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wcyw人氣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秦時明月之雄霸天下》-第三百二十一章 情婦閲讀-u906c

秦時明月之雄霸天下
小說推薦秦時明月之雄霸天下
云梦之畔,水阁连绵。
鸥鸟翔集,水草丰茂。千里波涛气势磅礴,孕育着巨大的能量,滋润了肥沃的土地,养育着楚地百万黎民。
云梦之旁,山野之中,阁楼挺立,屋舍比邻。
数千墨侠,聚集在这楚地最大的墨家据点之中。便在不久之前,一千墨侠奉墨家大统领之命,乘楫顺流,进入江淮之间,掀起了一场巨大江湖风暴。
而现在,农家的神农堂主带着十数名弟子,来到了这楚地最大的墨家据点之前,想要拜见墨家大统领,得到了却只是墨家大统领不在墨侠居中的消息。
“义父,这会不会是玉面飞龙的托词?”
朱仲面上生出疑虑,他们奉侠魁之命前来商议解决争端之法,可现在连面都没有见到,不好交差啊!
朱家摇了摇头,农家之中一向是他与墨家大统领打交道,虽然与墨家大统领见面不多,可却很熟悉这位新近崛起的江湖侠士。
“不一定,也许他真的不在这里。”
我去異界轉了轉 夢裏走一走
朱仲不解,如此重要的行动,墨家大统领不在这里坐镇,又会去哪里?只是,朱家面上的蓝色脸谱却始终没有换过。
“他不见我,或许是因为他不想要见我。也许,他从一开始就没有想过要在这场风波之中与农家妥协。”
朱家唉声叹气的,心中感到一阵烦躁。毕竟,在过去数年里,神农堂与四岳堂在和墨家的合作中获得了不少的利益。
而一旦与之交恶,这些利益付之东流尚是小事,农家的弟子怕是会死伤惨重。
“义父不必忧虑,我农家数万之众,又是在楚地与墨家对垒,便是真的打起来,赢面也很大。”
“我明白,可是值此楚国国势混乱之际,实在是风云难测啊!”
朱家看了一眼远方亭阁,摇了摇头,反身离开。
………………..
天才寶寶,買一送一
“朱家走了?”
远山阙阁ꓹ 三位二十出头的年轻人聚在一起。
昔年合纵伐秦事败,合纵联军的统帅庞煖不知所踪ꓹ 他麾下的势力散的散,走的走。只是,不为人所知的是ꓹ 这些人中,有相当一部分投奔在赵爽麾下ꓹ 隐匿在江湖之中,以墨家弟子的身份重见天日。
在赵爽的一众旧部之中ꓹ 郭守、梁达、白镇、曲伏四人乃是佼佼者。
他们不仅很快适应了新的身份ꓹ 统帅急速膨胀的秦墨势力,而且自身的修为也在数年时间,飞速提升。他们之中,个子最矮的梁达已至墨家功法第六层,修为最低身材最高的郭守也刚刚突破第五层。
“诸位头领,他已经走了。”
梁达挥了挥手,让前来禀告的墨家弟子退了下去。
“曲伏已经领了一千墨侠前往楚地ꓹ 此刻正在催促我们发往援兵。”
四人之中,长得最为俊俏的白镇摸了摸自己的胡子。
“凭借一千墨侠ꓹ 想要与农家相持ꓹ 的确有些为难。”
虽然他们几个年少便在这墨家最大的据点之中ꓹ 统领数千墨侠。只是ꓹ 他们身上却不见傲色,对于敌我之间的形势很是清醒。
“玄翦大人去了南郑ꓹ 我们缺少顶尖高手ꓹ 与农家对垒ꓹ 久之必见颓势。”
郭守摇了摇头,他很清楚ꓹ 他们此刻做不了什么。
“大统领应该早已经明白我们的劣势,只是不知道他会如何做?”
……………………………..
灯火靡靡,田猛从床榻上起身,穿好了衣服。
網王請叫我神 暖陽天
一个衣衫轻薄的女子正在床榻之上,显得有慵懒。
移门之外,忽然多了一个人影,田猛眉头一皱,拿剑走了出去。见到是自己的手下,田猛松了一口气,低声斥责了一声。
“不是说不让你来这里么?”
“堂主,二当家被人抓了。”
一寵成妃 景小樓
“你说什么?”
田猛面色一变,一把抓起了面前的手下。灯火晦暗,离得近了,田猛才发现自己的这个手下满头都是黏答答的汗,显然是匆忙赶到这里的。
“不是让你平时多看管好二当家么?我二弟醉心武艺,平时很少出蚩尤堂,怎会被人抓住可趁之机?”
“近些日子,二当家不知为何,总是不在状态,既无心堂务,也没有心思练武。属下觉得奇怪,可是也不好细问。三天前,二当家说是外出会友,一人前往了后山,属下想跟着,二当家也不让。
而后不见二当家回转,属下带人搜索后山,发现了打斗的痕迹。再回到堂中,对方留下了这个条子。”
“可恶!”田猛看了一眼,握紧了拳头,吩咐了一声,“立刻召集人手,把我二弟救出来。”
屋中的女人看见头也不回就跟人离开的田猛,似乎也早已经习惯。她站了起来,整理了衣裙,梳理一下便打算睡了。
只是,镜子之中忽然出现的一个人影,却让女人的大惊失色。
“你是谁?”
眼前的女子戴着轻纱,神秘异常,虽不见面容,但凭其身姿曼妙,便可知其是绝色美人。
超人末日未來 迷途陌客
只见那女子拿出了一颗珍珠,田猛的情妇瞬间冷静了下来。
“男人到我这里来,是为了一夕欢好。你一个女子到这里来,恐怕不是那么简单吧!”
女子将珍珠抛给了田猛的情妇,顺带还有着一瓶药。
“将这瓶药下给田猛,事成之后,还有重谢。”
女子握着珍珠的手一抖,有些戚戚然。
“你知道他是谁么?烈山堂数千弟子,一人一口唾沫也能将我淹了。”
“你没有选择。”
女子相当冷漠,手中一点,一股淡紫色的烟雾飘然,很快渗入了田猛情妇的鼻尖。
一股刺鼻的味道让田猛的情妇剧烈的咳嗽起来,等到气息平复,她脸上充满了恐惧。
“你对我做了什么?”
等田猛的情妇回过神来,眼前的女子已然消失,她摊开手,本是白皙的手臂上青紫色的筋脉凸起,整个身体仿佛失去了力气,一下子就晕厥了过去。
等到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田猛的情妇迷迷糊糊,手臂上的异样已经消失,看着那女子留下的还在梳妆台上的药瓶和珍珠,她的面色十分复杂,既畏惧,又带着几分渴望。