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b01b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说 攝政王妃竟有兩副面孔 txt-第一百八十二章:那你可以小聲說熱推-ss883

攝政王妃竟有兩副面孔
小說推薦攝政王妃竟有兩副面孔
说话间一行人沿着官道已经走到了拐弯的地方,只一转过拐角,清怀池便在众人眼前一览无余了。
朝清怀池看过去,鲁王正负手站在清怀桥边,却是没一点找耳坠子的模样。
“王爷…”鲁王妃略有些嗔怪地叫了一声:“说好的帮我找耳坠子,王爷却在这里躲懒……”
鲁王听见声音,这才转过脸看向众人。
恭敬不如認命gl 酸菜魚湯
“哈哈哈…”苏岑笑起来:“本王可没有躲懒,本王早就找到了。”
“找到了?”鲁王妃有些诧异,继而她美艳的脸庞露出一点羞赧的神色。
她朝沈落颇为尴尬地笑了笑,低声抱怨了一句:“这么说今日的晚宴我竟是只戴了一只耳坠子?”
说完,鲁王妃便朝着苏岑走过去了,而听了鲁王妃的话,沈落这才想起来看一看鲁王妃的耳朵。
无论是方才晚宴还是此刻再见,沈落都没有着意去看鲁王妃的耳坠。
只待沈落看了一眼,她这才注意到鲁王妃今日梳着厚重的十字髻,耳侧两边是两条粗粗的盘成圈的乌黑发环,倒是将耳朵遮得十分严实。
出嫁的女子梳十字髻是十分常见的,尤其是在场合比较庄重的时候,十字髻端庄大气,虽是厚重,但也的确为人增添气势。
宴上沈落被鲁王妃艳美的面庞所吸引,倒是忽略了她的发髻首饰。
美色误人……沈落在心里头骂了自己两句。
不过既然是十字髻,连沈落都没注意到鲁王妃的确少了一只耳坠,想来宴上的其他人没有察觉,也是合情合理的。
这会儿鲁王和鲁王妃已经一道从清怀池边过来了,尚隔着些距离,沈落便道:“七王兄倒是十分心细,竟是抢在王嫂前头找到了。”
雪的泪
叫鲁王过于生疏,叫七哥又过于亲昵,沈落思来想去,还是叫了七王兄。
“哈哈哈,弟妹倒是会打趣人啊!”苏岑说完又哈哈笑了几声。
驯悍记:绝情庄主别太狂 殇梦
“王爷!”鲁王妃瞪了苏岑一眼:“这里离后宫可不远,深更半夜的,王爷在这里哈哈大笑,吵了人歇息可怎么好?”
被鲁王妃数落了几句,苏岑连忙收敛了笑意,鲁王妃却又瞪了苏岑一眼。
“既然早就找到耳坠了,王爷也不知道来寻我?一个人赏什么月色,我看王爷摆明就是在躲懒。”
混在女警公寓 圖窮
合約愛 月光墜落
说着,鲁王妃快步将鲁王丢在了后头,自己走到了沈落边上,也不管身后的鲁王,领着沈落便走。
苏岑在后头只能哭笑不得。
这两人说话的时候,沈落一直仔细观察着鲁王妃的模样。
她的反应、说辞、神态,的确一点也不像是事先知道鲁王来与人密会。
倒更像是…她也是被鲁王蒙在鼓里……
忽而想起晚宴上鲁王妃那一句‘两情相悦虽好,却不是人人都有这个福分’,沈落眉心一跳。
难道鲁王是与宫里头哪个与他有私情的妃子来幽会了?
可那穿斗篷的人自始至终都是一副听命行事的模样,与鲁王之间更是没有半分逾矩的行为。
“九王妃。”
鲁王妃忽然开口,沈落回过神朝她笑了笑,便听鲁王妃又道:“我与王爷大约还会在京中多待些日子,我相熟的人不多,到时候你若是不嫌我上门唐突,我恐要去摄政王府叨扰了。”
“王嫂哪里的话?”沈落佯装嗔怒:“若说没有相熟之人,王嫂毕竟是上殷人,我却是南戎人,这皇城里头才真是没几个与我交好的呢,若王嫂肯大驾光临,我岂有不真心相迎的道理?”
“那便好、那便好……”
一路有一句没一句地说着,沈落自是走在前头些领路,一行人很快便一道出了宣懿门。
听见外头的动静,苏执便从马车上下来,与沈落一同送了鲁王夫妇上了鲁王府的马车,两人这才一齐回了摄政王府的马车上。
虽说是久不归京,鲁王妃不熟悉宫中小路并不奇怪,但鲁王从小在宫里头长大,没道理如今出去开府独住,便忘了宫里头的路怎么走。
显然他与那个穿斗篷的人不是偶然遇见,而是一早便约定了在清怀池碰面的。
早已约定……可鲁王离京已有半年,回京也不过是昨日晨间的事。
“王爷…”沈落看向苏执:“鲁王昨日是独个儿进宫的么?可是与鲁王妃一起?”
北洋新军阀
苏执摇摇头:“半年未回府,鲁王妃自然是留在鲁王府打点收拾了,七哥是一个人进宫面圣的。”
看情形,鲁王今日约见的人应是后宫之人,可能是妃嫔,也可能是宫女太监。
歃血 墨武
浮册 冬季飞牛
可无论是哪种,皇宫里头的差事素来泾渭分明,在后宫里办差的宫人鲜少到君王殿前走动,偶然碰上鲁王的可能微乎及微。
鲁王身为男子,自然也不能自己跑到后宫里头与人约定今晚相见,何况之前若是有机会见面说话,又何必要等到今晚呢?
“哎哟!”沈落脑门上被敲了一下,她抬头看向坐在对面敲她的苏执。
“你又在打什么鬼主意?”苏执眯了眯眼,狭长的眸子将沈落上下打量了一番。
在没有弄清楚是什么事之前,沈落不打算将鲁王今日的事情告诉苏执。
沈落抱臂将身子往后一倚:“王爷还没回答我的问题。”
王爺,我永遠是妳的守護者
苏执拧眉:“什么问题?”
略有些不耐烦,沈落还是好声好气地重复了一遍:“你说你十年前就认得我,我想知道你是怎么认识我的。”
学着沈落的模样,苏执也抱臂向后一靠:“怎么,你之前不是不想知道么?”
朝着面前的人翻了个白眼,沈落干巴巴道:“我现在又想知道了,不行吗?”
“不行。”苏执闭上眼,只斩钉截铁说了两个字拒绝了沈落,连个解释也没有。
“为什么不行?”沈落有点恼火。
原本她倚着身子一副嚣张的模样,此刻却是已经放下了手臂,身子前倾凑近了苏执。
“嗓子不舒服,不想说。”苏执冷不丁道。
“那你可以小声说。”沈落锲而不舍。
紧盯着苏执的神情,沈落借着车帘缝隙洒进来的微弱月光,忽然看见面前的苏执嘴唇一张一合,似乎说了一句什么。
先婚後戀:邪魅首席的小新娘
“你说什么?这、这声音也太小了吧?”
凑了凑身子,沈落几乎已经是俯身贴到了苏执身前。
沈落一边盯着苏执,一边微微侧过脸竖着耳朵道:“你、你再说一遍……”
面前的男人猛然睁开眼,那双好看的桃花眼中流过一漾狡黠。
看着面前乖顺俯着身子的沈落,苏执低着头坏笑:“还不够近,乖,再近一点…”
话音未落,沈落的身子已经被男人一把扯了过去抱在了怀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