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地出售項目回血 231億元資產包上架

綠地出售項目回血 231億元資產包上架

(原標題:獨家 綠地出售項目回血,231億元資產包上架)


廣州考古發現多座先秦時期墓地

柒彩裏的商場一樓,工人仍在施工。

這是綠地集團的存量商業改造項目。11月16日,記者實地走訪位於上海靜安區的該項目發現,它一樓的裝修還未完工,二層所有的餐飲店面均處於歇業狀態。

比起商業項目的裝修裝飾,綠地有更急迫的事情需要完成。現在,它決定把部分項目打包出售,柒彩裏項目就在其中。第一財經記者取得的一份商辦項目推薦書顯示,綠地集團有意出售上海和江蘇兩地共14個項目27個物業,售價231億元。

售賣資產是高槓杆房企回籠資金常用的方式,連踩三道紅線的綠地集團希望藉此快速回血,實現財務指標的優化。

出售231億元資產

近日,第一財經記者拿到一份綠地集團的商辦項目推薦書,該推薦書顯示該集團有意出讓包含上海和江蘇兩地共14個項目27個物業,交易方式多爲整棟銷售,資產交易和股權交易兼而有之。推介項目中,不乏交通辨別能力的地鐵上蓋綜合體、具備市中心區位優勢的成熟商圈物業等。

澳大利亞證券交易所暫停交易 正在調查數據問題

去年開幕的商業存量改造項目綠地柒彩裏也位列銷售項目列表中,該項目具備邊界的地鐵資源和商圈配套。

臺灣駐美國代表與拜登顧問通話,外交部迴應

第一財經記者昨日走訪綠地柒彩裏看到,商場一樓有較大面積區域正在裝修,二層的所有餐飲店面均處於歇業狀態,三層的餐飲商鋪正常開業,但在午間用餐時段顧客人數並不多。此外,商場8樓的共享辦公空間也有不少辦公室呈空置狀態,面積較大的辦公室內堆放着雜物。記者從銷售人員處獲悉,該樓層的辦公空間租金約爲每天3.5~5元/平方米,處於市中心區位的較低水平。

ATP年終總決賽:焦科維奇獲頒年終第一獎盃

出售列表中的青浦綠地中心、綠地國創大廈、蘇州綠地中心等7個項目中部分物業目前還未竣工,交付時間最早爲一年後,最晚爲5年後。

經計算,該資產包的所有資產價值加總共計約爲231億元,單個物業單價最高爲每平方米6.2萬元,總價最高近20億元。

對於出售資產的舉措,綠地方面迴應稱,出售物業是公司經營的常態,建成銷售或短期運營升值後銷售是綠地開發商辦項目的長期策略。

濃眉跳出合同成爲自由球員 或將與湖人籤1+1短約

但位列齊踩三道紅線的“紅檔”房企隊伍,綠地的商辦出售業務被賦予了更多一層“減負回血”的期許。

羅三歲上線!C羅歐國聯唱國歌”混響”歐冠 貝席笑瘋

財報顯示,綠地控股(600606.SH)在今年前三季度的經營活動現金流淨額爲50.04億元,較去年同期減少了45.17%。有息負債方面,短期借款爲299.47億元,較去年同期增加12.4%;長期借款爲1806.76億元,較去年同期增加了19.05%。

今年上半年,綠地一年內到期的有息債務佔有息債務總額的36.48%,資產負債率爲87.93%,遠超紅線且處於行業高位,而速動比率卻長期保持在0.45左右的地位。基於今年的中期業績情況,綠地已成爲前三十強房企中唯一不得增加有息負債規模的“紅檔”國企。

與此同時,綠地還在不斷提升基建業務的規模。今年第三季度內,基建工程和專業工程的總金額較去年同期分別增長了115%和374%,依舊是當下綠地重點投入的業務領域。而根據半年報數據,綠地在基建業務方面的營收同比減少了16%,因其毛利率較低,而對公司整體的盈利能力形成一定程度上的拖累。

全國百餘件丹青畫卷“朝聖敦煌”

面對現金流和負債的壓力,綠地也在加快物業銷售和融資的節奏。

北京中小學校食堂“明廚亮竈”宜儘快全覆蓋

今年前三季度,綠地共實現銷售面積1760.4萬平方米,實現合同銷售金額2178.8億元,分別比去年同期減少16.8%和7.1%。但在第三季度內,銷售增速明顯提升,7~9月的合同銷售面積和銷售金額分別同比增長15.8%和26.9%。

此外,綠地分別於9月15日和11月12日向股東公司格林蘭借款5億元和1.9億元,年利率分別爲6.5%和5.7%。同時,上證所信息平臺顯示,綠地一項170億元的公司債於11月11日審批通過。綠地在募集說明書中表示,募集所得的資金將用於償還到期的4項公司債券,以提升公司的流動比率。

相較於出售資產和多方融資的活躍,綠地近來在投資方面則略顯謹慎。從綠地今年以來新增的房地產項目數據來看,單月新增房產項目的總金額自年初後持續走高,到8月份達到229.55億元的峯值,進入9、10月份後則在項目數量和投資規模上均出現大幅回落。根據中指研究院的數據,綠地今年前5個月至前8個月的總拿地金額的增長幅度在37%~55%範圍內,而進入9月後,這一增幅則回落至10%以下。

五年磨一劍――江蘇蘇寧首奪中超冠軍的“不折騰”祕訣

商辦率先承壓

全球車企市值排名:第一特斯拉 兩家國產車企挺近前十

對於綠地擬出售的商辦項目,有地產圈行業人士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該資產包目前還在尋找買方,“但初步問下來,對這些資產感興趣的人不多,有些資產的價格還是太高了,而且由於商辦稅率較高,大家對於接手商辦項目還是比較謹慎。”該人士認爲,如果有意交易,價格鬆動的可能性是存在的,“畢竟在‘三道紅線’的融資限制下,每筆錢都是‘救命錢’。”

廣東汕尾一14歲女孩失蹤半個月,上學路上被一輛江西牌轎車帶走

在房企融資環境吃緊的背景下,商辦市場似乎承受了更大的壓力。在頭部房企從事寫字樓銷售的於女士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今年商辦的行情較差,有不少開發商都在考慮通過股權交易的形式將項目公司整體轉讓。“今年綜合了疫情、外部環境、市場週期等多種因素,企業本身的現金流就比較困難,上半年有很多企業撤租,商辦租賃的市場並不好。考慮到整體行情,有的開發商迫不得已考慮通過股權交易一次性把項目賣掉,這樣至少能夠回本。”在綠地此次出售的27間物業中,有7間物業的交易方式爲股權交易。

中指研究院數據顯示,截至三季度末,上海全市寫字樓的空置率較上一季度上升了1.57個百分點。中指研究院稱,基於疫情對營商環境的影響,大多數企業仍以節約成本爲首要考量因素,預計短期內空置率下降的可能性較低。

和售賣乏力同步出現的,是價格的回落。一份戴德樑行報告顯示,在諸多不確定因素的影響下,上海寫字樓租金持續下滑,今年二季度的甲級寫字樓平均租金爲每天每平方米8.3元,較一季度下降3.4%,核心商圈與新興商圈的租金差距進一步縮小。除了上海,深圳也出現甲級寫字樓市場租金普降的局面,全市甲級寫字樓的租金在今年上半年內的降幅達到8.1%。

11月昆明樓市颳起”減價風”:買一套房立減80餘萬元

對於以銷售作爲商辦開發主要策略的“綠地們”而言,商辦銷售的壓力將是未來的巨大挑戰。“在綠地的開發項目中有大量的商辦項目,前幾年商辦相對好賣,問題不大;但近來商辦銷售價格下跌,銷售難度增大,這對於原本就打算做銷售的綠地來說壓力更大,因此企業會進一步加強在銷售上的力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