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小說 重返1988-第0404章 誰讓你坐綠皮火車的?讀書

重返1988
小說推薦重返1988重返1988
608房间内,白梅花坐在床上心已经乱成一团麻,进入这家酒店她看到的一幕幕,不论是富贵、奢华、荒诞都在冲击着她朴实的心灵和三观。
尤其是见到表姐后,她更是明白表姐要给她介绍什么工作,在亲戚的嘴里,表姐是成功人士,回去开着小汽车,打扮的格外洋气,在大城市里当老总,说是饭店里的经理。
这一刻她已经明白,表姐确实是经理,不过并不是饭店。
房门打开,白梅花整个人猛的一颤,吓了一跳,掉过头看到表姐,稳住了心神,问道:“姐,你忙完了?”
“还没呢,抽空过来看看你。”白经理随手关上门,看着自己的这个表妹,她长相很不错,要是打扮打扮,比自己强,从上衣兜里掏出烟,点着一根吐出了一口烟雾。
“姐,我在火车上碰见小偷了,钱丢了,你的电话号也丢了,幸好遇见…….”
“别跟我说这些,你爸怎么样?”白经理打断她的话问道。
“在医院躺着呢,县里的医院说,得去省城开刀子,家里的粮食都卖了,还差两万多,我爸这要是瘫了,明年开春咋办啊,我弟还小………。”
白梅花说着说着哭了,太难了,这个家真的家徒四壁,父亲作为家里的顶梁柱,一旦倒下,一家四口都没个吃法。
白经理看她这幅样子叹了口气,开口道:“我能帮你的也不多,这里的情况也看见了,在这上班的话,当服务员,一个月一千块左右吧,得穿那种衣服接待客人,要么就当公主,多的话,一个月七八千。”
白梅花直摇头,她做不到。
“你命好,现在有个机会摆在你面前,你火车上认识的那个陆总,很有钱的,看的出来,他对你也挺好,你继续呆在他身边,最好是成为他贴身的人,多听他们谈话,把谈话内容告诉我,最好能进他的房间,翻找一下。”
“把这事儿办好了,奖励不低于一万块钱,甚至三五万也没问题,知道嘛?”
“这么多?”白梅花的瞳孔开始放大,这个数字对她而言,太大了,太具有震撼力了,根本无力抵抗。
寻仙地
“对!你想留在城里嘛?”白经理沉声道:“这个机会,千载难逢!”
不心动那是假的,这几日的时间,城里高大上的生活和村里黄土漫天的日子,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哪个女孩不喜欢高档一点的生活。
若是直接来这上班,她无法接受,可是跟在陆峰身边,她很愿意。
“梅花,你长得不丑,陆总年纪也不大,我这么跟你说,像他这个身价的老总,这个年纪、这个长相,全国找不出第二个了,你的机会啊!”
白经理并没有告诉她陆峰结婚了,她当然知道,白梅花这种稚嫩的宛如白纸一片的人,在陆峰面前根本不够看,人家也不会为了她,跟自己老婆离婚的。
不过是想给她一个念头,一个幻想而已。
白梅花呼吸比较重,心中仿佛在做着斗争,迟疑了十几秒后重重的点点头。
“他应该快穿好衣服了,咱去楼下等着,我这有两千块钱你拿着,明天出去买点衣服,买双高跟鞋,学会打扮自己,不会化妆就找搞婚庆的,给你画,打扮起来,知道嘛?”
白经理一路说着,穿什么样的鞋子,买什么样的内心,怎么打扮自己,怎么接近陆峰,需要打听什么样的消息,一一细说着。
陆峰穿好了衣服,站在镜子前吹着头发,他对于白经理这种人太了解了,从她开始诉说心肠的时候,就已经知道她想干什么。
白经理预判陆峰会跟她交心,而陆峰预判了她的预判。
混了这么多年,陆峰深知一点,混江湖的人,不管男人女人,都有着两幅面具,一副是给外人看的,另一幅只有自己照着镜子才能看见。
走江湖最忌讳的就是随便跟人交心,大家都很累,那颗心伤痕累累,想要找个人依靠,说一下这些年心底的伤。
可是当对方跟你交心的时候,你根本无法判断对方是真是假,一旦你跟对方交心,对方给你的可能就是致命一击。
夜店里跟你交心的姑娘,是为了卖你酒,骗你钱,销售跟你交心是为了卖货给你,那些嘴里喊着家人,为你扑汤蹈火,倒贴钱卖你东西,把你感动的一塌糊涂的人,反而是骗你最狠的。
善良这个东西,是强者早已摒弃掉的坏习惯!
或许这也是陆峰喜欢帮淳朴人的原因,当初的江晓燕,现在的白梅花。
吹干头发,陆峰看着镜子里的自己露出个微笑,不过下一秒笑容就消失了,心里暗叹,现在估计就面对江晓燕和多多能不由自主的笑出来吧。
到了会客厅,叶无声几个人都在等着呢,太子辉在一旁说道:“陆总,你就留下来呗,柯总说了,你今天全场面单,只要在这酒店里,你随便玩儿。”
“多谢柯总好意了,我就不留了。”陆峰扫了一眼几人问道:“白梅花呢?不回去了啊?”
“她在楼下等着呢。”
陆峰点点头,心里也略算满意,这么单纯个姑娘,跟着白经理留在这算是毁了,陆峰还想着给她找个老师的营生呢。
太子辉把陆峰送下楼,白经理已经在那等着了,看到陆峰满脸笑容的迎接了上来,说道:“陆总,多谢你照顾我妹妹了,本来还想留在这的,她呀,舍不得你!”
表姐这话把白梅花说了个大红脸,低着头站在那,都不敢看陆峰。
“舍不舍得我不重要,不留在这,算是明智之举,白经理至少没丧心病狂到祸害自己人。”陆峰看着她道:“柯总那边有啥消息,你随时打电话给我,就这样,走了啊!”
众人送出门,一直送上了车,白经理把白梅花拉扯过来,硬是塞到了陆峰的后座上,挥了挥手。
已经是晚上九点了,夜风吹的有些凉意,陆峰看向旁边的白梅花说道:“她跟你说啥了?”
“说…说让我跟着你……”
陆峰笑了起来,从兜里掏出烟,打火机掉在了座椅上,白梅花一把抓过来,按下了打火机,火苗有些跳动,她急忙用手护住。
陆峰看着她这个举动,心里有一丝失落,伸手把打火机拿了过来,点着烟道:“短短几个小时,倒也学了个市侩。”
“我表姐……”
“你是个老师,这些不是你该学的,你看看那座金碧辉煌的大楼,像不像一座吞噬人性的魔窟?”陆峰把手伸出窗外磕了磕烟灰道:“我会给你找个老师的工作,之前答应你的没做到,这次一定做到,相信我,老天爷不会欺负善良的姑娘。”
白梅花看着远去的贵宾大酒店,点点头,嘴里发出了‘嗯’的声音。
“你爸做手术着急要钱嘛?要不先寄回去?”陆峰说道。
“没事儿,我表姐垫付了一些钱,暂时够了。”白梅花说着话把目光从遥远的贵宾大酒店上收了回来,有几分不舍。
“在你家里,她是不是很有钱,亲戚们都巴结她?”
“对,她开着小轿车,是成功人士。”白梅花低着头说道:“她说在饭店上班,当经理,我表姐人很好的,很喜欢帮人的,我觉得她是身不由己吧,再说,她也没干坏事儿,她不是做那个的。”
白梅花的话语有些乱,不断的替白经理开脱着,说了不少事儿,什么借钱给亲戚,一千多块说不要就不要了,什么过年买礼品,很多小事儿。
一路上陆峰听她说了很多,开口道:“没有人是一步就踏下悬崖的,傻子都不会,当你感觉危险的事情不再危险,那就真的危险了,好好做你的老师。”
“我知道,可是…我想多住几天,行嘛?”白梅花问道。
“可以,我一时半会走不了,过几天就帮你问问工作的事儿。”陆峰说着话,车子已经停在了酒店楼下,打开车门说道:“你早点回去休息。”
上了楼,陆峰第一时间给何家乐打过去电话,办公室那边电话没人接,转线到了家里。
“谁啊?大半夜的!”电话那头传来何家乐的声音。
“我,陆峰!”
“陆总啊,怎么?洗完澡了?”电话那头带着几分调侃。
“我就是想问问,那俩贼是不是你雇的?去哪位大佬家偷了账本,栽赃到我头上了,我现在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陆峰阴沉道。
“账本?”何家乐郑重了起来,坐直身子想了一下,问道:“那俩人找到没有?”
“你问我啊?我问谁去啊?”陆峰没好气道。
“陆总不要生气嘛,洗个澡还洗出气来了,这事儿吧,不着急,慢慢来,今天柯丙跟你说什么了?”
“说让我对付你,一号厂我就能拿到,你要是弄柯丙,你派人直接突击扫黄不行嘛?”陆峰不爽道:“你那些烂事儿,跟我没啥关系。”
“顺藤摸瓜嘛,柯丙不重要,没了柯丙还有柯甲、柯已呢,我给你的条件那么好,全国都没这条件吧,如果柯丙这条藤蔓扯不起来根儿,我就没法给你,有人会往省里面捅,当然了,你也可以试着站在对面,我也会往省里面捅!”
“那…那我现在是,走也走不了,逼着我站队,我招谁惹谁了?我就是来考察的,我他妈……艹!!!”陆峰气的都骂娘了。
“谁让你坐绿皮火车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