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xd57人氣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真的不是重生 寧溪南-第1533章 那不叫作品鑒賞-tf9i7

真的不是重生
小說推薦真的不是重生
“这小子啊,有点倔。我当初就和他说和你好好处着,不管是实力还是什么的都不要比,比不过。结果你看看,还是不太服气,想试试。”
“得,您也不用给我打预防针,行吧?他要是真能把公司做起来超过我,我肯定上门祝贺。这点我和大多数人还真不一样。
他们见不得别人好,只想自己一家独大,总想着把别人整倒整死。有什么意思?
世界这么大,国家这么大,能干得完吗?而且说句良心话,在文艺文化这一块,咱们确实是远远落后的,需要多点汪总这样的人。
要是都能这么憋着一股劲儿想把事情做大,要是都能正经做事把事情做大,那咱们的这一块估计就赶上来了,不至于人家一部片子咱们就团灭。”
“你感觉这块市场有很大?”
“很大。”张彦明点了点头:“十亿八亿封不住他,几十上百亿也不是不可能。现在的关键不是没有市场,而是没有作品,没有内容。”
“可是一年下来电影电视没少拍呀,咱们的文艺作品还是很丰富的。”
“大部分都是些自娱自乐的东西,那不能叫作品,更不是内容。
国内总觉得曲高和寡才是艺术,总感觉要和国外学习才是艺术,要被国外承认才是艺术高度。
这些我是不敢苟同,也不同意这种说法。不管是小说电影还是电视,拍出来都是给人看的,没人看那就是拍的不好,没有第二种说法。
重生南宋求長生
有些人总在叫嚣艺术不能迎合观众,没有观众的艺术那还叫艺术?
再说国外,确实,在某些方面人家确实比我们先进一些,工业上,技术上,科学理念上,这个得承认,但差距真的有那么大吗?
工业技术上的先进,是不是就是全方位的先进?包括思想和艺术?我没这种感觉。工业技术是工业技术,思想艺术是思想艺术。
咱们几千年的沉淀积累怎么就不如他们几百年的了?
有些人就是在找借口,鼓吹一些……莫名其妙的东西,出发点咱们就不说了,人各有志。但是偏偏这种说法能被广泛认可,这不奇怪吗?
有些人是有着某种目的的ꓹ 有些人是人云亦云,还有一些人是莫名其妙。就像我ꓹ 怎么让我学习让我去投入,我也感觉不到钢琴哪里比二胡好听。
也感觉不到钢琴哪里就比古琴古筝来的华丽高级。
国外的作品我也经常看,音乐ꓹ 歌曲,电影ꓹ 小说,也有喜欢的ꓹ 有感觉好的ꓹ 但我们自己的就没有好的没有有深度的没有能感动人的?
大家的历史人文社会文化习俗完全都不一样,你非得把咱们的东西送去让人家说好,要人家承认,这不是自己找抽吗?
那不就是,你拿盘红烧肉,非得去让木斯林承认你做的好吃么?
这是什么行为?然后还不思考自身的原因就开始叫着向人家学习,搞些不伦不类的东西出来。
工业技术ꓹ 科学医学,这都可以学习可以融合ꓹ 我从来不感觉文化艺术还可以融合。自欺欺人。有些人自己不学无术ꓹ 就要带偏整个群体。”
“但是ꓹ 你也不得不承认ꓹ 人家是世界的主体,代表着现代的主流ꓹ 我们想要被国际承认就必须要赶上去ꓹ 要融入进去的。”
“我感觉不是这么回事儿。科学技术工业发展你要是这么说我还觉得有些道理ꓹ 必竟我们不可能不和世界交流交易,但是艺术。这就是扯淡。
他们是现在的世界主体不假ꓹ 工业先进嘛,拳头大。但是是不是我们就得把自己的东西全抛开丢掉去迎合他们呢?
天才相師:重生億萬小富婆
他们只要有点成绩,有点作品,马上就嚷着世界的,国际的,全人类的,人家这个世界国际全人类包括咱们了吗?没有,人家就是指人家那点人。
我们呢?不管是哪方面的成就,从来都不会去勇于展示宣传,而只是默默的送过去,等着人家承认,然后喜极而泣。
这得是多不自信啊?卑微到了何种程度?”
“难道我们努力的去征得国际社会的承认不对?”
“这个我不敢说,也没那个资格。但是,我想不明白的地方是,难道国际就是他们?世界就是他们?我们就不是这个世界的?不是国际的一员?
我们为什么自己就不敢承认,不敢认同自己的东西?而一旦他们宣扬的,说好的,不管什么玩艺儿也马上开始跟着大声颂扬起来。
我就想问问,听得懂吗?
韦叔,我认为,认同不是求来的。
工业技术这些领域追上去了,国家强盛了,巨舰大炮顶到他们的脑门子上,那个时候不用求,咱们什么都是好的,都是国际的,艺术的。”
韦董事长皱了皱眉头,想了一会儿,摇了摇头,抬手看了看时间。
“得了,我可不在这和你说了,差点被你给说糊涂了。
你这么想,有这些想法我理解,我也……基本认同,但是,这并不是可以改变现状的理由。你明白吗?有些事大家都清楚,但仍然要去做,得有人去做。
我现在就是这么一个被推到前排的人。有些事必须去做。
神級風水師 易象
小汪这边,我替他谢谢你,也会告诫他……至少我保证他不会成为你的对手。”
“成。”张彦明笑着点了点头:“他把我当对手也没问题,我欢迎。光明正大的竞争本身就是好事儿。”
假面上司強娶妻 綠風箏
韦董事长收好支票站了起来,忽然扭头问:“这个。你不用和你媳妇报备一下?”
“不用,”张彦明摇了摇头:“这是我的私房钱儿,她不管。”
“你们俩谁管钱?”
“……她,她管着公司还有家里的收入。”
“那是她有钱还是你有钱?”
“不是,叔,您这八卦八的,我有点跟不上啊。”
韦董事长大声笑起来。
张彦明把韦董事长送到门口,站在路边看着他上车走远,这才回身,顺着马路往北走,去会所。
渝州贺书记进京开会,定了这么个见面,也不知道是要和张彦明说什么。
张彦明这几天琢磨来琢磨去,感觉贺书记是不是要问工业园区的事情啊?
当时巴县工业园是正经报到市里面了的,后来又改规划,这事儿贺书记肯定关注,再说即使他没关注,市长那边肯定也得汇报。
就这会儿的渝州来说,这个也确实不算是小事情了。
大暴君
七福壽方鋪
这会儿的渝州还不是几年以后的经济规模,而且巴渝分家以后,两边都弊着股劲儿,想争个高下。
蓉城想证明自己还是老大,渝州感觉自己几十年来经济不比蓉城差,反而是一直供养着蓉城,心里自然不那么平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