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小說 致命偏寵 起點-第471章:捨得來見我了?分享

致命偏寵
小說推薦致命偏寵致命偏宠
话落,黎俏手指敲了敲桌面,不冷不热地撇嘴,“哦,那还是开除吧。”
张继脖子一梗,被她噎得半天说不出话。
他早就跟江院士旁敲侧击过黎俏的情况,听说她家境极其富裕,这台设备让她赔偿肯定不是难事。
科研所也是看在江院士的面子上给她一次改过的机会,她反而不要?
张继没见过如此跋扈的研究员,瞪着黎俏更加严肃地说:“就算开除,你也需要赔偿科研所的损失。
艾 佟 小說
如果你以为开除就能不用赔偿,那我们只能以损坏公物为由报警处理了。”
黎俏仰身靠着椅子,缓缓翘起二郎腿,拢了拢白大褂的衣领,“我没说不赔偿,但是道歉,没可能!”
李如猛地抬起头,呼吸急促,“你……”
“我什么?”黎俏淡凉的眼神落在她身上,“你给我一个向你道歉的理由?”
李如双手攥拳,扭头看向张继,“张组长,就她这样恶劣的态度,科研所难道还决定给她保留职位?如果这样的话,那我可能没办法在这里继续做研究了。”
这是赤.裸裸的威胁。
初级研究员和中级研究员,任谁都知道该如何取舍。
但张继却犯了难,毕竟江院士还在这里。
正骑虎难下之际,同研究小组的张院士脚步匆匆地来到了人事部的会议室。
他推门而入,语气很急,“老江,给你打电话你怎么不接?”
张院士这个人,沉迷研究无法自拔,平时很少会关注研究以外的事,能让他这么匆忙,大概也和研究有关。
“没带电话过来,找我什么事啊?”江院士站起身,看着他有些莫名地反问。
张院士皱着眉头,一脸严肃地说道:“你赶紧跟我回研究室,刚才有人送来了一台最新款的药物检测仪,我不太会用,你跟我一起研究研究。”
江院士瞬间了然,余光看了眼黎俏,“你急什么,那是俏俏让人送来的。
她看咱们先前那台机器不好用所以给大家换了台新的,不会用的话,一会让她帮忙试试。”
李如怔住了。
张继也愣了。
张院士满脸惊讶,“原来是俏俏送的?我之前在国外交流的时候见过那台机器,国内好像明年初才会引进。”
“谁能证明是她送的?”李如很不甘心,起身反问,脸色也很难看。
江院士瞥她一眼,中气十足地开口道:“我能证明,不然还能是你?”
李如愤懑地抿着唇,“就算是她送的,那也是因为她砸了我们原来的……”
张院士着急回去看机器,不等她说完就语气很冲地呛了一句,“吵什么吵,砸了就砸了,反正旧的不去新的不来。”
说完,他拧了拧眉,一板一眼地问黎俏:“那台机器多少钱?挺贵的吧?”
黎俏顶开椅子,神色淡淡,“不贵,七百万。”
李如倒吸一口凉气:“??”
七百万?不贵?
闻此,张继默默地把手中的电脑合上了。
她砸坏的那台机器,不到一百万,还是五年前的老款。
人家赔付的金额超过了十倍,开除是不可能开除的了。
道歉……更没必要。
他可是亲眼看到那两位院士的表情,似乎巴不得她以后多砸几台设备……以旧换新。
这件事看似是解决了,但李如心里憋着一口气,上不去下不来的。
而由于黎俏以私人名义送给基因项目组的最新款国外检测设备,也很快就引起了科研所上层的注意。
当天下午,科研所主任就以参观为由来到了基因项目研究室考察。
他特意叫上黎俏和江院士在会议室长谈了俩小时,没人知道他们到底聊了什么,只是不到半小时,行政组就来通知他们搬家。
整个基因项目的研究室当天就收到通知,从地下一层搬到了视野极佳的大厦三楼,并给黎俏和连桢分别配备了最先进的独立研究台。
不仅如此,两天后,已经搬到楼上的研究室项目组,又突然接到了通知,医学联盟的委员会,近期要到国内实验室进行实地考察。
第一站,南洋科研所,基因异变项目组。
……
这天临近下班,黎俏坐在研究室里翻看着自己手背的伤口,已经愈合的差不多了,伤口也变成了淡淡的粉色。
过去的两天,她和商郁每天都保持电话联络,但始终没有见面。
不光是为了隐瞒受伤的事,研究组搬迁到三楼之后,项目启动,她也确实有点忙。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说起来,自打科研所的主任和她见过面之后,李如倒是安分了不少。
即便偶尔会丢来几个冷眼,但嘴欠的毛病似乎治好了。
黎俏看了看时间,已经晚上七点半。
听说商纵海今天下午离开了南洋……
思及此,黎俏和身旁的连桢打了声招呼,收拾东西就离开了研究室。
“喂,你们说……这次医学联盟的委员会为什么突然要来考察?”
黎俏走后不久,几个研究员就凑在一起窃窃私语。
“谁知道呢,那种国际性质的医学组织,以前好像没做过这种事。”
“我最近翻墙查了外网,医学联盟近期在招纳新的委员,会不会和这次考察有关?”
这些人的讨论声音不大不小,而沉浸在研究中的连桢自然也听到了。
医学联盟招新……
会是小黎说的那个医学联盟吗?
当日她问过自己想不想加入医学联盟,但后来就没什么动静了,他也没再提。
……
不到八点,黎俏回了南洋公馆。
推门下车就看到那辆新款的奔驰大G还停在原来的位置。
她打量了几眼,弯唇笑笑,甩上车门就去了客厅。
商郁还没回来,听说已经在路上了。
黎俏坐在客厅里玩了会手机,抬头看了看明亮的水晶灯,摸着下巴思忖几秒,然后就找到开关把水晶灯的亮度调低。
虽然伤口愈合了,但光线太亮还是容易看出痕迹。
调整好客厅灯光的亮度,黎俏低头瞅了瞅自己的手背,满意地坐在沙发上继续玩游戏。
不到十分钟,外面传来了男人沉稳有力的脚步声。
当商郁颀长挺拔的黑色身影出现在客厅入口时,黎俏已经双手背在身后,迎着他不紧不慢地走了过去。
男人自然而然地伸手环住她,深邃的眸略了一眼光线昏沉的水晶灯,低头看着她浅笑的脸颊,俯首便是一记深吻。
他的吻和他的人一样,总是霸道的不给她一点喘息的机会。
何况他们好几天没见面,思念积累到一定程度,难免有些失控。
直到黎俏的嘴角发麻,商郁才呼吸沉沉地放开她。
男人和她额头相抵,手臂紧紧箍着她的后腰,声音低沉沙哑,“舍得来见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