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zb8f妙趣橫生小說 《仙戀之雙生劫》-第二百八十六章 吟仙曲-1sp4k

仙戀之雙生劫
小說推薦仙戀之雙生劫
“爹,你……”徐兰蕙眨巴眨巴眼睛,小心翼翼的看着面前的白衣青年,一时间竟然有些不知所措起来。
“燕无名是不是欺负你了,我去把他抓来。”西门天见徐兰蕙久久没有回答,还以为有什么隐情,手掌一提,真龙之力浮现于指间。
他可不知道,那次在苏琴墓前那无意散发出的惊天剑意可把他们三个吓坏了。
“不是不是。”徐兰蕙见状顿时急了,连连挥手。燕无名要是被他抓来,指不定要遭罪。
丧绝 魔帝尘间
在凡界的一家小酒馆,一个青衣的潇洒男子正小酌美酒,桌前还摆着两个小菜,日子过的颇为惬意。
在他再次品这杯酒的时候,忽然面色一苦,发现周围空间都被锁定,自己也动弹不得。
随后,在酒馆伙计眼睁睁之下,燕无名像是被一只无形大手生生抓到了半空,然后丢了下来。
“噗。”燕无名的脸涨的通红,显然是被呛到了。
“仙人,仙人你没事吧。”店小二哪里见过这等手段,唬得上前就要扶起这个青年。
“不用,这是饭钱。”燕无名有些挂不住面子,丢下几枚铜钱转身逃也似的离去。
而在另一处的百花谷中,西门天一顿,将真龙之力缓缓收去,等待着徐兰蕙的答案。
“喜欢。”徐兰蕙恨不得钻到地缝里去,声音细若蚊蝇。
其实西门天早就看出来了,他等的就是这个答案。他没有告诉兰蕙,再过几个月他就要渡飞升之劫赶赴仙界了。
在临走之前,他真的很想看一看自己和琴儿的女儿有一个好的归属。这样,他今后在独自前行的路上才有着心灵上的慰藉。
“爹,你觉得燕无名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徐兰蕙追问道,看见他了然的样子,她才明白西门天是真心想促成她与无名的姻缘的。
“我觉得他蛮不错的。”西门天终于说了一次实话。尽管他总是训斥燕无名,可是作为一个父亲,他必须要为自己女儿的未来考虑,不能让她受到委屈与欺骗。而在燕无名的身上,虽然有着一点小毛病,但他也看到了一些和他当年有些相似的闪光点。
徐兰蕙俏脸上露出喜色,莲衣轻舞,似人间仙子般小趋至西门天身后,为他敲起肩来。
“你们尽快筹备一下吧,我有些累了。”西门天感受到肩上不轻不重的力度和留有余温的素手,虽然有些不舍,但是仍旧闭上了眼睛,轻微的仙灵力将她的手推开。
“那……我走啦!”徐兰蕙没有察觉到西门天的异样,心情颇为急切的她兴冲冲的化作流光离开了百花谷。
暗恋成疤
在徐兰蕙走后,西门天很快便进入了状态,全身龙脉的力量带动阴阳双剑流转于周身,再次开始一步步的尝试和额头上的仙纹相融合。
八荒界,是不允许有仙气存在的,地仙的三灾九劫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至仙在渡劫失败以后,成为地仙,丹田中长存少许的仙气,这些仙气会在一次次天罚中逐渐增加,而雷劫也会因此而相应增强。因此越到后期,地仙丹田内的仙力越精纯,遭到的天劫也愈加凶险。
西门天前世是仙王,在下界觉醒之后额头上甚至有了一道仙纹,比之剑圣一类不知精纯了多少。如果不将仙纹和龙脉融合到一起,天知道在渡劫的时候会发生什么。
随着一个周天的合流,这个在百花谷内的白衣青年气息忽然一变,极其玄奥的气息寓于天地之间。就在这时,阴阳双剑陡然开始震颤起来,化作一黑一白的神龙,它们以西门天为中心,在百花谷中卷起强烈的剑刃风暴!
“阴阳现,仙龙并!”
随着一声吟诵,越来越多的仙气和龙脉之力加入了合流,在西门天的经脉之中如江河涌动,浩浩汤汤的流遍四经八脉,向着三花之首冲击。
道門再興 白鹿東行
西门天的仙识有条不紊的牵引着这些力量,使得它们顺着周天之数一遍遍的加强了契合。
尽管他的经脉已经有着许多的负荷,这等力量带来的痛苦也是常人难以承受,但是他灵台一直保持着清明,再通过轻车熟路的引导,一切都在他的预料之中运转。
渐渐的,他额头上的仙纹变淡了,而少许的龙纹开始变得明显起来。
梦回静优玉澜杉 惜恩
西门天双手缓缓合并,一只麒麟虚影忽然涌现,漫天星辰皆尽暗淡,而那二十八星宿成为百花谷上空中最闪亮的星辰。
二十八星宿以一定的规律排列,南星化为朱雀虚影,北星化为玄武虚影,东星化为青龙虚影,西星化为白虎虚影,它们皆以西门天为中心,跟随阴阳双剑开始了进一步的融合。
“指间游走的,是日月,是黑白,是正恶,是阴阳。”西门天气息暴涨,一路从至仙初期冲到至仙大圆满。当他睁开双目,一缕神光闪过,直冲天际。
数月之后,百花仙境大阵敞开,一个白衣飘飘的青年自其中走了出来,其气势超然如仙人,更无一点凡人气息。
徐兰蕙和燕无名早已等候多时。
“前辈。”在看到西门天的第一眼,燕无名恭恭敬敬的作了揖。
三國之英雄無雙 竹葉小刀
“你们便以天地为誓,在我和苏琴面前结为道侣吧。”西门天看着这一对天成佳偶,脸上露出了欣慰之情。
“我,燕无名,以天地为誓!”青色战衣的青年语气中充满了方刚,一柄青纹刀划向右臂。
“我,徐兰蕙,以天地为誓!”粉色莲衣的女子语气中充满了柔情,手中亦现一剑。
“在百花谷前结为道侣,生死相依!”随着这一声声誓言,无形的波动落在二人神魂之上。
看到了吗,琴儿,兰蕙在八荒界已经找到了所属之人,我也该离开了。
同學,我們結婚吧 冰之世界
凝望着向他拜去的一男一女,西门天的心思早已飞到九天之外。
他曾在灰燼裏告別
“兰蕙,你来。无名,你先在外面等一下。”西门天招了招手,星目中有了些许复杂之色。
徐兰蕙应了一声,乖巧的跟着西门天走进了百花谷。
“兰蕙,可以在这里用你的琴弹一曲吗?”
“爹爹想听什么?”徐兰蕙不知道西门天为什么不开心,但还是问了一声。
“吟仙曲。”西门天一挥手,曲谱刻画于空中。这是他最喜欢的琴曲,也是琴儿最常演奏的。在临走之前,他只希望能再听一次吟仙曲。
“这是九弦琴谱,恐怕我……”徐兰蕙面露难色,十指遮住七弦琴的琴弦。
“只奏七弦之音即可。”西门天摆了摆手,身影有着一丝孤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