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gxih寓意深刻都市小说 明天下 起點-第一四七章雲昭的一千種模樣-fpety

明天下
小說推薦明天下
第一四七章云昭的一千种模样
很显然,小笛卡尔对张梁的话并没有多少反应,哪怕张梁认为他比教皇还要重要,也没有生出什么别的情感。
“教皇布道的时候,你没有办法靠近两百米之内,而在两百米外用步枪射击,我估计你也没法子打中教皇,更不要说完成任务了。”
张梁不屑的道:“我承认,你的枪法比我稍微好一些,我在两百米外打不中教皇,难道你就能打到了?并且能做到一击毙命?”
小笛卡尔那张清秀的脸上浮现出一丝狠意,一拳砸在木桌上道:“枪不行,我们难道就不能用炮吗?”
张梁的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瞅着小笛卡尔道:“在罗马用火炮?”
小笛卡尔恶狠狠地道:“不仅仅要动用火炮,还要动用火药,大量的火药,只有这样,才能用无差别的方式干掉亚历山大七世!”
乔勇也呆滞的瞅着小笛卡尔道:“火炮的准头更不好。”
穿越火線之ak傳奇
小笛卡尔道:“所以我们才要事先埋好火药,我就不信,几门大炮轰击,上千斤火药在地道里爆炸,我们的人再趁乱近距离狙杀,我就不信,这个该死的亚历山大七世还不死?”
张梁结结巴巴的道:“我记得你跟你外祖父,以及妹妹都是虔诚的教徒。”
小笛卡尔道:“我可以尊敬上帝,而教皇不过是上帝的奴仆而已,有什么不可以杀的?”
说完话,小笛卡尔就拿起桌上的半截披风,慢慢的披好,又对张梁道:“就按照这个办法准备吧,就算杀不了亚历山大七世,也能让罗马城乱起来,只有乱起来了,我们才有机会。”
张梁,乔勇一群人目送着这个金发少年走出了屋子,就面面相觑。
“自学玉山书院的课程,也能弄出来一个韩老大一般的人物?”
“不知道,反正我给他的是我的读书笔记以及课本,你们也知道,玉山书院的课程我是学完了的,我并没有变成韩老大第二。”
“这孩子现在的做法比我们还像玉山书院的做派啊,你们说,这孩子将来的身份如何安置?毕竟,他是异族人。”
“狗屁,这种话无论如何不能让这个孩子听到,夷狄之有君,不如诸夏之亡也,这孩子现在行的是我大明的礼仪,穿的是我大明的衣衫,说的是我大明的官话,谁在乎这孩子的头发颜色,我觉得这孩子长一头的金发,显得更加帅气。”
让孤静一静
“对对对,没错,这孩子说的官话,比我这个中原人还要标准,自从陛下试行《韵书》以来,就这孩子的话语最接近《韵书》上的发音。”
“没错,这样的好孩子天生就是我汉家的孩子。落在这些野蛮的地方未免可惜了。”
“你们说,这孩子想要大炮,火药,你们说,给不给他准备?”
“为什么不准备呢?反正大炮,火药这些又不值钱,我们还要帮助这个孩子寻找一个替罪羊,不,应该是一群替罪羊,最好是一个国家,或者国王。
你们觉得谁比较合适?”
“英国的克伦威尔合适呢,还是奥斯曼的哈里发合适?欧洲的瑞典王也差不多,其余的选帝侯们虽然也很讨厌教皇,不过,他们应该没有这个胆子用炮轰死教皇。“
“那就先不要挑选了,先看看能不能弄到英国,或者奥斯曼大炮再说,先弄到谁家的大炮,就把帽子扣在谁的头上。”
“我以为,我们应该先以使节的方式觐见一下这个亚历山大七世,确定他的容貌,身份之后,再下手,免得杀错了人。”
“不过呢,这一次小笛卡尔的计划中并没有顾忌到平民的伤亡,这一点要不要告诉他?”
“不用说,等到教皇布道的时候,两百米之内绝对没有平民的位置,应该全都是贵族才对。”
“好好,就这么办了,我们先分头去办事了。”
这些年,乔勇,张梁这些人因为手头钱多的缘故,发展人手发展的最多的就是商人。
到现在,这些商人,已经遍布欧洲的各个角落。
开始的时候,乔勇,张梁这些人还以为这些人会有家国之念,不肯轻易地帮助大明人办事。
可是呢吗,几年下来之后,他们终于发现,在欧洲,商人是极为特殊的一个群体,他们信奉的神祗就是金钱,而不是某一个具体的神灵。
只要利益足够,莫说出卖自己的国家与国王,就算是出卖自己的灵魂也不在话下。
异世界协会
洗劍集
就像陛下早年在玉山书院讲课的时候说的那般——这是一群极为纯粹的人,除过利益之外,他们什么都不相信。
他们只为金钱效忠,除此再无其他。
罪臣之女的锦绣芳华 寒如雪
大明使者团控制这些商人的具体实施者并非大明人,而是来自大明南洋商业总督雷恩伯爵的推荐。
这些人就是大明使者团的白手套,属于那种可以随时随地抛弃的人。
这些人也明白自己的价值所在,只不过,为了海量的利益,暂时忘记了而已。
小笛卡尔回到寓所的时候,小小的寓所里已经挤满了人。
一个大胡子传教士正坐在最中间,向在座的所有人滔滔不绝的诉说着自己在大明的所见所闻。
“这么说,火车这个东西其实就是一个蒸汽动力装置?”
“没错,蓝田帝国的皇帝云昭将之称之为大茶壶!不过,经过这么多年的改进,已经从圆形变成了桶形,这样很方便加装动力装置。体积也变大了十倍不止。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在我来之前,整个明国正在同时铺设三条铁路,告诉你们,这三条铁路一旦完成,总长度将会超过五千公里。
蓝田帝国的皇帝云昭说过,他要用这些钢铁锁链,将偌大的蓝田帝国的紧紧的绑缚在一起,继而形成长治久安的形态。
老笛卡尔皱眉道:“你说现在的火车可以一次运载的货物超过了一百万磅?”
汤若望举起手中的葡萄酒遥遥的敬一下笛卡尔先生,带着三分醉意道:“比这还要多。”
“他们的皇帝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笛卡尔先生也举了一下酒杯,看看守在身边的艾米丽,终究没有把酒灌进嘴里。
汤若望大叫一声,丢开手里的酒杯,面对笛卡尔先生大声道:“他就是一个魔鬼,一个真正的魔鬼!我见他的时候他才十岁,就是这个十岁的少年魔鬼,带领着一群极其彪悍凶残的强盗,一点点的蚕食了广阔无边的大明。
他战胜了全世界最恶毒的起义者,战胜了草原上最凶恶的骑兵,战胜了来自自恶劣环境的野人,折磨死了大明国原来的统治者。
然后,他居然在没有教宗加冕,没有神灵庇佑的环境里自立为皇帝。
笛卡尔先生,您如果见到蓝田皇庭的皇帝,您就会明白,那是一个由毒蛇,野猪,巨熊,猛虎,狮子糅合成的一个人。
可是,这些只是他的内在,他得外表完美的就像是天使,他的声音温和的就像是一个伟大的布道者,他得行为高贵的就像是一个圣人。
笛卡尔先生,他具有巨大的欺骗性,每一个见到他的人都会忍住向他顶礼膜拜,每一个人见到他都恨不得为他去死,且死不旋踵啊。
诸位先生,我这一次之所以能回来,就是拜这位陛下所赐,他明白我只要回来,就一定会向所有的人揭发的虚伪,他的残毒。
他也知道,我说的这些话没有人会相信,更不会相信这个半魔鬼,半天使的皇帝,今年,只有区区的三十七岁。
他的身体还非常的健康,我不知道在接下来的岁月里他还会干出什么惊天的伟业来。
我只知道,不论这人干出了什么样的事情,我都不会吃惊!”
汤若望平日里是不怎么喝酒的,可是,从使徒宫出来之后,他就想喝点酒,到现在,已经喝得有些醉了。
笛卡尔先生忍不住喝了一小口葡萄酒,这一次艾米丽没有劝阻,因为她发现外祖父的手正在微微颤抖。
喝了酒的笛卡尔先生,手立刻就不在抖动了,他费力的站起来,看着汤若望神父道:“东方的这位皇帝是如何看待新学科的?”
鼻头已经蹿红的汤若望哈哈大笑道:“全力支持,只要您有想法,就会得到这位皇帝的全力支持,他是全世界最有钱的人。
他不害怕花钱,他甚至在玉山书院这座大学里,放置了足足两百万枚银币,并且声称,不论是谁,只要他的想法是有道理的,只要他的想法有望实现,或者,只要某一个人提出来一个精彩想法,或者一个高深的理论。
他都愿意拿出钱来去供这个人去实验,去求证。
诸位,如果你们这些人在大明,一定会被奉为最尊贵的客人,他会给你们提供你们一生都没有见过的钱财,来实现诸位脑海中的那些猜想。
那个著名的皇帝说过——他从来不担心白花钱,他只担心没有人来花费这些钱。”
小笛卡尔的眼中满是崇敬之色,在他的脑海中,云昭的模样已经出现过一千次,而每一次都不相同。而这一次,在听了汤若望的描述之后,变得更加的具体,更加的伟大。
“这样的人才配使唤我!”
“只有这样的人,才配让我顶礼膜拜!”
“我此生一定要去哪个伟大的国度去看看,我一定要去看看那个没有饥饿,没有伤痛的国家去,我一定要带着艾米丽住在那个美丽的国度中。
也只有在那个美丽的国度,我才能拥有真正平静,幸福,自由的生活。”
“当前,先干掉教皇再说!“
小笛卡尔捏紧了拳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