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mxna熱門連載玄幻小說 在港綜成爲傳說-第二百一十四章 雙贏的局面展示-ixo98

在港綜成爲傳說
小說推薦在港綜成爲傳說
“臭小子,不要胡闹,赶紧过来扶我一把。”
人有三急,越想越急,燕赤霞不想和廖文杰浪费时间,急忙催促起来。
真·手脚不便!
半陽初晴未與寒
“燕大侠莫要着急,我去隔壁把我两个同类喊来,让她们扶你一解燃眉之急,你觉得呢?”
“……”
“爽快点,行不行给句话,万一拖到天亮,你又得憋一个白天,届时你除了尿床,就是活人给尿憋死。”
话音落下,见燕赤霞老脸一黑,廖文杰心中暗笑,补上一句:“我懂的,区区两个女鬼,自然不能让她们坏了燕大侠的名声。这样好了,伤愈后你把她们宰……呸,把她们超度了,保证不会传出去。”
“妙啊!”
……
时间一晃便是大半个月,燕赤霞虽还有些手脚不便,需要借拐杖才能行走,但他凭借顽强的毅力,主要是羞耻心,已经可以自己吃喝拉撒了。
终究是个要脸的道士,现在看到两个女鬼便眼神闪躲,畏畏缩缩的模样像极了少年人开门偶遇邻家大姐姐。
相比之下,小倩和小青大方多了,燕赤霞对她们有救命之恩,现在重伤之躯行动不便,她们反过来照顾衣食住行也算是报答恩情。
青春的逆襲 黑暗樹
再说了,两女鬼从良之前是技术工种,见惯了大风大浪,就燕赤霞这样的小腼腆,她们……还别说,挺新鲜的,就没见过这么羞涩的老男人。
偷笑.JPG
当天晚上,燕赤霞开坛做法,木剑在手,准备送两个女鬼转世投胎。
“公子,做人一定比做鬼好吗?”
望着燕赤霞尚有些手脚不便的身影,小倩颇为茫然,马上就要投胎转世,可她却一点也不激动。
“只修祖性不修丹,万劫阴灵难入圣,修行中人即便一身本领通天彻地,只修性不修命,百年之后也是黄土一抔。”
廖文杰补充道:“拿这个说法来举例,或许不太恰当,但鬼物终究只是一个过渡,做人肯定是比做鬼好的。”
“可这世道,做人千难万难,真不如做鬼来得逍遥自在……”
“你想多了,做人白天晒太阳,晚上晒月亮,这才叫逍遥自在。世道虽乱,人终究是正统,等到那天做人连太阳都不能晒了,那时候再考虑做鬼吧。”
“多谢公子解惑。”
小倩点点头,被燕赤霞喊了过去,身影缓缓淡化,直至消失无踪。
“崔公子,此处一别,再见千难万难,你就没什么话想对我说吗?”小青一脸幽怨飘过来,投胎在即,若是廖文杰出声阻拦,她很乐意留下做个孤魂野鬼。
其实我不姓崔!
廖文杰眉头一挑:“相知相近不相亲,不如相忘于江湖,小青姑娘觉得这句如何?”
“公子的心一定是铁做的,不然怎会如此冷漠无情!”
小青白眼一翻,双手张开抱在廖文杰怀里,片刻后,听到燕赤霞呼唤,昂首朝廖文杰嘴边靠去。
廖文杰并指点在小青脑门上,摇头道:“不可,抱一抱大家还是朋友,动嘴的话,关系就不纯洁了。”
冷王圈爱:独疼不乖娘子
这话说的,好像咱俩纯洁过一样!
“公子还是这么正经,还是这么坐怀不乱!”
转换姐妹 梦中一呵
小青咬牙启齿,狠狠踩了廖文杰一脚,转身走到燕赤霞身边,背对着廖文杰,身影缓缓消失无踪。
“呼~~”
“终于搞定了,差点没把我累死。”
燕赤霞扔掉手中木剑,换上拐杖在院子里走了两步,进行康复训练:“臭小子,你也太无情了,人家走得时候一直在抹眼泪。不是我说你,只是亲一下而已,左右你都不吃亏,即便你觉得吃亏,就当做善事行行好,有何不可?”
“做善事没关系,助人为乐我也快乐,可如果亲一下,她不走了怎么办?”廖文杰耸耸肩,倒贴的丫鬟他都不要,更何况是个鬼。
“那你就留着呗,反正你阳气充足,而且一身邪门魔功不忌阴气,养几个女鬼也亏不死。”
“笑话,廖某一心向道,岂会被区区美色所惑!”
“……”
燕赤霞挤挤眼,这话真没法反驳,除了他自己,没见过谁比廖文杰还不好女色。
“燕大侠,两个女鬼已经送走了,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廖文杰好心送上两个选项:“留在驿站养伤,顺便教导我剑术,或者去兰若寺养伤,顺便教导我剑术。”
“你又不是我儿……”
“我有钱,可以让你天天喝个够。”
“去兰若寺养伤吧,这里终究是官道,即便山路堵死,还是有行人经过,兰若寺清净一点。”燕赤霞果断改口,不是馋廖文杰的酒水,而是听人说酒精消毒,很适合他养伤。
内伤也是伤,多喝点酒,不会有错的。
“好,我们收拾一下东西,这就回兰若寺。”
廖文杰点点头,回兰若寺正和他的心意,即便燕赤霞不说,他也会想尽办法将其忽悠回去。
BOSS黑山老妖一死,他在这个的时间所剩不多,之所以还没离开,想来是树妖姥姥这个余孽未清。
按照正常步骤,树妖姥姥会在百年之后,也就是燕赤霞挂掉之后重出江湖,作孽一段时间,再被人打杀。
天才宝宝,神医娘亲 多奇
时间太久,廖文杰等不到那个时候,打算兰若寺一边练剑,一边剔除树妖的根系。
这次的炼心之路虽凶险,但收获颇丰,尤其是燕赤霞,尚有几斤油水可以压榨,树妖姥姥能活多久,全看燕赤霞什么时候被榨干。
燕赤霞手脚不便,廖文杰帮他收拾行李,换洗衣服只有两套,倒是剑匣、弓箭、锁魂针等装备一堆接着一堆。
收拾完燕赤霞的屋子,他顺便去隔壁两间屋子看了看,空空如也,除了胭脂水粉,只有一张古琴,和一幅仕女图的画像。
廖文杰将画卷从墙上摘下,发现上面并没有提上‘十里平湖霜满天’的经典。
有点小失望,作为一个卖画的,深知少了那首七言诗,这幅仕女图的收藏价值大打折扣。
还有,虽然他从不看好宁采臣和聂小倩之间的人鬼恋,可真看到有画无诗,不免又有些唏嘘。
“不对,宁老弟没了小倩,还有一个官宦人家的大小姐,妥妥人生赢家,我有什么好唏嘘的……”廖文杰嘀嘀咕咕,将画卷收起,连同古琴一起打包带走。
……
兰若寺外山野,廖文杰屏气凝神,胜邪剑在手,朝高空投掷而出。
“剑化万千,风火神兵如律令!”
随着廖文杰低喝一声,红光分化上百,高空急转坠地,以开山裂石之势,炸得土石纷飞。
这三个月以来,他一直跟着燕赤霞学习剑术,一知半解下,奇迹般的学会了御剑术。
【御剑术(以气御剑,一灵长驻;以意御剑,易形更命;以道御剑,可问苍生)】
他不是很懂,寻思着是自己天赋异禀,学什么都快,御剑术也不例外。
燕赤霞表示难以苟同,按他的看法,人间世道大乱,必生妖邪作乱,廖文杰就属于此类。
所以,好好的御剑术,到了廖文杰手里,才学了个形神不似,血光冲天,杀性极重,望之不是正经剑术。
廖文杰对此嗤之以鼻,经历过黑山老妖一战,他已经想开了,正不正经无所谓,力量不分好坏,正经人用就行。
巧了,他就是正经人!
穿越之王,我在忘川等妳
轰!轰!轰————
几次连番轰炸,地下传出若有似无的凄厉惨叫,声音微弱无力,俨然也是个重伤病号。
星域征途 大宋福红坊
是树妖姥姥。
廖文杰学了御剑术,没有趁手的练招对象,燕赤霞养伤养到一半,不想对他喂招,没办法只能来找树妖姥姥的晦气。
“被人扁都喊得没力气,活该你天天被我扁。”
廖文杰冷笑一声,胜邪剑入手,又是一发飞剑横空,对着地面狂轰滥炸。
最強淘寶系統 五鬥小民
“道士爷爷,我已经发誓洗心革面好好作妖,为何还要赶尽杀绝?”
地下,树妖姥姥厉声呼喝,用最响亮的语气喊出最怂的话。
“呵呵,你这妖物,还敢强词夺理,胡搅蛮缠!”
廖文杰挥手招来飞剑,深入地下根系,炸得姥姥无处遁形:“我问你,你发誓洗心革面,我杀妖替天行道,双赢的局面,怎么就变成我赶尽杀绝了?”
“欺人太甚!欺人太甚!!”
树妖姥姥闻言分外憋屈,她好好开花楼做生意,既没招谁也没惹谁。谁曾想,廖文杰和燕赤霞上门,二话不说,先抢了她手下的姑娘,然后把她打成半身不遂,最后更是一不做二不休,把她背后靠山也给杀了。
千年修行,就没见过这么凶残的道士。
树妖姥姥越想越气,敢怒敢言就是不敢现身,只能苦苦哀求,希望廖文杰念她修行不易,放她一条生路。
没办法,强如黑山老妖都一命呜呼,枉死城变作一片废墟,她这点本事,敢现身就是死路一条,除了求饶没别的办法。
“还敢废话!”
“剑化万千,无名无相,日月齐光!”
“啊啊啊————”
狂轰滥炸过后,廖文杰伸手抹了把头上的汗水,望着山间狼藉地面,暗暗点头,转身朝兰若寺走去。
“今天道爷降妖伏魔累了,明天吃饱了再来收拾你,记得还是这个时间,敢逃跑……也对,你是棵树,扎根太深,想跑也跑不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