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都市小说 問丹朱 線上看-第四百五十八章 一別分享

問丹朱
小說推薦問丹朱问丹朱
听她这样说,楚修容便笑着再次点头:“跟以前的不一样,看起来像变了一个人。”
你看,有心的人多会说话,还能变着花样的夸,陈丹朱再次笑了。
“好了,不用夸了。”她笑道,“我穿什么都好看。”
楚修容笑着点头。
“你刚过来?”陈丹朱忙问正事,“金瑶在那边,我带你过去。”
楚修容摇头:“不用,我就不见金瑶了。”
陈丹朱收回指着那边的手,不见金瑶啊,是因为觉得惭愧吧。
“西凉王暗藏祸心才导致金瑶遇险。”她轻声说,“她没有怪罪你,听到你的消息,还很感叹呢。”
“我知道,金瑶是个心地善良又心胸宽容的女孩子。”楚修容含笑说,“所以不用我再见她表达歉意,还要让她再来安慰我。”
说到这里又停顿下。
“好吧,其实我也不想再跟谁修复关系了,不怪罪我也好,怪罪我也好,我都不在意。”
“所以,丹朱小姐,你看,我其实是个很无情的人。”
陈丹朱想了想:“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不见就不见了。”于是转开话题,问,“你怎么来了?要在这里住下吗?”
西京到底是这些皇子们生长的地方,不用做皇子了,就想回到自己熟悉的地方吧。
她笑嘻嘻邀请:“你要不要跟我家做邻居啊?”
楚修容道谢:“我母亲还在京城,我就趁着身体好,出来多走走,我小时候跟着一个先生读书,后来病了之后,就停了功课,这位先生也不习惯皇城,回乡下办个书院去了,我好多年没有见他了,如今心身空闲,就去寻访见见。”
原来如此,陈丹朱点点头,想到什么:“你身体怎么样?让我给你诊诊脉吧,不是我夸口,我在用毒上有真本事的。”
楚修容笑道:“我当然知道丹朱小姐的厉害。”他伸手在自己手腕上轻轻一握,“当时只一握就知道我在骗人了。”
那时候的事啊,陈丹朱心情复杂,伸手抓住他的衣袖:“来,坐下来,我再给你看看,上次是看出你骗人,这次看能治好你。”
看着女孩子抓住衣袖的手,这只手一如先前白白嫩嫩,今天穿了新衣,还带着新镯子,这只手能再肯主动向他伸来,已经就足够了。
他还是不能再牵住她了。
“不用。”他笑道,将衣袖轻轻的收回来,“丹朱,已经这么多年了,我已经习惯了,毒与我已经共生了,真要驱除了它,我也就活不了。”
陈丹朱看着抽走的衣袖,心里叹口气:“那总不能一点也不管了吧。”
楚修容道:“管啊。”指着腰里的荷包,“这里装着药,一天要吃一次的。”再看女孩子皱着的眉头,“你放心吧,我以前说过,活着很痛苦,死了就不痛了,但我还是愿意活着,我也会好好的活着。”
陈丹朱看他脸色比先前更白了,掩饰不住病态的那种苍白,但双眼却比先前有神,她松开了皱起的眉头,笑着道声好。
楚修容看了眼四周:“绣岭一如先前,这边好玩的地方很多,丹朱,你玩的开心些。”
陈丹朱点点头。
“我该走了。”楚修容的视线又回到她身上,含笑说。
陈丹朱愣了下上前一步:“这么快就走?”
“小曲还在外边等着,我本不打算进来。”楚修容道,“是恰好知道你在这里,就来见你一面,接下来大概好久都见不到了,我拜见了这位先生,还打算去其他方看看,我一直困在皇城里,见到的都是那几个人,直到去了一趟齐郡,我才体会到国之大,但可惜那时候也无心其他——”
无心风景,也不能分心给某个人。
楚修容看着陈丹朱:“现在我可以了。”
他可以畅怀的看世间风景,但那个人,终究是错过了。
说罢摆摆手,转身缓步向山下走去。
陈丹朱要说什么又不知道说什么,看着楚修容的背影,想到那时候他去齐郡,路过桃花山特意来看她——
那时候他因为与齐王结盟,满心筹划报仇,也不想将她牵扯进来,于是冷落了她,回避她,但路过桃花山的时候,还是忍不住要见她一眼。
现在,也是如此,他放下了一切,但还是跑来见她一眼——
“楚修容。”陈丹朱忍不住唤道。
楚修容脚步一顿,转过身看她,伸手按了按荷包:“其实,我来的时候想过给你带山楂果来,但又一想,你如果回京的话,随时能吃到,我就不带了。”
陈丹朱张张口:“我暂时不回京城。”
楚修容看着她。
陈丹朱一攥手,在山路上向下迈了一步:“我现在没什么事,不如我跟你一起去拜访你那位先生吧?我也没有去过什么地方,一直在京城,桃花山上,也从未见过国之大——”
她那一世眼里心里也只有报仇,痛苦的活着。
都市 至尊 系統
楚修容笑了,似乎说了一句什么,因为有点远,陈丹朱没听到。
“你说什么?”她问,抬脚要继续走来。
守墓手札
楚修容对她摆手:“不行。”
不行?陈丹朱一怔,脚步停下,搞什么啊,张遥不行,他也不行啊。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丹朱。”楚修容含笑道,“你不用急,你以后有的是时间,可以想去哪里就去哪里,我不行,我身体不好,我想抓紧时间跟先生多学学,很抱歉,不能带着你了。”
陈丹朱攥着手放下来,看着山路上年轻人白如浮云的身形,点点头:“好,那你一定要多多的学,多多的去很多地方。”
楚修容对她扬手一笑:“不用送了,你好好玩吧。”转过身缓步而去。
这一次他没有再回头,陈丹朱站在山路上也没有再唤住他,只认真的目送——
视线里的人越来越远。
“丹朱!”
金瑶公主的声音从上方传来。
陈丹朱转头,见金瑶公主和张遥一前一后而来,两人手中各自举着一支腊梅。
“丹朱你怎么跑这里了?”金瑶公主不解的问。
陈丹朱忙指着山下:“三殿下来了。”
金瑶公主一怔,忙向山下看去,虽然有点远,但还是一眼就认出那个身影。
“三哥!”她举着腊梅急急迈步,“怎么不喊我?”
陈丹朱道:“我原本是要喊你的,他说,不见你了。”
金瑶公主的脚步一顿,但下一刻又加快了脚步“他不见我,我偏要见他!”向山下奔去。
张遥在后叮嘱:“公主您慢点。”
金瑶公主摆摆手示意自己知道了,脚步灵敏的下山追向楚修容,很快两人都消失在视线里。
“让他们兄妹说说话吧。”张遥对陈丹朱说。
陈丹朱转头看他,没说话。
张遥眨了眨眼,莫名背后吹了一阵冷风:“丹朱小姐?”
陈丹朱捏着手指微微抬眼皮,盯着他看,忽的又绽开笑容。
张遥觉得头发丝都要被风吹起来了,下意识的将腊梅花举在身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