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2b12非常不錯言情小說 世子很兇-第二十二章 天階夜色涼如水,臥看牽牛織女星(271/596)分享-r3dnm

世子很兇
小說推薦世子很兇
从酒肆出来,已经月上枝头。
穿越成皇
许不令提着一壶酒来到巷子转角,等候多时的钟离楚楚,便走过来询问:
“怎么样,打听到消息没有?”
许不令摇了摇头:“没什么关键的,就是詹豹串通官府拔掉了老寨子,自己当了老大。寨子里的长辈被抓去了什么地方还不知道,得明天过去问问才行。”
钟离楚楚跟着许不令往回走,双眸中带着几分怒意:
“那个詹豹,一直都不是个好东西,年轻时便仗着武艺在十八寨里横行霸道……”
“武艺有多高?”
“和清夜差不多。”
钟离楚楚说到这里,觉得寻常江湖人眼中的高手,在武魁宗师面前实在有点上不了台面,轻哼道:
“你按死他,估计只需要一根手指头。”
许不令挑了挑眉毛,含笑道:
“你太抬举他了,我现在能打两个宋英,宋英能打三个唐蛟,唐蛟能打三个张翔,张翔和清夜相差不远。算起来,就是十二翔的战力打一翔,连近身都不用。”
钟离楚楚自幼没学到什么好武艺,也就比满枝高一些,很难理解武夫一道能有多高。听见这个说法,她认真想了下:
“哪有这么算的?你若是不知道锁龙蛊的解法,遇上我和我师父,还不是只有落荒而逃的份儿。”
“那倒也是。”
许不令没有否认,提着酒壶,和楚楚一道返回了落脚的客栈。
钟离玖玖出去打听消息,已经先行回来了,正坐在大厅里等待。
许不令和玖玖一番沟通,两人打探到的消息都差不多,便也没有多说,明日还得早起赶往飞水岭,三人相伴上了二楼歇息。
出门在外,许不令为了护卫师徒俩的安危,自然不会离太远,只开了相邻的两间房。
钟离玖玖走在前面,来到房间外时,看了看两间房门,忽然迟疑了下。
钟离玖玖是许不令名正言顺的媳妇,按理说应该和相公睡一起,徒弟睡在另一间屋子。可此行就三个人,楚楚连个伴都没有,她哪好意思和相公恩爱。
钟离玖玖犹豫了下,回头道:“楚楚,晚上我们一起睡吧。”
钟离楚楚看出了师父的心思,算了算师父上次同房的日子,觉得间隔有点久了,便很大度的道:
“不用,你和许不令睡一屋即可,我有点累,先去休息了。”
钟离玖玖心中微微一喜,可又有点不好意思,一时间不知该不该答应。
许不令站在旁边,摇头笑了下:
“要不一起睡吧。”
??
钟离玖玖表情微凝,旋即略显恼火的瞪了相公一眼。
钟离楚楚则是一愣,错愕看向许不令,眼神古怪:
“你……你什么意思?”
许不令眼神纯净无暇,不带丝毫邪念,打开房门走进屋里:
“寨子的消息传太远了,绮绮说的也有道理,若是背后有人从中作梗,分房睡不安全。南越五花八门的毒我可不一定能全防住,你们睡床上,我睡凳子即可。”
钟离玖玖知道南越毒师巫女的厉害,有她这水准的不在少数,敢针对许不令下手的,估计比她水准还高。她思索了下,便轻轻点头:
“也好,那就睡一起吧。”
钟离楚楚对自己身手一清二楚,见许不令言语认真,也没有多说,低头跟着便进了屋……
——
飞水岭位于崇山峻岭之间,得名于自山巅落下的一道瀑布。
岭南的地势太过复杂,进出基本上没有大道,修建于此的山寨为了抵御山匪野兽等,多半把寨子修建在险峻之处,有些寨子上下还得攀爬岩壁。
我的靈異同桌 三木成林
不过若是不考虑进出不便的问题,山寨梯田环绕风景秀丽,也算是世外桃源。
飞水岭周边几十里地域,盘踞着大大小小十八个寨子,祖辈都源自于娘娘山的老寨子,后来老寨子人越来越多住不下,往外慢慢扩展,几百年下来才有了现在的规模。
娘娘山算是十八寨的祖宗祠堂,逢年过节都会在这里举办各种集会,各个寨子的年轻男女都会跑过来,在寨子里围着篝火载歌载舞。只可惜经过前些日子的动荡后,娘娘山明显有点萧条了。
寨子里的男丁半数被朝廷拉了壮丁,整个山寨里只剩下老幼妇孺,寨门早早地就关了起来,月色下除了鸡鸣犬吠,便再无其他声息。
娘娘山后侧的水潭附近,有片小药园子,里面种植着各种常见的药材,原本是钟离家的产业。钟离玖玖离开山寨后,药园子交由了寨子打理,如今收拾得还算整齐。
水潭的侧面,有一栋小宅院,建筑风格和寨子里的高脚楼截然不同,更像是江南那边的建筑,是钟离玖玖的祖父,躲避战乱逃到这里后,太过思念故乡,寨子里的兄弟姐妹给帮忙修建的。
如今几十年过去,院子也显出了几分陈旧。大门挂着铜锁,门上还有刻痕,刻的是一个大人拉着一个羊角辫小丫头。这是当年受尽人间苦难的楚楚,刚被带到这里,实在太喜欢师父,坐在门槛上发呆的时候,偷偷刻下的。
院落好几年无人居住,门口时常有人清扫,依旧干干净净,大门后则积攒了厚厚的一层落叶和灰尘,在皎洁夜色下,显得十分安静。
抗日之最強悍匪
时过三更,山寨里的灯火都已经熄灭,一只黑色的乌鸦,在月色下无声掠过夜空,落在了小院的屋檐上,发出了两声乌啼。
稍许后,秋风扫过落叶,一道黑色人影,无声无息地出现在了小院内。
借着朦胧月光,可见人影披着黑色斗篷,从头到脚都遮掩着,只在领子处露出寥寥无几的几根白发,弓着腰身形十分佝偻,看起来甚至有点病态,杵着一个扭曲的藤木拐杖,握住拐杖的五指干枯惨白,好似只是褶皱皮肤包着一具骷髅。
黑衣人杵着拐杖,走过满地落叶却没法发出丝毫声响,直至来到了主屋的门前才停下。抬眼稍微打量了片刻,从斗篷下取出一根银针,轻轻刺入上方的门缝,卡住蓄势待发的机关后,又取出另一根银针,直至把所有明暗陷阱全部限制住,才打开了房门,进入了屋里。
钟离玖玖离开前,已经收拾过屋子,所有东西都放进了柜子里,瓶瓶罐罐则整齐摆在桌上,虽然不通风,却没有丝毫异味。
黑衣人环视一圈儿,最后走到了没有被褥的床板旁,从袖子里取出一个小瓷瓶,用银针从里面取出一只蚂蚁大小的小虫子,小心翼翼放在了床板的缝隙之间。
做完这一切后,黑衣人无声无息地退出房门,把所有机关和记号复原。
随着夜风拂过,小院又恢复了几年来寂寂无声的模样,好似从来没有人来过……
————
“嗯……啊~……”
夜色已深,小街之上逐渐安静下来,只剩下勾栏里面时而传出惹人瞎想的欢声笑语。
客栈房间中,许不令躺在长凳上,手边放着长剑,闭目凝神熟睡。只是听力太好,此时此刻,显然有点睡不着。
末日凈土
秋夜微凉,喜寒惧暑的小甲虫被放了出来,趴在窗口晒月亮,纹丝不动。
超級公子 老氣橫秋
小麻雀蹲在许不令的胸口,算是替代主子侍寝。
可能也被外面乱七八糟的声音吵得有点烦,小麻雀时而用鸟喙啄啄许不令的胸口,被许不令抬手摸几下脑袋,才重新安静下来。
幔帐之间,师徒两个和衣而眠。钟离楚楚睡在里侧,连日奔波有点疲惫,虽然许不令在跟前,但以前在沙漠中也这么睡过,心里并没有什么古怪,已经睡着了。
钟离玖玖也闭着眼睛做出熟睡模样,但睫毛微微颤动,显然和许不令一样无心安眠。听着外面勾栏里的声响,心里还默默念叨着:
叫得好假,真被折腾得受不了,哪是这种声音……
赶了十几天路,好久没和相公……
好想……
思来想去,越想心越乱。
钟离玖玖偷偷睁开眸子,瞄了眼旁边的楚楚,见楚楚已经睡熟了,便小心翼翼掀开薄被,翻身坐起,赤着脚无声走到了长凳旁。
许不令睁开一只眼睛,瞄了瞄玲珑曼妙的傻媳妇,又瞄了瞄幔帐。
钟离玖玖脸儿发红,有点犹豫,可起都起来了,总得干些什么。
她迟疑了下,俯身在许不令的唇上亲了口,然后便做贼心虚的往回跑。
只是没走出两步,又觉得不够本,过都过来了……
她顿住脚步,见楚楚没醒,又跑回去亲了口。
如此来回几次,泥菩萨也该起火了,最后一次刚刚起身,就被捂着嘴抱进了怀里……
窸窸窣窣……
小麻雀没了栖身之所,只能飞到了旁边的窗台上,爪爪踩着小甲虫,目不转睛地看着自己主子站着受欺负。
而幔帐之间,面向里侧的钟离楚楚,不知何时已经柳眉紧蹙,薄被下的手攥得很紧,闭着眼努力装睡,红唇几乎咬破……
抗戰王牌軍
—–
多谢【a散华】大佬的盟主打赏!
多谢【哈哈哈惹不起】大佬的盟主打赏!
多谢【羽涵yh】大佬的五万赏!
多谢【太后宝宝天下第一】大佬的万赏!
大佬们打赏的话可以给太后宝宝送礼物哦,完本前估计能凑够一等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