人立马在空中旋转、跳跃、闭上眼,嘴里发出各色惨叫,心中的酸爽,不足为外人道也。
都快到“丹阁”了,你就不能忍一忍么?
非要去招惹这两个祖宗,害得咱们跟着受罪!
壹語成讖
这一刻,连张落发和李无毛都在心中对谢顶隐隐生出一丝不满。
“傻妞,你考虑清楚了?确定要和我们一起去么?”钟文饶有兴致地欣赏着三人在空中“魔力转圈圈”了一会,忽然转头看向江语诗,表情略微有些严肃地问道,“江家已经遭到皇帝敌视,若是再得罪‘丹阁’,日子只怕会更不好过哦?”
“都到地方了,再说这些,还有什么意义?”江语诗娇媚地瞪了他一眼,“‘丹阁’的实力不容小觑,多个人也多份保障不是?”
“那就走罢!”钟文心头微微一暖,哈哈笑道,“让我们去会会这个‘天下第一炼丹师’组织!”
言语间,几人身形疾闪,很快便消失在了高空之中。
……
“师兄,师兄!”
“丹阁”的少阁主府中,隐隐传来了一道清脆悦耳的女子嗓音。
“清瑶,你放心,我一定会替你夺回‘碧池小筑’的。”廖泽宇趴在桌上梦呓着,嘴角隐隐流出一丝涎液,“为了你,我就算上刀山、下火海,也在所不惜……”
“师兄,快醒醒!师兄!”
年轻女子的嗓音再次响起。
“清瑶!”
感觉到有人在推搡自己肩膀,廖泽宇终于惊醒过来,口中大呼一声,猛地坐直了身子。
他晃动着晕乎乎的脑袋,目光四下扫视着。
映入眼帘的,是一名容貌清秀,身姿婀娜的白衣女子。
“宋师妹?”认出这名年轻女子乃是同门师妹宋小倩,他愣头愣脑地问了一句,“清瑶呢?”
“清瑶?莫非是住在师兄府上的那名女子么?”宋小倩美眸中闪过一丝不悦之色,没好气地说道,“我怎么知道?”
“师妹,你找我有事么?”廖泽宇这才意识到自己的言语有些不妥,慌忙转移话题道。
“师兄莫非忘了,今天乃是炼丹大比之日?”宋小倩更是不满道,“师尊有命,你我可是都要参加的。”
“哦、哦!”廖泽宇一拍脑袋,恍然大悟道,“是为兄糊涂了!”
“既然想起来了,那就赶紧走罢!”宋小倩娇声催促道,“为了等你,咱们都快要迟到了!”
“师妹稍等。”廖泽宇点头应道,“待为兄和清瑶打个招呼就走。”
天星戰紀
“师兄,你怎么这般糊涂?三年一次的大比,乃是宗门盛事,不知道有多少客人前来观礼!”宋小倩终于忍不住怒道,“你身为‘丹阁’少阁主,若是为了一名女子而迟到,岂非滑天下之大稽?”
“可是……”廖泽宇迟疑道。
“没什么可是的!赶紧走罢!”宋小倩不由分说,一把拉住他的手,拖拽着便往外走,“少打一次招呼,又能如何?”
廖泽宇万般无奈之下,只好任由这名娇俏可人的师妹生拉硬拽,朝着大比的会场“神药堂”赶去。
“师兄,这次大比,你准备得如何了?”
眼看“神药堂”的大门已然进入视线之中,宋小倩忽然关切地问道。
“还、还行吧!”廖泽宇表情一滞,支支吾吾地说道。
宋小倩骤然停下脚步,深深凝视着廖泽宇的脸庞,良久之后,才深深叹了口气道:“师兄,自从那名女子住进府上,你便茶不思,饭不想,对于炼丹之事毫不上心,长此以往,却教师尊日后如何能放心把‘丹阁’交给你?”
“师妹,为兄知道你是为我好。”
美漫世界霸王轨迹
廖泽宇的脸瞬间沉了下来,冷冷说道,“但此事与清瑶无关,你若再这般中伤她,休怪为兄翻脸!”
说罢,他挥了挥衣袖,迈开大步,头也不回地踏入“神药堂”之中,将宋小倩孤零零地晾在了身后。
宋小倩呆呆凝视着廖泽宇远去的背影,心头一酸,眼眶之中隐隐有泪珠在打转。
……
“来了么?”
魔龙霸神 环雅风
说话之人白眉白须,面容瘦削,眼神淡然,仿佛阅尽沧桑,正是当世地位最高的炼丹师之一,“丹阁”阁主廖启灵。
“父亲。”
面对亲生父亲,廖泽宇却显得十分紧张,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口,只是恭恭敬敬地施礼道。
冥夫药别停
“十多年不见,廖贤侄风采更胜往昔啊!”廖启灵身旁的一名红衣老者呵呵笑道,“果然颇有几分廖兄当年的风采!”
“见过东方叔叔!”廖泽宇认出此人乃是来自惊羽帝国的老牌灵尊东方常胜,连忙弯腰抱拳道。
“东方兄莫要捧他了!”廖启灵摇头叹息道,“这小子整天游手好闲,不学无术,比我当年可是差得远了。”
“虎父无犬子。”东方常胜笑道,“廖贤侄已经足够出色,只怪你要求太高。”
“去坐罢!”廖启灵没有继续数落儿子,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待会好好表现,莫要给我丢脸。”
“是!”廖泽宇松了口气,连忙跑到弟子席中,与身旁的师兄弟们闲聊了起来。
“廖师兄,今次大比,可有夺魁的把握?”一名年轻师弟巴结道。
“咱们‘丹阁’能人辈出,英才济济。”廖泽宇面色一僵,强笑着道,“又有谁敢轻言必胜呢?”
“师兄莫要过谦了。”那名师弟似乎没有看出他的尴尬,兀自喋喋不休道,“这一回的大比意义非凡,听说会有不少大人物前来观礼,岂非正是您展现实力的最好机会?”
廖泽宇干笑了两下,并不答话,声音里多少有些发虚。
随着大比临近,出现在“神药堂”观礼席上的宾客越来越多,其中不乏灵尊大佬和各国权贵,竟无一不是响当当的知名人物。
“快看,是丁老怪!”
人群之中,也不只是谁喊了一句,引起一片哗然。
“丁老怪是谁?”
那姑娘好坏 石沙参
“什么!真的是丁老怪么?”
“不愧为天下第一炼丹师宗门‘丹阁’,竟然能吸引圣地中人前来观礼!”
听见周遭人议论纷纷,廖泽宇也不觉吃了一惊,连忙转头望去。
替嫁豪门:总裁别太坏! 云尘
只见一名白发黑袍的干瘦老者正站在父亲身旁,不知道在聊些什么。
以“丹阁”阁主廖启灵身份之尊崇,在面对这名老者的时候,却也表现得极为谦恭,就仿佛遇见了师长一般,不敢有丝毫逾礼。
而黑袍老者却始终板着脸,不露一丝笑容,单从表情来看,完全不似客人,倒更像是个上门要债的。
七大圣地与世俗门派的往来不多,因而圣地长老大多不为人所知,然而这丁老怪,却是个例外。
我令赦天 蘇成居士
他的赫赫威名,即便是对廖泽宇这等晚辈而言,也是如雷贯耳。
只因,这名看上去其貌不扬的黑衣老者,乃是当时公认的“天下第一神医。”
据说他的医术,已经达到了生死人,肉白骨,扭转阴阳的地步,甚至有人在背后偷偷称呼他为“阎王敌”。
一通寒暄之后,丁老怪也如其他客人一般入座客席。
这位绝世名医并不与人攀谈,只是静静地坐在席位上,眼睛半睁半闭,也不知是梦是醒。
“差不多了,开始罢!”
眼见时辰已到,宾客也落座了九成多,廖启灵终于不再等待,对着一名主持大比的长老挥手示意道。
agoni,唯戀皇室拽公主
“炼丹大比,现在开始!”
那名长老心灵神会,灵力汇聚丹田,高声喝道。
所有参与大比的“丹阁”弟子一个个正襟危坐,眼中流露出熊熊斗志,无不想要在师长和一众大佬面前好好表现一番。
武道天驕 想念
唯有被所有人寄予厚望的少阁主廖泽宇,却还是一副精神不振,心不在焉的模样。
“接下来,由老夫来宣布本次大比的规则……”
主持大比的长老一边偷瞄着抄在手心里的串词,一边大声宣读着比试规则。
“轰!”
正在此时,一阵惊天动地的巨响自屋顶传来,吓得这位长老一屁股坐在地上,连台词读到哪里都给忘得一干二净。
紧接着,在众人惊愕的眼神之中,“神药堂”的房顶,竟然坍塌了一大片。
砖石瓦片等建材从天而降,稀里哗啦落了一地,激得尘土飞扬,烟雾迷蒙。
“炼丹大比?”
一道懒洋洋的声音自烟雾之中传了出来,“这么好玩的事情,能不能算我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