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94tr火熱連載玄幻小說 爛柯棋緣討論-第712章 還有先生不會的啊?讀書-vmbms

爛柯棋緣
小說推薦爛柯棋緣
“真的是先生救了我?一定是先生救了我!”
得出这个结论的胡云不顾精神上的疲惫,四肢撒欢在山中狂奔,一路跃山涧跳山坡,很快穿越了好多山头,来到了最靠近宁安县的一座外侧石峰,当初计缘就是在这里将伤愈的小赤狐送回了牛奎山。
胡云远远望去,宁安县的轮廓尽收眼底,虽然已经夕阳西下的时刻,此刻正属于他那些宁安县中的“大敌”们最活跃的时候,胡云却直接从脚下的石坡上一跃而下,毫不犹豫地直奔宁安县。
山脚下到宁安县城这段距离对于如今的胡云而言也算不上什么了,哪怕带着几分小心谨慎,可也不过用去两刻钟就已经到达宁安县外。
作为人文历史悠久且极为安定的宁安县,县城已经很久没有夜闭城门的规矩里,至多会有两个差人守门,凭借自己的能力,胡云毫无意外地闪入了城内。
赤狐奔街走巷,尽量挑选那些狗的味道不重的路走,更多的时候则选择在一些房顶上窜,毕竟以他的经验,大多数狗都不会上屋顶,只不过有好一阵子没来宁安县了,以前的老对手不知道习惯改了没,是不是又增加了新对手,这都是胡云需要顾虑的。
总算,有惊无险地来到了天牛坊,以像猫多过像狐狸的姿态,站到了居安小阁的门前,不过没等胡云敲门,他就发现居安小阁的院门居然半开着,朝里头望去,能见到计缘正在那边喝茶,还有一个不认识的绿衣女子坐在一侧看书。
此时此刻,胡云心中升起无数个惊叹号。
‘!!!’
‘计先生有女人了?不不不,不可能的!’
胡云在门口胡思乱想了一会,里头的计缘早有感应,见这狐狸一直不进来,便在里头叫了一声。
“是胡云吗?一直在外头做什么?进来吧。”
“是……”
胡云应了一声,将门再推开一些,进入院内后反身将门轻轻关上,然后几下窜到了院中石桌前。
“先生,刚刚是您救了我对不对?”
计缘也不卖关子,将手中的蜂蜜茶饮尽,对着胡云点了点头,然后指向对面的石凳。
“坐吧,枣娘泡的蜂蜜茶还有很多。”
“枣娘?”
胡云闻言下意识看向一边的绿衣女子,后者也正带着笑意在看着他,这笑容令胡云觉得有些温暖。
“小胡云,我就是大枣树呀!”
枣娘一边翻出茶盏为胡云倒茶,一边对其面露和蔼笑容,看他如同在看一个孩子。
“哦哦哦!你是大枣树!你终于成精了!”
胡云抬头看着院中枣树,再看向枣娘,视线来回在二者之间游曳,他如今早就明白一般草木和动物修行还是有很大区别的,本形和精灵的概念也分得清楚,所以并不意外枣娘和大枣树一起在视线中出现。
“要多加点蜂蜜吗?”
枣娘这么问一句,胡云也毫不客气。
“其实我不喜欢喝茶,要不全给我蜂蜜好了?”
“可以。”
枣娘二话不说提起茶盘上的另一个小壶,也不添加茶水,给胡云的杯中倒了满满一杯蜂蜜,让计缘都不由多看了一眼。
“哈哈哈哈,还是枣娘好!”
胡云开心得直叫唤,但看到计缘望来,立刻又补充一句。
“先生也好,先生也好的!”
计缘笑着摇头,看着这狐狸捧着茶杯舔蜂蜜的样子,明知对方不论是人情世故还是修行道行都早已今非昔比,但总有种长不大的感觉。
胡云吃蜜是舔着吃的,蜂蜜一入口,顿时有一股清流随着沁人心脾的芬芳散入四肢百骸,之前的精神疲惫也随之大大缓解。
计缘看胡云精神好多了,便也问几句想知道的。
“那九尾狐第一次出现是什么时候?”
听到计缘的问题,胡云抬起头来,舔干净嘴唇上的蜂蜜,回忆了一下后回答道。
“应该是我刚刚修出第二尾的时候,也就是大概两三年前,开始还只是我内观的时候出现在心境幻象之中,我也以为是她是我的幻象,后来我又发现不是这么回事,并且感觉到这女人很危险,尝试设下了一些小禁制,但很快就会不起作用。”
“对了,先生,您把她怎么了,她还会再出来吗?”
计缘给自己添了些茶,又加了点蜂蜜,思量着道。
“她想要再这么顺着你的修炼以心魔的形式出现在你心中是不太可能了,但她的真实身份是玉狐洞天的九尾狐涂欣,不过是小损神念,将来你若是外出,也得稍稍提防一些。”
“啊?真的是九尾狐啊……惨了惨了……”
胡云心道不妙,但还不忘舔了两口蜂蜜,口中不断喃喃着看着计缘。
“先生,她是九尾狐,我只是个小狐妖,这是我提防能提防得住的嘛?还不随便掐死我啊,除非我一直跟着您……”
“这你倒也不必过分担心,她在你心中所见的不过是现在的你,也只是现在的狐身,连气息都不全,将来你化形必然脱胎换骨,人形更是完全新生,纵然是九尾狐也并非无所不能,不可能隔空点到你的所在,你看她如做梦,她看你又何尝不是如此呢,只要尽量不和对方近距离面对面撞见就行了。”
胡云捧着蜂蜜杯子,若有所思地想了一下。
“我向来运气挺好的,应该不至于那么倒霉吧?”
“肯定不会的。”
枣娘在一边笑笑,也令胡云安心了不少。
“就是嘛,我和先生这么熟,这些年也才遇见几次啊,呃,先生,我可不是在说您不来看我,您忙,我知道的。”
“吃你的蜂蜜吧,以后枣娘在这,你有空可以多过来看看。”
胡云看了一眼枣娘,再看看杯中的蜂蜜,显露的笑容十分灿烂。
计缘放下手中的茶盏,从袖中取出笔墨纸砚等文房四宝,再取出一张不大的金纹纸,然后就以金香墨开始研磨,稍倾过后持笔在金纹纸上写下一列字,拿起金纹纸吹了吹,将之递给胡云。
“给你,本来觉得你不至于这么倒霉,但你连连念叨自己不会这么倒霉,计某反倒觉得你将来定是会遇上那母狐狸,万一要是可能照面,只要没把这纸弄丢,心中默念即可。”
“这是什么?给我的?先生写的符咒?”
胡云显得兴奋至极,计先生这么多年来几乎没送给他什么实物东西,当然他知道自己从先生这学了很多,但这张看着就十分了得的金纸,应该能算是很厉害的礼物了吧?他定睛看着纸面上的文字,下意识读了出来。
“我不是那小赤狐……呃,先生,这,管用吗?”
“哈哈哈哈哈哈……肯定管用,放心吧,先生何事骗过你?”
“也是哦……”
尽管胡云很信任计缘,但计先生此刻调侃的表情实在太令人,不,是太令狐不安了,不由嘀咕一句。
“还不如写‘你看不到我’或者‘你认不出我’呢……”
“哎?说得不错,要不我给你改改?”
计缘笑着问一句,胡云立刻将金纹纸塞进了蓬松的大尾巴里。
“不用了不用了,这就挺好的,挺好的!”
胡云抱着杯子吃了一会蜂蜜,忽然小心地问了一句。
“计先生,您有陆山君的消息吗?”
对于能在九尾狐神念所成的心魔下支撑这么久不见乱象,计缘对于今天的胡云是真的刮目相看,所以对他也分外放心,便如实道。
“有的,不过陆山君现在不叫陆山君,而是叫化名为陆吾,嗯,还有头憨牛是他朋友,原名牛霸天,化名牛魔,在做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妖怪起名很多时候都很质朴,这名字,胡云就觉得第二位应该是个牛妖。
“什么重要的事啊?我能帮上忙不?”
计缘对着胡云笑了笑没说话,后者立刻心领神会,不过胡云并不气馁,至少他现在明白自己天赋或许比不上陆山君,但也绝对不算差的,好好修炼总会有机会的。
“咦,先生,您还准备写什么吗?”
胡云见计先生几次提笔欲落,但都没写出什么来,不由有些好奇,而计缘则难得有些尴尬。
“呃,想把《凤求凰》记录下来,着实无从下手啊……”
“哦……凤凰的歌鸣声啊……”
听到计缘这么说,胡云也顿时回忆起此前在海岛上听到的凤鸣,确实是他目前为止听过的最好听的歌了,虽然他觉得连个词都没有能算歌,但计先生说是那就是。
“先生,用什么乐器最合适啊?”
“自然是箫声,和凤鸣声最像,若能成箫曲,必为绝响!”
“哦,那您就写箫谱呗!”
计缘尴尬笑了笑。
“什么减字谱、工尺谱、律吕谱……甚至是五线谱,先生我也都不会啊……”
计缘看的书不少了,所谓曲谱当然也看过一点,有时候看一些曲谱,甚至能隐隐听到其中旋律和歌声,这也是他偶尔看曲谱的原因,运气好能当成在听歌,大贞司天监的卷宗室内他就没少干这种事。
但听歌和写歌完全是两码事,临到动笔才发现一个字都写不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